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八章 真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屠魔宗聚集蒙天境近半数的涅盘境玄修,宗门内等阶分明,下三境穿黄袍道衣、中三境穿紫袍道衣、上三境穿赤袍道衣。【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虽说屠魔宗所聚集的涅盘境玄修,将近两万,但上三境的巨头依旧是凤毛麟角,总数不足二百;此时被陈寻、溪月仙君留在大殿里议事的上三境赤袍玄修,包括紫渊真君在内,更是只有七人。

    “无关人等都已经退去,紫微仙君,你有什么话还请直说。”溪月语气寡淡的说道。

    陈寻返回赤火城后,就凭借大宁诸部整编有序的二百万精锐将卒抓住主动权。&nbs小说p;虽然大敌当前,诸人身陷险境,不应该争权夺势,但是屠魔宗数十万年来一直都是蒙天境诸族的主宰,号令之下,诸族莫不遵从,今日却要主客易位,事事要看他人的脸色,溪月再好的涵养,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悦。

    不过,溪月也知当前齐心协力才能脱危解困,却是能按耐住脾气。

    陈寻侧过身来,看了溪月美艳绝伦的脸一眼,虽说修行这么多年,修为已入梵天中期之境,但她这些年不问世事,潜心修炼,犹保持着少女般的清丽颜容。

    看着她望过来且信且疑的美眸,陈寻淡淡一笑,透过神念传音问道:“溪月仙君,你就以为屠魔宗仅邵山子一人是魔族的奸细,你就以为在座诸人里,就没有邵山子的同伙”

    “紫微仙君,你还看出谁有可疑行迹”溪月秀眉微蹙,邵山子潜伏在屠魔宗这么多年,她都没有识破他的真面目,也难断定留在大殿的人就都没有问题。

    “只要我露出真容,溪月仙君可细观诸修的反应”陈寻说道。

    以溪月的修为,自然能看出陈寻这张看似古拙的中年人面孔不是他的真容,但也不明白陈寻说这话的意思,但也敛神暗暗留意殿前诸修的反应。

    大殿里除金世海等大宁部核心人物外,就只有紫渊真君等七名赤袍玄修,陈寻神识重新笼罩到他们的身上,说道:“本尊道号紫微,实非蒙天境之玄修,此前百般掩饰,也是有不为外人所知的苦衷,此时大家腹背相依、戮心御魔,我也不能再有掩藏身份了”

    陈寻伸手往脸上一抹,古拙的中年人面孔在一阵微微波动扭曲之后,便露出他丰神冷俊的真实面容来。

    虽说陈寻此言此举让大家很意外,但都等着陈寻告诉他们真正的身份,唯殿前左首次席玉案之后的那名赤袍玄修,脸色这一刻有一瞬的崩变。

    虽然此人极快就掩饰过来,却早就落在陈寻与溪月的眼里。

    “原来石龙真君认得我这张脸啊”陈寻笑咪咪的看过去。

    在始魔宗的控制之下,紫渊真君等人在蒙天境,消息十分闭塞,在遇到陈寻之前根本就不清楚在亿万星域之外,还正同时发生着一场惨绝人寰的血海魔劫,唯有始魔宗安插在屠魔宗的嫡系,才会认得出他这张脸

    赤袍玄修脸色崩变、如遭雷殛,待要有什么反应,溪月娇喝怒问过来:

    “石龙子,你是怎么认得紫微仙君的”

    溪月心底尤其痛恨邵山子这类吃里扒外的人奸,看石龙子如此反应,磅礴气势陡然峭立,如崖如山已经往石龙子侵凌而去,恨不得将他的内裤都扒干净了再严加栲问。

    石龙子脸色惊变,哪里想到这点反应就露出破绽,但他不甘心束手就擒,然而就在他心头起念之际,陈寻一双眼瞳仿佛整座苍穹往他的灵海覆盖过来,神魂似陷无边炼狱之中

    而看到石龙子的道袍之内有一丝微芒透漏而去,溪月也反应极其迅捷的将天地玄影镜祭出,射出一道灵光,就将石龙子镇压住。

    石龙子仅涅盘第八境的修为,不要说陈寻已经出手震慑他的神魂了,就算仅仅是溪月祭出极品道器天地玄影镜镇压,又哪里有他半点挣扎的余地陈寻事先出手,是怕猝不及防让他搞出什么动静、传递一些消息出去。

    紫渊真君、金世海、宁昊等人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幕的反生,都从容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屠魔宗其他五名赤袍玄修,都有涅盘上三境的修为,虽然电光石火之间的发生剧变令他们很是震惊,但见溪月仙君在瞬息间就已经出手将石龙子控制住,转念也能想明白石龙子极可能跟邵山子、清锋子一样,都是魔族的奸细

    邵山子、清锋真君等人的叛变,令这么多人陷入绝境,已经造成的死伤又是那样的惨重,此时见又将石龙子揪起来,众人哪里还会有半分容易,都恨不得扑上去噬其骨、吮食血肉。

    “有些消息还不能泄漏半分,还请诸位入我法宝空间里议事”

    陈寻伸手九道混沌锁链爆长,将石龙子绑了一个结实先收入焚天宝莲之中,然后再请诸修都入焚天宝莲内部的石之上议事。

    诸修都没有来得及细看陈寻祭出的是什么法宝,就已经移至莲中石。

    众人看石竟然有四五百里方圆,当下心生狂喜,没想到陈寻所祭用的法宝内部竟然有如此庞大的真实洞府空间,四五百里方圆,要比此时的赤火城面积都要大上五六倍,足以挤得八百万将卒。

    然而等众人再看到石之外的魔气滚滚,则是脸色崩变,下意识要祭出法宝往陈寻当头杀去。

    “焚天宝莲乃我所炼制的混沌法宝,周遭翻滚的乃混沌魔气,非魔域之魔煞诸位大概不会误会我是魔族中人吗”陈寻出声解释道,要诸修稍安忽躁

    诸修按住激烈的心绪,伏龙山大捷以及之前发生的诸多事,都足以证明眼前这人不会是魔族,但他们此刻犹是寒毛悚立,犹不敢放松警惕的盯住陈寻,一声沉声喝问:“敢问仙君到底是何域大尊”

    混沌魔气要比魔域魔煞不知道凶烈多少倍,即便是溪月仙君凭借极品道器天地玄影境都未必能在混沌魔气的侵蚀下支撑,眼前这人所祭用的法宝,竟然能将如此磅礴的混沌魔气约束在法宝空间之内,必是仙器无疑。

    眼前这人修为比溪月上师还要高深莫测,又拥有仙阶法宝护身,却在大宁部这样的伏龙山小部族里蛰伏多年,怎么叫人能御下警惕

    不要说诸修了,溪月也将天地玄影镜缩在方寸大小,扣在纤纤玉掌之中。

    陈寻伸手往滚滚混沌魔气里一抓,就将五花大绑的邵山子抓了过来,丢到溪月面前,又跟紫渊真君说道:“紫渊,你与溪月仙君及诸君解释这一切吧”

    “”看到导致八百万子弟陷入绝境的罪魁祸首,竟然早就被陈寻擒住,溪月檀口微张,实难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幕。

    邵山子不是已经遁入虚空逃走了吗,怎么会落入眼前这人的手里

    溪月都如此反应了,其他人更是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都往紫渊真君,心想紫渊真君这些年都在伏龙山御魔,也应该早就知道眼前这人的底细。

    “”

    紫渊真君除了将陈寻的真实身份以及这些年玄辰星域正经历的血海魔劫说给众人知道,还将他这些年在伏龙山所经历的一切,包括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原原本本的以时光回溯的神通,展示给众人看。

    溪月等人在屠魔宗修行上万年甚至十数万年,视屠魔宗为根蒂,此时陈寻与紫渊真君跑出来告诉他们,说屠魔宗这些年一直都是受魔族控制,此次戮魔试炼也是要将他们送给魔族吞噬,这给他们造成的震惊岂是常人能想象的

    因此紫渊真君在阐述事实时,都没有半点保留,将所有的细枝末节都悉数相告,以供溪月等人自行以绝大神通去推演幕后的真伪。

    溪月有如石刻,在金塔之下呆立多日,也没有办法从这惊人的事实中回过神来。

    陈寻观溪月灵海之中的无上玄妙法身,这一刻似蛛网状出现细密的裂痕,知道此事对她的冲击之大,已经令她的道心受到重创,修为也严重受损。

    这事在此时绝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也无可奈何,陈寻微微一叹,提醒溪月他的到来。

    溪月转过身来,似蒙上一层烟霭的美眸盯着陈寻,娇声问道:“你说邵山子本是人族,是受始魔宗控制才入魔道,但我要看到他受魔族控制的证据”

    “邵山子法身被我震碎,但神魂深处与本我灵识融为一体的大道印记,被金仙大能下了禁制,我此时也不能解开,但溪月仙君你应该能看出些破绽来”陈寻隔空将邵山子抓到身前来。

    溪月自然更不奢望能破开金仙境大能设下的禁制,只是她犹不愿相信蒙天境数十万年来不知多少万亿人族拼死御魔背后的真相竟是如此的不堪,如此的可怜、可悲,她要进一步确证事情的真伪。手机用户请访问.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