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一章 心魔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闻听陈寻此言,紫渊、金世海、宁东辰皆是大惊,循着陈寻的视线看过去:

    以黑色巨岩为表面砌就的魔阵祭坛,龟裂出蛛网状的道道裂痕,却没有彻底的摧毁,透漏仿佛来自荒古的淡淡气息,阻止众人神识窥视其祭坛内部的情形。【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不过,这一切都是魔阵祭坛自行运转所致,紫渊真君、金世海以及宁东辰他们从祭坛的表面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也觉察不到除祭坛本身残留的荒古气息之外,还有其他半点异常气息的存在。

    “血河崩溃,幻朦这魔头承受最狂暴的力量反噬,竟然还能有残魂苟存”

    宁东辰他们虽然没有亲眼目睹血河的失控崩溃,但从陈寻描述里也不难想象血河崩溃所产生的撕扯力量有多狂暴,诧异的问道。

    祭坛虽然没有被彻底摧毁,但魔帝幻朦主持魔阵祭坛时,势必会首当其冲遭受最凶烈的反噬,所受到的冲击比那些处于血河边缘的魔物,不知道要强出千倍、万倍。

    在这种情形下,魔帝幻朦的神魂竟然没有彻底被摧毁、湮灭,还真是令人吃惊啊。

    “胧魔一族擅修幻魔大道,幻朦这魔头所修的幻境天域,甚至都滋生出一丝因果业劫的意味来要是这座幻境天域是基于幻朦这魔头修炼的肉身法宝变化而成,那这肉身法宝即使不是绝品道器,也已经无限接近绝品道器了,”陈寻淡淡一笑,说道,“你们说,幻朦这魔头是那么容易灭掉的吗”

    “是什么样的肉身法宝,竟有如此威能”见陈寻并不急于逼魔帝幻朦的残魂出来,紫渊也饶有兴趣的问道,他们心知就算是梵天境后期的魔帝,想将肉身法宝修炼到绝品道器的层次,也绝不是一件易事。

    “我对胧魔一族以及幻魔大道也不熟悉,”陈寻将黑衣少女从焚天宝莲里放出来,笑问道,“小筠姑娘,你觉得幻朦这魔头修炼的是怎样一件肉身法宝”

    “心魔珠就在你眼前,你大可以伸手取来细看,何必多此一问”黑衣少女神色寡淡的说道,清亮如许的眸光落在布满道道裂痕的祭坛之上,“难道你将我从焚天宝莲里放出来,我真就会上当受骗,将魔使及其他魔帝都诱来给你斩杀”

    “小筠姑娘莫要将我说得这般无情,”陈寻笑道,“我只是一片好心让你与幻朦老魔故旧相见”

    “你会有这好心”黑衣少女抬头看了陈寻一眼,才不信他的胡说八道,沉吟片晌才恍然明白过来,说道,“我明白了,幻朦经心魔珠变化的幻境天域,真如实境,既然都衍生出一丝因果业劫的意味,也就说已经修炼到与六道轮回直接沟通的层次了;幻朦藏于心魔珠的残魂,还是有可能在你出手之前直接遁入轮回的你是怕捉不住幻朦,你之后的图谋都会落在空处”

    “我要抓住幻朦这魔头的残魂做什么它又不能将心魔珠带走,”陈寻镇定自若的笑道,“我只是很好奇,幻朦这魔头都活好几百万年了,为什么还这么贪生怕死,连轮回都不敢入我也好奇,幻朦这魔头看你在这里现身,也不说出来打声招呼。”

    “哼”黑衣少女冷冷一哼,既然都看穿陈寻的心思,也不怕将他的心思拆穿,说道,“你与幻朦血战过一场,又在诸多胧魔神魂深处动了这样的手脚,自然知道它与黑衣魔使与其他魔帝的不同之处,你不过是想从它身上知道始魔宗更多的秘密,知道如何控制这座祭坛”

    陈寻与魔族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赤炎、罗迦诸魔的神魂印记最终都落到他手里,但这些魔头都不知道太古魔神本相的模样。

    而幻朦竟然能将太古魔神黑梵的真实法相,丝毫不差的投射到幻境天域里,震慑强敌的神魂,陈寻他都差点着道,这就说明幻朦与其他魔帝有着很大的不同没有见过活的太古魔神黑梵,它如何将黑梵的真实法相,丝毫不差的在幻境天域里投射出来

    魔帝幻朦绝非魔域、魔墟等封印之地,太古魔神黑梵魔识所孕生出来的先天魔物,它极可能就是太古魔族转世,前世存活的年代,可能跟太古魔神黑梵一样的久远

    此外,魔帝幻朦的神魂深处并没有谁设下神魂封印,陈寻更是千方百计想要俘获魔帝幻朦的一缕残魂,很可能从幻朦这魔头身上揭开始魔宗及魔族更多的秘密。

    见黑衣少女将他的心思都揭开来了,陈寻淡淡一笑,探手往祭坛方向抓去。

    紫渊他们还是看不出祭坛上有什么不同,就见一阵光线扭曲,就像被活生生剥掉一层皮似的,一层五彩绚丽的光膜渐渐从祭坛上剥离下来,很快就凝聚成一枚掌心大小的透明彩珠,落到陈寻的手掌心里。

    “”

    金世海、宁东辰没想到心魔珠就在他们的眼鼻子底下,直接化成一张光膜上覆在魔阵祭坛之上,竟连紫渊涅盘境巅峰、差半步就能修成无劫无量金身的人物,竟然都毫无觉察,心里暗感后怕,要不陈寻在场,他们要是轻易去试探祭坛的虚实,说不定会让魔帝幻朦有机可趁。

    睁眼看去,就见心魔珠里有一只纤细之极的身影,却是魔帝幻朦残魂呈现出来的法相,青鳞密覆的魔躯,背后五彩膜翅异常繁复,要不是还差两根长长的触须,就是一只寸许大小的彩蝶了虽然魔帝幻朦残魂在心魔珠所呈现出来的法相极小,但它青鳞面孔上的惊谔却清晰的表现出来。

    它大概已经是猜到陈寻的真实身份了。

    “想必你此时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陈寻说道,“始魔宗没有在你的神魂深处设下额外的神魂禁制,一来是你的身份极其特殊,二来始魔宗的人大概认定你有心魔珠在手,神魂不会落到人族的手里以致泄漏秘密,但它们却没有想到你修炼幻境天域,不断以神念化变幻境天域的万物世情,心里对六道轮回已生畏惧我说的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如此啰嗦,也不要想从我这里窥得什么秘密”魔帝幼朦即便剩下一缕残魂,但借助心魔珠还是能保持神魂的整对完整,也能通过神念传音说话。

    “我将这血河魔蛟给你,你就可以立即重塑肉身,而以后以血河老祖的道号在我身边侍奉,始魔宗也没有谁会认出来,只会认为你早就在这裂谷里魂飞魄散,”陈寻笑道,“而你已经知道我在诸多胧魔神魂深处所动的手脚,甚至能令它们修炼的幻境天域多出一丝天地本源的气息,你将来想要把幻魔大道修炼到大成,成就金仙境,希望也只能寄托在我身上我在想,你前世既然身为太古魔族的一员,祖魔黑梵复不复活,跟你有几毛钱的关系”

    黑衣少女脸色微变,她能想到陈寻已经猜到很多,但没想到他从诸多蛛丝马迹里,能推断得如此详细。

    心魔珠里的那缕残魂,这时候脸色也是阴晴不定,没想到它的底牌全部都落在陈寻的眼底,而陈寻也将它所期待的所有条件都分毫不差的说出来,令它应也不是、拒也不是,沉吟片晌,才传音说道:“不错,我前世确是太古魔族,但从三十三天逃出时,神魂受到重创,才不得不重入轮回修炼,这世已经不想再入轮回了”

    “你们这些魔头都是从三十三天逃出来的”陈寻压抑住内心的震惊,道虚等人一生苦苦追寻三十三天存在的踪迹,谁能想到幻朦竟然就是从三十三天逃出来的太古魔族,那始魔宗岂非就是从三十三天逃出的太古魔族所创

    三十三天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而这些太古魔族,与太古魔神黑梵又是什么关系

    “我转世重修,前世记忆已经破碎,而黑梵的魔崽子们将我赶到魔域已有多年,你也不要想从我这里知道始魔宗太多的秘密。”魔帝幻朦的残魂在心魔珠里传音说道。

    “你既然在魔域多年,那必然知道魔域原先是何族镇守,此族因何蓑败、魔族又因何能够成势”陈寻问道。

    “你随我进入祭坛之中便知一切,”魔帝幻朦说道,“但你首先将血河魔蛟让出来,让我重新神魂肉身,不然的话,我从心魔珠里出来,就会魂飞魄散,彻底湮灭”

    陈寻微微一笑,心想这魔头不得到血河魔蛟,大概也不会将进入祭坛的办法说出来,说道:“我要去太焕境,到时候大概借用血河魔蛟的一些力量。”

    魔帝幻朦在心魔珠里的残魂,脸色又阴晴不定起来。

    要借祭坛打开通往太焕境的空间通道,差不多要将这头血河魔蛟大部分的力量都消耗掉,但看陈寻气定神闲的样子,咬牙传音道:“你只要答应最终助我重修肉身,将幻境天域能衍生天地本源气息的秘法传我就行,而我最后也会助你修炼幻魔大道即便日后黑梵吞噬诸域,你可另行开辟幻域,不至于没有存身之地。”

    “这个无需你来关心,你先寄舍血河魔蛟再说。”陈寻以磅礴的道源神念裹着血河魔蛟,送入心魔珠中手机用户请访问.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