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降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慕容凤抬手拍了拍屁股底下的东西,轻笑道:“你们好像落了东西在我这里,怎么着急走忘记一并带上了吗?”

    布鲁塔卢斯抽搐了下嘴角,狞声威胁道:“月影大魔王你难道非要鱼死网破不成?”

    慕容凤哈哈大笑一声,按剑豁然起身。【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结果她面前的二十多万溃兵竟齐刷刷的倒退了一步,让站在原地的布鲁塔卢斯显得有点鹤立鸡群。

    慕容凤拔出灰烬使者扛在肩上,睥睨群魔傲然道:“我记得我好像说过,你们这帮渣渣以后见了本大魔王都必须跪着跟我讲话,谁允许你们站着了?”

    最后一声宛若惊雷,让刚爬起来的巴那泽尔扑通一声跪了,而且五体投地的大喊道:“月影大魔王,我巴那泽尔愿意成为您最忠诚的鹰犬,请您接受我的投降!!!”

    巴那泽尔这一跪不要紧,却让不少在召唤师峡谷见识过慕容凤凶威的恶魔也跟着跪到了一片。

    “混蛋!!!”布鲁塔卢斯怒吼一声,直接挥刀朝巴那泽尔斩去。

    贪生怕死的巴那泽尔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立即挥爪与布鲁塔卢斯杀做一团,为了活命它显然是豁出去了,打算拿布鲁塔卢斯的首级作为投名状!

    而原本团结一心的三方大军也因为两位主将的临阵倒戈与内斗也立即陷入了一片混乱。

    而恶魔一族果然不愧为狡诈与恶棍的代名词,有了巴那泽尔带头又为了活命,竟然纷纷临阵倒戈向冥界邪魔发动了攻击。

    而群龙无首的**地狱妖魔则被夹在了两边混战当中,都不知道该帮谁了。

    把这一切瞧在眼中的慕容凤不由无语的直摇头,感叹这些都是送上门来的经验值啊!这么突然就投降了一半了呢,这让她还怎么下得去手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任何悬念了,随着燃烧军团也跟着加入战团,冥界邪魔军团立即遭到了灭顶之灾。而**地狱的妖魔军团也跟草头墙一样的纷纷表示愿意臣服,然后跟在恶魔军团后面对冥界邪魔痛打落水狗。

    到最后布鲁塔卢斯麾下的一群巫妖见大势已去居然也跟着临阵倒戈了

    眼见已经彻底回天无力,浑身浴血的布鲁塔卢斯一刀逼退巴那泽尔,冲着一直在看戏的慕容凤咆哮道:“月影大魔王,我深渊领主布鲁塔卢斯以荣耀之名向你发出挑战!!!”

    立时混战的局面为之一静,所有人纷纷后退让出了一个巨大的空地。

    不论是地狱还是炼狱亦或是冥界,始终都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布鲁塔卢斯哪怕明知必死无疑也选择了荣耀的战死。

    慕容凤自然不会拒绝,也没必要拒绝,因为她要彻底立威来震慑那些还有二心的群魔。

    “好!我接受你的挑战!”慕容凤一翻手收回灰烬使者,同时连身上的星灵战甲也收了起来,只穿着一身新手布衣空着双手。

    布鲁塔卢斯怒吼道:“你空着手是在轻视我吗?”

    慕容凤摇头道:“不,恰恰相反。我是在予以你一场公平的决斗。来吧。”

    布鲁塔卢斯一脸狰狞的喷出一团绿焰裹挟上锯刀直直朝慕容凤劈去。

    慕容凤不躲不闪,反而沉要立马收拳再猛地一拳轰出!

    众人只听轰隆一声,冲锋上前的布鲁塔卢斯直接横飞回来摔了个狗啃泥。

    一众降兵无不倒吸一口冷气,纷纷后退让出更大场地。燃烧军团大军趁机上前看押投降的魔族士兵,让他们全都抱头蹲下。

    慕容凤收回拳头咧咧嘴,直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绞痛,感叹这七伤拳的威力果然彪悍,只是这副作用也实在太坑爹了一点。以她的强悍体质估计也就勉强再打两拳就难以为继了。

    长吁了一口气,缓解内腑阵痛。慕容凤一翻手化拳为掌缓缓滑动。

    这时布鲁塔卢斯重新爬了起来再次嗷嗷叫着举刀冲了过来,一记七伤拳轰在它身上就跟没事人一样。

    慕容凤这回主动冲击,一个滑步闪身上前,转身伸腿一勾再顺势一推掌:“走你!!!”

    正是太极中的四两拨千斤。

    但体型庞大的布鲁塔卢斯堪比一头巨象,何止千斤!照样被慕容凤一个顺势借力给推翻在地,轰隆隆的滚出老远,直摔了个七荤八素

    明眼人的都瞧得出来,双方的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

    慕容凤完全是在猫戏耗子般的戏耍布鲁塔卢斯。

    老老实实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巴那泽尔很庆幸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要不然说不定现在被完虐的就是他了。

    灰头土脸的布鲁塔卢斯再次爬了起来,但这回却学乖了没有傻头傻脑的继续冲过来。

    “你这根本不是决斗!”三番两次被戏耍的布鲁塔卢斯怒不可遏的咆哮道:“有胆量就跟我堂堂正正的战斗!”

    慕容凤冷笑一声,娇躯一震沸腾滚滚灵气真焰,然后一柄柄真焰飞剑跃然而出,顷刻间就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天空!

    布鲁塔卢斯瞬间脸都绿了

    一众降兵更是一片惊哗,哪见过这等玄幻异象,无不惶恐的跪伏在地,生怕这位月影大魔王杀的兴起将它们也给一并宰了。

    但布鲁塔卢斯不愧为悍不畏死的深渊领主,哪怕面对万剑穿心也怡然不惧的发出仰天怒吼,然后居然一口咬断了自己的双手吞进嘴里,跟着念出一连串如亡灵低语般的邪恶咒语。

    巴那泽尔双眼一凝,立即邀功般的冲慕容凤大喊道:“主人,那家伙在用自己的血肉向死神进行献祭!快阻止它!”

    慕容凤一挑眉,随手一挥,立时万剑奔腾卷向布鲁塔卢斯。

    布鲁塔卢斯献祭咒语念到一半无法终止,但它也是个狠人,直接以断臂当做喷火器,喷涌出滚滚绿焰抵挡万剑洪流。只不过这种做法完全是螳臂当车,席卷而来万剑奔流顷刻间就破开了滚滚绿焰将它扎成了筛子,当真是万剑穿心!

    巴那泽尔暗暗吞了口水,再次庆幸自己及时作出了明智的选择。眼见月影大魔王胜的如此轻松,它立时带头向慕容凤大声阿谀奉承起来,各种肉麻恭维的词汇信手拈来,让别人都有点怀疑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假的恐惧魔王吧?

    然而面对如潮奉承,慕容凤却面色平静道:“这家伙还没死呢,你们退开点。”

    刚要上前进行大礼膜拜的巴那泽尔不由脸色一僵,盯着明明已经气绝身亡的布鲁塔卢斯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开启‘邪王真眼’的慕容凤自然瞧得清楚布鲁塔卢斯体内的原力并没有消散,反而在某种神力的操控下凭空暴涨起来,显然是它的献祭术在最后关头完成了。

    慕容凤心念一动,万剑再次席卷奔涌,只不过这回不是发动攻击,而是一柄柄的迅速融合在一起凝聚成一把长度超过十米的大剑。

    巴那泽尔见此情景,哪还敢逗留,立即转身撒丫子就跑。

    慕容凤一脸凝重的盯着布鲁塔卢斯的尸身,就见它忽然抽搐了一下跟着颤颤巍巍的重新爬了起来。

    “尸变了?”慕容凤心中暗讶,不过这深渊领主本就是冥界邪魔,虽不是亡灵,但死后尸变什么的肯定不在话下。

    其实慕容凤所料不差,布鲁塔卢斯心知自己肯定不是慕容凤的对手,所以就主动向死神献祭了自己的血肉与灵魂准备转化为不死之躯。只不过献祭的过程中被慕容凤意外打断,所以布鲁塔卢斯的尸变并不能算完全体。

    慕容凤盯着犹如**僵尸一般的布鲁塔卢斯,一脸嫌弃道:“你们冥界邪魔都是怎么重口味的吗?”

    布鲁塔卢斯咧嘴露出一副十分狰狞可怖的笑容,然后就见它浑身燃起惨绿色火焰,却让四周的温度急剧下降。

    “你笑起来的样子更丑了。”慕容凤摇摇头,突然一挥手,悬于空中的大剑立时呼啸了过去。

    布鲁塔卢斯嘶吼一声,再次举起断臂喷涌出滚滚绿焰。

    这一回,大剑被绿焰所阻,只能节节推进。

    慕容凤见此便脚尖一点飞身而起一掌拍在剑首上,大剑立时势如破竹直抵布鲁塔卢斯胸前。

    布鲁塔卢斯呲牙怒吼一声,忽然从双眼中射出两道绿光扫向慕容凤。

    慕容凤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绿光去势不减扫过抱头蹲在远处的降兵直接将一大片烧的尸骨无存。

    降兵们无不骇然失色,纷纷四散而逃。

    布鲁塔卢斯一下失去了目标,只能四下寻找慕容凤的身影。却不想慕容凤已经出现在它身后,拽起它的尾巴就是一个大背摔。

    布鲁塔卢斯立时被摔了个四仰八叉,然而慕容凤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它,而是拖着它的尾巴来回抡摔,把大地砸的隆隆震响。

    不少回头观望的降兵无不瞧得眼皮直跳,惊叹这位月影大魔王果真如传闻中的一般凶残恐怖啊!

    布鲁塔卢斯虽然已经半僵尸化,但仍被摔懵了。

    慕容凤趁机召来大剑一下将布鲁塔卢斯钉死在地上,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彻底灭杀这家伙。

    “喂,你还要打不?”慕容凤走到这家伙的大脑袋前踢了踢问道。

    布鲁塔卢斯扭头瞪眼,挣扎嘶吼道:“你不杀我,我便与你死战到底!”

    慕容凤哼笑道:“挺有骨气的,我很欣赏你!”

    布鲁塔卢斯怒哼道:“别以为用花言巧语就能使我屈服啊啊啊啊!”

    布鲁塔卢斯忽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被电击的浑身直抽搐。

    慕容凤收起掌心雷,微笑道:“我最喜欢折磨你这样有骨气的家伙,因为这会让我很愉悦。尤其是我今天的心情很糟糕,所以请你一定要多坚持一会儿哦。”说完又一记掌心雷拍在了布鲁塔卢斯的脑门上,将它电的惨嚎连连。

    御雷神术本就带有破邪属性,其神效甚至比专克邪祟的圣光还有强大。用在布鲁塔卢斯这等半尸化半魔化的邪魔身上简直不要太酸爽。

    只不过片刻功夫布鲁塔卢斯就承受不住如此凶残的电击,开始求饶。

    然而被电光照耀的慕容凤却满脸狞笑,丝毫没有罢手的意思。直至将布鲁塔卢斯整个身躯都烤焦了进气多出气少才停下。

    此刻的慕容凤浑身蹿涌着丝丝电芒,一脸邪魅狂狷般的笑容,唯有虚白的双眸冷到令人心底发寒。

    一众降兵被她冷眸一扫,莫不是瑟瑟发抖的俯首跪地。

    此刻慕容凤心中煞气翻涌,不停撩拨着她嗜血的**。就在她即将失控时忽然识海深处传来一丝凉意让她的灵台瞬间恢复了清明。

    “谢谢。”慕容凤闭上眼睛默念了一声。

    “这是我上辈子留下的执念,不应由你来承担。”心魔淡笑道。

    “你这个心魔当的还真不称职。”慕容凤呵笑一声道。

    “你我本为一体,还分什么彼此。”心魔笑了笑,一脸惆怅的重新归于沉寂。

    慕容凤睁开恢复清明的双眸,傲视群魔淡淡道:“尔等既已臣服日后便要服从管教,莫要做出令我失望之事。”

    “谨遵魔王冕下教诲。”群魔无不俯首应是。

    慕容凤点点头,召来舰队将这些俘虏先押回去交给梦魇君王阿拉迪厄看管调教。

    “元首大人,这家伙还剩下半口气,请问如何处理?”一名负责看押俘虏的将校过来敬礼询问如何处理布鲁塔卢斯。

    慕容凤瞥了一眼,淡淡道:“能救则救,救不了就丢给克尔苏加德当研究材料。”

    “是!”将校敬礼遵命。

    刚刚恢复了点神智的布鲁塔卢斯闻言立时嗝儿一声又昏死了过去。

    黄金城的保卫战虽然告一段落,但慕容凤知道有更大的麻烦等着自己。

    所以将俘虏押送回黄金城后便马不停蹄地率领着第二、第三舰队赶到跳跃点支援第一舰队,但却被告知军方的大军并没有杀过来的迹象。

    这就让燃烧军团一众将领一头雾水了,因为慕容凤这次啪啪打脸的实在有点狠,按照军方那暴脾气,没理由会忍下这口恶气才对。

    不明所以的慕容凤还担心军方肯定在憋什么大招来进行报复,所以一边吩咐外公等人加强戒备,一边点开个人终端联系上二哥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