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九章 绝境胜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溪月虽然不能破解金仙境大能设下的神魂禁制,将邵山子抓过来折腾一番,只不过是她心犹不愿相信蒙天境人族数十万年来拼命御魔背后的真相竟是那般的不堪;看此情状,陈寻也叹息不已。【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要?看??书·1书k?a?nshu·cc

    除溪月道心受创外,其他五名涅盘上三境玄修,有一人道心承受不住如此惨烈的打击,元胎都差点崩溃,引心魔大劫,陈寻不得不出手将他的神魂暂时封印起来,以免受到无法逆转的重创。

    还有两人道心受创不比溪月稍轻,也不得不立时闭关,避免修为境界大降;唯有两人能较为平静的接受这样的事实。

    “陈尊,唯今之势,我们要怎么办?”

    陈寻转过身,见紫渊真君与唯一能接受残酷真相的梁鹤、藏墨二位真君朝这边走过来——梁鹤、藏墨二人,也与紫渊真君一样,心底早就对屠魔宗御魔之策心存质疑,他们甚至不顾宗门的阻力,违背旧例,暗中大力扶持部族势力,这次也是始魔宗必除的对象。

    心底早就埋下质疑的种子,他们此时接受这样的残酷真相,也就比溪月仙君他们容易多了。

    “此时看来屠魔宗仅有少数人受始魔宗控制,我们应当立即返回蒙天境,揭穿始魔宗的阴谋,有陈尊坐镇,我们应该能掌握住主动!”藏墨真君说道。

    陈寻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诸魔有一族名为朦魔,擅修幻魔大道,造种种幻境,陷人如梦,道心不稳,即生心魔。溪月仙君的道心修为,都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我们此时离开魔域不难,赶回蒙天境揭露事情真相也容易,但如何阻止屠魔宗数万弟子不陷入心魔大劫之中?”

    藏墨、梁鹤想到陈寻所说这种可能,也是呆立当场:幻魔大道于此时的屠魔宗弟子而言,实是一个定时|炸弹,难以想象数万弟子顿陷心魔大劫是何等惨烈的场面。

    与其残酷的揭穿事情真相,还不如让他们都暂时生活在始魔宗制造的假相之中。?壹??看书·1?k要an?s看h?u?·c?c

    溪月艰涩的开口问道:“不说返回蒙天境了,亿万魔兵魔将即将蜂拥而来,我们要如何应该,如何保赤火城八百万子弟的安危……”

    金塔石岛的面积是足够大,但焚天宝莲内混沌魔气滚滚,她都不能太久的停留,显然是不能将八百万子弟都收到焚天宝莲中来移走。

    焚天宝莲虽能衍生精纯到极点的鸿蒙元息,但其内部空间是以十天混沌焚魔大阵开劈出来,即便没有底部的混沌真煞灵火,也满是混沌魔气,不是普通人能藏身的地方。

    亿万魔兵魔将蜂拥而来,八百万子弟躲无可躲,避无能避,伤亡之惨重,溪月实难想象。

    “谷之华即便背后有始魔宗支撑,还不足以控制羿族神庭,即便玄辰七域的战事,也对魔族不利,他们已经屡次从魔域抽调精锐,魔域要远比你想象中空虚得多、孱弱得多……”陈寻将他此前与魔帝幻朦恶战的情形说给溪月知道。

    “黑衣魔使加上诸魔,也是九位梵天境中后期强者啊!”溪月感慨道。

    魔族以蒙天境为养殖场,数十万年来到底培养了多少魔帝级的魔族强者,还不得而知,但此时留在魔域坐镇的,至少有九位梵天境中后期的魔族强者,实力也在他们的数倍之上。

    而他们这边,她道心不稳,修为也有所受损,赤袍玄修之中仅有紫渊、梁鹤、藏墨三人能承担重任,而背后一切的真相都还要暂时瞒住下面的黄袍、紫袍玄修,这就很难将八百万子弟有效的组织起来。

    溪月实在看不到这场恶战,他们的胜机在哪里。

    陈寻哈哈一笑,说道:“比眼下形势更恶劣的恶战,我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而我与紫渊真君,为入魔域已经暗中准备了许久,想要脱身实是易如反掌,但魔域这座祭坛,不仅是魔族屡屡扭曲诸域空间、入侵蒙天境等域的关键,还附有一丝上古残存的气息,似乎藏有更深的秘密。??要看??书??·1·cc我们离开魔域之前,还要出乎不意拿下这座祭坛,就算没有现,想离开魔域,还能算是什么难事?”

    如果仅仅是为了求存或是返回玄辰七域,陈寻早就袖手离开蒙天境了;魔域正值空虚之时,又是太古魔神一处残骸的封印之地,藏着那么多的秘密,陈寻不探查一番,怎么能就离开魔域?

    再者说,他想要以最快的度赶去太焕境,也不能轻易离开魔域——陈寻此时猜测,熔岩裂谷中央的那座魔阵祭坛,很可能也能直接打开前往太焕境的空间通道,不然的话,始魔宗每每从魔域抽调大量的魔族精锐,不可能都从屠魔宗借道。

    陈寻此前已经将赤火山与祭坛所在的熔岩裂谷之间地形都探查过一遍,这时候凝聚成一幅立体的地形图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我们现在这个状态,恐怕是不能攻入这座熔岩裂谷。”溪月秀眉微蹙的说道。

    赤火山与熔岩裂谷相距约三十余万里,在如此辽阔的魔域大世界,这实是极短的一段距离。

    只是此时有着无尽的魔兵魔将从四面八方往这边聚集,他们以八百万乌合之众,想要撕开魔族亿万魔兵魔将的防线,突进三十万余里,进攻到熔岩裂谷,恐怕是比登天都要难。

    八百万弟子,虽然大多都有天人境、法相的修为,其他绝大多数也有元丹境修为,就基础素养而言,已经比黑衫军高出一个层次,规模还要庞大二三十倍——陈寻当年在天钧境要能整合这么一支力量,早就将赤炎诸魔打得连娘都不认识了,但这八百万弟子,除了大宁部将卒外,其他人说是乌合之众,一点都不过分。

    即使有大宁部二百万整编精锐为基础,可以将诸族子弟编进去快整合,但天域级的杀伐战阵,除了对基层将卒的要求极高之外,还需要涅盘境精锐玄修为骨干,还需要有珍品道器级以上的战旗凝聚将卒神魂气息……

    除此之外,他们身陷魔域,到处都是滚滚魔煞,除了极少数人能从虚空中汲取灵气,绝大部分人都只能依赖丹药。

    一旦展大规模的恶战,所储备的丹药三五天就会耗尽;没有充足的丹药,八百万将卒真元法力耗尽,就算能结成更强悍的战阵,又有何用?

    就算陈寻与紫渊真君事前就预料到这种情况的生,但从屠魔宗决定诸族弟子从伏龙山进入魔域试炼,到现在才过去四五年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们能准备什么?

    溪月虽然没有直接明言,但她神色流露出来的还是难以抑制的沮丧跟绝望。

    这也是她道心受创的缘故,不然的话,以她梵天境中期的修为,即便身陷绝境,也不会表现得如此的软弱。

    陈寻淡淡一笑,跟溪月说道:“溪月仙君,你看我洞府之中,可有什么不同?”

    “陈真人,还是唤我溪月即可……”溪月说罢,茫然往四周张望,除了滚滚混沌魔气,看不出其他的异常所在。

    “莲中洞府但过须臾,莲外时光则已飞渡二十须臾,”陈寻淡淡一笑,说道,“虽然从屠魔宗决定诸族弟子从伏龙山进入魔域试炼,才过去四五年时间,但我在莲中洞府已经准备了上百年之久……”

    从入莲中洞府,溪月就为蒙天境这数十万年来的幕后真相震惊、沮丧,都没有注意到莲中莲外的时间流,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差距,感慨道:“屠魔宗仅太上长老华书辛执掌一件仙阶法宝,没想到陈真人这株宝莲,竟具如此无上神通,恐怕还不是普通的仙阶法宝吧;只是百年光阴,陈真人又做了那些部署?”

    此时能较为肯定的,就是屠魔宗太上长老华书辛九成九是始魔宗的黑衣魔使,不然屠魔宗甚至整个蒙天境唯一的一件仙阶法宝不会落到他手里。

    除了幻魔大道外,华书辛执持仙阶法宝,又拥有准金仙境的修为,这也是陈寻暂时不回蒙天境揭穿魔族及始魔宗阴谋的关键。

    溪月天资纵横,在屠魔宗也是修炼数万年才有如此的修为,知道百年光阴对她与陈寻这一级数的强者而言,实在是弹指一挥间,根本做不了什么事情。

    “你们将防护大阵从赤火城拆下来了没有?”陈寻转身问紫渊真君。

    “拆下来了。”紫渊真君将一枚储物戒递给陈寻。

    虽说一座天地五阶的防护大阵,在阵法禁制复杂程度上,与极品道器是同一级数,但是一座天地五阶的防护大阵,由成千上万的地阶、天阶甚至道器以上的成套阵器法宝组成。

    极品道器顶天附入八道神魂气息,但天地五阶的防护大阵,每一件阵器法宝都是一个小阵眼,整座大阵可以附入上万玄修弟子的神魂气息,经大阵浑成一成,集结众人之力,将大阵的威能挥到极致。

    看着陈寻将防护大阵上万件阵器法宝散开,以极其特殊的方位融入石岛之中,溪月还是不明白陈寻的用意。

    将防护大阵部署在外面的赤火城里,跟部署在石岛之中,并无本质的区别,还是解决不了灵气的来源问题。

    然而就在最后一件阵器法宝融入石岛之中,溪月就觉天地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脚下的石地竟泛起一阵清莹的灵芒,予她这座方圆不过四五百里方圆的石岛就是一座完整天域的错觉,她这才意识到整座石岛实际就是一座大阵,此时更是与防护大阵融为一体……

    或者说百年时间只够陈寻将石岛炼制成一座半成品的基础大阵,但与赤火城的防护大阵融为一体之后,就形成一座更加强大的大阵!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