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天雷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剑痴枯坐了一夜一见到慕容凤回来,立即质问道:“是你干的?”

    “什么就我干的?”慕容凤一头雾水的反问道:“你还没睡醒吗?把话说清楚!”

    剑痴黑着脸问道:“金家昨晚又死了一人,是不是你干的?”

    慕容凤白了一眼,鄙夷道:“我看起来有那么蠢吗?会在这风口浪尖上干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剑痴见这丫头一口否认就知道肯定不是她干的,不由语气放软道:“那到底是谁干的?”

    “你问我我问鬼去啊?估计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吧。【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慕容凤伸展着筋骨打着哈欠往屋里走去。

    “难道又是魔道之人在暗中搞的鬼?”剑痴问了一句,见慕容凤懒得搭理他,便追上去问道:“你昨晚一晚上跑哪里去了?我都担心死你了!”

    “哟,你还知道关心我了?”慕容凤哼笑道。

    剑痴叹气道:“我是怕你一时兴起放个大招将这里夷为平地。”

    慕容凤一翻手直接将那块精钢板砖祭了出来,哼哼道:“你再说一遍?”

    “有话好说,你先将砖头收起来,一个女孩子家家不要成天拿砖头吓唬人,注意形象,形象。”剑痴干笑着连连后退,转移话题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昨晚一晚上干什么去了呢。”

    慕容凤哼了一声,收起板砖,随口道:“昨晚突然想吃烧烤了,就带着幽影小队他们去野外吃了顿自助烧烤,本来叫你一起去的,谁知道你怎么怂,居然没胆量出大门一步。”

    剑痴张嘴无语,抽搐嘴角道:“你昨晚大半夜的跑出去只是为了吃顿烧烤???”

    “不然你以为呢?”慕容凤白眼道:“你没听过一句至理名言吗?心情不好怎么办?当然是来顿烧烤啊,如果吃了烧烤心情还不好怎么办?那就再来一顿撸串!”

    剑痴感觉自己和这丫头跳跃性的思维隔着好几个位面,根本没法一起愉快的聊天了……

    这时门房老仆忽然又进来通报说是门口有客来访,对方自称是杨修少爷的朋友。

    “杨修的朋友?”剑痴很疑惑道:“那小子才来首阳城没几天就被关进去了,他哪来的朋友?”

    慕容凤淡笑道:“你忘了咱们来到首阳城的第一天与杨修一起去拜访了谁?哼,我还在猜那老家伙能忍多久呢,没想到终于坐不住了。去将人请进来吧。”

    “是。”老仆连忙转身离去。片刻果真带着那位黄庭坚进了客厅。

    黄庭坚见是慕容凤与剑痴二人在,便客气的拱拱手道:“敢问血饮真君前辈可在府上。”

    “真是不巧了,真君大人宫中有事,彻夜未归呢。”慕容凤微笑道:“黄前辈您可是有要事求见血饮真君大人?”

    黄庭坚皱眉道:“老夫只是想来问问令徒这几天为何不见踪影?”

    慕容凤故作讶然道:“黄前辈您还不知道吗?杨大哥他因为错手杀了金家的少爷而被宗法寺的人给当场押走了!”

    “什么?!竟有此事!!!”黄庭坚当场震惊的站了起来,显得十分愤怒。

    慕容凤赶忙安慰道:“黄前辈先莫生气,那宗法寺的正卿可是血饮真君前辈的师尊,所以杨大哥暂时性命无忧的。”

    黄庭坚长叹一声道:“唉,都是老夫害了杨家后人啊。”

    剑痴看着两只大小狐狸当着自己的面互飙演技,心中顿时觉悟或许这游戏真的不适合自己……

    “黄前辈此话怎讲?”慕容凤一脸讶然道。

    黄庭坚干咳一声,反问道:“小友可知那日杨修携书信来拜老夫为师是为何?”

    “不是遵照那杨家老祖的吩咐吗?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慕容凤那一脸疑惑不解的神情简直堪比影后,令一旁的剑痴看的自叹弗如啊。

    黄庭坚苦笑一声正要回答其中缘由却被慕容凤直接阻止道:“前辈还是不要说了,晚辈怕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事情。”

    慕容凤一脸认真严肃道,黄庭坚扯了下嘴角,干笑道:“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况且那小子被抓进了宗法寺该有的秘密都已经被外人知道了,多你一个知晓也无妨。”

    “那晚辈就洗耳恭听了。”慕容凤一脸苦恼的轻叹道:“只可惜晚辈人言微轻,又是外人,在这中间也帮不上忙啊,唉。”

    黄庭坚挪了下屁股,想要当场拍拍屁股走人,他活了大半辈子就没有遇见过这么鬼精的丫头的。白听了秘密不说还把话两头堵,合着都是自己上赶着非要告诉人家似的。

    剑痴一脸同情的盯着黄庭坚,心说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还能怪谁……

    但话已出口无法收回,黄庭坚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将自己不算秘密的秘密告诉了二人。

    原来这老头早年间游历九洲时曾在一处秘境中发现了一株近千年岁龄的天雷竹,离开窍产生灵智成为妖精几乎就是一步之遥了。

    而这天雷竹乃是天元大陆上传说中的三大神木之一,据说是灵竹遭受天雷洗礼不灭而生,这其中又按照年份分为百年铜雷竹,千年紫雷竹,万年金雷竹。

    其中当属万年金雷竹最为稀有和珍贵,化身妖形能释放淡金色的辟邪神雷天赋法术,是上古典籍中确切记载能掌控天雷之力的三大妖族之一。而前文说过修士对于能够掌控雷系的法宝绝对是趋之若鹜,所以哪怕只是一片金雷竹的竹叶也能引起修真界一片腥风血雨。

    另外这金雷竹的叶子还有两种用途,一种可以用来炼制一种叫「金罡灭魔雷」的神雷法宝,在对付魔物上威力之大还在辟邪神雷之上的,而且还是专门对付域外天魔的利器。另外一个用途就是这竹叶可以让一些灵虫服食,并有很大几率产生变异的成长为雷系妖兽。当然这需要吞噬相当多的金雷竹叶子并且还要灵虫能够承受的住雷电反噬才行,所以这个用途只被记载于上古典籍中而没有那个土豪真的去那样奢侈浪费。

    而黄庭坚寻到的就是一株快要进化成千年紫雷竹的九百年份的铜雷竹,那铜雷竹顾名思义就是通体如黄铜浇筑而成一般,并且已经拥有了微弱的灵智能够防御外来的侵害。

    当时与黄庭坚一起探秘的修士还有四五个人,其中就包括杨家老祖。

    结果一帮人因为重宝当前而先起了内讧打作一团,而当时黄庭坚与扬家老祖是整个探秘小队中修为最弱的二人,在第一轮争斗中就双双被打致了重伤而仓惶遁逃。

    二人本都以为自己与重宝无缘,却不想那些人也没落得好下场,不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中就是被那株铜雷竹电成了焦炭,结果只剩下二人幸运的活了下来。

    后来二人逃出那秘境后不甘心就此与重宝失之交臂,便一边养伤一边分头到处寻找上古典籍翻找可以驯服那株天雷竹的方法,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真被黄庭坚找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引来天雷去劈那铜雷竹……

    好吧,先不说二人当时有没有那能力去招引天雷,光是那天雷竹本身就是因天雷而生,招雷去劈它岂不是助长人家的修为?

    但当时二人也找不到其他更好或者说更靠谱的办法,而且二人行事再小心也难保不会被有心人察觉,所以二人只能一咬牙死马当活马医搏一把了。

    有了目标自然要有行动计划,当时的二人也真是不怕死,先是通过各种渠道购买了大量雷磁矿石,然后再用这种特殊矿石偷偷摸摸的打造了一条引雷铁链,并从墨门那里花高价订做了一架飞天铁骨纸鸢。

    看这准备的东西就不难猜到二人要实施何等疯狂的计划了。

    接下来自然是万物具备只差一道天雷了。

    然而二人这带着东西回到了那处秘境等啊等啊一直足足等了好几年才等了一场雷暴天。

    当见到漫天乌云翻滚时,二人当时激动的直接相拥而泣了。

    然后接下来自然就是放纸鸢引天雷,同时还要将铁链的另一头拴在那株铜雷竹上。

    但这里却有一个要命的问题,那就是谁去天上放纸鸢?谁去绑铁链?

    貌似那一边出点差池都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最后二人只能以抓阄决定,黄庭坚抓到了绑铁链的活,而杨家老祖则是带着纸鸢飞上天空去引雷。

    为了即将到手的重宝,当时的二人真的是豁出去了。

    但故事最后的结局却让二人吐血三升……

    那杨家老祖去引天雷结果严重错估了天威,被天雷波及劈成了致命重伤,而黄庭坚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直接被那天雷竹一道雷光劈成了半身不遂落下了痼疾,从此修为止步筑基期,别说什么修成元婴上仙了,就连金丹大道都无望了。

    面对功败垂成,当时的二人真的是绝望了,然而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

    真有道天雷随着磁石铁链劈在了那株天雷竹上,然后那九百年的铜雷竹就当着二人的面直接进化成了千年紫雷竹!

    人家升级了!

    二人当即吐血三升,破口大骂那位胡乱编撰上古典籍的先贤……

    然而正当二人彻底绝望之时,那化成妖形的紫雷竹居然感念二人相助之恩,分别赐予二人一片紫雷竹叶。也幸亏二人碰到的是木系妖怪,要是兽类妖怪估计直接将二人当成化形成功的庆功甜点了。

    而这紫雷竹叶虽然比不了金雷竹叶珍贵,但那也是能令洞虚老怪都为之眼红的宝物,更别提当时的二人还都只是筑基期的半大菜鸟。

    但问题是终于得偿所愿的二人却发现自己的下场实在太凄惨了,一个落得个半身不遂,一个就剩下半条命,还是随时都会咽气的那种。

    说真的按照当时的处境,黄庭坚就算给杨家老祖一个痛快人家说不定都会感激他,毕竟当时的杨家老祖真的没救了。

    但黄庭坚却没有那么做,反而背着奄奄一息的杨家老祖找到了当时最近一个的修真大门派——农门。以自己手中的紫雷竹叶为代价请求农门出手相救杨家老祖一命。

    也幸亏当时二人找到的是农门,若是换成其他门派说不定二人都不一定能见到隔天的太阳,直接被人家灭口夺宝了。

    最后的结局就是杨家老祖被农门花了大力气救了回来,而杨家老祖为了感恩又将自己的紫雷竹叶送给了黄庭坚。

    “那老匹夫说是送给我,其实就等着老夫那天嗝屁了好拿回去显摆。”黄庭坚一边灌着茶水一边笑骂道:“杨修那小子不就是被那老匹夫赶过来给老夫送终的。”

    看得出来老头嘴里虽然骂骂咧咧,但与那扬家老祖的情谊绝对是没得说的。

    剑痴恍然道:“难怪事发的那天夜里忽然响起一声旱地惊雷,等我们赶到现场时只见到满地焦尸。原来都是那紫雷竹叶的神效?”

    “不错。”反正宝物都已经送出去了,黄庭坚也不在乎继续隐瞒,坦然道:“那紫雷竹叶被老夫祭炼了上百年,又集合了多种天材地宝炼成了一件护身法宝。也就是杨修那小子修为不足,否则就算是元婴真君来也讨不得好。唉,只可惜此宝想必已经落入神刀门的手中了。到头来那老匹夫还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啊。”

    慕容凤默不作声的喝着茶水,见这老头不停唉声叹气一脸苦恼,而她却始终气定神闲的不接茬,让老头暗地里气的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剑痴皱眉道:“如此重宝落在一个筑基期小子手中简直如顽童手捧金子过闹市,前辈怎能放心?”

    黄庭坚苦笑道:“老夫不是没几年活头了吗,而且看那小子资质也不错,唯一欠缺的就是手头上没有一件克敌制胜的法宝,如此想要通过神刀门的层层考核想必也是千难万难。所以老夫就想着先将宝物暂时借于那小子好好熟练一番,等到他将来成功通过神刀门的考核成为门内弟子,想必神刀门也拉不下这脸去谋夺一个门中弟子手中的宝物。谁成想人算不如天算,竟会出了这等岔子。”

    剑痴摇头无语,见慕容凤始终不说话,便密语道:“你怎么不说话?”

    慕容凤白眼道:“说什么?这老狐狸十句话里九句假,还剩一句是瞎扯,也只有你这傻瓜才会相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