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神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燕云神侯竟然未战就认败了!

    燕都城头数百万玄修,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虽然太焕境那些神王、神帝,都是公认比燕云神侯更强大的存在,但在燕云郡亿万里的大地上,燕云神侯就是无敌的、至高无上的存在,怎么可以未战就认败呢?

    即便是有心想看燕云神侯周祝源好的玄修,这一刻心底也涌起诸多的不甘心来。

    就这么认败了?

    “老;m祖!”青冥仙子周青不甘心的娇喝起来。

    这绝不仅关系到老祖的个人声誉,绝不仅关系到老祖个人的道心修行,问墨学宫都深深牵涉进去。

    老祖今日未战就认败,今后要让燕云郡及全太焕的玄修如何看待问墨学宫,如何看待周族?

    燕云郡境内那些抵触周族统御的势力,会不会变得更蠢蠢欲动?

    “神侯!”秋洪霄犹不甘心的大叫起来,从燕都城头飞出,不再掩耳盗铃的掩饰他与问墨学宫及周族的关系,站在九天苍穹之上,恳声求道,“请神侯许洪霄与这狂徒一战!”

    他此时深深后悔在首阳山退缩了,当时他占有天时、地利、人和,明明有六七成的胜算,却没能当机立断,竟然任这狂徒借首阳山及他秋洪霄的声名立威。

    他更没有想到,燕云神侯竟然不战认败。

    此事对问墨学宫及周族会有多深远的影响还不得而知,但首阳山的命运则注定会发生难以想象的逆转。

    紫微仙人这狂徒,向燕云神侯发出的邀战条件之一,就是要执掌渊澶郡。

    燕云神侯不战认败,今后问墨学宫及周族就不能再将手伸到渊澶郡,首阳山倘若不甘心屈服于紫微这狂徒手下,迎接首阳山的就是腥风血雨的战事。

    秋洪宵不知道这狂徒手下到底有多强的势力,但看他身后这一道道挺拔如寒峭山石的身影,心想这狂徒未必能占得渊澶一郡,但绝对有能力搞得首阳山痛不欲生、生灵涂炭。

    不管怎么说,秋洪霄今日哪怕是魂飞魄散,也要与这狂徒一战,他或许仅有一两成的胜算,但他真要是被杀得魂飞魄散,燕云神侯就没借口避之不战了。

    武竣眉、百花宫主脸上愁云惨淡,情知秋洪霄此时的心性,与紫微仙人相战,胜算不会超过三成,他们与秋洪霄、与首阳山明争暗斗数千年,这一刻绝没有半点幸灾乐祸的心情。

    紫微仙人意图执掌渊澶郡,燕云神侯不战认败,首先受到冲击就是首阳山,但他们虚流山、百花宫日子也绝不会好过,他们此时也不清楚即墨氏、阳氏会怎么看待这事!

    “洪霄,你秋氏一族可以迁回燕云……”燕云神侯意兴阑珊的说道。

    什么!

    无数人难以相信所听到的一切,燕云神侯宁可在燕云郡划出一片地域安置秋氏一族,也不许秋洪霄以死与这狂徒一战?

    “柴钰!”青冥仙子周青情知老祖心意已决,非她能轻易说动,只能娇声呼喝大师兄三才剑仙柴钰的姓名。

    大家不明白燕云神侯为何避战,但此时要说还有谁能劝说燕云神侯改变心意,除了三才剑仙柴钰外,或许没有别人了。

    “周青,你再看那树!”这时候就见洗剑崖下的浓云散开,一直都未露面的三才剑修柴钰露出气度如高崖悬立的身形来,但他脸上同样的意态阑珊,也没有半点要劝燕云神侯的意思,只是要青冥仙子看道侧那株翠意苍葱的参天之木。

    这树能有什么不同?

    青冥仙子周青不解的看向那株在一个时辰内长成有十丈高的参天巨树。

    五行之木绝对不弱,但也未必强到哪里去,问墨学宫两位师兄,一位道号灵木子、一位道号翠峰尊者,可以说是燕云郡在五行之木大道上修为最深厚的两位梵天境仙君。

    不要说一个时辰以木气精华催生一棵十丈大树了,他们二人就算是催生百棵、千棵百丈高、甚至数百丈的超级巨树,都没有什么问题。

    这树能有什么不同?

    青冥仙子周青相隔数千里,往灵木子、翠峰尊者的脸上看去,见他们更是一副深有打击的样子,心里猛然一紧,暗想:

    难道这棵大树不是这狂徒以木气精华催生出来的?

    青冥仙子收敛起狂躁的心绪,将最敏锐的神识往那株大树延伸过去,才隐约感应到那株大树散发出来一股令人颤栗的洪荒气息。

    这洪荒气息虽然极其稀微,但这颤栗、道心都微微收紧的直觉告诉青冥仙子,这绝对错不了,就是道源气息!

    这株树是用造物神通凭空变化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造物是金仙境才具备的神通啊,眼前这狂徒不过梵天境后期修为,怎么可能拥有造物神通?

    青冥仙子眼巴巴的往洗剑崖望去,她犹不甘心示弱,振声问老祖:“这狂徒即便在五行木之大道的修为,达到触及本源的造物境界,即便是比我们要强出一线,但哪有资格在老祖跟前叫嚣?!”

    “什么,造物境!”

    燕都城围观者都差点将下巴都惊吓掉,世间竟然还能再有人在金仙境之前,就触及大道本源,修成造物神通?

    难道这株大树的种子,竟然是紫微仙人这狂徒,从苍穹中掬取一缕流光,凭空造出来的?

    不错,陈寻从半空中掬取一缕流光种入土中,众人都亲眼目睹,但大家都以为这狂徒故弄玄虚,怎么会联想到造物神通上去?

    这不是金仙境中前期才能修炼的大道神通吗?

    秋洪霄身形滞在半空,他与其他围观的梵天境强者一样,经燕云神侯提醒,也都感受到那株翠树散发出来的大道气息。

    他们心里是很震惊,没想有世间竟然有人能在金仙境之前,就触及大道本源,达到造物境界,但他们都知道燕云神侯在修成不朽金身之后,在大道参悟上也很快就达到造物境界,燕云神侯也没有道理因为这个避之不战。

    造物境仅仅是对大道参悟的境界,可以说初步掌握大道法则的力量,但能调用的大道法则力量还很有限,并不能提升多强的实战能力。

    金仙境的根本还在于不朽金身。

    见围观诸修竟然还没有一人能看明白,燕云神侯淡然说道:“青儿,我且问你,不以木气精华催生,一株幼苗生长十丈,需要历经多少寒暑?”

    什么!

    青冥仙子这一刻再度难以思异的拧过头,往下方看去。

    在燕都城头围观的诸多玄修中,也不少人修炼五行木之大道,他们此前就有诸多疑惑,但没有敢往深处想,但听燕云神侯都这么说了,这才纷纷说道:“确实,刚才除了紫微仙君身前那方丈之地外,我们都未感受到有半点木气精华的流动。”

    秋洪霄都愣怔在那里,失魂落魄的从半空缓缓降落下来。

    没有从外界借用丝毫的木气精华,则意味着紫微仙人身前那片方丈之地,光阴实际上已然流逝有百年!

    这是什么大道神通,竟然能改变时间流速!

    无数人都瞠目结舌的站在那里,没想到紫微仙人这狂徒种下一棵树,竟然有这么深不可测的玄虚,没想到紫微仙人这狂徒竟然掌握造物与改变时间流速这么两种寻常梵天境仙君想都不敢想的强悍神通。

    紫微仙人还是狂徒吗?

    紫微仙人真没有向燕云神侯挑战的资格吗?

    太焕境竟然有如此妖孽的人物横空出世,以前为什么从来都没有人听说他的声名,又或者他是来自其他的中境大世界?

    又或者是来自传说中飘渺莫测、却无人能窥其貌的三十三天?

    “紫微道友,祝源甘败下风,问墨学宫从此之后不会再干涉渊澶郡的事务,但倘若秋氏之族想要南迁,还希望紫微道友能给我一分薄面,”燕云神侯朗声说道,“但渊澶郡北接魔蛮之地,虽说魔蛮北撤已经过去四五万年,但紫微道友还是要小心魔蛮随时会卷土重来——魔蛮在北域,最近又有蠢蠢欲动之势。”

    武竣眉、百花宫主也失魂落魄,他们是赶过来看燕云神侯好戏的,要是这样的结果,要是秋氏一族都被迫南迁,虚流山与百花宫该何去何从?

    “多谢神侯成全之美,我紫微殿在燕都城设立分殿之事,还望神侯恩允。”陈寻说道。

    “哦?紫微道友为何坚持如此?”燕云神侯问道。

    “我虽然早就云游域外,但修行之根本在蒙天境,近年来才返回蒙天境,才发现蒙天境早就经受上百万年的血海魔劫,我此前所在的宗族、宗门早就被分崩离析,我的师尊、师兄弟以及师门晚辈,几乎都葬身魔劫之中,甚至都轮回都不得入——紫微殿一脉传承虽然还有遗裔子弟幸存,但也在魔灾的威胁下苦苦挣扎生存,”

    陈寻平静的说道,

    “虽然我一怒之下杀入魔域,斩杀亿万魔物,却发觉无法根除魔劫,几番推算、推演,发觉魔劫之根源似在太焕,似与太焕境魔蛮之劫有极深的根源。我来太焕,不是为争地、不是为争土,我是要为我覆灭于魔劫的宗族、宗门报仇血恨。这层因果不了,我此生无望摘得道果!所以我要在渊澶郡向太焕境所有的玄修宗门、宗族颁发诛魔功德令,任何诛魔有功之人,都要携魔骸魔骨入紫微殿换取法宝、丹药以及修行之仙诀——不仅仅燕云郡,太焕境所有人族繁衍的州郡,我都会派弟子前往设立紫微殿分殿,以主持此事。”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