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虐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c_t;    站在玄曜境的九天罡风层之外,俯瞰玄曜境广袤无垠的大地,犹是那看到一轮圆月悬挂在铅蓝色的夜色苍穹之中,使得玄曜境的夜色迷离诱人,令人不忍心去打碎这动人的宁静。【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七峰灵山从莲书里放出,绵延万里,横亘在玄曜境之外的星域深处,

    经两枚世界种子,将玄辰七星雷霆、天地洪炉、太元天壁诸阵融为一体的七峰灵山,此时在星域深处自成一域,阴阳衍变,也形成一弯橘色月牙悬在夜空之中。

    陈寻抱头躺在一片草陂之上,看着天域阴阳幻化的月牙。

     | [m; “你在想什么?”

    迦黛走过来,屈膝坐在陈寻的身边,问道。

    “我在想我的故乡,夜色里也有阴晴圆缺这诸多变幻,”陈寻说道,“我曾想过那里或许是孤悬玄辰星域某个角落的小千天域,但随着对大道的参悟越深,就越觉得这种可能性越低,但终究是怎样的存在,却始终参悟不透。”

    “你想过要回去?”迦黛问道。

    “修行到某层次,都会直指本心本源,”陈寻说道,“我要是连自己来自何域、何方都搞清楚,大道修行终是会差那么一点不能圆满……”

    “或许是该让我父亲转世了……”迦黛睁着像是藏着整个迷人星夜的美眸盯着陈寻的脸,情动的伸手去抚摸他清俊的脸颊,问道,“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陈寻沉吟着……

    六臂魔君曾抵临地球,又将他从地球带到云洲。

    六臂魔君当年也就梵天境初期的修为,在诸域之间躲避道虚分身的追杀,主要活动范围就在玄辰星域,迦黛、阎摩后期也是赶到玄辰星域来寻找六臂魔君,陈寻照常理推测,地球应是位于玄辰星域范围内的某处小天域。

    神宵宗此时已然成为玄辰七域的首宗,方啸寒等人又携有虚元殿这样的绝品虚空道宝,差不多将玄辰星域范围内大小天域的相对方位都测算过一遍,绘制出玄辰星域完整的星相星位图来,但没有地球的存在。

    要是地球存在于一个完全不同的位面,六臂魔君当年又是怎么闯进去的?

    陈寻要解开自身的本源之迷,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六臂魔君的本源灵识重入轮回转世。

    融有六臂魔君本源灵识的神魂印记,此时封印在一枚轮回残石里,由迦黛亲自保管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以往陈寻对轮回参悟有限,六道轮回碑又残破不堪,并无把握直接让六臂魔君的本源灵识重入轮回转世,但到这时却是可以一试了。

    而待六臂魔君转世后,觉醒前世记忆,很多迷题就会解开,但越是接近最后的真相,陈寻心里却又生出诸多的畏惧跟担忧。

    看着迦黛动人的容颜,陈寻将心间的隐忧按下不提,微微一笑,说道:“我是怕你父亲转世后,不认我这个毛脚女婿,不过我家乡有句古话说得很好,也给我很大的启发……”

    “什么古话?”迦黛好奇的问道。

    “生米煮成熟饭……”陈寻咧嘴一笑,见迦黛要躲开,伸手将她抓住,搂入怀里,贴着她红烫的耳根问道,“你将这具娇躯修炼到如此的动人,可不就是便宜我的吧?不过我更喜欢你本来的模样……”

    迦黛早知逃不过此劫,但事到临头,心里又莫名有些畏惧,娇躯滚烫,神魂都似要沸腾起来,但也不忘将星云锁链祭出七峰灵山之外。

    星云锁链在七峰灵山之外,单独形成一片横亘千里的青冥星云,仿佛**于诸域的异度空间,将她与陈寻拖进去……

    七峰灵山,灵山七峰,以天钧、玉衡、瑶光、太元诸域为名。

    徐昭容怒气冲冲的从天钧峰飞下来,精致无瑕的美脸一片铁青,但满心的怒火却无处发泄。

    没想到陈寻回归后,众人第一次秘议,竟然就是要她嫁给陈寻为妃,而此事甚至都没有半点征询她意见的意思,就决定她今后的人生,性子冷傲的徐昭容如何能愿?

    徐昭容听父亲说过此事,掀翻玉案就飞下天钧峰,但真出了天钧峰道宫,又觉得满心的郁苦无法说出口,甚至都觉得在七峰灵山无处容身。

    七峰灵山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但除了几处禁地以及诸尊的道宫不容窥探外,不要说高高在上的梵天境诸尊了,即便是黑衫军此时最普通的玄修弟子,神识也能轻易覆盖万里绵延的七峰灵山——这样的七峰灵山,哪里是她此时觉得能容身的呢?

    徐昭容憋着一口气,飞出七峰灵山,但身在空荡荡的星域之外,却又无处可去。

    此时身在天钧亿万星域之外,下方又是广袤无垠的玄曜境大地,灵源宗及羿族神庭将卒都视他们为叛孽,欲杀之而后快——她才涅盘第六境修为,离开七峰灵山虽然没有人出来阻拦,但是她能飞到哪里去?

    绕七峰灵山飞了一圈,看到一片青蕴星云横卧在七峰灵山之下。

    徐昭容知道那是迦黛祭炼的极品道器星云锁链所化,心里奇怪,迦黛这时候不在玄辰峰道宫里与陈寻那狗贼幽会,独自躲在这里做什么?

    难道说迦黛也不想看陈寻那狗贼与常曦、苏清影姊妹亲热,跑这里清静来了?

    徐昭容也未多想,就往那边星云飞过去。

    待徐昭容飞入星云,却见星云深处有一片百亩方圆的草陂绿地凭空的幻变出来,而现出六臂真身的迦黛竟然正赤身**的跨|坐在陈寻的身上……

    看陈寻跨下那巨|物竟然还狰狞的昂立,徐昭容顿时间勃然大怒。

    她没想到陈寻与迦黛躲在星云里欢爱不说,竟然都没有事前提醒她,就让她这么闯进来,这摆明了是要拿他们丑态来羞侮自己。

    这令徐昭容对迦黛心存的一点好感都荡然无存,怒斥道:“你两个狗男女竟如此不知羞耻……”

    “放肆!”陈寻双目厉张,喝斥道。

    徐昭容这些年来修为一直停滞在涅盘第六境,此时不要说逆抗陈寻了,便是陈寻散发出来的威压也承受不住——陈寻一声低喝,就要震得她气血翻腾,元胎都差点被陈寻散发出来的威压震碎掉。

    徐昭容本是满心怨恨,看到陈寻与迦黛的丑态脱口而骂,没想到陈寻震怒之下竟要废掉她的修为,下一刻就觉得委屈到极点,没想着要反抗,美眸里立时蓄满泪水……

    迦黛猛吐一口鲜血,在陈寻的胸膛洇开,挣扎着从陈寻身上站起来,采拮星云幻化两件衣袍将她与陈寻的裸|躯遮闭起来,劝陈寻道:“昭容不知道你刚才进入物无两忘境助我修炼,是我刚才见昭容闯进来心思慌乱,一时没能守住道心以致走火入魔,不能怪昭容误会了你我……”

    徐昭容这才知道是她鲁莽害得迦黛走火入魔,却又偏偏出口不逊……

    然而即便是知道自己错在先,但想到陈寻刚才如此震怒竟然下意识就要废掉她,徐昭容心里依旧是委屈到极点,没想到他们都议定要自己嫁给陈寻为妃了,而陈寻心里却对她没有什么情意,就想着从这星云里逃出去,最好从此之后离神宵宗、玄辰七域、离太焕境远远的……

    “昭容……”迦黛强抑住神魂的伤势,将徐昭容拦住,说道,“你也是要嫁给陈寻的,撞见就撞见了,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难道你不愿意嫁给陈寻?”

    徐昭容脚后跟似被钉住,身形停在半空中,但满心的委屈又无处发泄,说道:“是他不要我……”

    陈寻脸色稍缓,但他也无法放下架子跟徐昭容说软话,牵过迦黛的手,探察她体内的伤势,片晌后说道:“你走火入魔虽无大忧,但还是要潜修二三十年,”临了又撇头看了徐昭容一眼,“你修炼大混沌劫剑,倘若不参悟其他大道,再往后就难以压制魔识的反噬,以后就留在迦黛这边,我以后有空自会指导你修为,没事不要到处乱闯……”

    徐昭容心里想谁稀罕你的指导,只是这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只是低头看着脚尖,两行清泪簌簌的落下来。

    迦黛见徐昭容如此孤傲的性子,知道再将她逼下去,后果怕是不妙,跟陈寻嫣然笑道:

    “昭容进入焚天宝莲修行进展应该更快一些——我们倒还没有进入过焚天宝莲,你倒是让我们进去看看……”

    “好吧……”陈寻轻叹一口气,将迦黛、徐昭容卷入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里reads;。

    陈寻将邵山子、石龙子丢给燕云神侯,由燕云神侯尝试破解他们神魂深处的封印,而在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里,就只剩一座千丈高耸的紫庚精金塔悬立在滚滚魔气之中,也只有黑衣少女小筠一人被囚禁在紫庚精金塔中。

    紫庚精金塔的空间,对黑衣少女小筠来说已经是足够大了,她在塔里结庐而居,在一片百亩大小的草地里,一座小院、三间精舍,诗书万卷,古琴一架。

    看到陈寻携二女进入塔里,黑衣少女小筠起身相迎,脸上竟然不由自言的露出少许的欣喜。

    看此情形,迦黛却是疑惑,不解往陈寻脸上看去,悄声问道:“你对少君到底做出什么手脚,竟让她如此待你?”

    众人讨论黑衣少女与少君的关系时,黑衣少女的五识是被陈寻封印起来的,也就是说黑衣少女压根就不清楚她与少君可能会有什么牵扯。

    在迦黛看来,黑衣少女既然自以为是谷之华之女,又是始魔宗的黑衣魔使,被陈寻囚禁在这方寸之地多年,心里应该怨恨到极致才是,怎么会看到陈寻进塔,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欣喜之色?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