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道统之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正如慕容凤所料,天衍道君在下令封锁现场后立即命人将所有尸体全部运走,然后带着一帮人连夜进宫面见神刀门宗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至于他们和天罗孤辰说了什么外人无从得知,但是消息灵通之人都清楚一场风暴即将有可能降临首阳城。

    然而当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在东边升起,首阳城中却依旧一片风和日丽,仿佛昨夜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闹剧。

    经过一夜发酵,金家竟然一改以往嚣张居然保持了沉默。甚至连那金宝的亲爹金刀老祖都没有出面。

    而天衍道君似乎也没有借题发挥,只是对外声明案件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细节。

    然后就在这样一片诡异的氛围中一连过去了四五天,案件仍没有任何进展。

    而杨修也被转押到了守卫森严的天牢中进行严密看管,禁制任何人与其接触。

    而这时万众期待的扬刀大会终于开始了。

    ***

    扬刀大会最早可以追溯到神刀门的成立之初,那时的神刀门还是白鹿洲上的一个不足千人的小门派。因为初代宗主柳十刀擅长锻造刀器故而取名神刀门。

    按理说这样拥有一技之长的小门派只会沦为大门派的附庸,然后被压榨光所有价值最终难逃被吞并的命运。

    然而上天似乎和神刀门初代宗主柳十刀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如同玄幻小说的主角一样,柳十刀在一次外出寻找锻刀矿石的过程中搭救了一位落难高人。

    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这位高人的来历已经众说纷纭无从可考。但后世之人皆认为那位高人应该是位来自仙界的仙人。

    因为当时还名不经传的柳十刀从那位高人手中学会了锻造仙器的神技,从而一发不可收拾直接跃升为各方大门派争相讨好的天元大陆第一神匠。

    而那第一届的扬刀大会便是柳十刀成功锻造出第一把仙器扬名天下的日子。

    ***

    “喂,你说神刀门初代宗主柳十刀真的救过仙人吗?”剑痴听着邻桌一群人争相讨论着神刀门的发迹史,忍不住对慕容凤问道。

    慕容凤夹起一颗花生丢进嘴里,哼道:“你玄幻小说看多了吗?这种骗人的鬼话也信!要按我说这些传言应该都是神刀门的后人往自家老祖宗脸上贴金罢了。什么落难高人,八成是杀人夺宝的桥段罢了。还有那柳十刀真要是一学会锻造仙器的技能就到处瞎嚷嚷,估计十有**会被大门派直接囚禁起来沦为终身包工奴。而其他大门派肯定也不想见到一位神匠落入敌手,所以要么抢人,要么就直接做掉免除后患。所以要是换成我是那柳十刀,一定先闷声发大财积蓄实力,然后再一鸣惊人,让各方为之忌惮不敢轻易得罪于一位神匠,然后再借着神匠威名一步步壮大神刀门。道长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已经跟在慕容凤身边蹭吃蹭喝了四五天的老道连连点头道:“如果换成老道我也会怎么做。”

    “喂,道长您可是世外高人啊!怎么也和这丫头同流合污了?”剑痴抓狂道。

    老道笑道:“那是因为你小子不清楚一位神匠对一个门派的价值。老道虽然不清楚神刀门真正的发迹史,但应该和这丫头说的**不离十。”

    慕容凤一竖拇指,笑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剑痴翻翻白眼,实在懒得和这一老狐狸和一小狐狸搅在一起。

    这时血饮真君快步过来向慕容凤行礼道:“冕下,按照您的吩咐,这次前来参加的各方势力名单都在这里了。”血饮真君说着将一份写的满满的名单呈递给慕容凤。

    慕容凤接过随便翻看了几眼,发现九洲中除了幽渊洲的魔门以及向来神秘无比的云麓洲没有来人外,其余几洲皆有门派势力派出了使团前来参加神刀门的扬刀大会。

    这其中来自青莲洲的墨门和农家人数最少,只有区区十几人。但是人家身份摆在那里,一来就被神刀门奉若上宾。

    而来的人数最多的要数净莲洲的佛门,足足有上千人,再加上同气连枝的金光寺,现在首阳城中的大街上到处可见剃着大光头的佛门弟子宣扬佛法顺便化化缘。

    另外云洲的儒门则先后陆陆续续又来了两位大儒和几百名儒家弟子,加上先到一步的水镜老祖已有三位大儒来到首阳城。现在城内外的各大名胜古迹以及酒楼茶馆全能见到这帮儒生高谈阔论的身影,而且这帮儒生秉承着儒家的老传统逮着机会就大肆摸黑墨门,让神刀门上下极为头疼,只能将墨门和儒门远远分开居住,免得生出什么乱子。

    虽说墨门与儒门是千年老冤家了,但好歹秉承了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传统美德。但另外两帮人则就是能动手就绝不瞎哔哔,而这两帮人就是分别来自天台洲的星宿门和九宫洲的摘星观。

    这两大门派的弟子简直就是水火不容,在大街上遇见了全都是横眉竖眼,若是旁边没有巡街城管盯着绝对会马上大打出手。据说短短几天时间双方就已经有数十人伤亡,上百人因为当街斗殴被关进了大牢。这已经不是让神刀门头疼的问题,而是抓狂了。

    神刀门宗主天罗孤辰为此还专门召见了星宿门与摘星观的两位宗主进行调解,希望就算不能化干戈为玉帛,但起码别再在扬刀大会期间闹事了。

    可惜两派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天罗孤辰,这边刚满口应下不在闹事,结果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来报又有星宿门弟子和摘星观弟子因为聚众斗殴而被抓起来了。

    当真是令无数前来观礼的同道哭笑不得。

    慕容凤看完血饮真君呈递的报告,抬头对老道笑道:“道长你好歹也是道门高人,这摘星观和星宿门如此闹腾你也不出手管管吗?”

    老道摇头晃脑道:“道法自然,万事万物皆有其兴衰罔替,大道之下无道门与非道门之分,皆为众生,即为众生,老道又怎么能管的过来?”

    剑痴连连点头,感叹高人就是高人,连睁眼说瞎话都怎么让人信服。

    慕容凤直接鄙夷道:“道门就是因为太多你这样的消极心态才不会被其他门派一直打压。你瞧瞧街上那些秃驴,谁敢招惹他们?保证分分钟来一帮秃驴教他们体验一把佛祖的博爱。”

    一旁的血饮真君听得额头直冒冷汗,别人不知道这老道的身份,但他经过打听可是十分清楚。九洲之上敢和这老道如此不客气的估计也只有咱们这位月影大魔王冕下了。

    老道被慕容凤一番鄙夷却丝毫不以为意,仍旧笑呵呵道:“所以人家只能修成空心铜皮的佛,而我们则能得道成仙逍遥天地间。”

    慕容凤撇撇嘴,第一次心生无力反驳,毕竟这里面已经涉及了道统之争,她可懒得去为八竿子打不着佛道辩出个是非来。

    “不错!”剑痴却抢着附和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正是吾辈所一直追求的嘛。”

    慕容凤直翻白眼道:“拜托,‘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句话出自佛门的《楞伽经》,麻烦你引经据典前先弄明白出处好吗?”

    拿佛门的道理去迎和道家的理念,也幸亏老道是世外高人,换成个小心眼的说不定当场就翻脸了。

    剑痴闹了个大乌龙,立时满脸燥红,喏喏的不敢再胡乱C嘴。

    老道笑呵呵的问道:“月影冕下还专研过佛经?”

    “只是闲的无聊时翻看过几本,恰好知道这句话的出处。”慕容凤随口道。说来惭愧,她以前还真不知道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句话是出自佛门的楞伽经,这还是上回被牧雪和碧霞那俩个丫头从琅嬛玉D的石室中找到那本藏有九阳真经的楞伽经后,被她仔仔细细翻看了数遍才发现的。

    老道见她如此敷衍便明智的没有再追问。

    这时门房老仆忽然急匆匆的来报,说是那位水镜老祖又来拜访了。

    慕容凤立时一个头两个大,扶额道:“我对这位大儒的执着算是彻底服了。”

    剑痴笑道:“看来那位水镜老祖不见到我们一面是不会放弃了。”

    血饮真君干笑道:“冕下,需要我照旧挡下那位吗?”

    “算了,我们去会一会这位大儒吧。”慕容凤起身离开茶楼打道回府,当然是从后门溜进去的。

    血饮真君领命去前门将水镜老祖迎了进来。

    此刻站在门外的水镜老祖心情十分复杂,以他修为自然能察觉到偷偷溜进院子里的那两位,但他已经连续几日前来求见都被挡在门外,若是换个脾气暴躁点的说不定早就发飙了。但大儒就是大儒,这修身养性的功夫真是没说的。每次血饮真君前来推脱二人不在,他都没有戳破对方的谎言直接告辞离开,弄得血饮真君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在今天血饮真君终于将这位大儒给请进去了。

    略带一丝激动且忐忑的心情,水镜老祖终于见到了正主。只不过令他错愕的是为什么院子里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道?关键是他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是位世外高人!水镜老祖心中立时有了判断,先向老道客气道:“晚辈水镜,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老道摆摆手,笑呵呵道:“这里没有前辈,只有一个蹭吃蹭喝的算命老道。老先生要是不嫌弃称呼老道一声道印便可。”

    水镜老祖心中一惊,连忙拱手行礼:“原来是道印上尊,失礼失礼。”

    老道摆摆手道:“哎,老道我最烦你们儒门那一套繁文缛节,你要是也来蹭酒喝的就赶紧坐下吧。”

    水镜老祖不敢放肆,找了空位乖乖坐下。

    慕容凤忍着笑意,客气道:“听说水镜先生这几日天天来拜访求见,怎奈小女子事多人忙一直推到今日才与先生一见,还望先生见谅。”

    水镜老祖仔细打量着慕容凤,捋须笑道:“老夫从那劣徒口中听说了赵姑娘许多趣事便一直想来求见一面,今日得见果真非凡。”

    “先生缪赞了。”慕容凤轻笑道:“先生三番两次求见可不只是为了见小女子一面吧?”

    水镜老祖点头道:“老夫原先心中有一疑惑想向赵姑娘请教,但现在见到赵姑娘后老夫心中已有了答案了。”

    慕容凤轻笑道:“先生先前可是为了那首《天河赋》赋而来?”

    水镜老祖点点头,笑道:“赵姑娘所作的天河赋令老夫钦佩不已,说来让姑娘你见笑了,老夫现在每日饮酒不时时吟诵上一番便觉酒味如清水般寡淡。”

    一旁老道讶然道:“竟能佐酒的诗赋?老道也只曾听闻过,不知是何佳作啊?”

    慕容凤尴尬一笑,却听水镜老祖摇头晃脑的将《天河赋》吟诵了一边,立时让老道大为惊奇道:“此赋大气磅礴包含天地气象,绝非凡俗能作!”

    一时间两个老家伙齐刷刷的盯着慕容凤,仿佛要重新认识一下这小丫头。

    慕容凤摸摸鼻子,摇头笑道:“好吧,好吧,小女子承认此赋非我所作。”

    两个老家伙却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毕竟一首诗赋最能体现一个人的气质,而这首《天河赋》明显与慕容凤的气质不符,显然是他人所作。

    水镜老祖笑问道:“赵姑娘,老夫自问也算是饱读诗书之人,但从未听说过此赋,敢问作者是何人?老夫真想拜会一番!”

    慕容凤立时干咳一声,尴尬道:“此赋乃为一圣人所作,只不过那位早已仙逝了。”

    “圣人?”水镜老祖不由眉头一皱,在儒门看来能称圣的只有开创儒家道统的那位圣人。老夫子或许不会计较其他事情,但在圣人名分上绝对会斤斤计较的。

    慕容凤见水镜老祖脸色黑了下来就知他误会了,便笑着解释道:“先生莫要误会,此圣非彼圣,只是一个尊称而已。”

    其实真要计较,貌似在华夏传承了数千年的儒门道统最终还是被那位给真正意义上推翻的。那个常被后世提及的动荡十年里最着名的一句话就是:“打到孔家庙,消灭一切牛鬼蛇神!”

    一个是被儒家吹捧了上千年才能成圣的圣人,而另一位却是破开了数千年的封建枷锁将华夏文明推向了另一个巅峰的圣人。真要慕容凤来判断,显然后面那位才算是真正的圣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