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一章 幻境真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紫微,你口口声声护卫人族、振兴人族,可对人族下起手来,却没有丝毫的手软,我看你也不过是个道貌岸然之徒!”

    在异度天域的苍穹深处,幻朦再度凝聚万丈分身来,这一刻仿佛它才是这座天域的主宰,魔瞳之中幻光迷离,形成两个漩涡往陈寻这边凝望过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就见它那对魔瞳漩涡之中星芒点点,闪烁明灭不定,甚至不用亲眼看到,哪怕只用念头接触,都能让人神魂迷茫,会诱发金仙道祖都难逃过的心魔大劫。

    果然不愧是最擅幻魔大道、操|弄人心的胧魔一族,对道心的侵蚀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此时但凡陈寻道心出现半丝缝隙,识海之中或许就会魔幻丛生,诱发心魔大劫。

    “幻境之中哪有什么人族,不过都是你魔念所化——本座要是连你这点伎俩都看不透,也未免太过差劲了。”

    陈寻哈哈而笑,暗中也是延伸神念探察这方幻境天域里的一切,只是始终无法找不到幻朦的真身所在,暗想这幻朦魔头还真是谨慎到家了,即便在自己创造的幻境天域之中,也都不敢暴露本樽真身所在。

    甚至,他都无法确定,从一开始到现在,这幻朦魔头有没有现出过真身。

    “魔念?哈哈哈……”对方传来一阵狂笑,笑得前俯后仰,十分开心,就连背后那千百对羽翼都在轻轻颤抖,无数闪烁晶莹光芒的粉尘不断向四面八方洒落:“紫微老贼,你真以为这些蝼蚁人众都是我的魔念所化吗?你瞪大你那人族蝼蚁的眼睛瞧仔细,这一个活生生的人族,都是魔念吗?”

    陈寻淡淡而笑:“幻朦老魔,不得不承认,你修炼幻魔大道,已经到了相当可怕的程度,但本座百万年来遨游诸域求真悟,岂会轻易叫你诱发心魔大劫?你这些手段用来对付本座,那是找错人了。”

    说话间,陈寻没有任何犹豫,手中的紫微焚天剑暴涨到千里长短,当头劈下,如同一条千里长的太古巨龙横空出世,往下方天域斩去,所过之处,混沌魔火盘旋缭绕,虚空±∵style_txt;玄壁瞬间轰然破碎,灾风劫火顿时从破碎之处喷涌而出,转眼间汹涌沸腾,形成狂暴的混沌风暴。

    寻常时候,虚空玄壁拥有自我修复之能,都是瞬碎瞬复,而此时灾风劫火生出,那就意味着天地已然开始崩溃,那是没有自我修复的可能了。

    这就是混沌大道之力的可怕之处,如果施展得当,陈寻完全可以一己之力,不花费多少力气,毁灭整座天域,甚至不是单纯的变成死寂天域,而是直接变作星墟那般的混沌天域!

    以此能力,破掉一个幻境,何足为道?

    陈寻心里暗想,不能找到你的真身,那就把你的幻境劈开,看你还能往哪儿躲。

    就在紫微焚天剑辟出这一刻之时,陈寻心头一悸,因果业劫缠绕之感,又顿时涌上心头——换作他人,必然不敢一剑斩下,陈寻却完全不加理会,一剑横斩而下,天崩地裂,整座幻境天域开始崩溃,而在这一刻陈寻心头涌动的危机感,却在陡然间消逝一空。

    陈寻暗暗心惊,他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幻朦魔帝弄鬼,但幻境天域竟然真实到令他的道心都生出感应,只是他经历过业火之劫,因果业劫缠绕却没有化为红莲业火,就注定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紫微,你果然不是好种!哪怕是幻境,你能如此毫不手软的覆灭亿兆生灵,也是天性便应做我魔族之人。以本帝之见,你还是入魔投靠我魔族吧,你在人族,实在暴殄天物了!”

    幻朦怒吼一声,在苍穹深处凝聚逐次淡去,果然不是真身,只是它不甘心失利,在幻境天域崩溃前的一刻,仍然不忘寻找陈寻道心的缝隙。

    幻朦魔帝身影消失之后,整座天域在须臾间就分崩离析,化作点点幻影,在陈寻的眼前面前消散一空,而另有一座全新的天域,出现在陈寻的面前。

    但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陈寻感应到了乾坤大道的波动,那是只有虚空传送之时才会产生的波动。

    难道说,这幻朦竟然打算将他挪移到一座真正的天域之中去么?

    就在之前幻境天域即将彻底崩解,而新的天域刚刚在陈寻面前凝实之时,陈寻神色微动,突然在虚空之中伸手一捞,抓到了什么东西在手上。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另外一座天域之中。

    这是一座即将化作死寂天域的末日天域。

    天地间一片残破,万里、十万里、百万里之内,都没有半分生灵的气息。唯一能够感受到一点生机的,不过是虚空之中弥散的一点点气息,更在不断的淡化、不断的消散之中。

    地面上,铺天盖地都是一片黑压压层层叠叠的魔云魔煞魔息魔气。

    这又是一座被魔族涂毒残害之后的天域。

    陈寻微微皱眉。

    若是说幻境,那当然是越真实、越有生机的幻境,最能迷惑人。这种接近死寂天域缺乏变化,根本就不适合做为幻境的样本。因为幻境最大的特点就是变化无穷,缺了变化,实际上就相当于限制了自身最大优势,幻朦怎会如此不智?

    就在此时,他的神念终于在两百多万里之外,看到了生灵。

    这也是整个天域之中,仅存的唯一生灵了。

    那是大约数万神色憔悴、衣甲褴褛的一群玄修,有人族,也有妖族,都个个带伤,陷入上千万精锐魔族大军的重围之中,已经是穷途末路。

    为首那名青年仰天长啸,声音悲壮激昂:“苍天!难道我玄华域众生最后希望,今日就要覆灭于此吗?”

    天穹之中呼啸着冰冷的魔息魔煞,没有人回答他,回报他的只有无穷无尽冲杀上来的无尽魔物。

    “那便战死于此吧!玄华域永不屈服!”他身后一名白发苍苍的玄修苦叹,第一个扑向那如洪流冲击过来的无尽魔物。

    “玄华域永不屈服!”

    在他身后,无论男女老少,无论修为如何,无论什么种族,所有玄修统统齐声高呼,冲杀向前面魔物。

    魔物中间,几个大魔君狰狞狂笑,指挥着麾下魔兵魔将结成的天魔大阵,汇聚成一樽樽黑天魔神,如同一座座血肉磨盘,势要将这玄华域最后的抗争力量都彻底的绞杀掉。

    此时,幻朦魔帝又以分身出现在了陈寻面前:“紫微老贼,看你眼前的情形如何?这可不是什么幻境,而是在玄华域真实发生的事情。”

    陈寻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本座当然知道了。”

    说话间他伸手做势,虚空天穹深处再度现出万千琴弦,陈寻轻轻挥洒手臂,天地无气狂飚而起,撞动琴弦!

    “铮……”

    琴声一响,虚空震颤,两百万多里之外的那处战场上方,猛烈的扭曲起来,旋即,玄华域最后还在负隅御魔的数万玄修,这时候似乎都被一只无形的巨手,“弹”出了玄华域。

    “什么?居然能做到这样……”

    幻朦不自禁失声惊呼。

    因为他分明看到,陈寻以天地乾坤为琴,轻轻拨动,竟然将那层层陷入魔族大军重围的那批人族及妖族玄修,统统“驱逐”出了玄华域。

    相当多的御魔玄修已经被魔物纠缠,双方难分你我,魔物的牙齿、利爪深深契入体内,玄修的铁拳、法宝、玄兵深深刺入魔物体内,极难分开。但这一弹之下,这些玄修便带着他们的法器玄兵被逐出。魔物的利爪牙齿不过抓了个空。

    甚至,哪怕他们身上已经被魔煞魔息悄然侵蚀,他们被“驱逐”之后,那魔煞魔息竟然统统都留在了玄华域之中,除了伤势还在,这些魔煞魔息的影像竟然荡然无存,根本不存在令这些玄修入魔的可能了。

    这种手段,其中的那种细致入微、妙到毫巅的控制手段,实在让幻朦都为之色变!

    他惊呼一声之后,马上反应过来,双眼之中爆射冷厉凶芒,冷笑道:“你不是说幻境么?为何你还要出手?”

    陈寻反而笑了:“幻朦,我已经看透你的虚实,看你还能有什么花样!”

    他的目光投向玄华域之外的星域之中,只见一座方圆数百里、内部却一片空洞的的巨大陨石的内部,正好将玄华域的那数万御魔玄修统统容纳在其中。

    此时这些玄修一个个犹如死去,静静躺在地上,几乎让人无法感知到他们微弱到极点的气息。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些玄修只是被一种大神通手段,暂时冻结了生机,并非真正死亡。只要条件吻合,随时都可能重新苏醒过来。

    幻朦脸色微变:“紫微,你要……”

    话音未落,就看到那座巨大陨石突然在空中一震,在星域之中化出一到绚烂的长长霓虹,横越过茫茫虚空,投向某不知名的方向。

    还没等幻朦有所反映,就见虚空之中那巨大陨石飞行方向的前方,突然一阵神华涌动,形成一处时空裂缝。

    与寻常的时空裂缝不动,这处时空裂缝涌动着混沌气息,将一切探查对面方向、目标的力量,统统隔绝,也不知道通往什么方向。将那陨石吞并进去之后,时空裂缝随即就消散得无影无踪。

    而这片星域之中,却再也不见了那巨大陨石的踪影。

    “好了,玄华域最后的御魔种子,已经被本座送到另外,等到他们到了某个天域之后,便会苏醒过来,重新组成抗魔大军!”

    陈寻这时候才松了口气,手一挥,乾坤天地琴神通法相在虚空中消失,然后微笑着回头看向幻朦。

    “你……”幻朦狰狞的魔脸上,震惊之色几乎无法掩饰。

    “本座说了,已经看穿你的那些手段了。”

    陈寻就好象跟老朋友说话一样淡然笑道:“你的幻魔大道,虚实难辨,已经达到了化虚为实、在虚实之中任意转化的境界。可以说,你的幻境天地相当真实,甚至真实到和真正的天地一般无二。”

    “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没有,只是这给了本座一个灵感——有什么东西能够和真实的天地一样真实吗?只有真实的天地。”

    陈寻一边娓娓而谈,一边仿佛漫不经心的挥动手中紫微焚天剑,娴熟的破开玄华域虚空玄壁,引发灾风劫火,激起混沌风暴,将这方天域往真正的死寂天域方向转化。

    可是,此时却还有千万魔族大军在其中,这一下,也不知道有多少魔族兵将痛苦的在混沌魔火中挣扎惨嚎。

    “所以,本座发现了你幻魔大道的奥秘,那就是用虚实转化之能,沟通真实存在的一方天域,形成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幻境之中的一切,和真实天域之中的一切,都可以随心转化。只是这样一来,虽然玄妙无穷,真假难辨,却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这时候幻境的真假,已经无法由你来决定,反而由被你拉入陷入幻境之中的对手来决定。”

    “当你的对手认为幻境是真,那么幻境之中的死伤毁灭,都可以同步在真实天域之中出现。反过来,如果你的对手认为幻境是假,那么幻境之中发生的一切,就真的是幻境,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之前那一方天域,本座认为他是假的,所以,就算本座只手毁灭亿兆生灵,那也只是一个幻境而已。相反如果本座中了你的算计,稍微的当真一点,那么本座毁灭的亿兆生灵,反而会真正的毁灭!”

    “那……”幻朦强自镇定道,“那你现在为何又要对玄华域的抗魔玄修出手相救?你难道不知道,这就意味着你将这个幻境当成了真实存在,而你对这方天域的毁灭,也真的会降临这方天域之中吗?”

    “这个问题,你心中已有答案了吧?”陈寻哈哈大笑,“此方天域的御魔之战,已然失败。本座若视之为假,只会让你们魔族多掌握一方天域。可本座视之为真,却正好可以将此方天域之中最后抗魔种子救出,并毁灭掉此方天域,避免你们魔族依次为跳板入侵与之相连的其他天域。相反,第一个幻境御魔之战仍在僵持,反而不能这样做了。”

    听得陈寻说话,幻朦愤愤道:“紫微,你自以为得计,但你已经知道这一切奥妙,在陷入幻境之中,不该当真之时,就真的能够完全不起一念,不将之当成真实吗?本帝不信!”

    “那就试试吧!”

    说话间,幻朦身形再度消失,陈寻又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天域之中。

    似真似幻、亦真亦幻。你当真就真,你当假就假。

    这种玄妙的手段,陈寻也不得不心中暗赞。

    但是,他既然已经看穿,又怎么会控制不住自身念头?又怎么会让幻朦能够得逞?

    转眼间就换了三四个天域,陈寻还是那样,御魔之战形势还没到最坏程度,便视之为假。反之若已经到了抗魔玄修穷途末路之时,陈寻便救出最后种子,然后便以混沌大道将此方天域破灭。

    如此几回之后,眼前幻境就不再变化,反而回到了魔域之中。

    “技穷了吗,幻朦小魔!”陈寻的声音震响魔域天穹。

    “那又如何?本帝是杀不了你,但你也奈何不得本帝。只许要本帝将你拖在此处,你的那些后辈们,又能支撑多久?到时候自然有人收拾他们。”

    幻朦的声音飘忽不定,让人查探不到他的位置所在。

    “只怕,你等不到那时候了!”

    说话间,陈寻的身体,突然往虚空之中踏出一步,瞬间到了十数万里之外的那座祭坛之前。

    “你干什么?”幻朦的声音第一次让陈寻感觉到了惊慌。

    “你们这座大阵代价那么大,之前仅仅只是动用了百分之一力量,剩下还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量,本座也很有兴趣啊!”

    说话间,陈寻已经到了祭坛之前那道千万魔族血肉精华凝聚的血色长河面前,探出手去:“这等力量,势必对我人族试炼形成严重后果,本座既然见了,就不能坐视不管!”

    “紫微,敢尔!”

    幻朦的怒吼,似若震动了整个魔域……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