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六章 邵山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祝兄弟们情人节快乐;单身狗至少还有大荒新章节可看……)

    虚空是个越诸域天地的独特存在,以陈寻的理解,虚空更像是个极度扭曲的维空间,没有远与近、长与短的概念,因而修为在涅盘境以上的强者遁入虚空,才能瞬息间横渡万里;而借助虚元殿这样的绝品级纯阳虚空道宝,更是能直接横渡不同的天域。【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一看书?·1?·cc

    然而虚空之中,灵气极其精纯又极其狂暴,无时无处不在的灵气暴流,即便是涅盘中上境的玄修强者都难抵挡多久,因而需要遁入虚空中的玄修,在短到数瞬甚至几分之一瞬间,准确的辩识方位后再次撕开虚空遁出,才算是真正的具备横渡虚空、瞬息万里的神通。

    在虚空中辩识方位,主要依赖于对天地之势的感应;因而横渡虚空距离的长短,取决在虚空中滞留时间的长短以及对天地大势的参悟境界。

    涅盘中上境的玄修,瞬息横跨数千里已是极限,而梵天境瞬息间穿越的距离则是此数的十倍。

    而在诸修激战恶斗之时,即便不预先封锁虚空,断掉对方的退路,也会因为天地元力剧烈震荡,空间玄壁不断的崩溃,而带动虚空灵气乱流越的狂暴——这时候横渡虚空也将变得百倍、千倍的凶险。

    从理论上来说,探手伸入虚空,是能抓住同时遁入虚空的任何一人,毕竟虚空之中没有远近、长短的概念,但人在虚空之中,能依赖对天地之势的感应而辩明方位,反之则不行。

    即便是金仙境大能,没有事先进行神识锁定,凭空伸手探入虚空,去抓遁入虚空之人,成功的概率绝不会比汪洋大海中捞一粒尘埃更高。

    邵山子再度遁入虚空,想到赶去祭坛与诸魔及魔使汇合,但他在虚空之中不过滞留不过十分之一瞬,竟然就直接撞上陈寻祭出仿佛天地笼罩过来的焚天宝莲,整个人的反应就跟日了狗似的,猝不及防间都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焚天宝莲震碎苦修十数万年的无劫法身。壹看书?·1?k?a看n?s?h?u看·c?c?

    陈寻为免身份暴露,不会公开祭用焚天宝莲御敌,但在虚空狂暴的灵气乱流之中,谁又能看清楚焚天宝莲的真面目?

    宁东辰等人看到邵山子被陈寻一手抓住脖子,全无反抗的从虚空中拽了出来,也都跟日了狗似的,瞪大眼珠子,则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宁东辰都没有亲眼见过焚天宝莲的威能,心想师尊的修为即便再高深莫测,但身具梵天境初期修为的邵山子,身上所藏的纯阳道宝不知凡几,也不应全无反抗就被师尊捉住啊!

    赤火山大营生剧变,正人心惶惶之际,陈寻也无暇浪费时间在邵山子身上施加什么厉害的禁制。

    邵山子身上那件防御道衣,与法身一起都在猝不及防间,被焚天宝莲震碎,但除了储物宝戒还有十数件纯阳道器、上百张天地道符外,邵山子就连灵海中的那件灵塔魂器都没有来及祭用出来。

    陈寻自然毫不客气,将十数件纯阳道宝、天地道符以及无数灵丹及炼器、炼丹的天材地宝连同储物宝戒都据为己有,随后又将那件灵塔魂器与邵山子的神魂联系强行割断。

    这座灵塔竟是极品道宝,或许是担心内心最深的秘密意外泄漏,邵山子仅仅是炼入没有自我灵识的第二元神为器灵,因而邵山子被陈寻杀了一个猝不及防,这座灵塔没有**灵识的器灵执掌,也没能及时挥应有的作用……

    不然的话,陈寻祭御焚天宝莲,也很难在十分之一瞬短时,同时轰开极品道器级灵塔的防御与邵山子的法身。

    邵山子法身被破,真元法力俱失、神魂破裂,陈寻都不要再动用焚天宝莲,仅凭自身气息的镇压,就令邵山子挣扎不了半分。?要看?书1ka?nshu·cc

    俄而,陈寻又直接将十数焚天魔蛟放入邵山子的灵海之中,就将他先丢入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之中关押起来。

    陈寻甚至连邵山子的五识都没有封印,但邵山子在法身毫无抵挡被震碎的瞬时就清楚对手修为高出他两三个小境界,又有仙阶法宝,根本不是他所能敌!

    何况此时他法身被破,灵海之中又被十数头焚天魔蛟潜入,随时要吞噬他的神魂大补一番,他哪里还敢挣扎半分?

    邵山子虽然不敢挣扎半分,但不意味着他不想搞清楚紫微仙君到底是怎样强大的存在,睁眼就见四周混沌魔气滚滚,他身在一座石岛之上,一座巍峨金塔矗立在石岛的中央,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被困入怎样的秘境之中,只知道掌握此等秘境洞府的紫微仙君,绝非他单打独斗能赢。

    “唉!”

    邵山子闻听身后一声轻叹,转头却见一张清艳绝伦的脸蛋从滚滚魔气后露出来,吓了跌坐在地,愣怔半天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小…小姐…你不是去了玄辰星域,怎么会在这里?”

    “你难到看不出我与你一样皆是阶下之囚吗?”黑衣少女幽幽一叹,她也没有想到邵山子竟然如此轻易就落入陈寻的手掌心,但想想也不冤枉,就算她与陈寻朝夕相处,也无法知道陈寻对乾坤大道的参悟到了何种境界。

    虚空虽然是空间极度扭曲的存在,但究其根本,并没有脱乾坤大道的范畴。

    据传,某人能封印三十三天,也是彻底悟透乾坤大道。

    悟透乾坤大道的道祖真神就连三十三天都能封印,伸手入虚空擒敌,简直就是儿戏了。

    只是黑衣少女没有想到陈寻对乾坤大道的参悟,也已经到这个境界了……

    “小…小姐……这紫微仙君到底是什么来头,小姐怎么会被此人所困,又怎么会随此时出现在魔域?大魔尊可知小姐遭遇此劫?”邵山子还是无法从震惶中回过神来,连连失声惊问。

    “……”黑衣少女伸出三根手指,在檀唇上轻轻一掩,示意邵山子要三缄其口。

    邵山子这时候才回过神来,省得他在短短数语间,已经吐露太多的秘密,古拙似老树的脸顿时间狰狞扭曲,神魂似烧沸般动荡起来。

    一**无形的黑光从神魂深处涌动而出,随时就要将邵山子的神魂及隐藏神魂深处的大道印记撕成四分五裂……

    神魂最深处与大道印记、自我灵识融为一体的神魂禁制这一刻被彻底的触动,邵山子难以自制的满地打滚,完全没有梵天境仙君的仪态。

    眼见邵山子的神魂就要被彻底的撕裂,陈寻的法身遁入焚天宝莲之中,浑身散出无尽的灵芒汇聚成一道玉泽清莹的无形溪河,自眉心流入邵山子的灵海,强行镇压神魂禁制对邵山子神魂的反噬……

    “没用的,你就算暂时镇压住禁制对邵山子的神魂反噬,也不可能从他嘴里掏出什么秘密来!”黑衣少女平静的说道。

    “谁说我要从他嘴里掏出什么秘密来?”陈寻淡淡一笑,说道,“我留下他这条狗命,就可以反复试验始魔宗所下的神魂禁制,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地方。要是哪天失了手,你看我会不会有半点的惋惜?”

    “你想试探我宗神魂禁制的虚实,为何不在我身上下手?”黑衣少女问道。

    “玄元圣血绝不多见,谷之华既然是始魔宗的大魔尊,你又是谷之华的女儿,待我部署好一切,你是我诱谷之华入彀的饵,我怎么舍得拿你做试验?”陈寻冷冷笑道。

    听陈寻对自己竟是这样的用心,黑衣少女既是心惊,内心却又有着压抑不住的小小失落:自己能活下来竟然还只是有用的一枚香饵。

    目睹陈寻的八臂修罗法身,邵山子也已知道眼前的紫微仙君到底是谁,顾不得神魂反噬刚消去的惊魂,呆坐在石地之上,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你既然认得我,那就说明太焕境与玄辰星域有一处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通道,能快传送消息,”陈寻将邵山子的一切细微反应都看在眼底,此时转过头,平静的看着他惊惧的双瞳,说道,“这么看来,少君遗裔能逃亡到玄辰星域,实际这一切都在谷之华或者是在你们始魔宗的周密算计之中!”

    邵山子惊惧的低下头,害怕被陈寻看出更多的秘密。

    陈寻转头笑问黑衣少女:“对了,南山仙人熊弼以及徐东虎等人,到底被你父亲利用的棋子,还是跟你们一样,一直都是始魔宗的秘使?”

    “你神机妙算,这种问题还需要问我?”黑衣少女语气寡淡的回答道。

    陈寻毫无介意的微微一笑,说道:“邵山子都以为你此时还在玄辰星域,并不知道你我早被时空乱流卷走,看来其他六名黑衣魔使与魔族大军,应该都已经葬身混沌火海之中了,没有人将消息传回去……”

    “那又如何?”黑衣少女冷笑道,“你既然猜到太焕境与玄辰星域有秘密通道,而且也知道我父帝此时又不断从魔域抽调精锐战力,你还以为你有能力阻止即将生的一切吗?”

    “是吗?”陈寻负手而立,幽幽看向混沌魔气滚滚的秘境虚空,不再多说一句话……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