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二樽法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抚摸着龟裂的巨壁,指触间依旧能感受到那亘古长存的洪荒气息,这是大道长存的气息,即便是始魔宗将此域的地脉摧毁,即便是魔族在此繁衍上百万年间,犹不能将亘古长存的大道气息抹去……

    陈寻幽然抬头眺望高达苍穹的殿顶,不难想象这古殿沉入熔岩之前的巨大、恢宏气度,不难想象修罗一族曾经的强大跟鼎盛。【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修罗一族虽然统治的不是中境大世界,但作为上古神族的遗裔,作为封印之地的镇守宗族,依旧是与羿族同等层次的存在,只可惜修罗族神王入魔后受始魔宗的盅惑,与太元古族两败俱亡,不仅造成两个强大神裔之族的破败,羿族内部实际上也早就支离破碎了吧?

    不知不觉间,古殿那亘古长存的洪荒气息,也将陈寻笼罩其中了。

    紫渊、金世海、宁东辰三人修为层次还略低了一些,在古殿所透漏的洪荒气息面前,除了肃然起敬之外,不会有太多的所得,但溪月与血河老祖都是修炼到梵天境中后期的人物,却是能从这洪荒气息里感受到大道本源的意味。

    血河老祖此前之所以到魔域来坐镇,就想从这古殿残留的大道气息里,参悟幻魔大道更本源的道意跟力量。

    也恰是如此,血河老祖与溪月看到眼前一幕,心里才更是震惊。

    血河老祖彻底栽到陈寻的手里,又经陈寻磅礴的道源神念重塑了神魂,自然清楚陈寻大道修为,已经接触到本源层次。

    然而血河老祖此前从陈寻道源神念里所感受到的大道本源气息,与修罗一族的大道传承绝然不同,而从陈寻此前所施展的诸多神通,血河老祖判断陈寻修为最深的应该是乾坤大道。

    此时知道陈寻的身份,这一切就顺理成章了,陈寻必然是从羿族少君遗裔那里获得羿族的上古传承。

    而此时看到古殿所透漏的大道气息,竟然将陈寻都笼罩进去,或者说陈寻融入古殿的大道气息之中,血河老祖除了目瞪口呆之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前的一6style_txt;切,只能说明陈寻至少在两条大道修炼、参悟上,都达到本源境界。

    很快就见古殿透漏的洪荒气息在陈寻的指尖凝聚,最后竟然凝聚成一团数寸高的紫色灵焰,落在陈寻的掌心间明灭摇拽。

    “这就是大道真煞灵火?”溪月震惊的问道,没想到陈寻竟然能将古殿亘古长存的洪荒气息凝聚成大道真煞灵火。

    “不错,虽然未必能助你参悟修罗一族的传承,但于你们修为多少会有些助益……”陈寻截取一小部分紫色灵焰,又分成四缕,往溪月、紫渊、金世海、宁东辰四人的眉心打去。

    溪月自然知道大道真煞灵焰的珍贵,这是她在屠魔宗仅仅闻听其名未见其形的大道奇珍,将能助她修炼的仙元法身更进一步,稽首施了一礼,当即返回灵池岛潜修去了——灵池岛那边也需要她坐镇,确保不被逃入魔域深处的黑衣魔使与其他魔帝所趁。

    而紫渊真君、金世海、宁东辰就留在古殿里修炼。

    而这轮回大道的真煞灵焰,对紫渊、金世海、宁东辰他们的神魂修炼助益更大——得一缕大道真煞灵焰,紫渊很快就能修炼到梵天境圆满,去渡天劫了。

    古殿无比恢弘,陈寻将紫庚金塔从焚天宝莲里取出,塔尖也差一截才碰到殿顶。

    “魔族难有作为,但熔岩裂谷也要加强防备,我将邵山子、石龙子都囚禁在紫庚金塔之中,你们也要小心看管,莫叫他们有隙可趁,”陈寻吩咐血河老祖及紫渊真君等人,继而他就直接在古殿之中盘膝而坐,法身遁入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中潜修。

    魔域没有谁的修为高过他,因而也没有谁看透他灵海深处的八臂修罗法身,但他们此前太焕境,随时有可能遇见金仙境的大能,他想要遮掩身份,就需要重修法身。

    而梵天境的仙君、魔帝,要么修炼神魔之躯,要么修无劫法身,陈寻进入太焕境,再遇强敌,就必须要现形法身,才能将真正的实力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

    对于焚天境玄修,法身才是一切的根本,肉身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陈寻以往想修第二樽法身,还有些困难,这几乎是金仙境中后期大能的独特神通,但陈寻这次在修罗古殿,从残存的洪荒气息里参悟到轮回大道的本源,修炼第二樽无劫法身,也就顺理成章了。

    陈寻初渡天劫、修炼修罗法身时,入寂潜修一千余年才成,修炼第二樽无劫法身,也不觉得就简单多少,幸好将修罗古殿残存的洪荒气息,凝聚成一缕难得珍贵的轮回大道真煞灵焰。

    在这缕轮回大道真煞灵焰的基础上,凝聚新的法身要容易得多,不然两种大道本源力量相互干扰,修炼第二樽无劫法身,要比想象中艰难得多。

    要不然的话,梵天境参悟多种大道的仙君,都能修炼多樽法身了。

    古殿中时光流逝十二载,焚天宝莲里则已悄然过去二百四十余年,陈寻法身再度从梵天宝莲里跨出时,盘在紫庚金塔顶的血河老魔猛然惊醒,就见古殿间空间在这一刻因受到强悍力量的压迫而扭曲起来,光线扭曲形成一道道无比玄奥的纹路。

    血河老魔抬头看着陈寻比紫庚金塔还要高出少许的新修成法身,就见一道道紫色神焰从千丈法身散发出去,俄而猛然收敛回来,化作一件紫色战甲披在法身之上,赫然以紫微神将无上威仪的法相现世。

    紫微神将法身,要比八臂修罗法身要弱一截,但血河老河心里清楚,陈寻真正的第一法身就留在焚天宝莲之中,从此之后,只要在场目睹这一切的数人不泄漏秘密,太焕境将无人能窥破陈寻的真正身份。

    而陈寻以紫微神将法身祭用紫微焚天剑阵,威力少说能提升一倍。

    陈寻将紫微神将法身收入灵海,落回到古殿之中。

    见紫渊已然将涅盘第九境修炼到圆满,陈寻将装有千余紫微焚天剑的储物宝戒以及修炼剩下的轮回大道真煞灵焰都隔空递给他,说道:

    “你既然已经将梵天境修炼到圆满,就应该渡天劫了,你去魔域深处找一头魔帝决一死战吧!紫微焚天剑里附有我的神念,你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我随时都会知道……”

    虽然以紫微焚天剑阵御魔天劫神雷,消耗极大,但这一缕真煞灵焰能提供磅礴的真元,还能助紫渊进一步淬炼神魂,使他修炼的法身品质更高一层。

    “多谢陈尊!”紫渊虽然突破在即,即将成为梵天境的强者,但心里对陈寻越发尊崇,收起储物宝戒,将千余紫微焚天剑再度稍加祭炼一番,就飞身离开修罗古殿,往魔域深处遁去。

    屠魔宗以往诸多梵天境仙人,在渡天劫时都是重重保护,唯恐受到外界的一丝干扰,陈寻却要紫渊真君孤自深入魔域深处寻找魔帝决死。

    虽说知道陈寻是要紫渊真君进一步磨砺道心,也知道陈寻应有万全之策,或许兼有诱杀黑衣魔使及魔帝的用心在意,但金世海、宁东辰还是觉得叹为观奇。

    灵池岛悬立在熔岩裂谷的上空,梁鹤、藏墨等人还在为紫渊真君的孤自离去奇怪,紧接着就见陈寻他们出了祭坛,忙上前来相见。

    在修罗古殿里潜修十二载,再出祭坛,见灵池岛上的紫微城已经更成规模,除了鳞次栉比的殿阁亭坛等建筑群外,在紫微灵池大阵内也形成错落有致的大小防御法阵。

    八百万人族精锐在灵池岛紫微城里,也彻底有井然有序起来,不再是刚入魔域的那群乌合之众。

    虽然这么一支力量还是远不可能与始魔宗抗衡,也不可能与太焕境的一流势力抗衡,但也绝不容小窥。

    “血河,你是不是觉得灵池岛还缺点什么?”陈寻看向化身红袍玄修的血河老祖,问道。

    血河老祖虽然还没有恢复巅峰修为,仅有巅峰三成不到的实力,但作为梵天境后期的强者,随时能重塑肉身,只是这具肉身实在不重要罢了,血河魔蛟才是它神魂法身的根本。

    八百万人族精锐虽然井然有序,所凝聚的力量不容小窥,但还是不能与太焕境一流的势力抗衡,更不要说与谷之华以及隐藏幕后的始魔宗为敌了。

    血河老祖待要夸赞几句灵池岛,就见陈寻坐储物宝戒里取出心魔珠,就往紫微城中心掷去。

    看到这一幕,血河老祖脸色大变。

    陈寻看到血河老祖的神色,哈哈一笑,传音说道:

    “血河,你从归附的那一刻,就认定我最后会将这心魔珠还给你,但你自己想想,你转世重修,你最大的心魔是什么?你修炼的幻魔大道,最后修炼的不是自己的心魔。虽然你已经都将心魔化入这枚魔珠之中,但不能将魔珠幻境化去,如何超脱幻魔大道,真正认识到幻魔大道的本源?我此时将心魔珠化入紫微灵池大阵之中,再罚你护卫灵池岛万年,参悟紫微灵池大阵所演变的天地本源之法,到时候你自然能成就金仙境修为……”

    血河老祖灵海里如是雷音轰鸣,怔立当场,随时朝陈寻跪地伏拜,俄而蜕去重塑的肉身凡胎,变回血河魔蛟遁入灵池岛之中……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