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统江山

首页
第五百九十三章【情真】(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蒙自在的表情虽然严峻,可是目光却依然古井不波,足见此人表露在外的变化和深不可测的内心毫不相符,其实他并没有因为夕颜的指责而动怒,沉声道:“就算没有你,老夫和胡大人联手也应该可以治好公主殿下。【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胡小天心说这老东西到现在还想坑我。

    夕颜道:“那你们大可一试。”

    权德安道:“你还是乖乖交出解药,不然咱家就对你不客气了。”

    夕颜道:“以为我会害怕你们威胁吗。”

    胡小天道:“你说,只要你为公主解毒,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他之所以这样说,目的就是为帮助夕颜脱身做铺垫,以夕颜的智慧应该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夕颜望着胡小天道:“此话当真?”

    胡小天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洪北漠和蒙自在对望了一眼,不但他们,其实连周围几人在同时都产生了一样的想法,如果这妖女提出让胡小天放她离去,那岂不是胡小天也要答应?如此看来他们两人一定是合谋串通,胡小天如此迫不及待地相救这妖女,这样的做法等于自掘坟墓。

    夕颜道:“你拿什么保证?谁又能保证?”

    胡小天道:“我能保证,只要你治好公主,我保证你可以平安离开皇宫。”他巴不得夕颜提出条件,哪怕是故技重施,哪怕是让自己一命换七七一命也可以。若是夕颜因为他而遭遇不测,只怕他这一生也良心难安。

    夕颜望着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她点了点头:“你想什么我都知道,你愿意为她去死对不对?”

    胡小天望着夕颜,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她,夕颜美眸之中满是泪光,她咬了咬樱唇道:“你越是紧张她,我越是不会救她,我会看着她受尽折磨而死!”权德安突然出手击打在夕颜的颈后,将她一掌拍晕过去。胡小天几乎每冲上去和他拼命。可是他的理智仍然有效地控制住了自己,现在就算冲出去一样于事无补。

    胡小天被夕颜的这番话震住了,明明这件事不是她做得,她为何还要承认。

    权德安Y恻恻道:“看来不用一些手段。这妖女是不肯说实话的。”他抓起夕颜向宫内走去,胡小天强行抑制住跟他前去的念头,转向蒙自在道:“蒙先生想和我如何联手呢?”

    蒙自在皱了皱眉头,他低声叹了口气道:“不到最后一步还是不要采用老夫的办法,既然已经抓住罪魁祸首。还是先从她那里着手,或许能够找到解药也未必可知。”

    慕容展也起身告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要马上向皇上禀报。

    洪北漠也借口有事需要离开一下。

    现场只剩下蒙自在和胡小天,胡小天意味深长道:“想不到蒙先生的武功如此高明。”

    蒙自在淡然笑道:“胡大人的武功才真是厉害,对了,刚刚老夫为胡大人查验血Y之时,发现胡大人血Y之中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成份。”

    胡小天心中暗忖,以蒙自在的见识和本事,应该已经从自己的血Y中查到了五彩蛛王内丹的成份。此人明明已经知道,却仍然提出推宫换血的方法,难道他没有考虑到两种不同的毒素相克的后果?当真自己将血Y输入到七七的体内,或许会让她丧命。从刚才他对夕颜出手的那一掌来看,分明是不留后手,要将夕颜置于死地,此人实在歹毒,其心可诛。

    胡小天听蒙自在提起这件事故意装出惊诧的样子:“有何不同?”

    蒙自在道:“胡大人最近有没有服用过什么丹药?”

    胡小天摇了摇头。

    “有没有被毒虫咬伤的经历?”

    胡小天故作迷惘,想了想又摇了摇头道:“没有过呢。”

    蒙自在道:“胡大人可愿让老夫为你把脉?”

    若是今天之前,胡小天或许会答应蒙自在的请求。可是现在他对蒙自在视如蛇蝎,当然不会以身相试,若是将自己的脉门交给此人,等于将性命交给了他。夕颜如果不是为了提醒自己提防此人,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蒙先生就不必C心我的事情了!”胡小天断然拒绝,蒙自在略显尴尬,咳嗽了一声道:“胡大人还是信不过老夫。”

    胡小天微笑道:“蒙先生真是料事如神!”信不过,当然信不过,现在他心中恨不能将蒙自在碎尸万段。过去怎么就没发现老贼那么Y险,只是目前还搞不清蒙自在到底扮演怎样一个角色,他和洪北漠、慕容展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

    七七的病情,夕颜的命运已经成为悬在胡小天心头的两把剑,随时都可能落下将他的内心砍得鲜血淋漓。回到储秀宫,胡小天先去看了看七七,虽然内心深处极其紧张夕颜,可是相信权德安在没有得到解药之前不至于对她下辣手,而且他不能表现出太过关切,刚才几人应该已经对他生出了疑心。

    七七仍在昏睡,胡小天没有惊醒她,悄悄又退了出来。

    出门后就看到一名小太监在外面候着,却是权德安让他过来的,请胡小天过去一趟。

    那小太监引着胡小天来到门前,胡小天轻轻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权德安漠然的声音道:“进来!”

    胡小天推门走了进去,那小太监不等吩咐就将房门从外面带上了,室内光线昏暗,权德安静静站在那里,在墙角处蜷曲着一个人,正是被制住X道的夕颜。

    胡小天道:“权公公找我有什么事情?”

    权德安的目光向夕颜的身上扫了一眼道:“也没什么大事,想请胡大人过来单独商量商量公主的事情。”

    胡小天没有说话,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权德安的脸部,他的面部轮廓犹如刀削斧凿,生硬而冰冷,整个人透着森森的诡异。

    胡小天道:“公公打算怎样问她?”

    权德安缓缓转过脸来,深邃的双目死死盯住胡小天的眼睛:“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身份对不对?”

    胡小天临危不乱,平静道:“你怀疑我?”

    权德安摇了摇头道:“咱家不关心这其中的纠葛,咱家只想救公主,刚才的情景咱家也看得清清楚楚。有人想置她于死地,如果她当真是下毒谋害公主之人,那么急于杀死她的人也逃脱不了同谋的干系。”

    胡小天道:“公公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或许跟她无关呢?下毒的另有他人。杀掉她刚好可以将一切的责任推到她的身上?”

    权德安意味深长道:“那么胡大人不妨告诉我,她来找你作甚?”

    胡小天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道:“你以为呢?”

    权德安道:“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吧?”

    “这种时候,权公公对这些事情还感兴趣?”

    权德安道:“听说很多女人为了喜欢的人可以连性命都不要。”

    胡小天内心一沉,权德安果然老J巨猾,看来他早已看破了自己和夕颜之间的关系。甚至已经猜到夕颜此次冒险前来的真正目的。

    “推宫换血!乃是一个极其冒险的疗伤办法,虽然有营救公主的可能,但是对你却是没有半分好处的。”

    胡小天道:“你刚才为何不说?”

    权德安毫不掩饰道:“咱家只关心公主的安危,若是只能在你和公主之中做出选择,咱家绝不会犹豫。”言外之意就是他就算能够看破蒙自在的用心,可是为了救公主也不惜牺牲胡小天的性命。

    胡小天道:“我和蒙自在无怨无仇,连我都不知道他为何要害我?”

    权德安道:“烈焰狂蜂的的确确是五仙教秘炼的毒物,你们的恩怨咱家不想管,也不会说,可是公主的安危。咱家却不能不管。”

    胡小天的目光投向夕颜道:“她应该有办法。”

    权德安缓缓点了点头道:“所以咱家才将她请了进来,如果她落在其他人的手中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对胡大人来说尤其如此。”他向胡小天走近了一步,低声道:“你劝她治好公主,咱家给她一条活路。”

    胡小天望着权德安,从他的目光中胡小天已经意识到权德安对所有的事情都心知肚明:“我焉知你不会害我?”

    权德安唇角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你还有选择吗?”

    夕颜悠然醒转,睁开双目,当她一点点适应了这昏暗的环境,方才看到胡小天就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内心陷入一片惶恐之中率。首先想到的是她和胡小天之间的关系败露,胡小天也和她一样身陷囹圄,当她看清胡小天完整无恙,这才放下心来。马上怒道:“要杀便杀,你休想我交出解药。”

    胡小天听到她冲口而出的这句话,眼泪差点没感动地掉下来,直到现在夕颜想得仍然不是她自己的安危,而是想着如何保护自己,为自己做掩饰。此番深情让他怎生回报?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平复了一下情绪,方才以传音入密道:“你不必这样,权德安是个明白人,是他给我这个机会,只要你治好七七,他答应会放你一条生路。”

    夕颜眨了眨美眸,双眸中闪烁着凄迷的泪光:“我才不管他说什么,我只听你的话,你是不是想我救她?”

    胡小天点了点头。

    夕颜示意他将耳朵凑过去,胡小天依着她的话将耳朵凑到她的樱唇边,夕颜附在他耳边小声道:“那黑冥冰蛤被我藏在藏书阁的……”小声说完,在胡小天的面颊上轻轻吻了一记。

    胡小天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简单就告诉了自己,直愣愣望着夕颜。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夕颜温婉一笑:“我就是要让你内疚,就是要让你欠我一辈子!”

    最近状态是一方面的原因,而且有些情节必须要再三斟酌才能落笔,章鱼一直是个负责的写手,至于所谓的存稿爆发,真没有,一个字的存稿都没有!(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