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帝出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虽说羿族还有人暗中怀念罪帝,但在熊弼等人心目里,谷之华无疑是真神一样的存在。【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壹??看书·1·cc

    无论是崛起于下境大世界,还是进入太焕境加入羿族青濯部冲锋陷阵,被罪帝收为养子,以寻常玄修难以想象度修成不朽金身、修入金仙境,成为青濯部的神王、天尊,以及统领羿族北境四郡,瓦解魔蛮对北境四郡的攻势,在太焕境都堪称万世莫出的奇迹。

    虽说罪帝入魔滥杀无辜,谷之华遭受罪帝囚禁后忍无可忍才举兵反叛的这段过往,受到很多人的非议,但这完全不能撼动谷之华在熊弼等人心目中有如真神般的耀眼崇高地位。

    少君被逐,与罪帝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诸多仙君、天尊都不愿赶尽杀绝,熊弼等人则毫无顾忌的率部追杀出太焕境,转眼间都已经数万年过去了——他们返回太焕后,听说黑衫军护送少君遗孽要回太焕境,熊弼等人也毫不犹豫的再次踏上征途。

    眼见这樽突然杀出的神王级修罗就要斩破古传送阵,将要彻底斩断他们最后生的希望之时,蓦地听见神帝谷之华怒喝出手,熊弼等人心里涌生的狂喜,是怎么形容都不过分的。

    虽然神帝谷之华出手是极快,但终究是仓促间应对,仅以一缕神念凝聚金色巨掌,怎么可能将神王级修罗拦住?

    看着神王级修罗张开血盆大口——或者说血湖大口更合适些——吐出无数耀银色神雷将神帝谷之华一缕神念所化的金色巨掌撕裂,而十二臂持剑轮斩的威势丝毫不受阻碍,熊弼等人心里又猛然一沉。

    从绝望到看到生的希望之狂喜再到绝望,熊弼等人的心灵饱受蹂躏,整个过程快到甚至能将他们的一个念头都切出十数截来——他们知道一旦古传送阵被斩碎,玄曜境与太焕境就隔开亿万星域,神帝谷之华神通再是广大,羿族神庭再兵强马壮、强者如云,对他们来说也是鞭长莫及、远水不救近火了。

    如此级数的对抗,他们插不上手,很可能等重重剑影如山将古传送阵轰灭,他们脑海里一个完整的念头都没有转完,他们怎么来及得出手阻拦?

    他们只能坐以待毙,或等待神帝有更玄妙的神通手段用出。

    而在这时他们脑海里只听得见眼前这樽神王级修罗口吐“破灭”二字,仅这两字就让他们神魂震鸣,仿佛大道真言在传递着大道本源的法则力量,古传送阵所在的千丈空间在他们眼前轰然坍塌。

    千丈空间仿佛是被重重如山剑影压扁,他们能看到太古祭坛般的古传送阵也仿佛被神之手在瞬时压成扁扁的薄层,然后就涣然湮灭了……

    亲眼看到空间湮灭的全过程,熊弼等人才更清楚的理解仙金境中后期神王级强者的恐怖之处,但同时也绝望到极点。

    然而空间彻底破碎湮灭,却没见时空乱流形成,一道灰色的人形虚影从古传送阵千丈空间湮灭的核心闪掠而出。

    熟悉神帝谷之华的人能立时认出,这道灰色人形虚影,不仅神容形貌与神帝谷之华一模一样,还散出与神帝谷之华同样的、威严凛冽的气息跟威压——紧接着就见这道灰色人形虚影,伸出手就往眼前这樽神王级修罗的胸前按去。

    “果真不愧是金仙境巅峰的神帝级存在!”陈寻没想到谷之华本尊没能及时穿过古传送阵,但仅以一缕神念竟然将毁灭大道的法则力量凝聚成形,朝他攻来。

    十二臂修罗金身再快也不可能快过大道法则力量的流转传递,陈寻见避无可避,也就不再闪避,心想谷之华不惜他修炼毁灭大道一事暴露也要出手,看来谷之华也明白玄曜境一战不容有失。

    不过古传送阵已经破碎,谷之华与他这缕神念也随之被切断联系,陈寻就不怕谷之华能察觉出什么来,就不怕谷之华及始魔能窥破紫微殿的虚实来,那就直接承受他这一击啊,看看自己所修的十二臂修罗不朽金身到底能承受毁灭大道法则力量多强的攻击!

    陈寻坦然看着灰色人形虚影将一掌印在他的胸前。?一看书?·1?k?a要n书s?h?u·cc

    熊弼等人识不得神帝谷之华一缕神念驾驭的是什么力量,但能感受到那令人神魂颤栗的摧毁一切的破灭气息。

    灰色人形虚影伸手往神王级修罗胸口摁去,或者说灰色人形虚影都化作一掌,往神王级修罗胸前击去,熊弼等人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下一刻就见神王级修罗的巍峨魔躯仿佛一座万丈石岭在他们眼前瓦解……

    不见一块块的血肉从眼前这樽神王级修罗巍峨魔躯上掉下来,而是在灰色法则力量渗入巍峨魔躯后直接瓦解成一团团流光碎影、散逸湮灭!

    不是神魔修成的都天魔躯,而是不朽金身!

    陈寻!

    这樽神王级修罗竟然是陈寻修成的不朽金身!

    绝对错不了,三千多年前,在玉衡境璜洲,陈寻当着无数玉衡境玄修的面强渡天劫,修成就是的修罗法身,这是诸域人族上百万年来唯一修成的修罗法身。

    除了陈寻这万世不出的妖孽,还有哪个人族玄修能修成不朽修罗金身?

    熊弼百分百能断定眼前这樽神王级修罗是陈寻修成的不朽金身,他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但古传送阵已经彻底破灭,他也没有办法将这一惊人的消息传到太焕境。

    或许他根本不需要急着将这惊人的消息传回到太焕境去,不朽修罗金身正在瓦解,意味着陈寻的神魂以及最根本的大道修为正在神秘灰色力量的侵蚀下飞瓦解。

    要是陈寻的神魂都彻底湮灭了,这消息能不能及时传回太焕境,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为了加不朽修罗金身瓦解的度,熊弼摧动虚空神印,就见撕裂虚空的神焰涌动起来;祝炎、徐东虚等人也醒悟过来,纷纷摧动最强道器——他们能看得出不朽修罗金身正极力抵御神秘灰色力量的侵蚀,此时无暇抵挡他们的攻势,而且他们绝不能眼睁睁看着陈寻将这神秘的灰色力量卸掉。

    在这一刻,苍穹之门轰然开启,虚空仿佛被撕开千丈大的缺口,五雷遁空瓶、陷仙印等绝品道器法宝如殒星轰出,最为耀眼则是一盏精致的八角宫灯。

    仿佛跑马灯般,一念之间就流转一圈,宫灯的八面都朝熊弼等人照射一遍,每一面的照射,都仿佛将熊弼等拖入一个陌生的天域之中。

    不是仿佛陌生的幻境天域,而是法宝形成的真实空间。

    八景天灯!

    熊弼明白过来,这盏宫灯是传说中梵天宫传世十数万年的仙阶法宝,每一面的照射都能在瞬间衍生出一座简陋但又真实的空间,八景宫灯流转一圈,就能将强敌困入八重空间之中。

    巨浪拍来,第一重空间竟然是一座天湖,巨浪拍击间蕴藏着五行之水的雄伟元力,要将熊弼等人撕扯碎。

    不过熊弼等人都是梵天境修为,他们十九位梵天境仙人联手,要是被一座简陋的空间困住,岂不是笑话?

    熊弼等人接连将八座简陋的异度空间轰碎,仿佛打碎八重幻境,但呈现在他们眼前的,还是那盏精致的宫灯,一座古朴铜殿从苍穹之门内缓缓挤出。

    “走!”

    熊弼知道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破开八景天灯的防御,何况五雷遁空瓶及陷仙印已经护到陈寻的不朽修罗金身左右。

    方啸寒、姜晨歌、陈彻等所祭的五雷遁空瓶、陷仙印都是绝品道器,鹤羽崖已然破灭,附近的灵源宗弟子早已经溃不成军,他们这时候不走,等着虚空神殿(虚元殿)从苍穹之门内完全挤出,他们将被杀得溃不成军。

    陈寻的不朽修罗金身即便不彻底瓦解,也会受到重创,熊弼心想他们要走,黑衫军此时还没有机会能留住他们,但是熊延庆不甘心。

    试想要不是陈寻与天道荡魔军在天均境横空出世,他们熊氏在羿族神庭的扶持下,早就统治天钧境了,怎么会承受灭族之灾?

    不看到陈寻这该千刀的神魂破灭,他怎么甘心走?

    他不甘心走,心里怨气仿佛毒煞已经吞噬他多年,他这一刻震动法身,狂吐一口鲜血喷洒到烈阳耀金灵剑上,在本命仙元真煞的滋养下,烈阳耀金灵剑所凝聚的剑芒在极瞬之间无限制接近道之极致,往陈寻那樽还在不断瓦解的不朽修罗金身斩去。

    “你这是自己找死!”不朽修罗金身蓦然睁开双眸,还在不断瓦解的巨臂这一刻却无限延伸,瞬时伸出百余里,直接往熊延庆的胸口印去,真言怒喝:“破灭!”

    熊延庆直觉黑鳞密覆的巨拳,将一缕散洪荒气息的力量轰入他的体内,低头就见自己胸口有方寸大小的空间在极瞬间就坍塌、湮灭成虚元。

    空间破灭!

    熊延庆没有想到陈寻不朽修罗金身在不断瓦解之际,还能驾驭令空间破灭的大道力量。

    如果仅仅是方寸空间大小坍塌、湮灭,还不足以令他重创,梵天境仙人以法身为根本,根本就不怕肉身缺了这么一小块,但紧接着坍塌的方寸空间里生出一股不容抵抗的力量,往四面八方将他的肉身、法身,不断的往那不断坍塌的方寸空间之中拖,熊延庆才绝望的恐惧起来,看着熊弼、徐东虎、祝炎等人纷纷往极远狂遁,大叫道:

    “救我!”

    只是,这时候虚空神殿(虚元殿)已经完全从苍穹之门挤出,谁能出手救他?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