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剑痴的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说人话!”剑痴一时间怒发欲狂道。【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慕容凤摇头冷笑道:“你还不明白吗?魔门邪道做坏事至少还会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但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其实都是些披着羊皮的狼!”

    剑痴感觉自己的三观彻底崩塌了,一时间心若死灰。

    “怎么?才受到怎么点打击就三观崩溃了?”慕容凤冷笑道:“当初是谁嚷嚷着要为那些无辜村民报仇来着?怎么?当知道幕后真凶居然是自己所崇敬的师门就想当鸵鸟了?”

    剑痴全身都在颤抖,心中愤怒与茫然两种情绪来回交锋,让他一时间无所适从。

    “我数三下。”慕容凤冷漠道:“如果你三息之内不能拔剑就滚回黄金城看大门去。这个世界有太多残酷的真相,不适合你这种白莲花到处瞎逛。”

    在慕容凤的*迫下剑痴立时虎躯一震陷入天人交战,整个人都进了发呆状态。

    慕容凤还以为他会走火入魔,暗中提防随手准备出手干预。

    却见他愤怒的脸色过了许久慢慢恢复了平静无波,只是默默的抽出了腰间的锈剑。

    锈剑离鞘,剑刃上哗啦啦的崩落下锈斑露出渗人的寒芒。

    此刻的剑痴如这把重见锋芒的利剑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凛然剑意,与先前的一脸茫然无措简直判若两人。

    “恭喜你终于大彻大悟,皈依我大魔道了!”慕容凤嘿然一笑道。

    剑痴却平静的擦拭着利剑,淡淡道:“你错了,我道依旧。”

    “你找到自己的道了?”慕容凤一脸讶然的盯着这家伙,仿佛重新认识了他。

    剑痴淡然一笑,说道:“是的,还要谢谢你。没有你让看清了这个世界的残酷,或许我一辈子都无法悟道。现在我彻底明白了何为魔道何为正道,双方既然不是黑白分明的存在,那就我以手中之剑来还这个世界一个朗朗乾坤好了!”

    慕容凤一拍额头,叹气道:“啊!我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居然让你这朵白莲花升阶成圣母婊了!”

    剑痴一抹冰冷剑锋,淡笑道:“我的剑已经拔出来了,接下来你就说要砍谁吧。”

    “你学坏了,怎么能动不动就砍人,曾经的白莲花啊,你怎么就变成黑莲花了呢。”慕容凤悲天悯人道。

    “还不是被你给带坏的。”剑痴转头打量起窗外的混乱,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慕容凤一扯斗篷露出一身金甲,捏着拳头啪啪作响道:“那个大和尚估计也是对方请来的托儿,就算不是也难以撇清嫌疑,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剑痴霸气侧漏道:“灭这妖僧我三剑足以。”

    “那等会儿那个太白剑仙跳出来也交给你解决?”慕容凤客气道。

    “不,那家伙还是交给你来吧。”剑痴笑呵呵道:“我可以帮忙补刀,不过你真的有把握对那家伙?那位太白剑仙论实力可是只比穆秋云弱一线,但此刻身在城中的可是他的本尊,而非什么分身!”

    “那又如何?”慕容凤同样霸气侧漏道:“若是穆秋云本尊在此,我或许会忌惮三分。但是一个道修硬要将自己伪装成剑修来装*,那我就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剑修!灭他我三剑足以!”

    剑痴无语道:“但你也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你若是在这里和太白剑仙大打出手,岂不是自曝身份?”

    慕容凤凛然哼笑一声,身形样貌立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单就外表变化还不至于让剑痴看的目瞪口呆,关键是她变成(他?)后连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出现在剑痴面前。

    “……你!!!”剑痴莫名的感到一股来自灵魂的寒意,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走吧,这出好戏该我们粉墨登场了。”浑厚的声音充满了冷意,仿佛蕴含有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神秘力量!

    ***

    杨修一脸担忧的眺望着府外的混乱,血饮真君结束了与玄灵真君的交涉来到他身后,淡淡道:“在担心他俩?”

    “是……”杨修连忙低头道。

    血饮真君淡笑道:“安心吧,就算天塌下来也砸不到那俩位,你就不要瞎担心了,安心看戏就是。毕竟人家为了今晚这场大戏可是精心筹备了一个月呢,咱们怎么能错过人家一番美意呢。”

    “戏?”杨修一脸茫然,显然不明白血饮真君的意有所指。

    “想想我们的身份,这是人家给咱们表演一出杀J给猴看的好戏呢。”血饮真君拍了拍杨修肩膀,没有再多说什么。这种事情全看个人的觉悟,糊涂人想不明白就一辈子想不明白,聪明人无需多言也能马上明白其中的隐情。

    杨修是聪明人,只是涉世未深,一心扑在修炼上,要不然也不能年纪轻轻的就有筑基期的修为。所以在结合了这一个月以来发生的所有大事以及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他马上就明白了血饮真君所说的杀J给猴看的意思了。

    J肯定就是外头那些魔道妖人,估计天星宗早就盯上这些家伙想要一举铲除了。但谁是猴?当然不是他杨修,也不是血饮真君,因为他俩还没那资格,其实这猴只是二人所代表的身份——神刀门接引使。

    回过味后的杨修不由心下骇然这天星宗真是好狠,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人更狠。三百多条无辜人命啊,居然只是为了演一场戏说杀就杀了!那些无辜村民何错之有?竟要遭此劫难!这般行为与那些魔道妖人又有何异?

    杨修浑身都在微微发抖,也不知道是愤怒的还是惊骇的。

    “真君大人,那这大和尚莫非也是……?”杨修盯着在天空中四处灭杀魔道妖人的大和尚,对佛门仅存的那点好感也瞬间消失殆尽了。

    “不知道。”血饮真君淡然道:“也许只是恰逢其会,也许是狼狈为J。不过这位大和尚怎么卖力表演,或是暗中得了人家好处也说不定。”

    “可是佛门高僧不是一向最为讲究嫉恶如仇和无欲则刚的吗?”杨修难以置信道。

    血饮真君冷笑道:“和尚是人不是佛,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天下还有公理道义吗?”杨修懊丧道:“谁又能为那些无辜村民伸张正义?”

    血饮真君默然不语,因为所谓的公理正义只不过是强权下的遮羞布而已,这个世界始终是谁的拳头大谁才能代表公理与正义。

    血饮真君念头里忽然蹦出一个人影或许能……,但遂又哑然失笑的连连摇头,为自己的荒唐想法感到可笑和幼稚。

    忽然一道剑芒冲天而起直接将大和尚的罗汉金身法相斩落云端!

    惊变突起,震惊全城!

    所有人都在仰头望向那道冲天剑光,然后就见一人影手持利剑静静的飘在夜空中。

    落地的大和尚立时哇呀怪叫一声,重新蹦了起来,只感觉胸膛火辣辣的疼,若不是佛门神通向来追求皮糙R厚,恐怕单就刚才一剑就已经将他开膛破肚了。

    “何方妖孽胆敢阻扰你佛爷降妖除魔!!!”大和尚恶狠狠的盯着那人影怒吼咆哮道。

    剑痴一脸冷漠盯着大和尚,又突然扭头瞧向城北一座高塔,似乎与什么人隔空对视了一眼。

    旋即就见一道流光飞来化作一袭白衣的太白剑仙。

    二人一黑一白,宛若仙魔对峙。使得四处S乱的城中安静了下来,人人都在观望夜空中这两位的交锋。

    “报上姓名,我剑下不斩无名小卒。”太白剑仙十分直接的冷傲道。

    “太白道君,这人是我的!”大和尚怒喝着腾飞起来。

    “也好,我为你掠阵。”太白剑仙冷漠的瞥了剑痴一眼,便轻飘飘的退到一旁。

    大和尚立即擎着金刚禅杖横在剑痴面前,见他一身凛然正气明显不是魔道中人,便恶狠狠的威胁道:“小子遇事莫出头,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吗?”

    剑痴却忽然开口道:“上龙爪村全村上下三百一十七条人命,这份罪孽你们真的认为自己扛得下吗?”

    大和尚瞬间脸色剧变,变得极为狰狞可怖,宛若恶鬼附身一般,全然不像一位佛门高僧。

    而一旁的太白剑仙却是眉头轻轻一皱,瞥向剑痴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冷意。

    剑痴冷冷的盯着大和尚,把他狰狞的神情瞧在眼中,暗道果然又被那丫头给料准了……

    大和尚忽然没有任何废话的直接转动金刚禅杖挥砸过来,杖未至其上的铜环先互相碰撞发出震慑心神的梵音。常人闻之恍若飞升极乐世界导致心神失守而全无抵抗之力,所以这佛门神通看似大开大合实则Y险无比,大和尚凭借此招不知杖毙了多少亡魂。

    因为先前刚刚吃过一次瘪,还差点命丧此人剑下,大和尚自然心知这人剑法通神实乃平生所遇大敌,所以一上来就祭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然而剑痴却眼神流露出轻蔑之色,丝毫不受其梵音影响,直接挺剑简简单单的一剑刺出,但看似平凡无奇的刺击却仿佛蕴含无穷变化,竟迫使大和尚连忙放弃攻击横杖格挡。

    剑锋一下点在腕粗的杖身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鸣,旋即大和尚似如遭雷击,浑身一颤直接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一头砸进一片居民区撞塌了一连串房屋。

    太白剑仙一挑眉,终于开始正视剑痴,问道:“你是剑修?”

    剑痴一挽剑花,却无视了太白剑仙,喃喃自语道:“两剑了,看来要拿出点真本事才行,不然又要被丫头给鄙视了。”

    太白剑仙神色越发冷冽了,身为分神期强者的他早已过惯了众星捧月般的日子,何曾被人无视过?而且还只是一个堪比元婴期的小小剑修?

    “哼!”但身为分神期强者的他还不屑于对实力低于自己之辈出手,所以只是冷哼一声散发出一道冷冽剑意劈向剑痴。

    然而剑痴却仿佛毫无所觉,连头都懒得回一下,几乎将一位堂堂分神期强者无视的如蝼蚁一般。

    然而剑意临身,不躲不闪绝对必死无疑。太白剑仙盯着剑痴就像是盯着一个已死之人。

    但是就在剑痴即将身首异处之时忽然太白剑仙施放出来的剑意凭空消失了,仿佛被某种强大的神秘力量给蛮横的抹除掉了。

    太白剑仙立时脸色一变,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剑痴。但是他很快察觉到出手挡下他剑意的是另有其人。

    这时一个身影背着双手,一脸从容的凌空漫步而来,开口轻笑道:“你还剩下一剑,需要我帮忙吗?”

    来着正是慕容凤,不过此刻的她应该称作他才是。这是心魔第一次具现化在外人面前露脸,所以瞧什么都一脸新鲜。

    剑痴回头哼道:“你的对手在那边呢,这妖僧是我的。”

    这时那大和尚轰地一声掀开碎石瓦砾,满脸狰狞的盯着剑痴,怒吼道:“佛爷我生气了,小子你死定了。”说着一卷袈裟抖洒出漫天佛光经文向剑痴罩来,然而一身正气的剑痴又不是魔道中人或妖兽邪祟,这专克邪秽的佛光经文往他身上招呼直接威力折损了大半,看样子这大和尚是被气昏了头了。

    剑痴冷笑一声,正要使出全力一剑解决了这妖僧,却不想漫天佛光经文忽然异变成一张金色大网封死了他的周身空间。

    大和尚立时狞笑道:“小子,佛爷我这件佛光袈裟可是佛门至宝,一旦被罩住你就别想脱身了。”

    剑痴扭头看了看周身的天罗地网,却是冷然一笑,然后双手握剑缓缓举起,随着剑锋每提升一寸他身上的剑意气势就随之攀升一截,当剑锋直指苍穹时就是他出剑之时。

    大和尚立时脸色微变,显然也察觉到了剑痴急剧攀升的凛然剑意。连忙掏出一张破破烂烂的佛经贴在胸口,然后又横杖立马口中急念拗口梵音经文。这梵音经文一脱口而出立时具现化形变成一个个斗大的金字绕着大和尚周身飞舞,把他衬托的宛若一尊金佛降世。

    “金刚降魔真经?”剑痴一挑眉,冷笑一声,他的剑锋已经直指苍穹,这一回就算是佛祖显灵他也要劈上一剑。

    而太白剑仙与心魔都默契的没有出手,皆是坐看剑痴与大和尚的交锋。但是二人早已经暗中展开了气势交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