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游之星剑传奇

首页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妖魔作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剑痴师弟!!!”离镜抱着一块散发着紫红色光芒的玉珏,一脸悲怆的发出大吼。【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然后几人就被玉珏散发出来的光芒裹挟着破开空间禁锢消失在天边。

    “你竟然使诈,咳咳,你不配使剑!”剑痴脸色发黑的低吼道。

    慕容凤毫不在意那些逃走的家伙,凑到他耳边淡淡道:“我的剑法本就是在战场上磨砺出来的,凡是你口中配使剑的正人君子都已经死了。放心吧,我这一剑并没有刺中你的要害,因为我还要留着你的小命问出幕后主使是谁呢。”

    剑痴咳出鲜血,却失笑道:“那你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压根没有什么幕后主使。”

    慕容凤凝眉盯着剑痴,因为她发现这家伙好像没有撒谎……

    “你到底是什么人?”慕容凤收起光剑冷冷质问道。

    剑痴漠然道:“要杀便杀,何必那么多废话。”

    “嘿,你当我不敢杀你不成?”慕容凤一瞪眼,随摇头道:“好吧,我确实舍不得杀你。不过我也有的是办法从你嘴里撬出秘密来。”

    剑痴冷笑道:“我若是强制下线,你又能奈我何?难不成你还能顺着网线来揍我?”

    慕容凤沉默了片刻,然后微微一讶道:“剑鱼星座?你居然能在那种鬼地方登上游戏?”

    剑痴立时双目圆睁,震惊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慕容凤冷笑道:“不就是顺着网线来揍你吗?你等着!”

    剑痴这下无法淡定了,神色闪过一丝慌张。

    “你到底想怎样?”剑痴黑着脸问道。

    慕容凤哼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别想有所隐瞒。”

    剑痴咧咧嘴心中哭笑不得,心说这娘们还真是死心眼,好像认定了自己就是针对她一般……

    剑痴心中忽然蹦出一个刚才一直被忽略的细节,豁然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慕容凤一通打量,然后满脸惊愕道:“你多大?”

    “哈?”慕容凤也被这家伙一惊一乍搞得一头雾水,冷哼道:“是我在问你话呢!”

    “你先回答我你今年多大!我看你模样应该没超过吧?”剑痴瞪着一双牛眼不停打量着慕容凤,也幸亏慕容凤‘与众不同’,要不然换个大姑娘早拔剑砍死他了。

    “是啊,我还是未成年少女,咋地,不服?还想打一架?”慕容凤傲然道。

    “未成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剑痴难以置信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已经怎么逆天了吗?未成年就能成为剑道宗师了!你就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啊!”

    慕容凤黑着脸,直接弹出了光剑。

    “慢着!”剑痴连忙道:“丫头你师承何人?可有门派?能培养出你这一身本领,令师肯定不是凡人!”

    慕容凤冷笑道:“你还真猜对了,我的师傅确实不是凡人。”而是一只喵仙人,她在心中补充了一句。

    “至于门派,我乃是星剑门开山立派祖师,月影真人是也。”慕容凤傲然道。

    剑痴此刻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感觉自己就是被拍死在沙滩上的那一浪……

    “我看你还真是在穷乡僻壤待久了,连本真人的名号都不认识。”慕容凤摇头失望,心中却已经认定自己确实误会了对方。不过他率人袭击自己的地盘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这笔账还得好好算算。

    “也罢,我懒得与你这乡下人计较这些。”慕容凤高傲道:“但是你袭击我的人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几个月来光是记录在案的恐怖袭击就超过三百多起,你们还真是够勤快的啊。”

    剑痴嘴角抽搐道:“你在开玩笑吗?我们总共才袭击你们了十几次而已。”

    “我不管,反正谁让你被我给逮住了呢!说吧,你打算怎么赔偿?”慕容凤掏出计算器啪啪的算道:“这三百多起恐怖袭击总共让我损失了近三百万金币的财物,换算星币就是二百五十万左右。”

    慕容凤打量了剑痴一眼,哼道:“看样子就算将你卖了也不够啊!”

    剑痴无语异常,因为慕容凤说的确实不错。他年少时就醉心剑道,长大后遍访名师高人,祖辈留下的那点积蓄早就被他折腾光了,甚至还向那位借了一笔巨款,结果没多久又被他花光了。要不然现在也不会窝在一处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无颜回去了。

    像影视剧中一掷千金的独行豪侠根本就是扯蛋,因为练武可比习文耗费钱财多了。没点足够的家底根本经不起折腾,这也是为什么武林门派兴盛的原因了。

    “你也别得意。”剑痴冷哼道:“我承认你的这些战舰确实厉害,但是在一些强大的修士面前也不过如幼儿玩具般可笑。”

    慕容凤一把揪住这家伙乱糟糟的胡子,狞笑道:“你当我吓大的啊?还强大的修士,老娘连神都敢杀,还怕你所谓的修士?还有你练剑把脑子练坏了吗?连自己是什么身份都忘了吗?区区一群p再厉害又何如?还不是给我们玩家刷经验送装备的野怪。”

    剑痴冷哼道:“如果你将这款游戏只是当做娱乐消遣之物那就大错特错了!”

    “呵,用你来指教我?我知道的事情比你多了!”慕容凤不屑的轻啐一声。

    这时一艘轻型驱逐舰从虚空中遁出缓缓下降到二人身后,涌出一大群荷枪实弹的飞行士兵将剑痴团团包围了起来。

    一名佩戴上校军衔的校官飞到慕容凤面前敬礼禀报道:“回禀元首,先前逃走的那九人已生擒回四人,就地格杀三人。还有两人依您命令已任其逃走,幽影小队已尾衔而去。另外舰队已经对方圆十万里之内进行仔细搜索,并无发现其他形迹可疑之人。”

    慕容凤点点头,命令:“将此人押回去,看紧点,可千万别让他跑了。”

    “是,元首!”校官敬礼领命,大手一挥,直接冲过来三名如狼似虎的士兵。

    “我自己会走。”剑痴捂着伤口,怒哼一声。但还是被三名士兵套上层层枷锁押回了舰内。

    一回到旗舰上,慕容凤便收起了那副故意扮出来的倨傲表情,对身边将官嘱咐道:“想办法一定要从那人口中套出来历。”

    “是,元首。”

    “嗯,先回去吧。”

    旋即第一舰队班师回朝。

    数日后。

    一道遁光飞至此地,显出三个人影。

    “师尊就是这里……”离镜满脸悲伤的眺望四周,三天前的那场大战仿佛历历在目。

    离镜师尊浮云老祖眯着精光内敛的双眼缓缓打量着四周,沉声道:“好锋锐的剑气!好霸道的剑法!此人定是位久经沙场之辈!水境先生您如何看?”

    浮云老祖身旁还飘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一身水蓝色的书生长衫,手中拿着一卷古意竹简似乎甚是珍爱,时不时拿出丝绢轻轻擦拭。此人乃是白鹭书院的讲经教授,实力与浮云老祖相当,恰好云游四方半路上遇见浮云老祖便受邀联袂而来。

    而这白鹿书院地处云州中部,与白鹿洲仅隔着一道海峡,但可是比天星宗还强大的势力。只不过这个白鹭书院有点另类,不修五行道术,不习奇门遁甲,不喜奇淫巧技,一心只读圣贤书修一身浩然正气。所以浮云老祖只称呼他为先生,而非道友。

    而且与讲究避世的修真门派不同,白鹭书院的宗旨是心怀苍生,传播圣人仁德,积极入世,追求世间大同。

    所以这帮‘读书人’在修真界中是一群极为令人头疼的存在。若是与你交好,便可为你两肋插刀也在所不辞,但若是交恶那滔滔不绝的仁义道德绝对能把人折磨疯。

    水镜老祖听到浮云老祖询问,他展颜一笑和煦道:“先前听离镜小友说那妖女如何如何厉害我还将信将疑,没想到眼见为实啊。”但他遂又摇头晃脑道:“不过剑修终究是小道,不读圣贤书,不习仁义道德,不修浩然正气,杀伐过甚累积一身戾气实乃自绝正道。若是让老朽遇见了定要好好说道说道,将那人,咳,将那妖引回正途……”

    浮云老祖始终面带微笑,听着水镜老祖滔滔不绝还频频点头,仿佛十分赞同他的话。

    但一旁的离镜却发现师尊笼在袖子的双手捏着拳头似乎想要揍人……

    “师尊一定是后悔邀这位水镜前辈一起前来了。”离镜在心中腹诽道,其实他那里知道浮云老祖偶遇水镜老祖只是随口一提自己去处,结果这位水镜老祖就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一起来,说是要用圣人的仁德去感化那些域外天魔,让浮云老祖想开口拒绝都不行。因为浮云老祖很清楚自己若是一口回绝,估计这老腐儒绝对会用圣人光辉先感化他……

    终于等水镜老祖嘚吧完了,离镜才赶紧哭丧着脸插嘴道:“师尊,师弟可能已经遇害了,您一定要为他报仇啊!”

    “离镜小友你这就不对了。”水镜老祖一捋胡须道:“圣人曰:以德报怨……”

    浮云老祖赶紧开口道:“莫哭,你师弟的命魂尚在,应该只是受伤被对方擒住了。待为师施法先探一探这些域外天魔的虚实。”

    水镜老祖砸吧了一下嘴角,似乎对没能说完圣人大道理很不舒服,但既然浮云老祖都说人没死,那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就见浮云老祖掏出一面鎏金铜镜高举在手中,然后掐诀念咒来回照射四周再收回镜子在上面一抹,立时镜面波纹阵阵倒影出此地原本的地貌。

    “奇淫巧技。”水镜老祖嘀咕了一句,但还是捋着胡须好奇凑了过来瞪大眼睛盯着镜子里的影像。

    浮云老祖就当没听见那声嘀咕,因为他很清楚千万不能这个老腐儒较真,否则疯掉的绝对是自己。

    “师尊,来了,这就是那些域外天魔的飞天战舰……呃?怎能回事?”另一边的离镜也正盯着镜子见到那些域外天魔驾驭着那些恐怖战舰凌空飞来正要开口指点,忽然镜面一阵晃动满是杂音波纹。

    浮云老祖眉头一皱,再次施法却发现这面镜花水月法宝好像失灵了?

    忽然镜面一闪,出现了一个人影,把三人吓了一跳。

    “此乃何人???”水镜老祖一脸诧异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镜中?”

    浮云老祖也是莫名其妙,因为镜子里倒影出来的分明是一个修士,看着装似乎是玄天剑宗的人。

    离镜却瞪大眼睛惊呼道:“此人不就是玄天剑宗失踪多日的那位元婴真君!!!”

    “咳咳咳,两位前辈,晚辈玄剑有礼了。”镜中人忽然开口,仿佛直接能与三人对话,着实又把三人吓了一跳。

    “这什么妖法?”水镜老祖大惊失色道。

    浮云老祖脸色一变,豁然抬头才发现镜中人居然就站在自己三人面前。

    “你是人是鬼?”离镜也是被吓的不轻,偷偷往浮云老祖身后躲了躲。

    玄剑真君一脸淡定的微笑道:“几位莫慌,在下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来为几位引路的。”

    浮云老祖双眼一眯,确认眼前这人确实是活人,而且神色清明,也不像中了幻术的傀儡。

    “引路?你要带我们去哪里?”离镜连连发问道:“还有你不是失踪了吗?这几个月你还有那些失踪的修士到底藏在哪里?为何一直不现身?”

    玄剑真君微笑道:“几位道友若是想知道真相,随我去一地方便知。”

    “好,那老夫……”浮云老祖话到半句忽然出手,一个闪身就蹿到玄剑真君面前一把扣住了他的脑门。

    然而下一刻,浮云老祖却突然痛呼一声,抱着右手飞退回来。

    “师尊!!!”离镜大惊失色。

    “浮云道友???”水镜老祖一脸诧异。

    二人不明白一位分神期的老祖出手擒拿一个元婴真君本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为何反倒是浮云老祖惨叫着飞退回来。

    就见浮云老祖脸色惨白的一摊手掌,上面赫然有一个‘伥’字灼痕,仿佛用烙铁印上去的一般!

    “伥?!”水镜老祖脸色一变,豁然扭头再瞧始终一脸微笑的玄剑真君,赫然见他额头上有一个发光的伥字!

    “不好!”水镜老祖人虽然梗直了一点,但绝对是饱读诗书之人,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其中门道,惊呼道:“这人是伥鬼!附近定有虎妖作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