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统江山

首页
第五百五十七章【步步紧逼】(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不用惊慌,有什么事情只管慢慢道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邹庸点了点头,这才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太后听完之后面孔之上笼上了一层严霜:“你也约了东晴”

    邹庸叫苦不迭道:“太后,约东晴的乃是薛灵君,我绝没有主动邀约她们,是薛灵君提出要出去游览,让我帮忙引路,我若是知道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赴约。”

    太后怒道:“分明是你看到那薛灵君妩媚妖娆,所以动了色心,不然你招惹她做什么”

    邹庸暗暗叫苦,太后显然是吃醋了,不过他接近薛灵君还不是因为颜东晴出了主意,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帮助李沉舟扫平障碍,落实薛灵君的罪名,可现在回头再看自己有作茧自缚之嫌,太后并不知道其中的阴谋,他偏偏又不能将真想说出,当真是打落门牙也要往肚里咽,邹庸叹了口气道:“太后,我对薛灵君若是有半点的非分之想,就让我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太后冷冷道:“够了,哀家可不想听到你立什么毒誓。”

    邹庸道:“太后,这几日望海城内有人在刻意散布谣言,全都是不利于你我”

    太后怒视邹庸逼迫他将下面的半句话咽了回去。

    邹庸道:“今天又发生了这种事,太后,根本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我,我死不足惜,可是我若是连累了太后的清誉,那么邹庸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他一脸痛苦之色,听起来是处处为太后着想,可是话中却充满了威胁的含义。

    太后咬了咬嘴唇,终于平息了怒气,低声道:“他们为何要害你”

    邹庸道:“太后,我怎会知道邹庸不怕死,就怕不明不白的死。死在外人手中倒还罢了,若是王上听信谣言,将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到我的身上,邹庸就算是死也不能瞑目。”

    太后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你放心吧。王上不会动你,哀家也不会让他将责任推到你的身上。”

    听到太后的承诺,邹庸终于放下心来,向太后走近了一步,太后却因为他的接近而瞪圆了双目:“你想做什么”她现在可没有别的心情。

    邹庸知道太后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心中暗骂这娘们装腔作势,别看你贵为渤海国太后,在我邹庸面前你其实只是一个辗转逢迎的贱人罢了,可是心中对这女人再为鄙视仍然要装出毕恭毕敬的样子:“太后,我以为这是一个阴谋。”

    “说”

    邹庸道:“太后知不知道,阎天禄的侄子阎伯光落网的事情”

    太后秀眉微颦,阎天禄的侄子自然就是她的侄子,天狼山阎魁的宝贝儿子。

    邹庸道:“王上定下要在两天后将之枭首示众,我看必然是阎天禄那帮反贼为了营救阎伯光所以设下的阴谋。”

    太后并不糊涂,低声道:“东晴她们只是失去了下落。未必会落在阎天禄的手中。”

    邹庸道:“此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不过太后放心,长公主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事。”

    太后有些惶恐道:“若是东晴当真落在那帮贼子的手中,这次恐怕麻烦了。”

    李沉舟听闻今晚王城发生的事情,不禁心中一沉,几乎不用多想,他就已经判断出对方此次的做法十有是针对阎伯光的事情。李沉舟暗暗欣赏对方的手段,邹庸方面刚刚下手铲除了李长兴,他们就报复杀掉了郭震海,没过多久又干掉了寇子胜。而长公主薛灵君在此时的突然失踪可谓是为他们赢得了主动,让他们有了对渤海王室发难的理由。

    早在福延寿前来请李沉舟前往王城之前,邹庸已经派人向李沉舟通报了刚刚发生在镜水行苑的事情。万昌隆的乔老爷子虽然财力雄厚,可毕竟不敢和一国抗衡。他的女婿就更不用再说,这个胡大富显然大有来头,他和薛灵君之间的关系也让人费解,李沉舟已经认定胡大富此行必然是受了燕王薛胜景的委托而来。

    至于长公主薛灵君的失踪,才不会是什么意外,李沉舟根本不信她会遇到真正的麻烦。所谓失踪,十有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罢了。

    大内总管福延寿恭恭敬敬道:“李将军,王上请您入宫一趟。”

    李沉舟沉吟了一下,胡大富率领金鳞卫夜闯王城,咄咄逼人之势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一个普通的商人断然不敢做出如此逆天之事,他的一举一动必然是薛灵君兄妹在背后指挥,而渤海王颜东生此时请自己过去,无非是想让自己为他解决麻烦罢了,目前李沉舟并不想直面薛灵君,和她发生正面的冲突,思来想去,他婉言谢绝道:“福总管,时间太晚了,此事过去就怕耽搁了王上的休息,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说。”

    福延寿微微一笑,心中明白人家已经拒绝了王上的召见,他也没有勉强,向李沉舟行礼告辞道:“李将军想得周全,既然如此咱家告辞”

    胡小天在一帮大内侍卫的陪同下来到沐恩宫,这些大内侍卫一个个如临大敌,目光片刻不离胡小天左右。

    胡小天走在他们的包围中仍然胜似闲庭信步,从容走入沐恩宫。

    渤海王颜东生高居王座之上,宫灯昏暗的光线下他的面孔显得有些模糊,他斜靠在龙椅之上,右手承托着头颅,目光并没有望向前来的胡小天,冷冷道:“胡大富,你率领金鳞卫深夜在王城大门前闹事,难道当真以为渤海没有王法可制你们吗”

    胡小天平静望着颜东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颜东生误以为胡小天被他的气势震住,霍然坐直了身子怒道:“朕不管你来自哪里,是何等身份,来到渤海国的境界就要遵从渤海国的律法”

    胡小天恭恭敬敬作了一揖道:“都说渤海乃是法制治国,胡某今日听王上也这么说应该是真的了。”

    颜东生听出他话里有话,冷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胡小天道:“在下胡大富,出身卑微,不值一提,可是胡某此来渤海不但是为了经商,也是奉了蒋太后的命令来了解一些事情,顺便保护长公主的安全”他将手中的凤舞九天令牌亮了出来,交给一旁的太监,那太监用纯金托盘接过,小心捧着来到颜东生面前。

    颜东生从托盘内拿起那块令牌仔细看了看,虽然他过去从未见过实物,可是也识得上方薛胜康和蒋太后的印信,验过之后,小心放回原处,冷峻的脸色顿时变得缓和了许多。

    那太监又将凤舞九天令牌送回胡小天的手中。

    胡小天重新将令牌收好,却听颜东生道:“原来你是蒋太后的密使”

    胡小天轻声道:“虽然受了太后的委托,可是我并没有肩负邦交的使命,太后主要是对长公主的安全放心不下,所以才派我前来。”

    颜东生点了点头,他对大雍国内的政治格局还是非常了解的,无论薛胜康生前还是死后,蒋太后在大雍的政治影响力都非常强大。既然是蒋太后的密使,多少也要给他几分颜面,他低声道:“赐座”

    胡小天淡然道:“在王上面前不敢坐”

    颜东生听到他对自己还是充满了敬意,心中一宽,暗忖你毕竟是在我的地盘上,应该不敢翻起太大的风浪,也没能力翻起太大的风浪。

    胡小天道:“王上,在下心中有一个疑问,都说渤海国乃是法治之地,那么为何我家长公主会被人劫持失踪”

    颜东生道:“尊使此言差矣贵国长公主只是失去消息,并未确定是被人劫持。”

    胡小天道:“在下若无证据也不敢来大王面前要个公道”他将一块布片拿了出来,那布片乃是鲜艳的绿色,一看就是女子从衣裙上扯下来的布料。太监又过来接了,递给颜东生。

    颜东生拿起那块布片,却见上面用鲜血写着一行字邹庸劫持我颜东生看到这行字不禁内心剧震。

    胡小天心中却暗自得意,邹庸啊邹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子坑死你咋地

    颜东生惊声道:“这布片你从何处得来”

    胡小天道:“启禀大王,今日清晨,邹庸邀请长公主出门游览,同时受邀的还有贵国的长公主,可是我等左等不见长公主回来,右等不见长公主回来,于是前往他们约定相会的地点去查看,结果找到了这张血书,长公主的字迹我们是认得的,一定是她在紧急的状况下留下线索。于是我们就前往镜水行苑要人,可是到了那里,邹庸非但矢口否认曾经见过长公主,而且仗着他是渤海国的重臣对我等痛下杀手,杀死了我们的一名兄弟,请问大王,渤海国到底还有没有王法邹庸还是不是大王的臣民”

    颜东生被胡小天问得哑口无言,对方死了一个人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而这封血书无论真假,可是上面的这句话直接指向了邹庸,颜东生道:“可是这这封血书未必是长公主殿下所写”

    胡小天拱手行礼道:“大王,在下有几句话想单独对大王说。”未完待续。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