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五章 魔珠妙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溪月悬立在紫微城的上空,就见紫微城的核心,同时也是紫微灵池大阵的中枢传荡出一阵阵仿佛来自大道本源的波动,一**强烈的冲击着她的道心……

    虽然不清楚陈寻以什么神通,将心魔珠化入紫微灵池大阵,但紫微灵池大阵在陈寻与血河老祖的联手作用下,这一刻正发生着深刻蜕变。【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一阵阵的波动,冲击着她的道心,也给她强烈的感悟,她不管怎么样,紫微灵池大阵蜕变完成的那一刻,都很值得万众期待。

    紫微灵池大阵虽然是将赤火城防护大阵融入石岛灵池,从而获得从虚空汲取灵气的能力,但本质上没有超越天地五阶的层次。

    天地五阶防护大阵,在下境大世界都不能算是顶尖的存在,在此前的血战中,要不是陈寻与经战阵凝聚的百余樽紫微神将护防左围,被任何一位魔帝或黑天魔神的攻势突破进来,防护灵罩就极可能会被攻碎掉。

    不管怎么说,心魔珠作为绝品道器化入紫微灵池大阵,一旦功成,紫微灵池大阵就将发生深层次的蜕变,即便无法提升到仙阶大阵的层次,也将是最顶级的天地大阵……

    “血河苦修数百万年,在心魔珠内炼就幻境天域,已臻近至道,差最后一步就能由假成真,由幻境空间变成真实空间。虽然差最后一步很可惜,但血河数百万年参悟的天地演变之势都在这一珠之中,因而心魔珠能融入任何一种天地大阵之中,也能将任何一座天地大阵的阵法禁制残缺补全,提升到极致……”

    陈寻见溪月都略有不解,便传音解释给她听到;其他人也未必从中参悟出什么,陈寻也没有将心魔珠与紫微灵池大阵的秘密扩散出去。

    “那等血河参悟到大道本源的那一刻,紫微灵池大阵岂非还会再有变化?”溪月欣喜的问道。

    “那等血河参悟到大道本源的那一刻再说吧。”陈寻笑道,知道要将天地大阵提升到仙阶大阵,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至少眼前这一步,他们进入太焕境也算是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style_txt;心魔珠作为绝品道器,化入紫微灵池大阵之中,是有些可惜了,但同时要掩藏血河老祖的身份,不让谷之华及始魔宗生出更多的防备,心魔珠也无法拿出来御敌,还不如用来提升紫微灵池大阵,使八百万人族精锐在灵池岛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

    陈寻是借心魔珠将紫微灵池大阵的阵法禁制残缺补全,而灵池岛本身就是紫微灵池大阵的一部分,心魔珠化入紫微灵池大阵,灵池岛内部也正发生深刻的变化。

    感应到这种变化的玄修弟子,这一刻受益匪浅,可不是随时都有这么好的机会助他们参悟大道变化的。

    虽然一切都准备就绪,但还要等紫渊渡过天劫,才能打开前往太焕境的通道。

    魔族始终潜伏在魔域深处不敢轻举妄动,陈寻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扫荡亿万里广阔的魔域,将每一头魔物都从旮旯角落里找来剿灭,剩下这段时间,他就在祭坛古殿里参悟修罗族留下来一些残诀,或在焚天宝莲里炼制紫庚金塔或炼制更多的紫微焚天剑……

    一日,一阵天地轰鸣从魔域深处传荡而来,即便是远在千万里之外的熔岩裂谷依旧感受到苍穹传播着雷霆震荡的气息。

    陈寻飞出祭坛古殿。

    溪月、梁鹤、藏墨等人都惊醒从各自位于紫微城之中的道宫飞出,聚首灵池岛的上空,看到陈寻飞过来,都问道:“紫渊在渡天劫?”

    紫渊孤身深入魔域,已经过去十五载,对众人来说仅仅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陈寻要紫渊独入魔域深处,一是磨砺道心,二是诱黑衣魔使或魔帝出手,十五年没有音信,这一刻引动天劫神雷,说明潜伏暗处的黑衣魔使及魔帝们竟然耐不住性子,对紫渊出手了。

    “溪月,你与我过去一观?”陈寻笑问道。

    梁鹤、藏墨等人虽然也想看紫渊渡劫,但灵池岛及熔岩裂谷、祭坛古殿,需要有人留下来看守,只能眼巴巴看着陈寻与溪月闪身没入虚空之中。

    *

    陈寻不用苍穹之门,也不怕黑衣魔使及魔帝能动用什么手脚,数渡虚空,陈寻与溪月就出现在雷瀑的边缘。

    涅盘境修炼到极致,就会引动天劫,承经七十二重神雷的轰击、淬炼,方成无劫法身。

    看着耀白色的雷柱似暴雨狂降,覆盖万里魔山魔岭,天地都被轰劈开来。

    除了紫渊之外,还有一樽巨大鳞尾拖地的双足蛟魔陷入天劫神雷之中。

    蛟魔人首蛟身,万丈高的魔躯,几乎要将苍穹顶破。

    此时才过去第三重劫雷,还无法对蛟魔造成多大的伤害,紫渊祭出十二柄紫微焚天剑,护住周身,抵御劫雷的轰劈。

    虽然此时的劫雷对蛟魔的神魔之体难造成什么威胁,但劫雷是源出大道本源、汇聚天地元力形成,天然带有大道本源的威势。

    身陷天劫神雷之中,即便是能承受劫雷的轰击,但也被劫雷中的大道天威所震慑,变得寸步难行——而魔族受大道天威的震慑,更为严峻,要不然的话,上百万年来魔域所暗中培养的魔帝级魔物,将远超乎想象。

    不然的话,蛟魔以及其他隐身远处的黑衣魔使与魔帝们,只要出手将紫渊轰成齑粉,什么事都烟消云散了。

    看着陈寻与溪月联手出现在雷瀑的边缘,黑衣魔使及其他六位魔帝毫不犹豫的往远处狂遁……

    溪月不难想象黑衣魔使及诸魔此刻对陈寻的畏惧。

    他们虽然站在雷瀑之外,但天劫神雷对周遭的虚空及天地气机有着翻天覆地的影响,陈寻能带着横穿虚空,直接出现在劫雷区域的边缘,说明他对天地之势的参悟,远在寻常梵天境魔帝之上,甚至都不用考虑天劫神雷对天地气机的影响。

    很显然黑衣魔使与诸魔此时无胆联手与陈寻、溪月一战。

    而黑衣魔使与诸魔不立时狂遁逃走,一旦被陈寻的神识锁住,此时又远离魔族大军新的巢穴,它们最终都难逃陈寻的追杀。

    等到要紫渊渡过前七十重劫雷,还剩最后两重、最为凶烈的劫雷时,陈寻才将磅礴的道源神念,化作一道似由亿亿万灵辉凝聚的天河,自眉心渡入紫渊的灵海,助他修炼更高层次、更为精纯的无劫法身。

    那头蛟魔也是厉害无比,安然无恙的扛过七十二重劫雷,魔躯仅有一些鳞片被轰碎,魔躯仅出现一些细密的龟裂。

    然而它扛过七十二重劫雷又有何用?

    迎接它的,是陈寻笑弯的双眸,以及溪月祭出天地玄影镜打过来的一道灵光……

    蛟魔专修神魔之躯,不修法身,陈寻将它的元神抽离出来封印,巨大的魔躯却是堪比极品道器的存在,可以用来炼制梵天级的魔神傀儡。

    虽然为了掩藏身份,进入太焕境后短时间内不能动用魔神傀儡,但炼制魔神傀儡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炼制出来有备无患,总是必要的。

    而将这具魔躯置入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里,经混沌真火进一步的祭炼,待炼制成魔神傀儡,灵池岛就又拥有一樽准金仙境的战力存在。

    紫渊正式修成无劫法身,晋入梵天境,却没有合适的道宝护身,陈寻就将夺自邵山子的那座极品道器级灵塔赐给他祭用。

    “我们回熔岩裂谷,现在该去太焕境了……”陈寻说道。

    “我们离开魔域,魔族重新占据熔岩裂谷,占据魔阵祭坛,如何是好?”紫渊担忧的问道。

    溪月也是担心,他们现在控制着熔岩裂谷、控制着能撕开虚空、形成空间通道的祭坛,但他们离开时不能摧毁祭坛,不能分兵镇守,祭坛最后还是会落入魔族的手里。

    陈寻笑道:“没有心魔珠,他们就算重得祭坛,又能如何?”

    即便是虚元殿想要横跨诸大天域,也需要根据不同天域对星域灵流的影响去推算彼此的方位,才能精准的构建横跨两座天域的苍穹之门,差之毫厘都不行。

    这个不同天域对星域灵流的影响,虽然都可以笼统的归入天地气机之内,但梵天境玄修对天地气机的直接感应,通常都会被限制在百万里范围之内,而不同天域之间的空间距离,可能是百万里的亿万万倍,如何去感应?

    虚元殿作为最顶级的虚空道宝,最强悍的地方就在于通过对星域灵流的推演,将不同天域的天地气机演变都准确无误的投射出来,为苍穹之门提供精准的方位。

    在获得心魔珠的那一刻,陈寻便明白过来,魔域之魔族,手里并没有所谓能与虚元殿媲美的虚空道宝,但血河老祖以心魔珠为基础所炼就的幻境天域,实是真实天域的投射,通过对这些真实天域的感应,从而与虚元殿异曲同工的,对这些天域进行精准的定位……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