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你……娘她过的还好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剑痴最后一个走进包厢,见慕容夫人身边还站着一位容貌极为近似的少女,立时恍然道:“原来你们俩是姐妹啊,难怪我认错了。【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隔壁房间立时传来一阵笑翻天……

    苏姚一脸尴尬,慕容夫人却是柳眉倒竖怒哼道:“别以为耍几句花腔就能让我原谅你!”

    慕容凤拽了拽老妈衣袖,汗颜道:“妈,这里面有你什么事啊?”

    “怎么没有?”慕容夫人怒哼道。

    “妈???”这回轮到剑痴一脸震惊了。

    “叫奶奶也没用!”慕容夫人立即回了一句,但这便宜却占了个十足。

    苏姚又气又羞,连掐慕容夫人,求饶道:“嫣姐姐求您就别添乱了好吗?”

    剑痴彻底被这三女之间的复杂关系给搞蒙圈了。

    慕容夫人最终还是耐不住苏姚的哀求,哼哼了两声找了个位置坐下生闷气。

    苏姚暗叹一口气,莲步轻移来到剑痴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剑痴却盯着苏姚看了许久,才苦笑一声问道:“那个,你……娘她过的还好吗?”

    隔壁房间立时传来一片倒地的声音……

    剑痴这话一出口,不但惊倒了隔壁一帮丫头,就连慕容夫人都差点一下出溜到桌下,慕容凤更是风中凌乱了……

    而苏姚却满脸呆滞的张着小嘴,半天不能回过神。

    “我,我娘???”苏姚目瞪口呆看着剑痴,旋即明白了过来,当真是又气又羞。

    剑痴却仿佛没瞧见苏姚的气恼模样,自顾自的唉声叹气道:“唉,当初是我对不起你娘,不该丢下她独自一人外出求学拜师。她让你来,是肯定不想再见我这个负心之人吧?”

    慕容凤感觉自己要疯了,连忙开口打断道:“停!打住!你别继续往下说了!再说下去都能改编八点档狗血剧了!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都没有!”羞怒交加的苏姚一跺脚,直接气鼓鼓坐到了慕容夫人身边。而慕容夫人已经笑得没人样了。

    而剑痴也被苏姚的奇怪态度给搞糊涂了。

    “你们三个到底是什么人?”剑痴有些抓狂的问道。

    苏姚娇哼一声直接扭头不理他,慕容凤比他还糊涂着呢。就见慕容夫人哈哈大笑一声道:“大表哥你当真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大表哥???”慕容凤差点没惊脱臼下巴。

    慕容夫人白了自己女儿一眼,哼道:“他是你外婆的远房亲戚,论辈分你应该叫他一声表叔。”

    慕容凤这才想起剑痴也姓王,只不过她压根没往外婆那边去联想,毕竟天下姓王的人何其多。

    “你你你!”剑痴盯着慕容夫人双眼圆睁,震惊道:“你是慕容嫣???”

    “哼,总算记起我了?”慕容夫人冷笑道。

    “你真的慕容表妹?”剑痴难以置信道:“可是为什么你现在看起来……看起来……”

    “为什么看起来怎么年轻?”慕容夫人得意一笑正想回答,却被一旁的苏姚直接抢答道:“因为这游戏里有一种能够返老还童的丹药道具!”

    剑痴闻言又盯向一脸不爽的苏姚,然后目瞪口呆道:“小姚?真的是你?”

    苏姚一白眼,哼道:“不是!小姚是我娘!我叫梦姚!”

    慕容凤再次差点绝倒,而慕容夫人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小姚……”剑痴那能听不出苏姚在说气话,心中即惊喜又无奈道:“我刚才只是一时眼拙错将你误认成……”这货尴尬的直挠头,话都说不利落了。

    慕容夫人偷偷给慕容凤发条了密语:“幸亏这家伙没在游戏外见到你苏姨的真容,要不然肯定有好戏瞧。”

    慕容凤无语的回复道:“等以后见到了还不是照样有好戏瞧。”

    慕容夫人忍笑道:“你怎么一说我反倒有点期待了,不行,不行,这混蛋耽误了小姚十年,不能让他怎么轻松过关!”

    “我滴亲娘诶,您就别跟着添乱了好吗?”慕容凤一脸黑线道。

    “我这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慕容夫人睨眼道。

    慕容凤无语道:“你这是插别人两刀还差不多。”

    “你们俩个先出去。”这时苏姚开口道。

    慕容夫人一挑眉头道:“小姚你别被这混蛋几句花言巧语又给骗了……”

    “嫣姐姐,我心里有数!”苏姚语气转冷道。

    慕容夫人心知自己这闺蜜外柔内刚,只能无语的撇撇嘴拉着慕容凤离开了包厢。

    包厢内一时间只剩下相对无言的二人。

    “小姚我……”剑痴轻叹一声,十年相思只化作一声轻叹。

    苏姚却异常平静道:“倓哥,我说过的,我一直在等你。”

    “蛋哥???噗嗤!”包厢内异常安静,所以隔壁的动静二人听得一清二楚,当苏姚一开口称呼剑痴倓哥时当即就让隔壁那帮丫头忍不住笑喷了出来,把二人之间好不容易找回的那点气氛又给破坏的一干二净。

    剑痴抽搐了下嘴角,而苏姚直接拍案而起转身就是一脚踹在墙上娇喝道:“你们这帮死丫头都老娘安静一会儿!!!”

    立时全场寂静!

    苏姚一挽秀发又仪态万千的坐了回去,但剑痴惊讶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仿佛重新认识了眼前这位曾经柔情似水的少女。

    “和小凤那鬼丫头混久了,别的没学会,暴脾气倒是学了不少,让你见笑了。”苏姚羞涩一笑道。

    剑痴连忙摇头,笑道:“你现在这率真的样子反而更好。”

    苏姚笑了笑,示意道:“别站着了,坐下吧。”

    “嗯。”剑痴点点头,有点拘束的坐在苏姚对面。

    苏姚见剑痴坐下后半天不吭声,还是以前一样完全就是一个闷葫芦,只能先开口问道:“这十年你都去了那里?如果不方便说可以不说。”

    剑痴深吸一口气放松了一下紧张的心情,苦笑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就是到处走走逛逛寻师学艺,于三年前终于突破桎梏晋升剑道宗师,本以为同辈之中无人可敌,却不想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就是被拍死在沙滩上的那一浪。”

    苏姚妙目流转,轻笑道:“你和小凤那丫头交过手了?”

    剑痴苦笑着点点头,确认道:“那丫头真的只有十六岁吗?”

    苏姚笑道:“她是嫣姐姐的亲生女儿,去年刚完成了及笄之礼。所以准确的说离十六周岁还差一个月。”

    剑痴叹气道:“和那丫头交过手后我忽然觉得自己这半辈子都活到狗肚子上去了。”

    “倓,咳咳,王哥,你不用灰心丧气。”苏姚干咳道:“那丫头师承非凡,一身武艺早已超凡脱俗,就连江湖上的几大门派都曾在这丫头手下连连吃瘪。你千万不要和她计较,否则吃亏的肯定是你。”

    哆哆哆!

    墙壁忽然一阵敲响,然后就听慕容凤在隔壁喊道:“苏姨你们谈情说爱老说我的事干嘛呀?说重点啊呜呜……”话到一半忽然没了声音,估计是被人捂住了嘴巴。

    苏姚深吸俩口气才忍下踹墙的冲动,但也让坐在对面的剑痴瞧得心头直跳,心中直感叹十年没见这丫头变化真的好大。

    被慕容凤这么一搅和,两个人顿时又没了话题陷入诡异的沉默。

    剑痴沉默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问道:“这十年你过的怎样?”

    话一出口他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姚落寂一笑,道:“你走后没几年家里人就逼我嫁人,我不肯就和他们闹掰了。然后在嫣姐姐的资助下开了间小酒楼为生。”

    “是我连累你了。”剑痴低头轻叹道。

    苏姚抿了抿嘴,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剑痴心头一跳,深呼了一口气坚定道:“快的话年底就能回来。”

    “真的?”苏姚立时双眼放光。

    “嗯!”剑痴点点头,他没告诉苏姚自己现在被困于剑鱼星座,免得她担心。

    “我等你!”苏姚此刻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也只有这寥寥三字能表达她此刻的心情。

    “好!”剑痴坚定道。

    隔壁包厢内。

    慕容夫人咬牙切齿的嘀咕道:“这混蛋不要让我知道他躲在那里,否则我就派人先去剁了他!”

    慕容凤耸肩道:“我觉得您不用怎么麻烦,那家伙现在自身难保,还求我将他救回来呢。”

    “哦?这话怎么说的?”慕容夫人诧异道。

    慕容凤没多做解释,只是说道:“他现在呆在剑鱼星座那个鬼地方。”

    慕容夫人惊讶无比道:“剑鱼星座?这混蛋活腻味了吗?跑到那个鬼地方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去啊。”慕容凤摊手道:“妈,您觉得要不要把他救回来?”

    “当然是不救!”慕容夫人瞪眼道。

    慕容凤耸肩道:“那他万一有个意外,苏姨肯定会恨你一辈子的。”

    慕容夫人顿时没话了,咬牙切齿的直哼哼道:“那我就先将他救回来,然后再拆散他俩!”

    众女无不汗颜。

    “慕容阿姨,苏姨和那位好像出来了。”还趴在墙壁上偷听的牧雪回头说道,话音未落包厢房门敲响了。

    众女对视一眼,立即冲到桌前一个个正襟危坐。

    慕容凤摇头无语,转身去将门拉开,就见苏姚领着剑痴走了进来,然后淡笑道:“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人。”

    “切。”慕容夫人不屑的哼了一声。

    “苏姨,都是熟人了,不用怎么客气了,坐下再说。”慕容凤笑着将二人让进包厢,忽然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心悸,宗师之威的本能外放寻找威胁的源头。

    众人都没料到慕容凤忽然脸色一变,浑身散发出冰冷如渊的恐怖气息,全都被吓了一跳。好在这恐怖气息一闪即逝,要不然在座一群丫头非被吓坏不可!

    “小凤?”

    “月影?”

    “凤姐姐?”

    慕容凤连忙收敛气息,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窗外,笑道:“没事,没事。”

    ***

    数里开外的一座树屋内,两个黑影卷缩在阴影中一动也不动,而且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散发出来。

    “好敏锐的神识!”一个沙哑的低声道。

    “没有暴露吧?”另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问道。

    “应该是被对方察觉了。”沙哑的声音嘿嘿低笑,仿佛一点都不为自己的安危担忧。

    另一个人哑然无语。

    沙哑声音再次响起,嘿笑道:“不过没关系,正好可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让那些人类有机会出手。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二人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从角落里拉出一个黑色的大箱子。

    “这人类的武器真的顶用吗?”

    “嘿嘿,有用最好,没用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吾神大军一到,这些只会窝里斗的人类全都是最好的奴隶。”

    ***

    剑痴盯着慕容凤凝眉道:“你是不是练功出了岔子了?我早就说过你已入邪道,迟早有一天会走火入魔。”

    慕容凤瞪眼道:“我还不用着你这个手下败将来教训我!”但心中那点不适感却没有消失,反而越发敏感。

    慕容夫人见女儿脸色始终不对,便关心问道:“小凤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有。”慕容凤摇摇头道:“就是有点心神不宁,可能是最近没休息好。”

    慕容夫人说道:“那你先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慕容凤撇撇嘴道:“你这赶人赶的也太溜了,算了,你不想让我掺合我也懒得多事。”转身又对剑痴说道:“天黑之前别忘了回来,就算你是我的表叔,但我也是你的雇主!”

    “雇主?”苏姚讶然问道:“小凤你和王哥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成为他的雇主了?”

    “咳咳。”剑痴连忙一阵轻咳,生怕慕容凤说漏了嘴。

    慕容凤嘿笑一声,言简意赅道:“这家伙伙同一帮npc跑到我的地盘生事被我逮个正着,然后被我策反成为了我的手下。却没想到和苏姨您是那种关系。”

    “别瞎说,什么那种关系。”苏姚立时羞红脸道。

    慕容凤哼哼两声,挥手道:“那我先走啦,苏姨您要是想见他了尽管可以来黄金城。”

    “去去去,赶紧走你。”苏姚恼羞成怒的直接赶人。js3v3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