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统江山

首页
第六百零四章【谋求共赢】(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杨隆越道:“我来东梁郡之前曾经到过康都,蒙永阳公主召见,当时她提起一件事,两年前大康曾经有一支万人船队从天香国的海域经过,可是自从那时起就不知所踪,据我所知当时负责带队的首领就是尊父。【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乐文小说|”

    胡小天微笑道:“福王殿下是怎样回答公主的?”

    杨隆越道:“一概不知。”

    胡小天呵呵笑道:“看来我也没必要多问了。”

    杨隆越道:“胡大人不问,又怎知我会给出怎样的回答?”

    胡小天听出他弦外有音,将手中茶盏缓缓落下,锐利的目光直视杨隆越的双目道:“殿下可知道当年那支船队的下落?”心中已经明白,这杨隆越必然是知道胡不为等人的下落的。

    杨隆越点了点头:“那支船队在南津岛补给之后,就转而进入天香国的海域,于海龙滩登陆,当时就是我负责接应。”

    胡小天静静望着杨隆越,此时已经完全明白,杨隆越此番并非是简单的过境,更不是要去邵远探望他的师父,此人真正的目标乃是自己,胡小天微笑道:“这答案真是让人意外,若是让大康知道,恐怕会影响到两国之间长久以来的良好关系。”

    杨隆越道:“有些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可是找不到确实的证据,谁也不肯主动戳破这层纸。”

    胡小天道:“福王殿下现在好像已经将这层纸捅破了。”杨隆越刚才的那番话已经让他意识到,他和杨隆越之间有进一步加深理解的必要,而且他们正朝着合作的方向不断靠近。

    杨隆越微笑道:“我和胡大人一见如故,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却如同我们是相识已久的知心好友一样,有什么话就直截了当地说了,还望胡大人不要笑话。”

    胡小天笑道:“承蒙福王看得起在下,其实我也和殿下有着相同的感觉,你我如此投缘自然应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此时酒菜已经准备好了,胡小天邀请杨隆越入席。虽然是初次见面,可是胡小天对杨隆越已经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此人外表粗犷豪放不羁,其实内心心思缜密。据胡小天对他的了解,他在天香国内并不得志,今次不远千里特地渡过庸江前来东梁郡和自己想见,真正的目的却是要谋求跟自己合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的话题重新回到那支失踪大康船队的上面,胡小天道:“福王殿下可知道家父的消息?”

    杨隆越道:“我从未见过令尊大人,这封信乃是太后委托我亲手交给胡大人的,至于委托她的那个人应当是蓝先生。”

    胡小天明白,杨隆越口中的蓝先生应当就是老爹胡不为。

    杨隆越道:“太后对蓝先生极其信任,事无巨细总会和蓝先生商量。我今次前来大康观礼,其实就是他们的意思。”

    胡小天没有说话,虽然杨隆越尚未点明,可是胡小天却已经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他对天香国太后和蓝先生的不满。

    杨隆越叹了口气道:“其实本来我是准备在观礼之后直接返回天香国的,可是在中途却改变了主意。因为我发现有人想要趁着我前来大康观礼的机会谋害我!”

    胡小天哦了一声,并未感到特别的惊奇,身为王族子弟虽然拥有着与生俱来的荣光,可是也要承担着比寻常人大的多的风险,虽然他并不清楚具体的过程,可是仍然能够判断出围绕杨隆越的这场谋杀不外乎宫廷权力之争,只是杨隆越究竟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而他又能给自己什么?

    杨隆越当然清楚眼前的年轻人非比寻常,乃是新近涌现出的一方霸主,别的不说,单单胡小天能够在大雍和大康两大强国之间夹缝生存。而且看来还活得逍遥自在,由此就能推断出他过人的能力。杨隆越也不会认为自己单凭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够说服对方跟自己合作,谁都不是傻子,尤其是在这个风云变化的乱世。任何的合作都要建立在互利互惠的基础上,想要从对方那里得到帮助首先就要看自己能够给对方什么。幸运的是,杨隆越知道胡小天想要什么,而且他知道自己应该提供给对方怎样的帮助。

    胡小天的表情仍然风波不惊,轻声道:“不知什么人想要害福王殿下?”

    杨隆越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做丝毫的隐瞒:“太后!”

    胡小天道:“看来殿下的存在影响到了她的利益。”

    杨隆越颇为感慨道:“我虽与世无争,怎奈别人并不是那么认为。她认为我的存在威胁到了王上的统治。”

    胡小天微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个人如果太有本事也不是什么好事。”

    杨隆越道:“胡大人何尝不也是这样?你辛辛苦苦为大康守住北方边境,掌控庸江,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一个叛国谋逆的罪名?”

    胡小天道:“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别人怎样说,怎样看并不重要。”杨隆越很不简单,旁敲侧击不断指出他们之间近乎相同的处境,想要让胡小天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

    杨隆越道:“问心无愧并不意味着甘心坐以待毙,更不代表着任人宰割,对胡大人的遭遇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刚才转交给你的这封信究竟何人所写,我心中也非常清楚。”

    胡小天笑道:“福王殿下好像话里有话啊。”

    杨隆越道:“胡大人知不知道当初令尊为何要抛妻弃子,陷你们于危难之中而不顾吗?”

    胡小天其实早就知道了一些内情,此间的细节当然不能让外人知道,听到杨隆越说得如此神秘,似乎他对自己的家事有所了解,心中不禁有些好奇。

    杨隆越向前探了探身子,压低声音道:“因为你的性命对令尊无关紧要,他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儿子!”

    胡小天内心之中怦怦直跳,他此前就听李云聪说过这件事,现在的天香国王杨隆景很可能就是他老爹和天香国太后龙宣娇的亲生儿子,他本以为这件事世上知道的人并不多,却想不到杨隆越居然也会提起这个秘密,看来他应当已经知情,胡小天佯装惊奇道:“怎么可能。”

    杨隆越道:“就是我的王兄,现在的天香国王杨隆景。”

    胡小天对这个秘密早已心知肚明,所以杨隆越的话并未给他造成任何的震惊,他也认为这件事应当属实,如果不是为了亲生儿子胡不为也不会抛妻弃子,母亲临终前的那番话应该不会欺骗自己,她当时意识被维萨用摄魂术控制,若非如此也不会吐露真情,胡不为应该是从心底深处厌恶这场婚姻,更讨厌他这个近亲结合的怪物。

    因为对这个家庭的不满,从而将内心的天平完全倾斜到另外一个儿子身上,最终趁着前往罗宋开辟粮运通道的机会,率领一万名大康最精锐的水军将士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天香国的水域之中。

    胡小天缓缓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没可能的。”

    杨隆越道:“我不远千里而来,可不是为了向胡大人说一句谎话的,于我没有任何好处,胡大人现在坐拥三城,北控庸江下游,南制云泽,已然制霸一方,可是胡大人却不可因为眼前的局面而忽略了潜在的危机。”

    胡小天道:“不知我能帮到福王殿下什么?”杨隆越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要说服自己跟他合作。这对胡小天而言,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但是他仍然表现的不甚热衷,给杨隆越造成一种他的话并没有打动自己的错觉。

    杨隆越道:“你我同病相怜,天香国想要除掉我,而大康朝廷也要对你下手,我们应该认清局势,守望相助。”

    胡小天笑道:“福王殿下,我真不知道能够帮得上你什么忙?”

    杨隆越道:“有样东西请胡大人过目。”他将手中一幅画递给胡小天。

    胡小天展开那幅画,内心中不由得一震,那幅画上所绘制的乃是安平公主龙曦月。

    杨隆越低声道:“画上的人乃是天香国太后的义女,如今住在绿影阁,还被封为映月公主。我来大康参加观礼之时,天香国太后向列国公开招婿,其实她是要借着这个机会,联合中原列国各大势力,从中选择一个最为牢靠的合作伙伴,真正的用意却是借着此次招亲形成征讨大康的联盟。”

    胡小天不知道杨隆越到底清不清楚自己和龙曦月的关系,不过有一点他能够断定,杨隆越不会无缘无故拿出这张画像给自己看。这位天香国的福王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的目的是要扳倒天香国太后龙宣娇,甚至有将天香国王杨隆景取而代之的野心,从他所说的这些事情可以看出,他在天香国内还是拥有着一定的势力,不但可以及时察觉天香国王后意图借着此次观礼之机谋杀他的计划,还可以在离开国内之后,及时得悉国内的局势。

    胡小天对杨隆越的做法还是有些不解,从杨隆越所说的这些事来看,大康朝廷方面才是他最好的合作者,他为何舍近求远,选择找自己合作?单单用舍近求远这个理由好像不够充分。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求月票支持!(~^~)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