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黑吃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下子所有人的焦点都汇聚到了二人身上,星宿老怪的整张老脸更是瞬间黑如锅底。【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金满堂也是一脸无语看了看二人,便哑然失笑道:“兴许是这位小友一时错手碰错了地方,这位姑娘莫要生气了。”

    摘星子也连忙道:“金前辈说的不错,师妹是我一不小心碰到你那地方了,你先消消气,等离开后我再给你赔罪,各位前辈和同道都还看着呢。”

    妙云子满脸羞红的狠狠剜了摘星子一眼,才向众人赔礼道:“让各位前辈同道见笑了。”

    众人纷纷露出善意的笑容,继续观看那断剑。

    而趁着刚才那阵骚乱,慕容凤趁没人注意偷溜上前瞥了一眼,然后又默默的退了回来。

    剑痴瞧在眼中,密语道:“瞧出那断剑的来历了吗?”

    慕容凤默不作声,却嘴角微抽。

    “你倒是吱个声啊!不说话是几个意思?”剑痴催问道。

    慕容凤白了他一眼,撇嘴道:“如果换成是你在一处玄幻画风满满的修真世界里突然看到一把刻有精灵文字的兵器会作何感想?”

    “哈???”剑痴一脸傻眼道:“你的意思那把断剑上的铭文是精灵文?真的假的?你没忽悠我吧?”

    慕容凤白眼道:“你忘了我的角色是什么种族了?”

    剑痴汗颜道:“好吧,是我疏忽了。哪那把断剑上刻了什么字啊?”

    慕容凤干咳一声,尴尬道:“只刻了半句没头没尾的话,翻译过来就是四个字——‘火之高兴’!”

    “火之高兴???”剑痴诧异道:“这是那把断剑的名字吗?”

    慕容凤无语道:“谁会脑洞奇葩的给一把兵器取怎么欢快的名字。”

    “你呀!”剑痴在心中腹诽了一句以你这丫头取名字的能力就有这可能。

    剑痴问道:“你打算怎么办?将那把断剑买回来研究研究?”

    慕容凤冷笑道:“不用怎么麻烦。”

    剑痴感到不妙道:“你该不会是打算黑吃黑吧?我可警告你,你要乱来等我跑远点再动手!”

    慕容凤白眼道:“你以前不是正义感十足的嘛,怎么现在变得怎么胆小怕事了?”

    剑痴哼道:“跟在你这丫头身边久了,要是再没点长进估计被你卖了都不知道。”

    这时金满堂已经捧着那把‘火之高兴’回到了台上,然后掏出沙漏往旁边一搁就宣布拍卖开始。

    立时众人又在自己的镜子上点点划划输入自己的心理价位,至于能不能拍得那把不知来历的断剑就全看机遇了。

    慕容凤没有参与竞拍,也没有去盯着别人,全程就像是一个纯粹来见见世面的后辈,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很快沙漏里的沙子漏尽,今晚的拍卖会也就此落下了帷幕。凡是有收获的还要留在这里完成交接,没有收获的则直接转身离去。

    慕容凤迎着摘星子客气上前道:“还请摘星子前辈转告星宿前辈一声,夜深了晚辈先行一步。”

    摘星子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算是打发了,连正眼都没瞧慕容凤,还在讨好正和他赌气的师妹呢。

    慕容凤笑了笑,转身朝剑痴使了个眼色便随着人流出了庚金大殿。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剑痴密语道:“去门口堵人?”

    “你不是不想掺合吗?问那么多做什么?”慕容凤白眼了一眼,径直出了神兵坊来到热闹依旧的大街上。

    “你先回去吧。”慕容凤挥挥手道。

    剑痴犹豫了一下,迟疑道:“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你留下也是添乱。”慕容凤不客气道。

    剑痴扯扯嘴角便摇头离去,但心中不放心,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茶楼前便一转身迈步走了进去寻了处窗边座位坐下。

    慕容凤打发走剑痴后,左右看了看便拐进了一条幽暗的小巷,片刻后一只不起眼的小飞虫飞了出来。

    这时晚一步出来的哪些修士也到了神兵坊门前,别管认识不认识的纷纷拱手告别转身离去汇入拥挤的人流。

    趴在屋顶化身为飞虫的慕容凤目光一闪转换为一片虚白缓缓扫过哪些从神兵坊里出来的众修士,片刻后里面的修士已经走光,但慕容凤没有出手,因为那把‘火之高兴’属于神秘拍品,不会当场进行交易免得暴露得主身份,所以慕容凤又等了许久才见到那金满堂从神兵坊出来,只不过这家伙十分的谨慎,直接改头换面变成了一个不起眼的老妪,或者说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先前在拍卖行里的那副模样只是一个精妙的伪装,估计当时在座的那帮分神期老怪没人能瞧出这家伙是女扮男装,若不是慕容凤拥有邪王真眼还真差点被她给蒙混过去了。

    慕容凤一发现目标后便立即收回了目光,只凭气味锁定了那家伙,免得引起对方警觉。

    但慕容凤显然低估了对方的警惕性,虽然只是被瞥了一眼,但金满堂还是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了自己一眼,这马上引起了她的警觉,但街上人多眼杂让她无从判断那人躲在那里窥视自己。

    “哼,还真有不怕死的家伙!”金满堂却是冷笑一声,丝毫不在意被人瞧破伪装,毕竟这里可是首阳城,神刀门的宗门所在地,哪怕是条过江龙也得老实盘着。

    这时一辆马车开到金满堂面前将她载了上去扬长而去,坐在车厢中的金满堂闭目将神识展开,然而却毫无所觉,似乎刚才那番窥视只是一个错觉。

    “奇怪?”金满堂嘀咕了一声,奇怪那暗中窥探之人为何不继续跟踪她了,这可就少了许多乐趣了。

    “夫人。”这时车夫轻敲车门转头问道:“要回府上吗?”

    “先去秋宫。”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金满堂决定先完成上头的嘱托,将随身携带的两件神秘拍品交给那位得主再回金府。

    车上二人都没察觉到一只小飞虫悄无声息的落在了车顶静静地潜伏了下来。

    秋宫位于神刀门四季宫的西门外,与鸿胪寺毗邻,是神刀门专门用来招待贵宾入住的地方。

    慕容凤曾来路过此地,但也只是匆匆一瞥,见那秋宫内栽满了枫树,若是入秋这秋宫内肯定是满园火红。

    马车在宫门外停下,一位守卫上前核查了金满堂的身份便将她恭迎进了客厅。

    片刻后,一位满脸富态的元婴修士被请了过来,拱手笑道:“原来是金婆婆到访,在下有失远迎了。”

    金满堂喝着茶,客气道:“我也是奉了上头命令前来交接今晚两件神秘拍品,还请元清道友代为通传一声。”

    按照规矩神刀门的修士是不允许与别派修士私自接触的,所以金满堂来到这秋宫也只能按照规矩行事,让眼前这个秋宫主管代为通传将那位贵客请来。

    元清真君自然清楚今晚的拍卖会是由金满堂主持,所以笑呵呵的应下问清那人的法号来历便转身离开了客厅。

    不到半盏茶功夫,元清真君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一位元婴修士。

    金满堂见来人不是正主,不由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冬瓜道友,你的师尊呢?”

    这位冬瓜真君法号虽然奇葩了一点,但来头可一点都不小,乃是青莲洲农门子弟,而世人皆知农门与墨门几乎是好到穿一条裤子的程度,说两派合称一派都不为过。

    冬瓜真君拱拱手微笑道:“金道友误怪,师尊他老人家离开神兵坊后说是要去会见一位老友便差在下先回来一步。”

    金满堂皱眉道:“冬瓜道友你应该明白的,这与规矩不合。若是事后出了什么差错,我们神刀门可不负责的。”

    “无妨,区区两件玩物而已。”冬瓜真君笑呵呵道,一点也没把那两件重金拍来的东西放在心上。

    金满堂撇撇嘴,心中腹诽跟着墨门混就是好啊,一掷千金连眼都不眨一下,宝物到手居然浑然不放在心上。

    冬瓜真君当着二人的面掏出一大袋灵石搁在桌上,立时让整间客厅灵气充盈。

    金满堂见此只能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那两件神秘拍品呈现给冬瓜真君查验。

    冬瓜真君随意翻看了几眼,便点头道:“没错,是真品。”

    另一边金满堂也点清了灵石,点头道:“分文不少,贵派果真豪气。”

    冬瓜真君笑了笑,拱手告辞离去。

    元清真君一脸艳羡盯着那一大袋灵石,感叹道:“你们神兵坊真是富得流油,哪像我这秋宫,简直就是一清水衙门,而且随便来一位贵客都得好生伺候着,简直给外人当孝子贤孙似的。”

    金满堂说道:“大家都是替宗门办事,这赚来的灵石也不是我们一家的。”

    元清真君笑了笑没再多嘴,将金满堂恭送出了秋宫。

    金满堂上了马车,吩咐车夫道:“进宫。”

    车夫一甩马鞭调转方向向宫门方向行去,车厢内的金满堂正在闭目养神忽然浑身一紧张开了眼睛,只见一柄雪亮的剑刃横架在她的脖子。

    “凭一把中品灵器也想在这闹市中取老身性命,阁下也太托大了一点吧?”金满堂冷声道。

    冰冷剑刃紧贴在她脖子上,只听身后人发出桀桀冷笑道:“洒家只因为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才找你这老妖婆借点灵石花花,可没打算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金满堂怒哼道:“阁下莫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拿着这些灵石出得了首阳城吗?”

    剑刃一翻贴在金满堂的脸颊上,只听身后人阴冷道:“我数三声,你若不拿出来灵石洒家便划花你的脸!”

    哪怕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也是女人,所以一听到毁容立时色变了。只能咬牙切齿的将灵石掏出来丢在车厢里,但奇怪的是车厢内的动静如此之大,那一门之隔的车夫却毫无所觉。

    “阁下可敢留下个名号!”金满堂怒哼道。

    “好说!”身后人一伸手摄走满袋灵石,嘿笑道:“洒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剑魔彪爷是也。”

    金满堂当即气苦,破口大骂道:“哪里来的腌臜货编这种瞎话来消遣你家姑奶奶!”

    马车忽然急停,车夫推开车门诧异问道:“夫人您在与何人说话?”

    金满堂一愣,豁然转身,哪还有人影。

    “真是见鬼了!”金满堂浑身一冷打了个激灵,立即冲车夫大喊道:“快回府!”

    “回府?”车夫诧异道:“夫人您不进宫了吗?”

    “还进屁个宫啊!”金满堂满头冷汗道:“灵石被人劫走了!”

    车夫立时傻眼,在金满堂的喝骂声中连忙摧马狂奔向金府冲去。

    附近一条小巷子里,慕容凤甩了甩手中的被腾空了的灵石袋子,冷笑一声直接丢进臭水沟里,然后腾身而起变幻成一只小飞虫向秋宫方向飞去。

    循着袋子上残留的气味,慕容凤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只不过让慕容凤无语的是那人把火之高兴与反机甲地雷随意的丢在桌上,而自己却到屋外去照顾几盆花花草草了,全然不在意这两件物品是花大价钱买来的。

    其实也不怪这位冬瓜真君如此托大,实在是因为这秋宫里可住着好几位分神期老怪,另外负责守卫的可是神刀门的擎天军精锐,就算是只蚊子也别想轻易飞进来……

    可惜慕容凤是变成一只小蜜蜂飞进来的。

    而那分布在四周的明暗守卫其实都察觉到一只蜜蜂飞进了秋宫,但问题是压根没有人去关注,这大夏天的飞进来一只虫子实在太平常不过了。

    而且慕容凤施展的天罡三十六变可是属于仙术范畴,就算是当着洞虚老怪的面也别想瞧出她的破绽来。

    此刻化身成蜜蜂的慕容凤很轻松的就飞进了空无一人的房间内,悄无声息的收走那把火之高兴后本想立即溜之大吉,但见到被搁在一旁的反机甲地雷时忽然灵机一动给换了颗全新的放在桌上……

    “拿走你一把破剑,还你一颗全新的地雷,这世上就没我怎么讲道义的梁上君子了,希望你们研究这玩意儿的时候能有一个大惊喜吧。”慕容凤嘿嘿一笑,立即溜之大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