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统江山

首页
第七百三十二章【剑魔】(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胡小天超强的目力可在水下视物,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抬脚向对方踹去,想不到这一只足踝也被对方抱住,胡小天定睛望去,拖他下水之人果然是剑奴。【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剑奴也比胡小天好不到哪里去,他的胸前被胡小天的剑气砍出一个尺许长的血口,仍然往外面不断渗血,满是肉瘤的面孔愈见狰狞。

    胡小天拧动身躯,一拳照着剑奴的脑袋砸了过去,生死相搏来不得半点仁慈,对敌人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剑奴竟然硬挨了他一拳,只是在水中胡小天的这一拳的威力也大打折扣,剑奴趁着胡小天出拳之时,一把将他抱住,两人四肢交缠,脸部相对,胡小天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剑奴丑怪的面孔,内心作呕,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如此丑怪之人,两人内力相若,在水中纠缠厮打,一时间谁也挣脱不开对方。

    挣扎之中,胡小天手中的光剑竟然脱手坠落,光剑上的蓝光一闪一闪,向下方缓缓坠落。

    胡小天心中不由得焦急起来,那光剑是他走出困境的希望,可是剑奴的内力实在过于强横,胡小天被他缠住手足,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摆脱开来。

    此时一道亮银色的身形从水底升腾而起,一把抓住了那闪烁的光剑,然后游到了剑奴的身后,扬起手中的匕首,照着剑奴的后心插落下去,来人正是秦雨瞳,秦雨瞳手中的匕首削铁如泥,乃是不可多得的宝刃,匕首插入了剑奴的驼背,却没有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剑奴屈起右臂,一肘狠狠捣在秦雨瞳的胸口,秦雨瞳被他打得几乎窒息过去,身躯向水中缓缓沉去。

    胡小天趁着他分神的时机终于成功扣住剑奴的脉门,启动虚空**,吸取剑奴的内力。剑奴身躯一震,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正通过脉门源源不断地被对方吸走,胡小天心中大喜,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彻底击败对方的办法。却想不到刚刚吸取了部分内力,就再也无以为继,对方的内力如同突然关上了闸门。

    剑奴丑怪的头颅向后方仰起,然后重重撞击在胡小天的面门之上,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胡小天根本避无可避,被撞得头晕眼花,嘴巴一张,灌了一大口水进去,剑奴却似乎全无痛觉,又仰起头来在胡小天脸上撞了一记,胡小天连鼻血都被他撞了出来,生死关头也顾不上多想,张开嘴巴一口狠狠咬在剑奴脖子上。

    与此同时,刚才被撞开的秦雨瞳再度游来。她身穿紧身护甲,身姿窈窕,在水中游动宛如美人鱼一般,这次她竟然激发了光剑,因为她的匕首插入剑奴的驼背之中,还没有来得及抽出来。虽然光剑的光刃只剩下一寸的长度,可是比起她的那柄匕首杀伤力更大。

    光剑再次插入剑奴的肩头,秦雨瞳向下用力切去,胡小天死死抓住剑奴的双臂,双腿夹住他的下肢。让剑奴无法腾出手去伤害秦雨瞳。

    秦雨瞳一剑得手,芳心之中窃喜不已,可是光剑刺入剑奴的身体之后光刃迅速黯淡下来,想要利用光剑切开剑奴的身体已经没有可能。剑奴抱着胡小天却如同陀螺一般在水中旋转了起来,以身体作为武器重重撞击在秦雨瞳的身上,这下撞击比起刚才的那记肘击更重,秦雨瞳的娇躯如同秋风中的落叶在水中翻腾着向远方逸去。

    剑奴出手之时,刚刚封闭的脉门却再度打开,内息犹如决堤的江河一般向胡小天的经脉中奔行而去。胡小天虽然心中牵挂秦雨瞳的安危,可是眼前也只能先想办法从剑奴的纠缠中抽身出去再说,虚空**运行到了极致,将剑奴浑厚强大的内力源源不断地纳入自己的丹田气海,经过这些年的修炼,以及射日真经的强壮经脉导出真气,胡小天早已渡过了走火入魔之危,可是他轻易也不敢吸取他人的内力,可是今天到了生死关头,他自然顾不上那么多。

    双方内力此消彼长,剑奴意识到自己的内力飞速流逝,竭力挣脱,两人的处境刚好换了个位置,刚才是他对胡小天纠缠不放,这会儿却是胡小天死死将他缠住。

    两人在水下纠结厮打,这种贴身肉搏根本没有任何招式可言,剑奴丑怪的脑袋又连续撞在胡小天的脸上,胡小天心中暗叹,今天哥们十有**要让这老怪物毁容了,可他也能够感受到剑奴的撞击力渐渐变得越来越弱,知道对方的内力因为被自己不断吸走而迅速下降。

    剑奴始终无法挣脱开胡小天的纠缠,或许是因为恼火,脸上的一颗颗肉瘤开始涨大,足足比刚才大了一倍,而且这些肉瘤竟然变成了半透明,随时都有炸裂的危险。

    胡小天看得心惊胆战,果不其然,剑奴脸上的肉瘤一个个爆裂开来,胡小天赶紧闭上眼睛,只感觉脸上犹如被密集的雨点淋中,心中又是恶心又是害怕,手上一松,剑奴趁机挣脱开来。

    胡小天向一旁游去,在水中用力搓了搓脸,确信没有对方的体液留存,这才睁开了双目,看到前方不远处蓝光一闪一闪,他慌忙游了过去,果然看到秦雨瞳就漂浮在那里,手中仍然握着光剑的剑柄,他抱起秦雨瞳,迅速向上方浮去。一边小心观察周围的环境,生怕剑奴从某处偷袭。

    还好剑奴此时也不知去向,可能是被自己吸走了不少的内力,心中害怕逃了个不知所踪。

    胡小天抱着秦雨瞳来到岸边,寻找了一块平整的岩石将她放下,先将那张蒙自在的人皮面具揭下,看到面具上全都是破洞,显然是被剑奴射出的毒液腐蚀,胡小天吓得摸了摸自己的面孔,好像并无异样。他准备对秦雨瞳实行心肺复苏的时候,却听到秦雨瞳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居然自行坐了起来,趴在地上接连呕出了数口冷水。

    胡小天见她无恙,这才放下心来,走到秦雨瞳的面前,指了指自己的面皮道:“你看我脸有没有事?”

    秦雨瞳举目望去,这厮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相貌,还是那嬉皮笑脸,冷冷道:“有什么好看?又不是没有见过?”

    胡小天听她这么说,也就是证明自己的脸没事,当真是不幸中的万幸,目光望向秦雨瞳,正想问她有没有受伤,却看到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虽然因为受伤和冷水浸泡,脸色过于苍白,可是她的五官却美得无懈可击,胡小天呆呆望着秦雨瞳的俏脸,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秦雨瞳看到他的目光,方才意识到自己的面具因为沾染了磷火刚才已经被弃去,和胡小天相识这么多年,今次才是第一次以真正的样子来面对他,如果不是突然落入这困境,她无路如何也不会让他见到自己的真容,咬了咬樱唇,漠然道:“你看什么看?又不是没有见过!”

    “好看,才看!过去的确没有见过!”胡小天说完,竟然毫无征兆地伸出手去,摸了摸秦雨瞳的俏脸。

    秦雨瞳怒道:“你干什么?”这厮实在是太无礼了!

    胡小天道:“没别的意思,只是验证一下你有没有戴面具。”

    秦雨瞳真是哭笑不得,占别人便宜都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天下间也只有胡小天一个了,她的目光落在胡小天胸前的伤口上,看到他的伤口仍然在渗血,小声道:“你还在流血呢。”

    胡小天经她提醒方才想起自己刚才被剑奴的剑气所伤,胸口也觉得痛了起来。秦雨瞳帮他将衣服和内甲脱下,却见胡小天从左胸到腹部有一道长达尺许的血口,检查过后发现这血口并未切开胡小天的胸腹,只是皮肉伤。

    秦雨瞳道:“你内腑有没有受伤?”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没事,应该只是皮外伤,如果没有这护甲,今天估计要去见阎王爷了。”

    秦雨瞳咬了咬樱唇,也不禁为他感到后怕,取出金创药,为胡小天处理了一下伤口,胡小天嘶嘶吸着冷气,显然非常的疼痛。

    秦雨瞳抬起剪水双眸,关切道:“痛不痛?”

    胡小天道:“本来有点痛,可看到美女就什么都忘了。”

    秦雨瞳俏脸一热,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继续低下头去为他处理伤口。

    胡小天望着面前的秦雨瞳,心中不由得一阵温暖,我胡小天何德何能,有那么多美人儿为我牵肠挂肚,还是这儿好,老子哪儿都不去,在这里当个一方霸主,逍遥自在,带着一众美人儿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那才叫逍遥快活,谁想破坏我的好事,谁就是我的敌人……“哎呦!”

    却是秦雨瞳的手稍稍重了一些,秦雨瞳道:“你忍一忍,我用墨玉生肌膏帮你将伤口敷好,省得以后留下疤痕。”

    胡小天点了点头,嘴上却道:“无所谓啊,身上有点伤疤更有男人味。”

    秦雨瞳道:“我不喜欢!”说完顿时觉得失言,螓首垂得更低。

    胡小天听得清清楚楚,他低声道:“你不喜欢的事情我就不做好不好?”

    秦雨瞳俏脸发热,正在考虑如何回答他这句话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水声。

    第三更送上,距离第七已经不远,兄弟们,挥动你手中的月票,你的那张就会帮章鱼完成这次超越!(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