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斩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三更送上……)

    每一柄紫金色的巨剑都有两三千丈长,一念就有一百四十四道剑影在极致度、极致力量的摧动下暴然斩来,如整座下境大世界轰然撞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壹??看书·1·cc

    此时已经远不仅是空间玄壁破碎的问题了,熊弼、祝炎等人都怀疑鹤羽鹤附近的整片空间都要被彻底碾压、湮灭。

    空间都要被彻底的碾压湮灭,这是何等恐怖的碾压威能?

    最顶级的天地防护大阵,摧到极致时,理论上则相当于一个**的天域空间,但强敌要是连空间都能碾压湮灭,天地防护大阵就算能形成一个**的天域空间,又能抵什么用?

    最顶级的天地防护大阵,摧到极致时,理论上相当于一个**的天域空间,理论上也能隔绝任何战意威压的渗透,使得防护大阵内的玄修将卒心境都能不受强敌的威压冲击。

    然而这一切都仅仅是理论上的极致推算。

    这一刻,即便是熊弼、祝炎等人都感受到神魂深处涌出深深的颤栗,防护大阵在下一刻就要彻底的崩溃,涅盘境精英弟子又如何去抵挡这凶焰似魔狱的恐怖威压冲击他们的神魂?

    熊弼情知鹤羽崖大阵不足恃,但他转念就见鹤羽崖前已有数十涅盘境弟子在大阵未破之前就一头往崖下栽去,看他们七窥流血,就知道他们的元胎在如此恐怖的威压冲击下已经彻底崩溃了。

    好强的战意威压,熊弼即便是自己都压制不住神魂颤栗,也不得不承认修罗一族不愧是太古时就赫赫有名的杀戮神族。

    除非少数在空间或时间等极致道意上有所成就的大能,才有可能遏制修罗神族比雷霆都要暴烈百倍、千倍、万倍的攻势,不然实难想象需要多强的防御力,才能挡住修罗神族战将的攻势。

    熊弼知道他们不想被杀得片甲不留,就必须放弃鹤羽崖大阵,但鹤羽崖大阵也就能帮他们争得数念缓冲时间,随后也必然会有梵天境强者来不及反应,被这头修罗神王斩杀剑下。

    很显然,即便祭出绝品道器,也不可能在一念短时挡住修罗神王一百四十四剑的暴烈斩杀。??一?看书1·cc

    即便如此,熊弼也只能将虚空神印、彻天镜祭出,谁也不知道修罗神王在斩破防护大阵后,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他自己,祭出虚空神印、彻天镜还能争得一线的喘息机会。

    祝炎等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都将保命的最强道器祭出,但谁都没有想着要将最强道器直接往这樽神王级的修罗魔头身上攻去。

    或许他们二十余人联手,将最强道器攻出,还是有可能重创修罗神王,但仅仅重创没有用。

    虽然修罗一族早就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上百万年来仅剩下极少数的残裔流亡诸域,也远不足再让诸多人族忌惮,但谁都不敢否认修罗一族恐怖的肉身恢复力。

    修罗一族彻底蓑落也就百万年的时间,对诸多梵天境仙人而言,曾经的修罗一族是何等的强悍,并没有从他们的记忆中远去。

    修罗作为太古杀戮神族的后裔,个体之强大,堪比太古生命、甚至真正的神魔,这在诸域人族的上古典籍里都有明确的记载。

    除非仙阶法宝才有可能令修罗神王受到短时间难以逆转、恢复的重创,不然的话,一般程度的重创根本无法遏制神王级修罗的攻势。

    众人将最强道器祭出,都想着自己不幸成为这樽神王级修罗下一个攻击目标时,能为自己争得一线喘气的机会,绝不想因此而成为这樽神王级修罗下一个攻击的目标。

    他们唯一的生机,就是二十余梵天境仙人与在鹤羽崖的两千涅盘境精英弟子结成战阵,不然连启动古传送阵返回太焕境的机会都没有。

    而在这个之前,必然还会有多人会牺牲,但这些人的牺牲不是没有价值的,他们牺牲的价值就是为结成战阵争取数念的缓冲时间。

    “轰!”

    鹤羽崖大阵破开,鹤羽崖下道宫中、主持大阵的灵源宗三千弟子,绝大多数都被直接震得神魂破灭,甚至连一声呻吟都未出,就在无声无息的死去。??壹??看书·1·cc

    仅有灵源宗极少数涅盘上三境的护法长老,脸色苍白的跌坐在地,神魂惨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没想到他们以为坚如天域的防护大阵,就这样在极瞬之间被斩破了——在如此恐怖的强敌面前,他们心里连仇恨都没有机会泛起,只能连滚带爬下强摧真元法力,逃出残破的大阵中枢道宫。

    玄修视众生为蝼蚁,而在更强、更恐怖的神魔面前,他们自然也就成了蝼蚁。

    神王级修罗即便还不是神魔,但也堪比神魔了吧?

    在神魔面前,蝼蚁有什么资格谈仇恨?

    熊弼、祝炎、徐东虎他们预料到这一幕的生,但真正看到这一幕的生,神魂深处依旧遏制不住的涌泛起更深的惊惧跟颤栗。

    下一个是谁会被修罗神王斩杀剑下?

    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结阵,更不要说启动古传送阵逃回太焕境了,就必然有人会被斩杀。

    会是谁?

    南山仙人熊弼这一刻深深感受到神魂深处颤栗、震鸣的恐惧,没想到有朝一天他们会被如此恐怖存在的猎物,而且毫无反抗之力。

    这樽神王级修罗太恐怖了!令他们生不出一丝的反抗之心,即便是结阵,也是保留,也只是拖延时间……

    即便是有人牺牲,被屠杀拖延了时候,他们中大多数人还能活着结阵,但也必须以最快的度启动古传送阵,不然也很难抵挡多久。

    再精微、再玄妙的战阵即便在理论上都能达到神王级、神帝级的肉身战力,但都会极大的限制,不可能跟真正的神王级、神帝级修罗媲美,在大道奥意上操控上更不可能与神王级、神帝级修罗相提并论。

    就像眼前这樽神王级修罗,一念出剑能有十二次轮斩,以战阵凝聚的神王级修罗法相,即便力量上能够媲美,但绝对没法有这种突破道之极限的斩。

    同等的极致力量摧动,一念出剑三五次轮斩与一念出剑十二次完美轮斩,差距有多大,掰掰脚趾头都能想到。

    接下来他们要么等到神帝谷之华亲自来援,要么将海量的中低级弟子送上去,送给眼前这樽神王级修罗剑下大肆屠杀,诱它的业火之劫,不然他们绝不可能支撑到最后。

    熊弼遁及崖下,也是他们约定好的战阵集结点,却现此前在鹤羽崖前的十九名梵天境仙人没有一人有缺,竟然没有一人被这神王级的修罗魔斩杀!

    怎么回事?

    “轰!”

    天地元力震爆,熊弼看着眼前的空间层层破灭,鹤羽崖不是垮坍,不是石崩地裂,而是直接从他的眼前抹去。

    大阵被破后,鹤羽崖所在的整片空间在这一刻彻底破灭、湮灭了。

    好强、如恐怖的攻击力!

    熊弼脸色煞白,暗感要是有一个同级别的金仙境天境与这神王级修罗对攻,玄曜境最终都会被打得破裂、被打得湮灭!

    但他一时没有明白这樽神王级修罗为啥没有趁机斩杀他们几人,而是直接将鹤羽崖所在的空间打得湮灭,但看到携带无尽混沌之力的时空乱流席卷过来,熊弼、祝炎无暇多想什么,而此时他们也逃无可逃,他们再快,再不可能快过时空乱流的席卷,此时只能摧动彻天镜、虚空神印等绝品道器强行镇压过去。

    镇压时空乱流。

    熊弼眼睁睁看着彻天镜破裂、湮灭。

    在时空乱流面前,绝品道器都是如此孱弱,唯有仙阶法宝能正面承受时空乱流的冲击——熊弼根本没有机会心痛什么,心里只有侥幸,侥幸鹤羽崖这片空间坍塌所诱的时空乱流威力有限,毁去这枚绝品道器彻天镜就云散风去,消失了。

    但鹤羽崖直接从眼前被抹去了。

    没有鹤羽崖的遮挡,熊弼他们就看到神王级修罗此时再次轮舞紫金色巨剑,但古传送阵斩去!

    不好!

    熊弼脸色已经不能再惨变,没想到这樽神王级修罗没有趁机斩杀他们几人,而是要斩破古传送阵,彻底断掉他们的退路,彻底斩断羿族神庭对玄曜境的增援,这樽神王级修罗是要将他们困在玄曜境,然而彻底消灭掉。

    熊弼他们想出手阻拦已经是来不及了。

    他们怎么来得及?

    羿族上古大能所建造的古传送阵,虽然受到空间之力的保护,直接斩破古传送阵,甚至斩破最顶级的天地防护大阵还难出一大截,但在修罗神王刚才第一次十二轮斩攻势下,仿佛太古祭坛似的古传送阵,石质切面已经崩裂出蛛丝网的细密裂痕,再承受一次攻击,就会被彻底破裂。

    一念短时,他们怎么可能来得及阻拦?

    修罗神王出手一念就能斩出一百四十四剑,他们怎么可能来得及阻拦?

    “何方魔头,敢毁我族大阵!”

    一声蕴藏无尽神威的怒喝从古传送阵的另一头无尽虚无处极念传荡过来。

    “是神帝!”

    这声怒喝直接在神魂深处传荡,熊弼心生狂喜,是神帝,是神帝谷之华第一时间觉察到玄曜境生的一切出手了,在他们念头转动的同时,就见一只金色巨掌从古传送阵探出,直接往修罗神王的脸面抓去!

    这才是神帝级存在的出手度,在熊弼他们一个完整念头都没有转完,金色巨掌已经要将重重如山斩落的剑影轰碎,熊弼心想下念,神帝直接会穿过古传送阵,直接在玄曜境降临。

    “滚!一个破神念分身还想拦我?”

    神王级修罗张口怒喝,就见千万道耀银神雷从他的血盆巨口里磅礴涌出,将金色巨掌撕成粉碎,而十二臂所持巨剑毫无迟滞的往古传送阵斩去……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