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天河府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真不知道苏姚怎么看上了你这个憨货!”慕容凤啐了一声,扭身往外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剑痴笑了笑,连忙快步跟上。

    二人转进一条无人小巷便直接腾空而去先一步赶到了上龙爪村。

    本来在黑灯瞎火的大半夜想要找到一个小村子很难,然而当熊熊大火燃起时即使身在十几里地外的龙首城也清晰可见。

    “该死!”剑痴眼见整个村子都燃起了大火,就怒骂一声想要冲下去救火,却被慕容凤一把拉住。

    “不要去了。”慕容凤微微摇头道。

    “为什么?”剑痴怒吼道,他这回是真的怒了:“难道你要见死不救?”

    “人都死光了。”慕容凤平静道:“你去了也是白去。”

    “什么?这不可能!”剑痴惊呆道。二人闻讯赶到此地不过半刻功夫,这一整个村子的人难道就被凶残的妖兽给杀光了?

    二人说话间又有几道流光飞速赶到,正是正在城中饮宴的血饮真君,杨修与玄天剑宗的三位金丹修士。

    “呃,贤侄你们二人为何会在此?”血饮真君一见到慕容凤与剑痴二人,不由惊讶道。

    慕容凤转身恭敬道:“回禀真君,我与族叔听闻有妖兽为祸乡里就匆忙赶来除妖救人,却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

    “血饮前辈救火要紧。”一名金丹修士那顾得上攀谈,连忙与随同前来的两位同门一起施法灭村中的大火。

    然而如慕容凤所说,整个村子几百口人已经全部遇难,无一活口。

    三位金丹修士行走在宛若人间地狱般的村道上,脸色黑如锅底。不是他们悲天悯人见不得这些凡人惨遭屠戮,而是因为出了怎么大的事情宗门肯定会追究他们的失责之罪。

    别以为修真门派都高高在上,似乎不在乎那些凡人的死活。但只要头脑清醒的修士都明白凡人的数量才是一个修真门派的根基所在,哪怕是魔道门派也会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大量繁殖人口,因为你不知道那家小户中说不定就会出一个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而这些修炼天才只要培养的好就能成为一个修真门派的骨干力量。

    慕容凤与剑痴还有血饮真君,杨修四人走在后面。

    血饮真君久经世面,所以面色古井无波。杨修则是一脸义愤填膺。而慕容凤同样是面色平静让人看不透想法。反倒是剑痴手握剑柄目露寒光。

    只见村子里满地残肢断躯,几乎无一完整的尸体。显然这些村民在被一把大火烧成焦炭前就已经惨遭毒手了。

    一行人走着走着,慕容凤忽然定住了脚步,开口道:“这些村民死之前应该是被吸光了全身血液。”

    前面三位金丹修士闻言转身回头惊讶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因为这场大火前后不过一刻钟,不可能将所有尸体烧成碳化,除非这些村民生前先被妖兽吸干了鲜血变成了一具干尸才会造成这种效果。”慕容凤说着走到一截焦黑的尸块前,轻轻触碰了一下就立即碎成了一地灰渣。

    三位金丹修士均觉得慕容凤推测在理,连忙分散开来各自检查了一番,发现所有尸体皆如慕容凤所说全都已经碳灰化了。

    “三位道友,这附近可有专门吸食鲜血的妖兽出没?”血饮真君开口问道。

    三位金丹修士苦思冥想了片刻,皆是摇头。

    “看来是流窜作案。”慕容凤低头寻找着蛛丝马迹,然而整个村子先经历了一场大火又被三人联手施法降雨灭火,即使有妖兽痕迹残留都没了。

    这时龙首城主率领着大队人马赶到,在金丹修士的吩咐下开始处理善后事宜。

    血饮真君毕竟是外人又是过客,所以不方便插手过深,如果来时遇见妖兽作乱便出手相助那叫仗义,但现在却没了继续留下的理由。向三位金丹修士告罪一声,便要带着慕容凤与剑痴二人先一步返回龙首城。

    恰好这时有一骑士过来禀报村子南边的一处水塘里发现了一具还算保存完好的浮尸。

    众人连忙赶去一瞧,无不脸色阴沉如水!

    原来这具浮尸只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虽然没有被妖兽吸干鲜血,但是却被开膛破肚吃掉了心肝。

    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怒发冲冠!

    血饮真君摇头叹息一声,第一个转身离去。三位金丹修士也不愿在此久留,便吩咐人好生安葬此女。

    留在原地的剑痴盯着小女孩的尸体,握着剑柄的手掌青筋暴起。

    慕容凤忽然走上前蹲下身子托起小女孩的小手,只见小手里紧紧拽着一枚带血的铜板。估计是她生前刚从她父母那里领到的零花钱,说不定憧憬着明日赶集时能卖糖吃。

    慕容凤轻轻抽出铜板放在鼻尖闻了闻,然后妥善收好。

    “你在做什么?”剑痴一脸阴沉的问道。

    “赵姑娘你?”杨修也是一脸惊愕。

    慕容凤没有搭理二人,而是轻轻为小女孩合上双眼,平静的对小女孩轻声道:“姐姐我的出手费可是很贵的,所以这枚铜板就当是订金了。放心吧,姐姐一定会帮你抓到那妖兽已祭你在天之灵的。”

    “走吧。”慕容凤站起身扭头眺望深邃的夜空。

    “去哪?”剑痴问道。

    “当然是趁着血味还没消失去追那头妖兽。”慕容凤转身对杨修说道:“杨前辈,小女子擅长追踪之术,所以有信心追上那妖兽。只是血饮真君那边还望你前去周旋一二,免得他老人家担心。”

    杨修欲言又止显然想要一同跟去。

    慕容凤又微笑道:“前辈莫要担心,有族叔在定能将那妖兽生擒活捉回来。”

    杨修看了看剑痴便点头道:“一切小心。”说着掏出一片翠绿叶子递给慕容凤,嘱咐道:“这是通灵叶,若遇危险将其含在嘴中默念在下的名字,我便能在第一时间感应到。”

    “小女子先行谢过前辈。”慕容凤微微一笑,便转身而去。

    剑痴向杨修点了点头便连忙跟上慕容凤问道:“你真的能追踪到那头畜生?”

    慕容凤平静道:“那头妖兽很狡猾,知道擅长追踪之术之人肯定能顺着残留在它身上的村民血味找到它的踪迹,所以它才会放火毁尸灭迹。但那个小女孩却是它留下的唯一破绽。”

    剑痴恍然,刚才他还误以为这丫头连一枚铜板的死人财都不放过呢。

    “你刚才是不是在想我连一枚铜板的死人财都不放过?”慕容凤忽然扭头问道。

    剑痴一呆,连忙摇头道:“怎么会?我是那么龌龊的人吗?”

    “哼,你的眼神都出卖了你了!”慕容凤不屑冷哼一声,忽然加速调转方向冲进一片山林里。

    二人在山林里一番寻找果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是那妖兽极为谨慎,根本不在一地久留,让慕容凤扑了个空。

    翻身跃上一座山巅,慕容凤目光深邃的眺望群山峻岭,说道:“那妖兽已经一路向北而去,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剑痴问道:“血饮那边如何交代?”

    慕容凤摸出通灵叶含在嘴中默念杨修名字,然后告知他自己和剑痴已经发现了那妖兽的踪迹,但一时半会儿还没追上它,所以若是在天亮之前还未归来便不用等她。

    杨修获知消息后自然十分担忧她的安危,便央求血饮真君希望他能出手相助,然而血饮真君却丝毫不在意二人的安危,似乎对慕容凤与剑痴的实力十分有信心。

    夜寒雾重偏逢月黑风高,正是各路妖魔鬼怪出没之时。

    慕容凤与剑痴一路追踪那妖兽残留下来的气味翻山越岭,途径许多妖兽出没之地。

    这些妖兽被侵犯了领地自然不会坐看二人嚣张通过,无不跳出来阻拦,但无一例外全成了剑痴的剑下亡魂。刚刚目睹了上龙爪村的惨烈景象让他杀起这些妖兽来毫不留情。

    “喂,你好像有点不对劲。”慕容凤见剑痴气喘吁吁地,明显是心境不稳的征兆。

    剑痴踩在一具庞大的妖兽尸体上横睨一眼,冷哼道:“这头妖兽可是堪比元婴期的大妖,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在一旁说风凉话。”

    慕容凤盯着他,问道:“你这分明是心神不宁,是不是那些村民的悲惨遭遇勾起你的某些童年阴影了?”

    剑痴一脸黑线,道:“只要是正常人见到那场景都会有心绪波动吧。反倒是你这丫头未免太冷静了!”

    慕容凤转身,淡淡道:“那是因为我见过太多了,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愤怒。”

    剑痴追上前,哼道:“那你为什么又要改变主意去追那畜生为那些村民报仇?”

    慕容凤斜睨冷哼道:“因为我收了钱了。”

    “心口不一。”剑痴勾了下嘴角。

    忽然慕容凤身形一顿一闪,让急速飞行中的剑痴差点差点撞在她身上。

    “怎么了?”剑痴急忙问道。

    慕容凤面沉如水道:“气味消失了!!!”

    “怎么会?”剑痴惊愕道。

    慕容凤一指前方山涧中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无需多言也让剑痴明白那狡猾的妖兽定是借着水遁消去了身上的血腥气味。

    “那可如何是好?”剑痴一时间没了注意,着急在原地乱转。

    “别慌,那妖孽肯定没逃多远。”慕容凤不断拔高身形,边览附近的山势地理,然后推断道:“那妖孽一路不停歇的北遁,肯定是要北上经天河府遁入北面的蛮荒森林,到时候除非是仙人下凡,否则谁也奈何它不得!”

    “那我们还等什么,还不赶紧追?”剑痴急匆匆道。

    慕容凤回头撇嘴道:“我有一神通能瞬息千里,但是无法带人一起跃行。”

    言外之意就是必须丢下剑痴他这个累赘。

    剑痴一咬牙道:“只要能抓住畜生让我亲自结果了它就行!”

    “好。”慕容凤爽利道:“我先行一步赶往天河府城前去堵截那妖孽去路。你随后而至,一路上小心探查说不定能找到那妖孽的踪迹。”

    剑痴点点头,就见慕容凤飘然落地然后开始作法。

    “你这是要施展那纵地金光吗?为何不在空中施法?”剑痴诧异道。

    慕容凤头也不抬道:“听名字就知道这神通是一陆地神通,我原先用它在空中施展只能瞬息数里地,但如果站在地面上施展却能瞬息千里。只可惜那吃货没教我筋斗云”

    慕容凤话音未落就化作一道金光咻地一下消失了,只留下看傻眼了的剑痴暗暗直吞口水,感觉自己的三观有点崩,同时也对慕容凤口中几次提及的那神秘吃货更加好奇了,不知道是何方高人?

    ***

    天明时分。

    慕容凤站在滚滚天河边眺望着前方一座水上雄城——天河府城。

    虽然多次听人提及和看过照片截图,但绝对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那么震撼。

    这是一座人口近千万的超级城池。

    整座城池地势背山靠水而建,共分为三个层次,分别是盘山区、浮城区、水宫区。

    盘山区,顾名思义房屋依山而建,逐层次递,直至山巅一座巍峨宫殿。

    浮城区,难以想象整座城池竟有一半区域是横跨在波涛滚滚的河面上的,全靠一道浑厚铁壁城墙阻挡河水冲击,而城中则是水道环绕,居民出门便是柳荫堤岸小桥横舟,颇有几分江南水乡的写意。

    但要说最神奇的当属水宫区,此区位于浮城之下的水底,以法术开拓水道,令过往商船从浮城下穿行而过直抵各方码头,宛若龙宫游船,十分的玄幻神奇。

    但是更令人惊叹的是那滚滚河面上横亘着一条粗大无比的铁索,一头拴在天河府城,另一头却在看不到头,因为那头拴在对岸的莲云城中。如此之长之巨的铁索已非凡力所能打造,所以故老相传这条长逾上千里的横江铁索乃是上古仙人所留,旨在隔绝蛮荒森林中的妖兽借水遁南下入侵人类区域为祸四方。

    所以这横江铁索便是天河北上的终点,同时也是人与妖的分界线。

    因为横江铁索上留有仙人禁制,所以妖类无法横渡,想要北上或南下就必须上岸翻过矗立在沿河两岸的铁壁雄关。故而这天河府城又有天下第一雄关之美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