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一十章 血河魔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诸魔与黑衣魔使注意到异常时,祭坛上空呈漏斗状的漩涡血河已经不再受控制,边缘区域最先开始崩溃。【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一?看书?·1?·cc

    漩涡血河是无法与混沌火海最深处的火渊相提并论,但吞噬数以百万计的精锐魔族血肉精华而得,也绝不容小窥,虽然此时还仅仅是边缘区域不受控的崩溃,但在猝不及防间,就已经十数大魔君被狂暴的力量卷进去,都未能挣扎一下,就被撕成粉碎……

    “幻朦,怎么回事?”黑衣魔使雷霆般的怒吼,四周的岩浆沸腾震溅,不知道幻朦到底怎么了,竟然在这关键之时,让祭坛出这样的岔子。

    魔帝幻朦有口难言。

    胧魔一族,以神魂强大着称,换作平时,陈寻仅以暗日撼神玄印神通,还难重创魔帝幻朦的神魂,但恰如陈寻对溪月所说的那样,当魔帝幻朦全神贯注摧动祭坛以控制漩涡血河的狂暴力量时,哪怕是一根针戳过去,都有可能诱灾难性的后果。

    魔帝幻朦意识到异常时,想切断其他胧魔的联系已经来不及了,暗日撼神玄印所化的黑色风暴,已经往它灵海之中的法身席卷过来。

    骤然间,魔帝幻朦便失去对祭坛的控制……

    虽然这个过程极短,甚至都不到百分之一瞬的短时,在魔使出声怒吼时,幻朦法身就从黑色风暴的缠裹中挣脱出来,但就是这百分之一瞬的短时,血河失控的狂暴力量已经朝它的灵海反噬过来。

    魔帝幻朦不以神魔炼体见长,早就学始魔宗的魔使们修炼法身,修炼到梵天境后期,法身也是极其强大,但血河失控反噬过来的狂暴力量更加强大,如决堤的洪流冲入它的灵海。

    它的法身顿时间被狂暴的洪流绞出道道裂纹,仿佛一叶孤舟在狂涛怒浪之中起伏,随时就被打成粉碎。

    魔帝幻朦此时自保已无暇,已经无法去阻止血河崩溃了,更不要去驾驭血河所蕴含的狂暴力量了。?壹?看??书看·1?k?a?n?s?h?u?·cc?

    而在这一刻,魔帝幻朦也终于明白过来,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紫微仙君动了什么手脚,但它这时候醒悟过来已经彻底迟了。

    在法身被血河反噬入灵海的狂暴力量彻底绞碎之时,魔帝幻朦只是眼睁睁的看到祭坛附近数以百计的大魔君、千古魔头们,都被崩溃的血河卷了进去——它们就站在祭坛的附近,站在漩涡血河的下方,血河崩溃时,它们逃无可逃。

    而黑衣魔使与其他七樽魔帝,虽然在血河崩溃时身在祭坛的半空中,这时候也是满脸惊惧往外疯狂遁逃,避免被崩溃的血河卷进去……

    **************************

    成败在此一举,陈寻也是一脸的严峻。

    在魔帝幻朦的法身被绞碎后,陈寻的神识也再无法感应到祭坛附近生的一切,此时只能从天地元力魔煞震荡中推断熔岩裂谷所生的一切。

    幻朦作为胧魔一族,修炼幻魔大道,神通自然是强大无比,但就如陈寻神通法力再强大,也不能在极短时间内连续祭用数百次紫微焚天剑阵斩杀强敌,幻朦再强大,也不能凭空连续变化出数百座幻境天域来。

    然而在上次的恶战中,魔帝幻朦为了摆脱陈寻的斩杀,却又真真实实的变化出数百座幻境天域,这才从陈寻的剑下成功脱身。

    这种情形也不是不可能生,比如说魔帝幻朦修行上百万年,完全能够炼制出数百件随时会变化幻境天域的魔器来。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魔器的水准不应该太低,而且都是出自魔帝幻朦之手,水准也不应该参差不齐。壹看书·1?k?an?s?h?u?·c?c?

    然而陈寻在出手斩破这些幻境天域时,所遇到的情形可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除了第一座幻境天域真如实境、甚至都能让人感应到因果业劫之外,其他数百座幻境天域的水准实在是参差难齐,最大的可能就是之后那些幻境天域,并不是什么魔器变化出来的,而是魔帝幻朦借助其他胧魔的神魂变化而得。

    这也解释了魔帝幻朦当时为何没有借祭坛反攻——魔帝幻朦以及诸多主持祭坛的胧魔,都被陈寻重创,自然无法启用祭坛,因而让陈寻轻易夺得血河而脱身。

    陈寻在重创魔帝幻朦时,对这些幻境天域也没有彻底斩破——魔帝幻朦或许以为陈寻是力有未逮,却完全没有意识到陈寻在这些残破的幻境天域里留下了上百道道源神念。

    而在胧魔恢复伤势时,陈寻留下的道源神念就在悄无声息深植到这些胧魔的神魂深处。

    陈寻的道源神念,都携带有一丝鸿蒙大道的本源力量,胧魔们将道源神念炼入神魂深处,修补如初的幻境天域都衍生出一丝天地本源的气息,这也未能引起诸魔的注意,都还以为在幻魔大道的修炼上提升了一大步呢。

    只要诸魔事后还用这些胧魔主持祭坛,祭坛实际上就是在陈寻的控制之下。

    黑衣魔使与诸魔狂逃时,都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不明白血河为何会突然崩溃,不明白魔帝幻朦到底出了什么岔子,而魔帝幻朦在法身被绞碎前虽然恍然明白过来,但已经无法将这样的秘密吐露出去。

    ******************************

    溪月与紫渊、梁鹤、藏墨等人也看就玄光之幕中看到血河彻底崩溃前的一幕,没想到一场自以为会伤亡惨重的血战,就这样的结束了。

    这样的大胜来得太意外,以致灵池岛的众人面面相觑了许久,才爆出如雷霆一般的欢呼、怒吼!

    黑衣魔使与另七樽魔帝虽然被崩溃的血河卷进去,但哪怕是被崩溃血河的边缘扫中,也是受创不轻——唯一可惜的,黑衣魔使与七樽魔帝逃跑还不成问题,而他们相距熔岩裂谷还有一段距离,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衣魔使与七樽魔帝往魔域的深处遁去。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紫渊真君问道。

    “魔族受此重创,在魔域已不再成威胁——溪月,你率诸弟子乘御灵池岛,返回赤火山,清剿残魔;紫渊、金世海率混沌战武、紫微剑修,随我去熔岩裂谷,”陈寻说道,“血河崩溃,如此狂暴力量,差一点天地都彻底湮灭,祭坛竟然都没有被彻底摧毁,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溪月仙君,你们切记穷寇莫追,击溃赤火山的魔族大军之后,就到熔岩裂谷跟我们汇合……”

    “好!”溪月振奋的答应道。

    过去数十万年,在始魔宗的控制下,蒙天境人族御魔,所采用的战略、战术极其僵化,做梦都没有想到,竟有陈寻这般巧妙的手段去摧毁魔族的有生力量。

    虽然黑衣魔使与诸魔帝都带伤逃走,但将近上千大魔君、千古魔头在祭坛附近被崩溃的血河卷了进去,可以说最为精锐的中坚力量已经被摧毁。

    虽然赤火山还有数以亿计的魔物滞留在那里,但没有大魔君、千古魔头、魔帝等魔族强者进行组织,就是一盘散沙,等待它们只有被彻底辗压的命运!

    这是溪月、梁鹤、藏墨等人,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竟然活生生的生在他们的眼底,而且还是他们亲手去实施,亲手率部去碾粉数以亿计的魔物!

    *************************

    一炷香之后,陈寻与紫渊真君、金世海率千余剑修、百人混沌战武,就乘御紫微战车,飞御熔岩裂谷的上空。

    熔岩裂谷里还充满狂暴的力量,但上空的魔煞一卷则尽,露出数十万年难得一见的朗朗晴空,似乎血河崩溃后,熔岩裂谷附近绝阴奇煞的天地之势也彻底改变过来,就连更远的魔煞也在慢慢的消散。

    火红的岩浆还在沸腾,在翻滚的岩浆里,还有一些残骸载浮载沉。

    大魔君被崩溃的血河卷进去,大概连渣都不剩了,也就千古魔头还有能一些残骸剩下来,而这些残骸又都是这些魔族强者穷极一生修炼的肉身法宝。

    紫渊、金世海率众将这些残骸从沸腾的岩浆里拾捡起来,足有四百余片,就相当于是四百余件上品级、珍品级的道器残宝。

    紫渊真君的嘴巴都快笑裂开来。

    裂谷里还未散尽的狂暴力量,实也是魔族的血肉精华所化。

    陈寻将他此前强夺祭坛的血河取出来,就见血河似有灵性,就像一头三寸长短的血色幼蛟悬浮在陈寻的掌心上张牙舞爪,这时候又生出一股狰狞的吸噬之力,将附近的魔族血肉精华吸了进去。

    “师尊,这是什么?”此前陈寻强夺血河的情形没有谁看见,这时候宁东辰好奇的问道。

    “或许称之血河魔蛟更合适一些,”陈寻将血河形成的情形,跟宁东辰、金世海、紫渊他们略说了一遍,说道,“这血河魔蛟是那血河所化,融入亿万魔物的血肉精化,似有灵性,但真要让它滋生出灵性来,就是一樽令人头痛的魔头……”

    “血河魔蛟落在师尊手里,就算滋生灵性,还能成为魔头?”金世海不以为意的笑了起来。

    陈寻哂然一笑,朝祭坛方向看过去,说道:“幻朦老魔,你此时也知道唯有我手里这头血河魔蛟能让你避免魂飞魄散,但你要拿什么说服我,不能将你这缕残魂彻底炼灭?”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