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挖坑于无形之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杨修进来之前,剑痴就已经再三叮嘱慕容凤一切由他来应对,不可擅自胡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所以当杨修客气拱手时,剑痴也连忙起身道:“杨道友客气了。”

    “在下奉命搜查魔道妖人,还望两位道友海涵。不知道二位如何称呼?”杨修虽然面带傲气,但言行举止上却做的彬彬有礼。毕竟美人当前他可不想给佳人留下坏印象。

    “应该的,应该的。”剑痴连连点头道,正想胡编一个身份却瞥见慕容凤站起身抢先回答道:“杨前辈,小女子与族叔一同路过贵宝地,见有茶楼便进来歇歇脚,可绝对不是什么魔道妖人。”这番话说的既羞涩又惶恐,再配上那一脸惹人怜惜的羞怯神情,这演技即使影后见了也会自愧不如。

    杨修呆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暗赞此女不但长的美艳无双就是一颦一笑都仿佛能勾魂摄魄。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已经想好了他们将来的孩子该上那间私塾了……

    “姑娘莫慌,我们清沐门可是名门正派,绝不放过一个魔道妖人也绝不会冤枉一个无辜的好人。”杨修昂首挺胸的信誓旦旦道,极力在美人面前表现着自己英挺的一面,不过下一句话就将他心中真实想法给卖了:“不知姑娘您如何称呼?”

    在慕容凤起身抢答时剑痴就暗道要遭,果不其然……

    就见慕容凤一脸羞涩先为剑痴介绍道:“族叔姓王,全名王大锤,在我们那里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老好人,绝不会是什么魔道妖人,还请杨前辈明鉴。”

    “哦,原来是王大锤道友,久仰,久仰,呃……”杨修脸上的表情瞬间那叫一个精彩,而剑痴的表情则比他更精彩。二人却偏偏要拱手互相见礼,场面那叫一个尴尬。但如果就这点尴尬那也太小瞧月影大魔王的腹黑程度了。

    慕容凤又扭捏道:“扬前辈,小女子姓赵,名建刚。前辈唤小女子建刚就成。”

    剑痴感觉自己要疯!

    杨修则感觉自己整张脸皮都已经抽搐的麻木了……

    “呃,赵、赵姑娘……”

    “前辈叫人家建刚就行。”慕容凤一脸真诚道。

    “不不不,圣人云男女授受不亲,咱们初次见面我还是称呼您赵姑娘吧。”杨修抹了把虚汗尴尬道。

    “好吧。”慕容凤一脸担忧道:“杨前辈,这清沐城中真的魔道妖人出没吗?”

    杨修原本想说有,但话到了嘴边却强行改口道:“我们清沐门可是神刀门的附属第一大门派,那些魔道妖人见了我们清沐门的弟子只有躲着走的份,哪敢进我们清沐城,更别说在城中惹事了。”

    剑痴微微抽了一下嘴角,对这位睁眼说瞎话的本领感到由衷的佩服。再瞧自己的‘建刚侄女’已经一脸敬仰的双眼直冒小星星了……

    接下来几乎是有问必答环节,面对建刚姑娘的各种提问,杨修仿佛着了魔,不管能不能说的全交了底,若不是清沐卫过来提醒他这家茶楼已经搜查完毕该去下一家了,杨修都要将自己祖上十八代干什么的告诉对方了。

    最后杨修几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茶楼,当然临走前还不忘邀请王大锤道友和赵建刚姑娘一定上他家去做客。

    “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这丫头的脑袋瓜里到底都装了啥。”待人一走光,剑痴就一脸黑线道:“王大锤,赵建刚,亏你想得出来怎么奇葩的名字。你就不怕被人家拆穿吗?”

    慕容凤一边给秦蒙等人发去情报,一边斜睨道:“叫你王大锤不好吗?难道你更喜欢叫王钢蛋?”

    “你再提这两个字信不信我翻脸啊?”剑痴抓狂道。

    “好的,王倓表叔。”慕容凤把倓字念的特重,让剑痴一脸郁闷的无语反驳,只能转移话题道:“现在你又想干什么?”

    “挖坑。”慕容凤回答的言简意赅。从那清沐门杨修的口中了解了前因后果才得知这篓子还是幽影那帮家伙惹出来的,但身为扛把子的她自然不可能大义灭亲。所以干脆将那些来自神刀门的修士全部宰掉好了,省的给她添乱。

    剑痴无语了,显然也清楚这丫头的字典里肯定没有收敛二字,便直接问道:“你这次打算坑谁?”

    慕容凤头也没抬的指了指窗外,剑痴回过头一瞧就见先前降临在城中的三个元婴修士恰好架着遁光腾空而去。

    剑痴嘴角抽搐道:“那三人都是神刀门的元婴修士,你已经惹了天星宗,还怕自己敌人不够多吗?”

    慕容凤结束与秦蒙的通讯,抬头淡淡道:“首先更正一点,是你的天星宗麾下的附属门派先来我的地盘抢走了我的东西,然后又在你的带领下接连袭击我的分基地。我没率领着燃烧军团直接杀过来已经大发慈悲了,所以千万不要将我的仁慈当成软弱。”

    慕容凤没去看剑痴的脸色,起身戴上斗笠淡淡道:“走吧,先去处理了那些杂鱼,我还有正事要去办呢。”

    剑痴欲言又止只能摇头苦笑长叹了一声。

    二人离开茶楼后便径直出了城,顺着大道进入了一片山林。

    行进了没多久,路边忽然横着半截尸体,看伤口明显是被大威力的电磁狙击步枪给干掉的。

    恰好前方的山林深处又传来一声巨大的枪声。

    慕容凤整了整斗笠直接腾身而去,剑痴也祭出锈剑迅速跟上。

    二人来到战斗现场,就见满地尸体皆是神刀门的修士,而那三个元婴修士则被一众幽影小队围困在一处山谷中拼死抵抗。

    见慕容凤赶来,一众幽影小队立即停止了攻击。

    那三个元婴修士还以为是援军赶来急忙朗声向二人进行求救。

    慕容凤哼笑一声,回头冷眸一瞥对剑痴下令道:“去杀了他们。”

    “你怎么不动手?”剑痴反问道。

    “因为这是你补交的投名状。”慕容凤淡淡道:“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剑痴一犹豫便擎着锈剑加入了战斗。

    那三个元婴修士一见剑痴竟然拔剑相向,立刻意识到此人是这些妖魔的同伙,便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联手抵挡。但这三人已经与幽影小队先前的战斗中几乎耗尽了法力,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即使联手也被剑痴一人一剑压制的节节败退,不过剑痴也没尽全力,显然是存了点小心思。

    眼看着剑痴就要破除三人的阵型,忽然其中一人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溅到自己的血刀法宝上,立时血刀法宝发出一声震天兽吼变幻成一头血色猛虎扑向剑痴。

    出手之人正是血饮真君,而另外两位元婴修士一见如此也纷纷祭出了各自压箱底的绝招。

    只见当中一位名为天火真君的修士先祭出了一根不起眼的红烛。

    那红烛只有半寸来长,点燃后烛火如豆却闪耀出刺眼的光芒,剑痴被烛光一照立时浑身燃起无形火焰将他逼的仓惶后退。而那持烛的天火真君的容貌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下去,全因为这蜡烛大有来头,据说能召出三昧真火灼烧敌人,当然所付出的代价也十分的高昂,平均每维持一息就要损耗施法者十年寿元。天火真君只坚持了三息就坚持不下去了,也幸亏如此,要不然剑痴就不是仓惶退走那么简单了。

    而另一位元婴真君名为百毒真君,听道号就知道这位擅长驱使毒物,就见他祭出的是一只紫色小蜘蛛。而这紫色蜘蛛原本只有巴掌大小,但脱手飞出瞬间变大至房屋大小,仔细一瞧才发现竟然是一只构造精密无比的蜘蛛傀儡。就在傀儡蜘蛛变大的同时三个元婴修士立即钻进了这傀儡蜘蛛的腹部,待暗门一闭合上面多了一个古朴的‘墨’字。显然这是百毒真君专门找墨门订做的高端毒物傀儡。

    “有意思。”慕容凤盯着这个修真版的蛛型机甲,眼中满是好奇。

    剑痴扯掉身上焦黑的斗篷,脸色阴沉如……碳,头顶还冒着缕缕轻烟。本只想着打败这三人交由慕容凤发落,自己不用当那刽子手,却没想到吃了个大亏。见那蜘蛛傀儡一弹节肢又向他冲了过来,立时一脸狰狞的主动迎了上去。身为一名剑修从来不惧任何近身战斗,哪怕对方是一头看起来很强大的战斗傀儡。

    一人一蛛在半空中迎面相撞爆出一声巨响,剑痴被反震的倒卷而去,而蜘蛛傀儡的脑门上却留下了一道剑痕,不过却没伤到它的要害,依旧生龙活虎的。

    剑痴稳住身形后,一甩锈剑崩落下许多铁锈,露出一抹寒光。这柄锈剑是他完成剑修职业任务时机缘巧合之下获得的,算是专属的职业佩剑。只不过祭炼多日始终开不了锋,却不想此刻露出了一丝锋芒。

    这时蜘蛛傀儡误以为剑痴奈何不得自己,便张着一对毒鳌再次猛冲了过来。

    剑痴双眼一眯,用双手握住剑柄进入凝神静息状态。

    随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蜘蛛傀儡忽然一张喷出一股紫烟。不用猜都知道这紫烟肯定剧毒无比。

    就见剑痴冷笑一声,直接挥剑一斩。

    滚滚紫烟立时被一道无形剑气给劈开,直接消散于无形。而那蜘蛛傀儡居然也跟着不见了。

    “哼,雕虫小技!”剑痴冷笑一声,直接凌空滑步转身挥斩,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尽显剑道宗师的风范。

    只听铛的地一声,凭空爆闪出一团火星。然后就见蜘蛛傀儡狼狈的身影从虚空中暴露了出来。就见它身上又多了一道剑痕,并冒着丝丝电火星。

    一旁的慕容凤瞧得大为惊奇,暗道制造这玄幻版的蛛型傀儡之人难道也点了电气化的天赋树?待她定睛再瞧,却发现冒着丝丝电光的裂口处并没有裸露出电线之类的玩意儿,而是一片被破坏的玄奥道符。

    “有意思,看来万法不离其宗啊。哪怕画风不同,但结构原理上应该也差不多。”慕容凤现在对这蜘蛛傀儡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了,如果能破解其中原理说不定增强燃烧军团麾下的虎贲机甲营。想想一台上百吨重的蛛形堡垒打着打着忽然一蹦而起变身成为一座满天乱窜的空中堡垒,见此情景的敌人一定会很绝望吧。

    “下手利落点,这蜘蛛傀儡我留着还有大用。”慕容凤开口对剑痴喊道。

    剑痴一撇嘴,回应道:“说得轻巧,有本事你来对付看看啊。”

    慕容凤直接点开苏姚通讯,语音留言道:“喂,苏姨吗?今天王倓表叔去带我去了一家勾栏瓦肆……”

    “停,打住!我听你的!”剑痴一脸汗颜道。同时对这丫头的腹黑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真是挖坑害人于无形之中啊。

    那蜘蛛傀儡见一招不成又出一招,一磕毒鳌朝剑痴喷出一团毒液。但这回剑痴不再剑下留情,以一个z字突进直接冲到蜘蛛傀儡面前一剑刺出。

    蜘蛛傀儡一合毒鳌挡下剑痴的刺击,却仿佛抵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翻滚了出去,正当剑痴趁势追击时,却见那蜘蛛傀儡突然一撅屁股喷洒出一张银光闪闪的大网罩向慕容凤。

    “这家伙在作死……”剑痴手中一停,面无表情的想到,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大网罩住了慕容凤……

    “我靠!你为什么不躲开啊?”剑痴顿时抓狂道。

    慕容凤被大网紧紧束缚住,一脸无奈道:“表叔,人家才只是一个练气期的小菜鸟怎么躲得开啊。”

    剑痴满脸黑线的看着慕容凤被拽到了蜘蛛傀儡旁边,然后就见那百毒真君从蜘蛛背部露出脑袋一脸狞笑道:“我不管你们是谁,想要这小丫头活命就给本真君乖乖让开。”

    剑痴轻叹一声,直接收起了飞剑。

    百毒真君还以为剑痴真的投鼠忌器,不由发出张狂的笑声,却突然发觉有人揪住了他的头发一把将他从蜘蛛傀儡内给拽了出来。

    “你是怎么挣脱开我的雪蛛银丝网的?!!”百毒真君一脸懵逼看着面前的头戴斗笠的少女,以至于都忘了挣扎。

    慕容凤微微一笑,直接一拧扭断了他的脖子挖出了元婴。

    蜘蛛傀儡立时失去操控直往地面坠去,这时两道身影从中弹出分头逃窜。

    慕容凤戟指一点,那架着血刀逃窜的血饮真君立时哀嚎一声从天空中一头栽了下去,然后被一拥而上的幽影小队五花大绑了起来。

    而另一个残血的天火真君则被剑痴追上一剑收割走了人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