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统江山

首页
第五百四十七章【父子情深】(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胡小天指着刘至阳的那堆东西伸出一根手指头。【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刘至阳心头一阵狂喜,装出有些舍不得的样子:“一万两啊有点少了”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一两”

    “什么”刘至阳以为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胡小天来到顾嘉元的那堆东西面前:“也是一两”他倒是一视同仁,每人给出了一两。

    这帮人的脸都白了,这些人谁都不是傻子,只是利欲熏心,被可能到手的暴利蒙蔽了眼睛,这会儿已经全明白过来了,他们是让人家给摆了一道,对方先利用高价收购他们手中不值钱的东西,然后再放出信号,让他们误以为这厮是个凯子,然后去进货转卖给他,结果他们花了大价钱弄来了这么一堆东西,他却要低价收购。

    刘至阳气得一脸肥肉直哆嗦,自己可是花了两千两银子。

    顾嘉元更是脸都绿了,三千两,去除对方的五百两,自己连高利贷加上才凑足两千五百两,这堆东西被珠宝商至少赚了一千两,这意味着入不敷出,自己又不是做珠宝生意的,这堆东西拿出去卖恐怕连一千两都卖不到了,让他拿什么去还钱顾嘉元冷笑道:“胡财东,你这做还有没有信义”

    胡小天笑道:“怎么没有信义我若是不讲信义,连一个铜板都不会给你,怎么你们弄来这堆破烂货当真想坑我不成”

    刘至阳上前一步,凶神恶煞般盯住胡小天道:“姓胡的,你最好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不是你们大康”

    “那又如何难不成你们想对我用强渤海国也是法治之地,你们若敢强买强卖,信不信我抓你们去见官”

    “我呸一个康人居然敢跟我们去官府去去,谁怕谁”

    刘至阳伸出手去试图抓住胡小天的衣领,却被胡小天一把拧住手腕,轻轻一推,蹬蹬蹬接连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几人同时叫道:“你还敢打人抓他去见官抓他去见官”

    胡小天哈哈大笑。看到几人逼近自己,锵的一声将腰间长刀抽了出来,冷森森的刀锋抵住顾嘉元的咽喉,顾嘉元吓得咽了口唾沫。扑通一声给胡小天跪下了,这货连一点文人的风骨都没有,颤声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该招惹大爷”

    胡小天叹了口气,还刀入鞘。却听外面传来李明举的声音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们几个早应该明白天下没有掉元宝的好事。”

    李明举身穿儒衫缓步来到门前,胡小天其实早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微笑抱拳道:“原来是明举兄来了,快快请进。”

    李明举一到,房内的几人羞愧难当,一个个连话都不敢多说了,掩面逃,胡小天笑道:“别忙着走,把你们的宝贝都带走。”

    等到一群人走了个干干净净。李明举方才向胡小天还礼道:“胡财东请了”

    胡小天笑道:“李公子客气了,请坐”

    李明举坐下之后接过胡小天递来的一盏茶,抿了口茶道:“胡财东这一手实在是妙啊可怜了我的那帮只懂得读死书的朋友。”

    胡小天微笑道:“胡某从无害人之心,只是你那些朋友实在是太过贪心了。”

    李明举目光灼灼盯住胡小天道:“若不是胡财东主动搭讪,又焉能发生这件事呢”

    胡小天看出李明举也是智慧超群之人,微笑道:“李公子,我只是跟他们开个玩笑,那些珠宝玉器我虽然不要,可是你那些朋友的损失包在我的身上。”

    李明举淡然道:“这个人情我可受不起,不知胡财东前来望海城的目的是什么”

    “做生意”

    “当真”

    胡小天笑道:“李公子。不瞒你说,我来望海城原本打算和聚宝斋做生意,可是渤海国所有的聚宝斋分店突然被查封,胡某对这件事很是好奇呢。”

    李明举道:“胡财东应该不仅仅是做生意的吧”

    胡小天道:“其实生意无处不在。有人做得是珠宝生意,有人做得是皮肉生意,有人做得是吃喝生意,还有人做得是人脉生意,真正高明的生意人做得都是人脉”

    李明举道:“胡财东在渤海国有什么人脉”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过去没有,今天认识李公子了。”

    李明举呵呵笑了起来:“我都不知道你的底细。你怎么会认定我会帮你做事”

    胡小天道:“有些事虽然说不清楚,可是感觉得到,我从第一次和李公子见面觉得跟你彼此投缘,李公子也是至诚之人,今日在酒楼提醒我,胡某对李公子感激的很呢,其实跟贵友开这个玩笑,无非是想引起李公子的注意跟你交个朋友。”

    李明举道:“胡财东这种交友的方式可真是特别。”

    胡小天道:“渤海虽然富足,可毕竟只是海中一岛,国土有限,国民甚少,连渤海王都将国家的命运寄托于别国的身上,像李公子这样有才华有抱负的青年才俊应该不会将自己的目光拘泥于这岛国之中,更不会这一辈子都故步自封不想踏出渤海半步吧”

    胡小天的这番话却恰恰说中了李明举的心思,其实渤海国多半的读书人都会有抱负,谁也不想终生被困在这座岛上,李明举也是如此,他已经开始准备离开渤海国去中原看看,开阔一下眼界,即便是欣赏一下中原风光也是好事。

    胡小天对渤海国知之甚少,可李明举对中原大陆也是一样。

    李明举道:“胡财东想知道什么”

    胡小天道:“李公子可否安排我见见望海城聚宝斋的掌柜”

    李明举目光一凛:“你果然是为了聚宝斋之事前来,你到底来自大康还是大雍”

    胡小天道:“大康我虽然不知渤海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总觉得现在发生的事情未必是好事,普天之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聚宝斋乃是大雍燕王薛胜景的产业,渤海王虽然贵为一国之主,可我不认为他能够招惹得起大雍燕王,其背后必然充满玄机。”

    李明举显然对胡小天的话已经产生了兴趣,轻声道:“什么玄机”

    胡小天道:“渤海国新近发生的这件案子可以说是渤海国这二十年来最为轰动的一件案子,恰恰落在李大人的手里,恕我直言,此事只怕凶险重重,李公子务必要提前作出准备,留好退路。“

    李明举皱了皱眉头:“你在威胁我”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对李公子并无恶意,这件案子关系到大雍内部的博弈,而我只是一个康人,我来渤海国是为了做生意,顺便还想见一个人。”

    “什么人”

    胡小天道:“我不知她现在身在何处,不过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李明举道:“你是说聚宝斋的掌柜”

    胡小天点了点头:“所以才想请李公子帮我这个小忙。”

    李明举道:“我又有什么好处”

    胡小天知道李明举已经动心,他早看出渤海国这件案子压力最大的应该是李长兴,李明举身为李长兴的儿子,肯定了解父亲所面临的压力,这件案子无论发展如何,李长兴都是吃力不讨好的。

    胡小天道:“案子虽然发生在渤海国,可真正的斗争却是在大雍国内,若是燕王最终获胜,那么渤海国以后将如何面对于他”

    李明举内心一沉,越发觉得对方必有图谋。

    他沉思片刻,放下茶盏站起身来,低声道:“胡财东,此事我需要回去问问父亲的意思,现在无法给你回复。”

    胡小天微笑道:“胡某在此静候佳音。”

    李明举离开仙客来之后直奔家中,他并没有留意到有人跟踪在他的身后。

    胡小天跟踪李明举一路来到李府,夜幕已经降临,趁着夜色深沉,翻越围墙潜入李府中,却见李明举穿过花园来到花园东角的书房。

    渤海国刑部尚书李长兴已经回来,坐在书在内长吁短叹,听到儿子的敲门声,他放下书卷道:“明举回来了快快进来吧”

    李明举推门进入书房内,看到父亲愁云满面的样子,猜到他又在为案子的事情烦心,恭敬道:“爹爹,应该用晚饭了。”

    李长兴道:“不想吃,明举我跟你杨叔叔谈过,他下月初准备出海前往大康,我准备让你随他一起去,刚好可以去中原历练一下。”

    李明举摇了摇头道:“孩儿不走”

    “为何不走”

    李明举道:“因为爹爹根本不是想孩儿去历练,而是要让孩儿去中原躲避风险。”

    李长兴被儿子说中了自己的心思,不由得又叹了口气道:“你既然懂得我的苦心,应该毫不犹豫地过去,为何又不肯答应呢”

    李明举道:“爹既然明明知道查办袁相国的案子风险重重,为何您要接下这个差事您可以抱病推辞。”

    李长兴一脸苦笑道:“推得掉吗我是刑部尚书,推给谁王上将此事交给我,必然经过深思熟虑,我若是不接下这个差事,只怕王上会将我以袁天照的同党论处,不但我要被问罪,连你们也全都要遭殃。”

    李明举愤然道:“王上这次兴师动众,株连甚广,真正的用意何在聚宝斋也被卷了进去,难道他不清楚聚宝斋是大雍燕王的产业难道他没有考虑过得罪燕王的后果”

    感冒加重,章鱼只能坚持到这个份上了,还有月票的投几张吧未完待续。~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