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妖踪再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面馆老板哭丧着脸道:“张老大,可是小老儿我听说那些仙师明天就走,这前前后后不过才待了三天而已。【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啪!

    张老大直接赏了面馆老板一个大耳刮子,恶狠狠道:“你个这老杂毛还敢顶嘴!还想不想继续干了,不想干趁早给老子滚,有的是人接你的盘。”

    面馆老板被扇倒在地,只能捂着脸连连求饶。

    剑痴看不下去想要仗义出手却被慕容凤拦下,轻轻摇头道:“你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他一世,等你一走,他的下场会更惨。”

    “难道我们就这样干看着?”剑痴怒道。

    剑痴被慕容凤拦着没能出手,但先前那帮刚进来的苦力却一个个都站了起来。

    张老大脸色微变,但仍恶狠狠的对那苦力头头啐道:“洪大熊我奉劝你别多管闲事,今儿个这事可是刘大龙头亲口吩咐下来,你小子担不起。”

    被称作洪大熊的苦力老大,只是冷哼一声,冷冷道:“刘大龙头亲口吩咐的事,哥几个自然不敢多嘴,但是你们这帮杂碎影响到老子喝酒的心情了,所以拿了钱赶紧给老子滚!”

    说话间,一帮苦力齐刷刷的抽出了藏在腰间的削尖撬棍,这可是码头苦力的标配装备,即可用来挂绳勾货也可用来打架斗殴,实乃居家旅行出门揽活干架必备之物。

    青皮们一见对方都亮家伙了,自然不甘示弱的也纷纷掏出了随身匕首,但在气势上明显就弱了一筹。

    面馆老板一见双方剑拔弩张,连忙起身两头赔罪,规劝两位老大有话好说切莫伤了和气。

    最终两帮人还是没能打起来,不是面馆老板面子够大,而是城中另一个帮派里的青皮来踩盘子结果被张老大手下的人给发现了。

    张老大撂下句狠话就直接带人走了,毕竟踩过界这种事情可是江湖帮派的一个大忌,尤其是在这种敏感时期,万一对方偷偷在他家地盘上干了脏活就等于将罪名栽赃他恶龙帮的头上了,所以必须去马上找回场子才行!

    洪大熊等人见架没打成就骂骂咧咧的坐了回去催促面馆老板赶紧下面上酒。面馆老板只能肿着半张脸忙活个不停,毕竟生活还要继续,买卖更不能停,否则一家老小就得搬回朝不保夕的乡下,万一哪天遇上妖兽路过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洪大熊等人毕竟只是一帮苦力哈哈,仗着有一膀子力气才让恶龙帮的人为之忌惮,吓唬走张老大等人已是极限,不可能真的为此事强出头而得罪恶龙帮背后的刘大龙头,否则他们也得卷铺盖回乡下甭想再在码头揽活养家糊口了。所以此事就算是揭过了,至于张老大以后会不会带人来找他们算账又是另说了。

    坐在角落里的二人把这一幕瞧在眼中,皆是默然无语。

    剑痴咬牙道:“真是便宜这帮混蛋了。”

    慕容凤却冷笑道:“便宜?你想多了,看着吧。虽然我不清楚那刘大龙头由谁罩着,但是这回他干的事等于是将这条街上所有商贩都往绝路上逼,这可是杀鸡取卵。”

    “那又怎样?这些商贩有胆量和实力起来反抗吗?”剑痴无奈叹气道。

    慕容凤淡笑道:“这些小商小贩们是没有这力量,但只要事情闹大了。到时候上头随便过问一下,第一个倒霉的就是那刘大龙头。毕竟那家主子都不喜欢即不听话又贪婪的狗,大不了宰了重新养一条就是。”

    剑痴一时间哑口无言,只能直摇头的叹气道:“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啊,生死不由己。”

    慕容凤鄙视道:“别把自己想的多高大,论起身上的麻烦你可比这些凡人好不到那里去。”

    “我还不是被你这丫头给坑的”剑痴喏了喏两声没敢继续顶嘴,因为慕容凤瞪了一眼他面前的面条,意思是说这碗面条还是她请的呢。

    这就是典型的吃人嘴短的下场了。

    “赶紧吃完,该干活了!”慕容凤催促道。

    剑痴一挑眉,立即问道:“那妖孽来了?”

    慕容凤摇摇头,说道:“别多问,跟着看就是。”

    剑痴立即划拉完碗中的面,丢下一两赏银急吼吼地跟着慕容凤出了门。

    面馆老板过来收拾一见到桌上的赏银立时眼都直了,连忙捧着银子追出门去,但那能找得到的二人影子,只能捧着银子感动的泪流满面。

    另一边剑痴默默地跟着慕容凤身后穿街过巷,不停积攒气势一副随时要跟人干架的意思。

    慕容凤回头白眼道:“放轻松点,咱们这是去看场好戏,又不去干架。”

    说话间,二人来到一处巷子口,外头就是一条僻静的街道,平日里这条小街上除了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连个行人都没有,如同一条鬼街一样。但此刻整条大街上却聚集了上百人分成两帮人马剑拔弩张的对峙着,其中一方带头的正是那张老大。

    此刻那位张老大不停挥舞着手中的大砍刀,大骂道:“姓陈的你什么意思?居然敢让你手底下的人捞过界,就不怕刘大龙头追究下来吗?”

    另一边带头的大哥则是一个肥胖如猪的家伙,同样是光着白花花的膀子,但上面却纹满了走样变形的龙虎豹熊。就听这位陈老大一脸阴阴的冷笑道:“张老大,这话我应该问你才是。这条鬼街可是我陈某人的地盘,你不顾江湖规矩带着几百号兄弟明火执仗杀到我的地盘上,刘大龙头第一个要追究的恐怕是你才对。”

    “他娘的,你这肥猪还敢恶人先告状!”张老大立时怒了,一举砍刀大吼道:“弟兄们给老子砍他丫的,死活不论!有什么罪过我张彪子一人扛了!”

    轰地一声,两帮混混立时冲杀做一团,场面别提有多混乱了,当即就有十几个人挂了彩倒地不起。

    而那位张老大更是如猛虎冲进了羊群,撵着那位姓陈的胖子在混战的人群中满场乱窜,但就偏偏追不上那死胖子,气的他吱哇乱叫。

    “这个胖子不简单,练过上乘的下盘功夫。”剑痴一挑眉惊讶道,回头一瞧慕容凤的小动作立时大怒。因为他见到这丫头居然在不停暗施手段让两帮人马打的更为惨烈,难怪一场寻常的街头械斗打的比战场上还惨烈。

    “你在做什么?”剑痴低吼道。

    慕容凤白眼道:“煽风点火啊,你刚才不是恨不能亲手宰了这些青皮吗?怎么?这回又圣母病犯了,同情心泛滥了?”

    剑痴噎了一下,怒道:“我那叫行侠仗义,你这种行为与卑鄙小人何异?”

    慕容凤停下手冷冷的盯着他,直让他心底发毛,这才想起这丫头翻起脸来可比翻书还快。

    “我很好奇你这朵白莲花是如何活到怎么大岁数的。”慕容凤冷哼一声,直接祭出了光剑。

    剑痴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丫头被激起了凶性要亲自对那些青皮混混大开杀戒了。

    “来了,白痴。”慕容凤鄙夷道:“你不会以为我真是带你来看戏的吧?”

    “什么来了?”剑痴一脸茫然。

    “那妖兽来了!”慕容凤无力道:“这里地处偏僻,但血腥味隔着几条街都能闻到。你以为什么东西会第一时间赶来?警察吗?”

    剑痴立时如临大敌的拔出了佩剑。

    这时大街上的械斗接近了尾声,那张彪子最终还是没能追上陈胖子,反倒被算计了,被陈胖子几个手下看准机会卸了一条胳膊躺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而没了一条胳膊他这辈子算是毁了。尤其是他担任恶龙帮扛把子期间可是结下了无数仇家,估计想落个善终都没可能。也算是恶有恶报了,当然前提是他今天能活着离开这里。

    而赢得大获全胜的陈胖子却是志得意满,因为他接下来可以光明正大的侵吞恶龙帮的地盘了。

    但前提同样是他们这些人今天能活着走出这条鬼街

    没有玄幻里那种先卷起一股无名妖风然后再闪亮登场的出场方式,那妖兽直接扭着狰狞的身躯从街尾一条小巷子里蹿了出来,顷刻间就将十几个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大活人切成了碎片。

    一时间血浆内脏尸块洒了一地,宛若人间地狱一般。

    “哇哦?这是什么妖兽?蜈蚣精?”慕容凤暗讶道。

    而一旁的剑痴却是虎躯一震,难以置信道:“这不是天一教豢养的五毒天龙吗?!”

    “五毒天龙?什么玩意儿?”慕容凤好奇道。

    剑痴脸色阴沉如水道:“五毒就是蝎子、蛇、蜈蚣、蟾蜍、蜘蛛。其中蜈蚣又称天龙,因为这种蜈蚣精怪极难培育,但只要培育成年就有飞天遁地之能,故而又称五毒天龙。”

    慕容凤搓着下巴暗讶道:“难道说这条蜈蚣精是有人豢养的故意放出来害人的?呵呵,看来这里面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啊。”

    “管他那么多做什么,先宰了这畜生再说。”剑痴狞声道。

    “别忙。”慕容凤摇头道:“这只是条小的,大家伙还窝在那边呢。”

    剑痴立时双眼瞪得溜圆,惊呼道:“这条还小?首尾都三丈长了!”

    慕容凤努努嘴,剑痴探头瞧去就见街尾有一条宽逾丈许的小河,此刻河水泛着黑光,似一条巨蟒缓缓流动。

    剑痴暗吞了一下口水,低声骇然问道:“河里那条才是正主?”

    慕容凤轻轻的点了点,咧嘴狞笑道:“这条大家伙估计有十几丈长,也不知道谁怎么大的胆敢带进城中。我原先还惊奇妖兽什么时候懂得毁尸灭迹了,原来是另有其人。不过我们到可以顺藤摸瓜揪出那幕后黑手。”

    剑痴凝眉道:“我听闻天一教最擅长驱使这些毒虫蛇蚁,为此还专门研发出一种能装活物的乾坤兽袋。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天一教所为?”

    慕容凤白眼道:“那天一教如果真的有怎么蠢,早就被天星宗给灭了。这摆明了是栽赃陷害。”

    说话间,街上的那几百个青皮已经全部死绝,然后被那条蜈蚣精逐一吸食干净鲜血才心满意足的离去,只留下满地枯骨。

    “走,跟上去。”慕容凤立即腾身翻上房顶,凭借着气味牢牢的锁定住了那条蜈蚣精,却蹙眉道:“这两条畜生顺着河道去东边的浮城区了。”

    剑痴脸色微变道:“那浮城区底下水网密布,最适合藏踪匿迹了。”

    慕容凤冷笑道:“放心吧,这回都见到真身了我怎么可能会让这孽畜再溜掉。”

    然而很快慕容凤就被啪啪打脸了

    一大一小两条蜈蚣精就怎么在二人眼皮子底下不见了,无论是气息、气味、生命迹象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若不是剑痴及时拦着,恐怕暴怒的慕容凤都要掘地三尺了。

    “我早就提醒过此地水网密布最合适藏踪匿迹了。”剑痴警惕的环顾四周,此刻二人身处在一片繁忙巨大的内陆区与浮城区交界的码头上。只见一艘艘船只神奇的从水底浮出水面停泊进港口,又有许多船只如同潜艇一样一头扎进水底没了踪影。其实只要爬上附近的房顶就能瞧清广阔的水面上分布一个个缓缓转动的漩涡,而这些漩涡就是水底航道的出入口,能够直通城内外的数百个水陆码头。若是将整座浮城水宫横切开来就会发现上下两个城区完全就是一个充满科幻感的立体式城区,与黄金城的浮空船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一个是建在天空中,一个是建在水底下。

    据说这些水底航道可是水月山庄为了解决港口拥堵这一老大难问题而独门研发的技术,而为了建造浮城水宫更是花了大价钱从青莲洲请来墨门高人才得以建成。结果等浮城水宫一建成整个天河府城的港口每日吞吐量直接上翻了百倍不止。

    要不然神刀门也不会对此项技术如此垂涎,屡次打这天河府城的注意了。

    “那幕后主使一定就藏身于附近,那两条蜈蚣精肯定是被他给收回去了。”慕容凤双眸泛着冷冷白芒,扫视过周遭一间间房屋。但怎奈这片码头区太过广阔,光是用作仓储的仓库就不下千间,更别提那些环境更为复杂的酒馆脚店区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