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守门待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元首大人!”一身乔装打扮的秦蒙与几名幽影队员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慕容凤身边躬身行礼道。【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慕容凤微微点头,问道:“这天河府城果真雄壮,你们渗透的如何了?”

    秦蒙一脸尴尬道:“请恕属下无能,这天河府城如其他城池一样,城中也有强大的修士驻守,而且还有一位元婴修士常驻此地。那城主身边日夜更有金丹修士护卫。我等找不到机会与其接触。而且最近几日城中忽然来了一大帮高阶修士,听说都是天星宗派往神刀门参加扬刀大会的使团。我等为避免暴露身份,所以没有轻举妄动。”

    慕容凤点点头,没有责怪众人,说到:“小心行事总是好的,这天河府城可以徐徐图之,不必急在一时。”

    “是,元首大人。”秦蒙几人立即暗松了一口气。

    慕容凤又问道:“你们这几日潜伏城中可曾听闻有妖怪越境?”

    秦蒙想了想立即回禀道:“回禀元首,那几座进出城门之处皆有手持照妖镜的修士巡察,若无城中颁发的身份玉牌,哪怕是被驯化拉车的妖兽也会被当做擅自闯关直接逮捕处死。所以我等未曾听闻有妖兽越境之事发生。”

    慕容凤暗想那老乌龟难道是从对岸的莲云城越境了?

    其实慕容凤还真猜对了,那老乌龟虽然狂傲但却不蠢,这天河府城可是有天下第一雄关之威名,它怎么会傻傻的跑来这里找事。况且翻墙越境这种事它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早就在那莲云城办理过一张合法的身份名牌,所以人家可是光明正大的穿城而过直接进入蛮荒森林里了。不得不说王八这种生物一旦成精了,可比猴子精多了。

    慕容凤摸出带血的铜币,说道:“你们将这枚铜币上的血渍分析一下,然后暗中寻找携带有此dna之人或者牲畜,尤其是在关口附近。”

    秦蒙一头雾水,不明白此举意义何在。

    慕容凤便将昨晚发生的上龙爪村惨案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让秦蒙等人的脸色十分冷冽。

    “请元首大人放心,我们定将那畜生找出来!”秦蒙咬牙道。

    慕容凤点点头,虽然凭借气味追踪她有信心对方只要出现在方圆十里之内就能发现它,但是要在人口近千万的大城中抓捕一头狡猾的妖兽就实在有点大海捞针了,所以必须借助更多的人手才行。

    而凭借着秦蒙等人手中的高科技侦察器,慕容凤有信心只要那孽畜敢来天河府城等着它的将会是一张天罗地网。

    慕容凤在天河府城暗中布下了天罗地网守株待兔,另一边的剑痴也没闲着。他虽然没有慕容凤那般逆天的追踪手段,但是凭借着剑道宗师的超强感应也在沿途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这更加确定了慕容凤的猜测那妖兽的目的地就是北方的蛮荒森林。

    日近午时,剑痴也一路追踪到了天河府城。

    “可以确定那妖兽一定混进城中了。”剑痴一边穿行在人流如织的街道上一边向慕容凤发去询问道:“你在哪儿?”

    “我在城北集市这里。”慕容凤回复道:“这里临近北门关口,是正常出关的必经之路。只要那孽畜出现在这里就逃不过我的鼻子。不过我更担心那孽畜会从其他地方偷溜出关,毕竟这北门关口也是整座天河府城盘查最严密的地方。”

    “城北集市区?我马上来。”剑痴沉声道。

    慕容凤轻笑道:“你这样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不怕被天星宗的探子发现吗?要知道这天河府城中现在可是待着一整支使团哦,说不定里面会有分神期的高手哦。”

    “不是会有,而是一定有!这次天星宗丢了怎么大的脸,肯定会派出高手坐镇免得再出什么幺蛾子。”剑痴淡定道:“但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他们想不到我会出现在这里。”

    很快剑痴就找到了慕容凤所在的地方,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面馆。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慕容凤呼噜着面条,哼哼道:“我可不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分不葱和草的富家大小姐。”

    剑痴撇撇嘴在她对面坐下,说道:“我只是惊讶你会吃怎么平民的食物。”

    慕容凤白了一眼,一口喝尽面汤,然后回头招呼道:“老板再来一碗碱水面,面硬一点,再来一碟酸菜。”

    “好咧,姑娘您稍等。”面馆老板笑呵呵的应道,然后麻利的下面过水。

    “你不尝尝?这家的面条够劲道。”慕容凤推荐道。

    剑痴直接道:“你请客?”

    慕容凤瞪眼道:“哪有让女生请客的道理!”

    “我还是你的表叔呢!”剑痴哼了一声,对面馆老板大声道:“老板来碗云吞面。”

    “好咧,客官您稍等。”面馆老板正忙着捞面浇汤洒韭花,头也没抬的应道,然后迅速将刚出锅的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和一碟酸菜端到慕容凤面前,笑呵呵道:“姑娘您慢用。”

    慕容凤深吸一口香气,笑赞道:“老板真是好手艺,我吃过许多碱水面就属你这家够味。”

    “哎哟,姑娘您夸奖了。”面馆老板笑呵呵告退又去忙活了。

    剑痴看着慕容凤熟练将整碟酸菜倒进碗里,又倒了一点醋和辣油,然后拌匀了喝了一口面汤后那一脸幸福的表情彻底把他肚里的馋虫给勾起来了。

    “这不就是一碗普通的碱水面嘛,真有那么好吃?”剑痴讶然道。

    慕容凤呼噜着面条,哼哼道:“你不懂,这是我童年的回忆。记得小时候我最爱吃这碱水面了,尤其是母亲亲手”

    剑痴见慕容凤说到一半忽然不说了,只是默默的吃着面条。

    “咳咳,怎么了?”剑痴好奇问道:“慕容表妹她还会煮面条吗?真没看出来啊!”

    “没什么。”慕容凤强颜欢笑一声,一抹眼角道:“辣油好像倒多了,有点辣眼睛了。”

    剑痴看得出这丫头肯定有心事,但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多问。这时他的云吞面也上来了,吃面先喝汤,果然鲜美的令人幸福。

    一时间二人都不再说话,都是默不作声的呼噜着面条。

    当慕容凤将第二碗面条快要吃光时,剑痴才仅吃了半碗。

    “你吃饭的样子可不像一个大家闺秀。”剑痴吐槽道。

    “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在什么样的地方吃什么样的东西。”慕容凤喝下最后一口面汤,然后拿出手绢优雅的擦了擦嘴角,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情都无可挑剔,如同一位贵族少女在奢华餐厅里刚刚享用完晚宴一般。

    剑痴被噎的无语可说,只能继续埋头吃着自己的面条,然后转移话题问道:“你觉得那畜生会来了吗?”

    “大概吧。”慕容凤招呼面馆老板结完账,然后说道:“毕竟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像你这样的除魔卫道之士,那孽畜不想被前赴后继赶来的各路除妖人撕成碎片就只能赶紧躲进蛮荒森林里才行。”

    剑痴白眼道:“明明听起来是夸人的话,为何从你嘴里说出来总是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因为我总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慕容凤淡笑道:“就好比我现在站在那些惨死的村民一方,肯定将那妖兽恨之入骨。但如果站在除魔卫道志士一方又会觉得这是一个大刷声望的好机会。而如果站在妖兽一方又会觉得妖怪吃人就如同人吃家畜一样天经地义。所以这件事不能单纯的以善恶道德来衡量。”

    剑痴咧咧嘴无语问道:“那你觉得该用什么衡量?”

    慕容凤举起右手一捏拳头,淡笑道:“当然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正确的,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本质。因为妖兽比村民强大,所以它吃了那些弱小的村民。而我们又比那妖兽强大所以才能代表正义千里迢迢的跑来为那些村民报仇。否则弱者在强者面前谈正义只能是自取其辱。”

    “你的三观有问题。”剑痴白眼道:“会教坏小朋友的。”

    慕容凤一摊手笑道:“那好啊,等我抓住妖兽你去教会它如何尊老爱幼、谦和好礼、知恩图报等等这些传统美德啊。”

    剑痴一时哑口无言,摇头苦笑道:“算了,我说不过你。”

    慕容凤哼笑道:“那因为你还没达到人贱合一的境界。”

    剑痴白眼道:“别以为我听不出来,是人剑合一!”

    二人正互相拌嘴逗趣,忽然店外又走进来一群彪形大汉,迎面就是一股汗臭味。

    “老王,十碗烂肉面,都要大碗的,再两坛烧酒,你小子可别拿兑过水的来糊弄哥几个哈!”带头之人这大嗓门直震双耳。

    面馆老板显然与这几位常在码头上揽活的爷也是熟人了,所以打趣哈哈笑道:“酒没有,兑了水的醋要不要?”

    这帮码头苦力立时一阵哄笑,纷纷各自找空位坐下。

    一时间挺清净的面馆立时变得拥挤喧闹了起来。不过这些苦力粗鲁归粗鲁但却没有一个蠢人,自打一进门就瞧见了气度不凡的剑痴与慕容凤二人,所以选得座位都是远离二人,省的招来无妄之灾。

    剑痴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慕容凤,还以为她会一脸嫌弃这帮粗鲁的汉子,却见她没有丝毫异样,反而竖起耳朵在偷听这些苦力互相之间嘻嘻哈哈的高谈阔论。

    “都是些荤话有啥好听的?”剑痴大皱眉头道。

    慕容凤白眼道:“那是你不懂其中所蕴含的情报,就好比那带头的刚刚说忙活完了今天的活终于可以领到赏钱去城中找最贵的窑姐好好快活快活了,而且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用受累了。听在你耳中只是粗鄙之语,但在我眼里却是透露出这帮人应该刚忙完了一通大活,而且还拿到了足够他们这帮人挥霍一个月的巨额佣金。但商人都是一个铜子恨不能瓣成两半花的那种人,怎么可能会给一帮苦哈哈开出怎么高的佣金?所以能给他们怎么多钱的唯有视金钱如粪土的修士,而现在这城中又有那家修士会招募码头苦力帮忙搬运货物呢?”

    “你是说天星宗的使团?”剑痴讶然道。

    慕容凤微微点头一笑道:“你别忘了血饮真君奉命前来迎接天星宗使团也是今天抵达,估计晚上一场接风宴是跑不了的,所以整支使团应该会在明天就出发横渡天河前往莲云城。所以整支使团要装船的货物必须赶在今天落日之前装完,自然为了赶工那些修士肯定开出一笔不菲的赏金来刺激这些苦力拼命干活了。”

    剑痴盯着慕容凤彻底无语了,有的时候真想打开这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啥。

    说话间,面馆外头忽然又来了一帮彪形大汉,只不过一个个满脸横肉全身纹满了各种虎豹熊鹰,一看就是那种狐城鼠社之流。

    等这帮人一进面馆,立时热闹的面馆瞬间安静了下来。

    先前刚进来的那帮苦力一个个神色不善,但似乎有所忌惮,所以只是冷冷盯着这帮青皮混混。

    而面馆老板脸色一变,连忙搓着围裙堆起笑容从柜台内拿出一个钱袋迎上这帮青皮点头哈腰道:“哎哟,张老大怎么劳您亲自跑一趟,来来来这是小店这个月的孝敬,您老点点,保证一个铜子都没少。”

    满脸横肉的张老大掂量着钱袋,冷笑道:“老王啊,老子今天来是通知你一声,下个月的孝敬要涨三成。”

    “啥?涨三成?哎哟,张老大您老可别开玩笑。”面馆老板立即苦着脸道:“咱就是一个小本买卖,一下涨三成孝敬这不是断了小老儿的活路嘛。”

    “滚,哪来的怎么多废话。”张老大脸色一冷呵斥道:“实话告诉你,这次涨孝敬可是上头刘大龙头的意思,因为最近有仙师法驾路过咱们的地盘,所以兄弟们都得了警告这段时间不许再上街捞偏门,但为了兄弟们这个月不喝西北风就只能找你们支应一下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