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少女苏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c_t;    徐昭容修为停滞在涅盘第六境,性情又孤僻冷傲,在神宵宗已经很久没有参与机密议事,故而她从头到尾都不知灵筠仙子与少君转世之事,此时随陈寻、迦黛进入焚天宝莲之中,就见四周混沌魔气滚滚,混沌真煞灵焰所汇聚的火湖之上,竟然藏有一座灵塔不被混沌真火的焚炼,更没有想到陈寻还在塔中竟然还囚禁着这么一人,对陈寻的态度竟然还如此的顺从。【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超多好看小说]

    徐昭容心里的委屈未去,即便再好奇也不会开口询问,只是岔开视线打量塔里的一切,她也不晓得陈寻在这紫金色的巨塔炼制了什么阵法禁制,竟然连混沌魔气都侵蚀不进来。

    陈寻自然不会跟迦黛去说,他当年是如何用尽种种手段折腾过人家,径直在黑衣小筠跟前 盘膝坐下来,指着迦黛、徐昭容,说道:“迦黛、昭容皆是我的妻室,一个已成礼,一个还未成礼,想来小筠姑娘此前对她们也有知晓……”

    “啊……”黑衣少女不知道陈寻今日单独携二女进塔里是为什么,有些讶然的打量了迦黛、徐昭容两眼,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徐昭容见陈寻在这神秘的被囚少女面前,说自己是他未成礼的妻室,微微一怔,但迦黛拉了她一下,也是顺从与迦黛分别在陈寻的身边坐下来,不知道陈寻要跟眼前这黑衣少女说什么事情。

    “小筠姑娘在太涣境,可曾听说过计都神侯常昊凌?”陈寻问道。

    “计都神侯常昊凌甘为罪帝苏源走狗,即便我父帝不设计布局,羿族想杀他者也不计其数,他最终连神魂都被炼灭,不过自取灭亡。这些在太涣境都是人所皆知之事,我当然也有听说过,你问这个做什么?”黑衣少女小筠问道。

    金仙境的神魂印记很难炼灭,但不是说就彻底无法炼灭。

    陈寻不会去关心计都神侯常昊凌是怎么样死的,但计都神侯生前是少君的夫婿,贵为帝婿,也是常暨、常真一脉常氏的族主,与少君前世牵扯极深,既然提前少君的身世,计都神侯常昊凌就是怎么都无法绕过去的一个人。

    陈寻淡淡说道:“小筠姑娘可曾想过,你实际是另外一人?”

    “什么人?”黑衣少女秀眉微微蹙起来,淡然的问道。[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苏筠!”陈寻盯住黑衣少女的美眸,但深邃似无尽苍穹的眼瞳里,有一点阴翳阻挡他去窥视她神魂最深处的秘密,不过黑衣少女如此淡然,想必这个问题有人曾在她面前提起过。

    而不管怎么说,即便是真要用六道轮回碑去破解她神魂深处,黑衣少女倘若能配合,无疑也会事半功倍……

    “……”黑衣少女果然是不屑的笑了起来,艳若桃花,瞅着陈寻的眼瞳,说道,“你不是第一个跟我这么说的人……”

    “我想其他跟你提及此事的人,多半没有什么好下场吧?”陈寻问道reads;。

    黑衣少女似给针刺了一下,愣怔在那里,片晌没有再说话。

    “兕师、苏旦、常暨、徐峥诸人,护送少君及遗族,历经千辛万险,潜藏天钧,而少君为转移追兵视野,最终星域深处殒落,就剩兕师、常真、老夔等随虚空神殿坠落云洲沉寂万年,这一幕幕血腥场面,小筠姑娘当真没有半分是熟悉的……”

    陈寻挥手往玉案前一抹,仿佛一眼碧泉凭空出现在玉案上,呈现出少君在兕师、苏旦等人的护送下,逃离太焕境的一幕幕画卷……

    黑衣少女对这些画面自然是没有半分的熟悉,但看着徐徐展开的画幕里那个身穿金紫神胄、沿途与追兵厮杀的女仙,容貌神色竟然与自己一模一样,心里也是有极怪异的心绪在滋生。

    以往在太焕境,要是有谁跑到她跟前,说她实际是另外一人,她会觉得荒唐可笑,父帝在她心里中的地位是绝对不容质疑的;也不知曾几何时,父帝在她心里不再是至高无上的,取而代之的竟是眼前这个曾经用种种下流手段凌辱她的男人的话,更令她信服。

    为什么会是这样?

    为何要去想他所说的话有无可能?

    黑衣少女低头摆弄手指,默不作声。

    徐昭容没有资格参与此前的秘议,这会儿才知道眼前这黑衣少女竟有可能是少君转世,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惊,檀唇微张:“她是少君?”

    “或有可能,”陈寻朝徐昭容微微颔首,随后又目不转睛的盯着黑衣少女,说道,“你或许想以你的修为,早就该觉醒前世记忆,既然前世记忆一片空白,你应该是不牵涉前世轮回因果之人——但你想谷之华费尽心机,诱修罗神王入魔,挑起修罗与太元两族的灭族之战,又挑唆羿族诸尊突袭修罗族族,争夺轮回石等异宝,你说修罗一族的轮回秘典,会不会有一本残卷落到谷之华的手里,而你的前世记忆会不会从来都让谷之华用轮回秘术封印住而无法真正的觉醒?”

    任凭陈寻如何说,黑衣少女只是低头不应,但这些年来陈寻早就将黑衣少女心底最后一道防线击穿,她有什么想法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你或许想,谷之华在你神魂深处所施加的封印,非我所能解开,”陈寻将六道轮回残碑祭出,置在塔中央,继续说道,“实际我也无需去破解什么封印,只需要小筠姑娘愿意,我便有办法将小筠姑娘的本源灵识转移到六道轮回碑上。而只要谷之华没有彻底炼灭小筠姑娘的轮回印记,那轮回印记也会随本源灵识转移到六道轮回碑上,之后小筠姑娘就可以再经历一次轮回……”

    陈寻也担心黑衣少女神魂深处的封印还有隐藏的反噬手段,难以强行破解,就想着能说动黑衣少女心甘情愿的配合,他就能用六道轮回碑将她的本源灵识及轮回印记从神魂封印里转移出来,以达到绕开神魂封印的效果……

    而黑衣少女肉身未殒,陈寻随后就可以将她失去本源灵识与轮回印记的元胎法身剥离出来,重新将她的本源灵识与轮回印记植入肉身凡胎中孕育,一直到她重新修炼、觉醒前世记忆为止。

    “我怎知你不是骗我,最终还是为搜寻我神魂深处的秘密?”黑衣少女淡淡的问道。

    “六道轮回碑只会将融有你本源灵识的轮回印记抽出,你的神魂本体与封印融为一体,我用六道轮回碑也强行破解不了——倘若谷之华没有动什么手脚,你不过是斩断这世、前世所有的因果,重入轮回而已,你又有什么好损失的?”陈寻问道,“而不管哪种结果,我都不可能再从你身上获知谷之华与始魔宗的诸多秘密……”

    “好吧,但愿你不要骗我。”黑衣少女说道,心想或生或死都能斩断这一世的因果,或许不能算是坏事,而她这一世的记忆也最终会留在被剥离本源灵识的神魂躯壳内。

    徐昭容刚刚听迦黛说及黑衣少女所纠缠的诸多事,没想到只手翻云、只手覆雨,能驾驭大道法则力量,甚至令都天级魔物在她面前俯首低头的女魔头,在陈寻面前竟然是如此的温顺,她檀唇微张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想陈寻这老贼或许是专门降服女魔头的煞星。

    如此想,徐昭容心里对陈寻的怨气就消去不了,唯愿他以后不要轻慢了自己。

    六臂魔君与黑衣少女身份都极其敏感、重要,轮回转世都不容有丁点的错漏,陈寻将混沌魔雷筠老祖与道虚、方啸寒、陈彻、姜晨歌一起请来,推敲诸多细节。

    很多事情都急切不得,只能一步步去做。

    陈寻直接用鸿蒙道焰,为六臂魔君的转世重塑了称得上是真正道胎的胎体,将附有他本源灵识的神魂印记,最后移入这胎体中孕育。

    黑衣少女的转世,要复杂得多。

    陈寻先要将她的本源灵识转移到六道轮回残碑上,继而将她与神魂封印融为一体的元胎法身,从肉身百骸进行剥离,而且还不能伤及她的灵脉、隐脉,继而再以鸿蒙道焰以她的百骸灵脉基础上重塑灵海,最后才能将本源灵识移入百骸灵海中孕育新的神魂……

    而事实上六臂魔君与黑衣少女即便都成功转世,陈寻还要等他们重新修炼到觉醒前世记忆,才能解开诸多迷团。

    陈寻与迦黛最终将六臂魔君,交给黑衫军中一对涅盘下三境的双修道侣抚养,要他这一世也经历完整的人生,最后陈寻将黑衣少女留在玄辰峰道宫之中,由诸女亲自抚养成长。

    黑衣少女本源灵识孕育出新的神魂后,同样会经历胎、婴、幼等诸多不成熟的阶段,要等到十数年后,黑衣少女这一世的心智才会逐渐重新成熟起来,直至觉醒前世记忆。

    不过,在黑衣少女这一世的心智成熟起来之前,她的身体却始终是成熟、诱人的。

    陈寻也很苦恼,每次返回玄辰峰道宫,就会有一具诱人到极点的成熟娇躯就会常曦、苏清影她们身边飞扑出来,挤入他的怀里,奶声奶气的喊他:“师父,苏筠今天又记住了好几个字——师父是不是亲苏筠两下?”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