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四章 牢笼之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人族崛起后,诸天域就进入一个炼器与法阵的文明时代。【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即使修成不朽金身,晋入金仙境,将梵天宝莲祭炼到一个新的高度,也很难单枪匹马与燕都城的仙阶大阵正面抗衡。

    然而渊澶郡除了北接魔蛮控制的北域,还与人族控制的三郡接壤,陈寻单单挑上燕云郡,事先也是有周密考虑的。

    燕云神侯身为魔劫的受害者,又是在血海魔劫中崛起的天尊强者,必然要去那些在太焕境作威作福上百万年甚至数百万年的金仙境天尊,更关注魔蛮的动向,极可能也隐隐注意到始魔宗的存在,只是还没能将遮掩真相的迷雾刺破。

    “既然神侯已知太焕境有魔族奸细渗透一事,那整个事情解释起来就简单多了,”陈寻说道,“还请神侯在这洗剑崖多加一层禁制,确保这边的一切动静都不会被外界感知到——我在燕都城十分冒失的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早已有魔族奸细被吸引过来了……”

    “哦……”燕云神侯刚才为示尊重,特别将洗剑崖的防御禁制都撤消掉,此时心念转动,就见洗剑崖底有重重微小如星芒的剑影透漏而出,最终形成一张星芒苍穹将洗剑崖笼罩住。

    陈寻没想到洗剑崖竟是一座庞大繁杂到难以想象的剑阵,气度森严,即便任何一个微小的念识想穿透都会被剑阵绞成粉碎。

    陈寻暗感他将紫微焚天剑阵修成,也不过这个水准,或许要等新的藏剑塔最终炼制成功,才有可能压制这座剑阵,暗感他真要与燕云神侯决一死战,胜算不会超过两成。

    虽说陈寻此时不畏金仙境初期天尊强者,但就算是金仙境,也会因为机缘的不同,实力上有很大的差异——燕云神侯周祝源毕竟是有把握问鼎北境第一强者的金仙天尊,道心战意又是历经无数御魔血战的磨砺,实不同于一般的金仙境天尊。

    陈寻见他的感应都无法透过剑阵,便将邵山子、石龙子从焚天宝莲里取出,说道:“想必也有魔族奸细落到神侯的手里,请神侯看他们二人,与问墨学宫抓⊥←style_txt;住的魔族奸细,是不是有相似之处。”

    陈寻暂时没有将黑衣少女小筠交出去,但有邵山子、石龙子二人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怕陈寻在这两个五识受封印的魔族奸细神魂深处设下什么厉害的反噬手段,三才剑仙柴钰抢着上前,探察邵山子、石龙子神魂深处的封印,片晌后神情凝重的转身跟燕云神侯等人说道:“确是同样的封印,师尊你过来看……”

    燕云神侯这才出手探察过邵山子、石龙子神魂深处的封印,过了片晌他也摇摇头,神色凝重的跟陈寻说道:“这样的神魂封印,我也曾遇到过,试图破解封印,但很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不仅失去最重要的线索,还受到反噬,差点诱发心魔大劫,潜修好些年才算将道心缺失弥补圆满……”

    陈寻自认修为有限,一直都没有真正的用暴力去破解黑衣少女及邵山子神魂深处的封印,还不知道受封印反噬会诱发心魔大劫,暗感谷之华或始魔宗幕后实力更强大的存在,在幻魔大道上的修为也不容小窥。

    “这二人一直都潜伏在蒙天境屠魔宗,分别是蒙天境的梵天上师与紫袍执法弟子,而屠魔宗长期以来一直都处在魔族的控制之下,拥有准金仙境修为的太上长老华书辛,但这还不是魔劫缘起的根源……”陈寻说道。

    “怎么可能?”青冥仙子难以置信蒙天境所发生的一切,难以想象统治整个下境大世界的超级宗门,竟然上百万年来都受魔族暗中控制。

    屠魔宗除了太上长老华书辛修为不及燕云神侯后,但其他方面的综合实力,都不比问墨学宫差多少。

    燕云神侯及问墨学宫,是陈寻在太焕境此时唯一能直接争取的御魔盟友,他自然是毫无保留的将他误入蒙天境之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以及他对始魔宗的种种推测,都详细说给燕云神侯等人知道;而此时能入洗剑崖的诸人,包括秋洪霄在内,也都是问墨学宫的核心人物。

    “难怪魔蛮十数万年来会突然的爆发,以致北境诸郡都摧枯拉朽般受到摧残,魔劫已成水火之势,也难怪魔蛮都演变成这般模样了,羿族竟然还屡屡进犯夏族的东境诸郡……”燕云神侯听陈寻说过这么长的一段,以他的道心修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始魔宗在太焕境潜伏如此之深、势力又是如此的根深蒂固,没想到羿族神帝谷之华,竟然是太古魔神黑梵从三十三天逃出来的遗裔……

    始魔宗、羿族神帝谷之华、三十三天……

    三才剑修柴钰、首阳仙人秋洪霄、灵木子、翠峰尊者没想到异域赶到太焕境的陈寻,竟然带来如此恐怖、如此惊人的诸多秘密。

    “三十三天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三才剑仙柴钰问道。

    柴钰的容貌要比燕云神侯周祝源苍老一些,他原本是燕云神侯的同门师兄弟,殁于魔劫,后转世到燕云神侯门下修行,也是问墨学宫除了燕云神侯之外,大道修为最深厚、最接近金仙境的一人。

    陈寻没想到他这样的人物,对三十三天也一无所知。

    “三十三天,或许不是诸仙追寻的圣境,而是一处被太古诸圣封印起来的牢笼……”燕云神侯幽然叹道。

    “什么?”

    秋洪霄、灵木子、翠峰尊者都难以置信燕云神侯竟然会有这样的判断,三十三天,每一处都是要比中境大世界庞大十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上境大世界,谁能将上境大世界都彻底封印起来?

    虽然太涣境太古神魔战事之后,也未曾出过道祖真神一级的人物,但拥有金仙境巅峰的存在,就不难推测道祖真神一级的神威压力到底是处于何等的水准。

    众人能断定,即便是太焕境万世不出的道祖,即便是太古魔神黑梵复活,都不可能将三十三座上境大世界都封印起来啊!

    陈寻蹙着眉头,他隐约猜测到这点,但也无法确认,看向燕云神侯,不知道他是否有别的佐证。

    “渊澶郡被魔蛮摧毁后,问墨学宫的根基就近乎泯灭,我也是几经劫难,于西钧绝渊误入青冥仙府,获得青冥仙府的传承之后,才得以重振问墨学宫——我算是青冥天尊的隔世传人,这个秘密,我以前也未曾给他人详细提及过。”燕云神侯似陷入久远的回忆之中。

    青冥天尊曾经是太涣境极有名的一位金仙境强者,陈寻从兕师那里就听到他的赫赫威名,但早在上百万年就意外殒落了,到底是怎么殒落的,也无人知晓。

    陈寻没想到燕云神侯竟然是得到青冥天尊留下来的传承,但细想也正常,太涣境所有的梵天境、金仙境强者,或多或少都遇到多次仙缘。

    柴钰等人略知此事,但都不知道详情,此时都耐心听燕云神侯说下去。

    燕云神侯继续说道:“青冥天尊留在仙府的手扎里,就提过三十三天可能已遭太古诸圣封印的推测,但事情太过匪夷所思,我也就一直没有对外人提及,但血河老祖还留有从三十三天逃出的残缺记忆,却是验证了这点推测。”

    “倘若猜测是真,岂非真正强大的神魔族裔实际是被关在三十三天?”秋洪霄震惊的问道。

    众人过了大半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大家从心底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推测。

    “你既非蒙天境玄修,仅是假借紫微仙人的道号,但你究竟是来自于哪里?”青冥仙子到现在都没有忘最关键的问题,一双美眸似紫电般盯着陈寻的脸。

    “我师从神宵宗,所在的玄辰星域是太古魔神黑梵魔首的封印地,近数千年时也是深受血海魔劫的屠戮……”陈寻将这些年天钧、玉衡诸境所遭受的血海魔劫,以及他与黑衣少女小筠在混沌火海被卷入时空乱流之事,缓缓道出。

    “什么小筠,明明是灵筠仙子谷承筠……”青冥仙子周青看清楚黑衣少女的面容,檀唇张开半晌,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这是谷之华赖以成名的紫雷法印?”柴钰等人则盯着陈寻手里那枚青玉小印,愣怔在那里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如此一来,有关谷之华与始魔宗的推测,已经是有大半真相明明确确的浮出水面了。

    过了好久,青冥仙子周青才想起很关键的一件事来,喝问道:“紫微殿向太焕全境的玄修颁发诛魔功德令,但紫微殿完全是一个空架子啊,待数以万计的玄修提着魔物的首级、骸骨,跑到紫微殿计算功德,换取法宝、丹药,紫微殿拿什么去应付他们?”

    “神侯既然对我手下留情,不战认败,想必也愿意成全此事。”陈寻笑着说道。

    “你这是讹上我们问墨学宫了?”周青发怒问道,“你这是向太焕全境颁发诛魔令,问墨学宫及周族,即占有一郡之地,哪里有那么多的丹药、法宝,去兑现难以想象的巨量奖赏?”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