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故人相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到虚空神殿已经从苍穹之门挤出来,黑衫军的恐怖战力即将完全展开,谁还能、谁还敢停下来出手去救肉身、法身正不断往方寸虚元坍塌、湮灭的熊延庆?

    熊弼等人看到无尽苍穹这一刻在微微颤鸣,情知黑衫军掌握虚空神殿,想封锁百万里范围内的虚空是易如反掌之事,他们不敢冒险撕开虚空,只能第一时间先往外围的灵峰遁逃。【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哪怕与海量的灵源宗低级弟子汇合到一起,他们也要多一分安全,毕竟有业火大劫的威慑,黑衫军也不敢大开杀戒,将灵源宗的弟子屠戮一净。

    灵源宗数万年来在羿族神庭的扶持下,已经发展成为玄曜境的首宗,十数控地百万里的帝国都臣服在灵源宗的统治之下,与此时的神宵宗相比也不相让。

    平时在宗门内修行的法相境、天人境精锐弟子就超过十万,而元丹境以下的中低级弟子以及杂役弟子,更是不计其数。

    除了不受业火大劫威慑的魔族外,谁要敢屠戮如此之多的玄修弟子,即便是金仙境巅峰的天尊存在,也会被红莲业火烧成灰烬。

    熊弼也没有想到,他们高高在上的梵天境仙君,有朝一日会将平时视为蝼蚁的中低级弟子当成救命的稻草去抓。

    落羽山脉百万里绵延,道宫重重叠叠,鹤羽崖仅仅是落羽山脉中麓极微小的一点,却是灵源宗的中枢要地。

    防护大阵以及古传送阵皆被陈寻的不朽修罗金身暴力斩破,防御最严密的中枢要地被捅了一个大窟窿。此时灵源宗就像突然被斩首的庞然巨|物,即便外围道宫、灵山还有数以百万的弟子聚集,却没有人出面组织、调度,像是被捅了窝的马蜂,乱作一团。

    而随熊弼、祝炎远征玄曜境的羿族神庭将卒,都驻守在落羽山脉东麓的南塘岭,对鹤羽崖在电光石火间爆发、结束的战局,完全是没有插手的机会。

    白泽仙人熊延庆的肉身、法身乃至神魂完全被方寸坍塌的空间吞噬,也就须臾之间的事情,熊弼、祝炎、徐东虎等人也才遁逃到十万≯style_txt;里之外,拧头看往鹤羽峰方向,就见受神秘灰色力量侵蚀的不朽修罗金身,这时候已经缓缓站起来。

    熊弼、祝炎、徐东虎没想到陈寻竟然这么快就摆脱神秘灰色力量的侵蚀,不像是受到重创的样子,已然恢复再战的能力,他们只能慌不择路的往下方落羽山脉的一脉主峰遁去。

    这脉主峰有灵源宗上百万精锐弟子聚集,原本要编入羿族神庭战部,参与对黑衫军的围剿,没想到这时候却成为他们这些梵天境仙人籍以保命的凡躯肉墙。

    看到陈寻变回原先一袭青衫的模样,笑盈盈的站在崖前,常曦、苏清影诸女还极力抑制内心激动的情绪,迦黛已然似盈盈飞来,偎入陈寻里的怀里,双手抱住他雄阔的腰背,娇躯禁不住微微颤栗贴紧陈寻的怀里,恨不能将娇躯揉入陈寻的肉身,两人彻底的融为一体,将相别三千年的离愁恨苦统统发泄出来……

    “陈寻,你这时还是要变回十二臂金身才够用啊。”混沌老祖陈彻哈哈大笑的打趣说道。

    迦黛这才省得近万黑衫军将卒都目睹这一幕,才松开手,抬头张着微红的美眸,问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是不是囚禁那个小魔女玩得很开心,把我们都忘掉了?”

    虽然熊弼等人在十数万外的一脉灵峰正疯狂的聚集将卒、弟子,陈寻却完全不放在心里,环顾相别三千余年的故人,心绪也是激动万分,将苏清影以及有些不怎么情愿跟妖女迦黛贴到一起的常曦狠狠搂入怀里,以慰相别多年的苦寂。

    姬非烟、苏棠、千兰诸女都无名分,只能与道虚、混沌魔雷钧老祖、方啸寒、姜晨歌、陈彻、徐峥、兕师、常暨等人站在一起,极力抑制内心的激动。

    徐昭容撇撇嘴,不屑一顾的站在一旁,而此时她除了保持内心一点孤傲外,还能有什么?

    谁能想想三千年未见,陈寻竟然修成不朽金身,成就金仙境天尊修为,竟然还能不借助护身法宝,硬生生的扛住叛帝谷之华的全力一击?

    姜冰云、青璇二女都刚刚经历渡劫失败后的转世重修,修为还弱,就留在了天钧,没有随同黑衫军远征太焕境。

    看着纪烈、陶景宏、赤松子、杜良庸、左青木、苏守思、宗崖、铁心桐、古剑锋、飞熊道人、常真、老夔、苏武阳、陆原、虞菡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陈寻刚要说几句话,就见一团黑影挤开众人扑上来,也将苏清影、常曦、迦黛三女挤开,朝陈寻熊抱过去:

    “宗主啊!可想将你盼回来了,三千年啊,赤海我茶不思、饭不想,日日夜夜念头宗主你老人家,连修炼都没有心思,就巴望着能早一日见到宗主你老人家,以后赤海再也不离开宗主您老人家半步了,死也要跟宗主您老人家死在一起……”

    陈寻从赤海的熊抱里挣扎出来,打量赤海,见他还停留在涅盘第七境,笑骂道:“你个混吃等死的家伙,三千年过去,就你修为都没有半点精进,是不是怕挨我骂,才说这些肉麻的话?”

    太元血战前夕,陈寻曾将一樽千古魔头级翼魔的魔躯及魔胎,交给赤海融炼,以便快速提升他的修为,现在这么多年过去,赤海虽然已经成功融合那樽千古魔头级翼翼的魔胎,但修为没有再进一步精进,也就谈不上有多进展。

    “日日夜夜想着宗主您老人家,实在是没有心思修炼,又恨自己的修为低微,不能再在宗主您老人家跟前冲锋陷阱,内心煎熬,宗主老人家你看赤海我这些年都削瘦成这样子啊!”赤海都恨不得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陈寻的衣衫上去。

    “赤海倒是想念着宗主不假,但这些年也没有忘了跟李一娘生出一大群妖子妖孙来,大概是怕自己修为不能精进,这才要培养一堆妖子妖孙在宗主跟前效力……”蛇无心笑着说道,他以往沉闷得像根木头,此时也难得的开起玩笑来。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修行越深,对留传血脉一事就越看得淡,何况血海魔劫未去,天钧境随时都有可能倾覆,繁衍庞大的宗族说不定就是累赘,偏偏赤海在天钧大生特生,妖子妖孙都已经繁衍成好大一个妖籍宗族了。

    “对,对,”赤海故作糊涂假装听不出蛇无心的嬉笑,卖傻说道,“老蛇是厚道妖,还是老蛇明白赤海的心思……”

    北玄甲、红茶、火翼妖猿都修炼到涅盘境巅峰,钱塘妖君、魔龙星墟子想渡天劫极难,但修为也都有不同的精进,就连资质最差的蛇无心都修入涅盘第七境,可见赤海这货真是惫懒得很,但陈寻也只是哈哈一笑,不去戳穿赤海的小心思,此时没有什么能比众人相聚更令他开怀心慰的了。

    赤海瞅着陈寻脸上没有责怨之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顿时就不再死皮赖脸的纠缠,放陈寻与众人叙旧。

    *

    看着熊弼等人还在不断的将灵源宗中低级弟子调集到落羽山脉的东麓,摆开一决生死的样子,陈寻他们暂时撤出落羽山脉,先退到落羽山南面的一座石岭叙旧去了。

    已经将古传送阵摧毁,落羽山脉附近的虚空,都在虚元殿的封锁范围之内,除非熊弼等人抛弃将卒、玄修弟子独自逃入虚空,不然的话,也不怕他们能翻出黑衫军手掌心去。

    而方啸寒等人率领黑衫军,进入玄曜境后就被迫藏入渊沉海年余,也不是就怕熊弼、祝炎等人所率战部与灵源宗汇合后的实力有多强。

    真要与熊弼、祝炎所部及灵源宗决一死战,黑衫军愿意付一定的代价,还有足够的胜算。

    只是熊弼、祝炎所部及灵源宗弟子,绝大多数人主要还是受始魔宗暗中操纵,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黑衫军真要倾尽全力,将他们摧枯拉朽的摧毁,非但不能重创始魔宗,最终削弱的还是羿族抵抗血海魔劫的潜力。

    不然的话,他们刚才完全有机会趁熊弼等人狼狈溃逃之际,多斩几人,也有机会在灵源宗的诸峰弟子聚集起来之前,将其冲溃掉。

    只是此时大开杀戮,有何益处?

    而陈寻最终斩杀白泽仙人熊延庆,实在是熊延庆这些年鬼迷心窍,害太多人冤沉狱海。

    白泽仙人熊延庆更要为熊氏族地那数百亿无辜被魔族吞噬的凡民负责,陈寻这才出手,甚至未给熊延庆入轮回的机会,直接将他的神魂以及数万年所修的大道印记都吸入坍塌的方寸空间彻底湮灭为虚无。

    至于其他人,即便最后没有谁愿意归降,他们也将被困在玄曜境,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回太焕境,不可能再受始魔宗操纵、为虎作伥了,陈寻也就不愿大开杀戮。

    此外,十二臂修罗魔神傀儡,作为黑衫军的大杀器要是提前暴露,或许会刺激谷之华及始魔宗狗急跳墙,而在此时黑衫军与紫微殿也还没有准备充足,很难在渊澶郡应对始魔宗的狗急跳墙。

    “有你焚天宝莲护身,怎么硬生生去扛谷之华的那一击?”众人坐下来叙过旧后,话题又重新回归到战事上来,对陈寻斩灭古传送阵后,竟然直接以不朽修罗金身去承受谷之华的那一击困惑不解,当时他们也是狠狠的捏了一把汗。

    “我也想试试刚修炼的不朽金身到底有多强,谷之华确实是魔功通玄,要不是相隔亿万星域,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我硬生生的承受他十掌,金身也会彻底的瓦解,”陈寻回想起刚才金身瓦解的一幕,颇为感慨的说道,“即便祭出焚天宝莲,也只能多承受他三四掌……”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