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章 狂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秋洪霄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气势往四面八方弥漫,似有亿万吨海水从寻仙池上空倾压过来,修为稍低的玄修都觉得被无形的手扼住喉咙,呼吸艰难;而刚才那个出言不逊、讥讽首阳仙人的玄修,更是受到重创似的脸上浮出一线血红,直觉五脏六腑被这一声冷哼凝聚的无形力量,撞得移形错位,元胎都差点被震裂……

    秋洪霄气息倾泄而出,就有人认出他来,数念转动间,今日寻仙池里九山十八楼内的客人们,就都知道首阳仙人秋洪霄竟然已经亲自赶回燕都城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众人面面相觑。

    虽说秋洪霄已经举族迁往渊澶郡了,但身为梵天境后期?的仙君人物,尊严依旧容不得半点侵犯。

    虽说寻仙池背后的主人是比燕云神侯周祝源更恐怖的存在,在寻仙池立下不容他人破坏的规矩,不会容许玄修在寻仙池里私斗,但这不意味着下阶玄修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以下辱上。

    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玄修,仅涅盘中三境的修为,出身于跟首阳山有仇隙的宗门,背后议论秋洪霄怎么会有半点尊敬?

    只是他没有想到秋洪霄就在寻仙池的第一山阁里饮宴,心里顿时忐忑起来,脸色也是惨白,下意识就想到起身逃回宗门,但想到留在寻仙池,秋洪霄或他的弟子还会顾忌寻仙池的规矩,而一旦离开寻仙池,寻仙池的规矩就不会再给他半点的保护。

    “哼……”见那玄修如惊弓之鸟,秋洪霄这时候又不屑的嗤笑一声。

    “秋老贼,你在首阳山当了乌龟,不让人说也就罢了,却跑到寻仙池来欺负一个后辈,算哪门子能耐?”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来,而且还是肆无忌惮的抓住首阳仙君的伤疤狠戳。

    众人循着声音往寻仙池的入口望过去,就见渊澶郡虚流山武氏老祖武竣眉,身穿神焰金甲在十数弟子簇拥下,直接往秋洪霄所在的第一山阁飞去。

    虽然太焕境一郡之地,堪比下境大世界的整座大陆,虽说秋氏、武氏都在渊澶郡立足,但秋氏与武氏这些年的仇怨,以及两族背后所牵扯到复杂因素,对今日相聚寻仙池的诸多玄修来说,都不是秘密。

    看到武竣眉竟然也出现在燕都城里,而且刚过来对秋洪霄就是充满挑衅的火药味,众人即便感觉得气氛变得更凝重,但也伸长脖子往第一山阁望过去,生怕错过什么好戏。

    “武竣眉,你收起你的臭脾气,莫要忘我们的来意。”这时候又见一名宫装美妇出现在寻仙池的入口,娇怨的轻斥武竣眉,也往第一山阁飞去。

    “百花宫主也到燕都城了,今天可真奇怪了,这三家在渊澶郡里明争暗斗的数千年,见面就剑拔弩张,怎么都凑到燕都城来了?再说另外两家,背后可是阳氏与即墨氏啊!”有人压着声音疑惑的问道。

    虽然低级玄修通过神念传音都难逃过梵天境仙人的探听,但在寻仙池里也不能就不交流、议论了,通常都是压着声音以示避讳,其实众人竖起耳朵都能听得见。

    “这个紫微仙人说是挑战燕云神侯,但根本上还是要周氏一族从今往后莫要再往渊澶郡伸手,你说其他两家能不能坐得住?”又有压着声音说道。

    “哼,燕云神侯,乃北境十尊之列,岂会理会此等狂徒?”虚流仙君武竣眉听到这样的议论,不屑的冷哼说道。

    “对啊,燕云神侯不去理会这样的狂徒,任这狂徒叫嚣挑衅,又能如何?莫非还能有人真以为燕云神侯怕了这狂徒?”有人轻笑说道。

    “话是这么说,也确实没有人会认为这狂徒会战胜燕云神侯的可能,但燕云神侯避之不战,那周氏往后就没有借口公开插手渊澶郡的事情了——我说武仙君与百花宫苗仙子亲自过来,可不是担心燕云神侯会战不过这狂徒,而是担心燕云神侯不理会这狂徒,那此前三家在渊澶郡对峙的局面,可就要有新的人插手进来了。”

    听到外面有人将她们的心思都猜出来,宫装美妇秀眉微蹙,也不再掩饰她邀武竣眉同临燕都城的来意,看向秋洪霄,问道:“燕云神侯当然不会理会这样的狂徒,但是问墨学宫不会放任这样的狂徒如此狂妄的践踏燕云神侯的声名吧?”

    听宫装美妇如此说,外面人心思又活络起来,但今日问墨学宫的弟子没有一人在城里晃荡,有人就起心思要不要跑去燕都城南的问墨学宫探个虚实。

    不管周祝源应不应战,这年头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看到有人邀战金仙天尊的事情发生。

    这时候突然有一阵扰动从外面传进来,紧接着就听到有人轻呼起来:

    “紫微仙人已到南城门外,堵住问墨学宫与燕都城之间的路……”

    瞬然,寻仙池内的玄修仙人皆哗然起来,心急的人已经直接往南城飞去。

    燕都城内外,虚空都是被大阵封锁住的,梵天境仙人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往南城飞去。虽说秋洪霄与武竣眉及百花宫主明争暗斗的数千年,这时候也只能在诸多弟子的簇拥下,并肩齐驱往南城遁去。

    燕都城巍峨如山的南城门楼附近,天空聚集的玄修黑压压有如鸟群。

    见赶过来围观此战的涅盘境玄修弟子如此之多,秋洪霄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没想到影响这么大,后悔当时在首阳山没有与紫微仙人一战,以致诸多事都势成骑虎难下,此时只能与百花宫主、虚流仙眉一起挤到前面去。

    燕都城占地就绵延万里,问墨学宫的山门则建于城南学宫山北麓,与燕都城南城门相距万里。

    虽然对于问墨学宫的弟子而言,往来燕都城都是飞来飞去,但学宫山门与燕都城南门之间,还是修到一条石铺的通瞿大道,以供凡民及中低级弟子车马通行。

    此时就见百余身影小如尘埃,一字排开站在这条通瞿大道的中点上,堵住凡民车马通道,而在百余人之前,身穿紫色道甲的陈寻袖手而立。

    虽然相距极远,虽然陈寻身影小如尘埃,但秋洪霄心里清楚,这个紫微仙人此时抬头所看的,正是巍峨入云宵的学宫山脉最高峰洗剑崖。

    那里也是燕云神侯周祝源潜修的道宫所在。

    而此时学宫山那边全无动静。

    即便这样的挑战,事前在众人看来很滑稽、可笑,都猜测燕云神侯不会理会,但真看到学宫那边全无动静,众人又都深感意外。

    虽然太焕境早就不是单枪匹马、闯荡世界的时代了,不要说站在芸芸众生之巅、有如神明的天尊强者,梵天境仙人,哪个背后不都有着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

    但就算燕云神侯不会理会这样的狂徒,难道学宫山或周族就没有一人出面,将这狂徒赶走,或当众毙杀于学宫山前,给太焕境所有想挑衅金仙天尊的狂徒看看可能会有的悲惨下场?

    除非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燕云神侯认为除他之外,问墨学宫再没有一人是此子的敌手!

    这怎么可能?

    问墨学宫及周族,除燕云神侯高高在上,梵天境仙人共有三十七人。

    燕云神侯大弟子、三才剑仙柴钰甚至还是寻仙榜排名进前五十的人物,听说他此时就在学宫山潜修,又炼就一件绝品道器,甚至对抗寻常的神侯天尊,都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他都不出面将这来历不明的紫微仙人赶走?

    大家都往秋洪霄等人看去,在场没有几个梵天境仙人,涅盘境玄修弟子则看不出这个紫微仙人的深浅,只能从秋洪霄等人的脸色,判断这个紫微仙人到底是有没有一点狂妄的资格。

    宫装美妇与虚流仙人武竣眉,都一脸迟疑的往秋洪霄看去。

    秋洪霄此时虽然没有在学宫山,但谁都知道他与周族的关系,宫装美妇隐约猜到,秋洪霄没有在学宫山,而是出现在寻仙池,很可能是此前他面见燕云神侯时就已经碰了壁。

    难道燕云神侯真就认为燕云郡,除他之外,就没有一人是这紫微仙人的敌手?

    *

    时间就仿佛凝固了一般,一连三月,学宫山都没有一丝动静。

    秋洪霄他们能看到学宫山里隐隐绰绰的人影,但没有一人走出山门,想必是燕云神侯下了禁令所致。

    这三个月里,在南城围观的玄修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是越聚越多,几乎燕云郡所有的涅盘境精英玄修弟子都倾巢而出。

    而除问墨学宫及周族外,燕云郡还有诸多仙道宗门,这些宗门的梵天境老祖通常都不会轻易出动,这时候竟也半数仙君亲自赶到南城外,看这场闹剧如何收场。

    时间就仿佛凝固了一般,又是三月过去。

    前后六个月间,紫微仙人与他身后的百余弟子仿佛雕塑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要不是亲眼看到,甚至都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机存在,风吹雨打,也是径直往他们身上卷去……

    难道就要这么一直耗下去?

    诸多围观者都是聚而复散,唯有涅盘上三境以及梵天境的强者,到南城后就没有再离开,似乎非要看到这场闹剧的结局,才甘心离开。

    一年期满,封锁洗剑崖的金云突然间滚滚排开,露出一座朴实无华的石殿来。

    身穿青袍道衣的燕云神侯周祝源站在石殿前,虽然身形也小如微尘,但予万里之外的围观者却有高大如神明的直观。

    燕云神侯终于露面了,无数人的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但大家都摒住呼吸,等着燕云神侯出手毙杀紫微仙人。

    然而燕云神侯却是未动,而是传音说道:“紫微道友,你若是求名,想必你现在已经名满太焕;你若为占地,我周氏一族从来都与渊澶郡无关——你可以离开了。”

    什么?

    无数人瞪爆眼珠子,没想到当年怒杀炎族十八仙的燕云神侯,竟然就这样让这狂徒走掉,还成全他欺压金仙天尊的盗世之名?甚至还许他以后正式插手渊澶郡?

    陈寻淡淡的往洗剑崖望去,说道:“装腔作势得来之名,总没有战败金仙天尊来得实在,还请周道友不吝一战;又或者,你直接认败,许我将紫微殿一处分殿设在这燕都城里也可以!”

    在燕都城南城守望一年的围观诸修,这一刻都快气疯了,燕云神侯如此心胸,都愿意成全这狂徒的虚名,没想狂妄子竟然还要求死,没想要这狂徒的口气是如此之狂,竟然燕云神侯直接认败!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