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章 仙君问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章合成一章发,求点保底月票……)

    陈寻踏出焚天宝莲,化变出容貌古拙的中年人,星冠羽衣,笼罩在一层层往无尽虚空扩散的紫焰神华之中,跨步站在即将崩溃的紫微焚天神将面前,伸手往幻朦魔帝当头指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仅仅是这一指,就已经将幻朦魔帝影响虚空的力量化为乌有,紫微焚天神将也重新稳定下来,变得更加凝炼,法相之躯有如实质,也笼罩在一层紫焰神华之中。

    集结紫微战车的试炼弟子以及大宁诸部的随扈将卒,这一刻都以紫薇焚天神将为核心,此时自然是获得极珍贵的喘息机会,飞快的回过气来,重新恢复了对紫薇焚天神将的彻底控制!

    “好好好!”宁东辰、宁子赫等人则是喜出外望,难抑内心的激动,冲着横立在幻朦魔帝身前、透漏出不可一世之气息的陈寻狂热欢呼出来,“紫微仙君你老人家终于出现了!”

    “紫微仙君?这是……”

    金杲等试炼弟子这一刻是为他们竟然有这样的强援心生狂喜,但同时内心又极度的困惑:

    紫微仙君是谁?

    为何在他们濒临覆灭之时,紫微仙君又能及时出现在魔域、出现在他们的身边相援?

    “紫微仙君乃是我大宁皇族先祖,蒙天境上古蒙受魔灾之前,就云游怨域,近年方才返回伏龙山。老祖见我大宁皇族在魔劫凋零衰落,残部又分成百族,心里自然是痛心不己,但因屠魔宗有些紫袍玄修、梵天境上师行迹可疑,老祖不想打草惊蛇,才没有直接表明身份,这些年而是暗中与我、子赫以及我父亲、宗主、战武长老、世海等人联系,扶持我大宁部崛起……”

    当前危局还没有完全化解,宁东辰担心金杲等人心存迟疑,会直接影响到紫微神将战阵,此时将他们在炼金峡地宫里就编得滴水不漏的说辞,通过神念传音告诉金杲等试炼弟子……

    “怎么可能?”

    金杲喃喃自语,他不是不想相信,只是这一切太过突然,太过难以想象,以致他不敢相信,害怕眼前的一切是受心魔影向而滋生的噬心梦幻!

    “怎么不可能?”宁东辰微微一笑,继续传音说道,“要不是老祖,你们以为紫微殿传承会无缘无故的问世?要不是老祖,你们以为我真能安然无恙渡过雷劫、修成元胎?要不是老祖,你们真以为这千余紫微焚天剑以及数百件道器都是从炼金峡地底矿脉中挖出来的?要不是老祖,你们以为伏龙山真能安然无恙的渡过千年不遇的血海魔劫?”

    “原来是这样?”金杲等人没想到伏龙山诸族在过去四五十年迅速崛起的根本原因,竟然是这个……

    “东辰与世海将军,都已经派入老祖门下修行多年了!”宁凝满脸羡慕的说道。

    她是真羡慕,她无法揣度陈寻的修为到底有多高深,但既然屠魔宗的两位梵天境中期的上师,都完全觉察不到陈寻的存在,可见陈寻的修为最差、最差,也不会比梵天境后期甚至准金仙境的天域强者稍差。

    能在这样的人物门下修行,该是何等的荣光?

    而也仅仅是因为陈寻的一句话,伏龙山诸族就要推举金世海为百族共主,以重振大宁皇族的上古荣光。

    “屠魔宗有些人形迹可疑,但绝大部分玄修还是御魔,老祖也不便公开站出来阻止戮魔试炼,但我等试炼弟子,又是大宁诸部近千年的精髓所在,大宁皇族在未来三五千年能否振兴,希望主要就寄望在我们等人的肩上,老祖担心会有不测,一直都在暗中保护我们……”宁东辰说道。

    “原来是如此!”宁东辰这些年成为伏龙山继金世海之后的另一段传奇,也是四百试炼弟子当之无愧的核心,宁东辰的话自然是令金杲等人深信不疑,而金杲等人心里除了难以抑制的惊喜跟狂喜之外,还能有什么疑惑?

    …………

    看着陈寻不可一世,幻朦狰狞愤怒的脸骤然宁静下来,一丝奸计得授的神情掠过他猩红的嘴角,冷冷喝问:“来者何人,竟然混迹在这些蝼蚁之中。”

    陈寻肃杀如铁的神识往幻朦魔帝锁去,却发现无法锁住它真正的本源所在,心想幻魔大道果真不容小窥,但也不会在大宁诸部子弟之前弱了气势,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字,说道:“本座道号紫薇,出身大宁皇族,魔头你可有印象?”

    “哈哈哈,”幻朦魔帝仰天狂笑,仅仅是声音就震得虚空玄壁崩碎,俄而气势又是陡然一冷,一道沛然难御的杀气,如万里山岭往陈寻头顶压过来,魔瞳透漏幻灭的迷离光芒,冷声喝斥道,“原来是大宁朝死剩下的老杂毛啊。当初大宁朝覆灭你身在他域,侥幸未死,就应该识时务,乖乖在他域苟且偷生,何苦今日跑出来送死?也罢也罢,本帝就成全你!”

    “哼……大宁朝覆灭之仇,本座还没跟你算,你这头小小的幻魔又跑过来欺负我族小辈,本座这次定饶不得你!”

    说话间,陈寻伸出手来,冲着虚空,将那浩淼虚无的无穷空间,就当作琴弦一般,挥手一拨!

    幻朦虽然口上不将眼前这紫微仙君放在眼中,但双眼之中却无半分轻视,此时见陈寻动手,不进反退。

    身为极少能成长起来的胧魔一族,幻朦能活到成就魔帝的那一天,靠的就是“谨慎”二字。

    也非是幻朦魔帝胆怯,实在是大宁诸部近年来表现实在惊艳,完全脱离了它们的控制,它们岂会轻易相信这一切真就是大宁诸部吃了狗屎运?

    只是屠魔宗不便直接插手,将隐藏在大宁诸部幕后的黑手挖出来剐心噬肺,而它此前不惜派出数以百万计的魔兵魔将送死,两樽千古魔头都一死一伤,为了就是引出藏身在大宁诸部身后的黑手!

    现在黑手现身了,它岂能不多加小心?

    就见陈寻这一拨之后,方圆万里之内,虚空之中都显出根根琴弦,化作一张拥有无数根巨弦的古琴,出现在陈寻面前。每一根琴弦,都投入虚空不见,隐隐跟万里之中某一地连接,此乃是虚空之中某种法度,被大道法则之力凝聚起来,蕴生出无穷妙用。

    这是陈寻最近推演出来的独特用法,他以紫薇仙君之名现身,当然不能用之前那些广为人知的神通手段,便是遵循同样的大道法则,也要别出心裁,免得漏了行迹。

    “乾坤大道!”

    幻朦虽然看不出陈寻施展的是什么神通,但琴弦间所凝

    (本章未完,请翻页)聚的大道法则力量,是它所熟悉的。

    即便是中境天域,掌握乾坤大道的氏族及宗门势力也绝对不多,没想到紫微仙贼离开蒙天境那么久,不但没有化成灰,竟然还掌握如此强悍的大道神通。

    幻朦魔帝这一刻更是谨慎万分。

    幻魔大道虽然神秘莫测,但在三千大道里,排名绝不能与乾坤大道相提并论,而太焕境羿族神庭那些修炼乾坤大道的强者,可都不是那么好惹的。

    此见就虚空琴弦凝聚,陈寻轻轻一声叹息,随手将眼前一根琴弦一拨。

    幻朦魔帝无疑窥破陈寻收敛在灵海之中的杀念,只能随时提防,这一刻身形以一化百,空间仿佛在百分之一瞬就进行了一百次的折叠,幻朦魔帝就通过这种神通,将本樽彻底隐藏起来,以免陈寻那不可一世的乾坤一击落在它的身上。

    一股无形而沛然莫御的波动,脱弦而去,却没有奔幻朦魔帝而去,就见二三十万里外一处地火岩浆涌动的巨大裂谷这一刻“嗡嗡”震颤起来。

    那是一道能吞噬亡魂的幽冥狱河,三十六名秘使用了数千年时间,在裂谷岩河的深处炼成一座幽冥炼魂大阵,目的就是要将所有进入魔域试炼的人族精英的神魂,在崩解的那一刻,都收入大阵之中,以供大魔君级以上的魔族强者补强血脉所用。

    即便是人族焚天境玄修,在大阵附近身殒,亡魂都不要想能遁入轮回之中。

    然而在这时,就见一道微不起眼的灵芒,想要从散发暗红色煞光的岩浆牢笼里挣扎出来,但飞起数尺高,就见狱河里煞光滚动,幽冥炼魂大阵被激活,要将这缕残魂彻底的绞碎掉,就见陈寻伸手一抓,二三十万里之遥就仿佛只隔了一墙,一把就将那道残魂微芒抓在手中,收了回来。

    陈寻将这道微弱的灵芒在手心摊开,却是随时都要破灭的样子,已经微弱到连残魂都算不上,可能就剩下几道神魂印记太过顽强而没有破灭而已。

    幻朦魔帝冷眼看着这一切,想看紫微仙君到底想干什么。

    陈寻摒指在额头一抹,就将数缕紫焰透过眉心缓缓落入掌心之中,渐渐融入那道微弱的灵芒之中,这道随时都会消散的灵芒,竟然渐渐明亮起来,化为一缕明亮得耀眼的灵魂之火,透漏出让幻朦魔帝熟悉的气息……

    幻朦心里既然是震惊又是不屑,冷笑说道:“这就是之前那用补天心法燃烧神魂妄图螳臂挡车的人族小虫子吗?魂魄都残破成这样子,你在与我决一死战之前,竟然不惜消耗如此之巨的神通法力,修补他的残魂,莫非你也不想活了?”

    “杀你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都不需本座亲自出手,但本座之所以出来,只是不希望我人族的英魂会落一个神灭魂寂的惨淡下场!”陈寻淡淡说道。

    “英雄?没错,此人算得你人族英雄,可惜,你人族之中,能出几个这种人?”幻朦魔帝心里将陈寻祖宗十八辈都操了一遍,但它不是那么容易被激怒的,再度向后退开一步,一边说一边连连摇摇头:“若是多得三十万个,虽然不愿意承认,本帝也不得不说,我族只怕早就被灭掉了!若是就这么区区几个,我族又岂会放在心上?”

    “不放在心上,那有为何要对补天心法和会补天心法之人如此忌惮?”陈寻抬起头来,将诸风的灵魂之中收入掌中,双眼放射出湛然神光,淡然问道:“幻朦小魔,你现在又为何要后退?”

    …………

    眼睁睁看着诸风百骸神魂所化的白光消散在天地,诸宸心间那重振补天部的野心也分崩离析了!

    以往他每次施行重振补天部的大计,诸风都百般“阻挠”;便是这次,他也看出诸风暗中提醒大宁部的那些人——即便是如此,他都没有将心地过于善良的诸风逐走,没有一丝伤害诸风的念头,也绝不容其他人伤害到诸风,难道这一切还不足以说明他对诸风的感情吗?

    你为什么这么傻?

    我们是补天神族的后裔啊,大宁残族的这些人,哪里值你为他们这么牺牲?

    诸宸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一丝丝白光仅留下来的残像,如同疯癫,又如痴呆,仿佛只要那残像还在,诸风就不算彻底死亡一般。

    哪怕是陈寻出现,站在魔帝幻朦身前,都能让他回过神。

    他天生紫色重瞳的双眼之中,已经泪如泉涌,滚滚跌落魔域被地火烘烤得发烫的地面,“滋滋”的声响中被蒸发成白色雾气,瞬间就消失在魔息魔煞之中……

    “风弟,你何苦如此?”

    诸宸喃喃自语,眼前浮现出一幕幕的场景……

    诸风刚刚出生时,年仅八岁的他无尽欢喜的拥着那个小小婴儿,做着鬼脸,把婴儿逗得格格的笑个不停,耳边是父母的笑声:“这孩子,整天抱着他弟弟,寸步不离,也不嫌累……”

    灵堂之前,十二岁的他跪倒在父母仅存衣冠面前,心中悲痛欲绝,更是一片茫然:自己和年仅四岁的二弟,应该怎么活下去?身边,还不懂事的诸风天真的推着他:“大兄……大兄……不要跪了,陪我玩吧……”他反手把诸风搂在怀里,泪如雨下:“二弟,现在就剩下你我相依为命了……”

    族中少年气势汹汹的围上来,十五岁的他满身伤痕,倔强的站在诸风面前,任凭身形摇摇欲坠,也决不屈服:“要伤害我风弟,那就从我身体上碾过去吧……”

    艰辛的成长到二十岁,修为仍然没有寸进,他绝望的跪倒在父母坟前,几有追随父母而去之心,十六岁的诸风却捏紧拳头,用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大兄,你是最棒的,你一定会成功!”

    总算修炼到还胎境,诸宸已经饱经世事,全无少年的青葱。他终于决定放弃族中残缺不堪的补天真诀传承,出外寻求机缘,全族没有一个人追随,只有修为已经天元境的逐风紧随其后:“我相信大兄必有出头之日,他们不跟大兄,只是目光太短浅罢了……”

    ……

    一幕幕,一场场,昔日的兄弟情深,此时都悉数化作泪水,喷涌而出。

    “风弟……”

    诸宸仰起头来,这一刻千年野心彻底崩解,心间只余诸风身殒后悲痛与无尽怒火,朝幻朦魔帝大喝:“魔头,还我二弟命来!”

    他摧动全身的真元法力与气血真阳,化作一缕神焰,点燃神魂,也将补天一脉遗裔血脉里蕴藏的神秘力量彻底的激化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化作一道紫色焰光,往幻朦魔帝掠去。

    “这些自不量力的蝼蚁啊,真以为他们血脉里那点微弱的力量,就能威胁到本帝!”幻朦魔帝甚至都懒得理会诸宸一下,连目光都没有看向他一眼,只是始终盯着陈寻的反应。

    陈寻一声轻叹,伸手将面前虚空古琴一拨,就见虚空陡然错乱,半片身子都化作紫色焰光的诸宸以及他的随扈,下一刻都挪移到他的身后,避免被幻朦魔帝的魔威直接碾灭掉。

    甚至,他们体内那一道道黑色魔纹,都化作缕缕黑烟从头顶袅袅散开,之前幻朦在他们体内做的手脚,这一刻都已经被陈寻全部解除。

    诸宸想以族中秘诀彻底激活血脉力量,这一刻也被陈寻强行停下,诸宸一半肉身已经化去,但好歹也只是肉身受到重创。

    “就这几个吃里扒外,大敌当前还一心想坑大宁诸部弟子的货色,你居然也在乎?你就不怕养虎为患?”幻朦魔帝毫不留情的嘲笑。

    陈寻冷冷一笑,懒得搭理幻朦魔帝,右手一伸:“剑来!”

    就见紫薇焚天神将手中的那柄紫微焚天巨剑,急剧缩小,飞落入陈寻手中。

    陈寻又是左手一伸:“甲来!”

    紫薇焚天神将突然一分为二,其一化作一件神焰铠甲,覆盖到陈寻身上;其二,化出一头巨大的玄龟法相,将组成紫微神将战阵的全部将卒笼罩起来。

    陈寻直接以神念主导紫微神将战阵,不用他摧动仙元真煞,轻轻长出了一口气,就见白雾如龙缓缓飞滚,数千丈范围内的虚空在这一刻寸寸崩裂,无尽的虚空乱流往幻朦魔帝狂卷而出!

    下一刻,陈寻以人族之躯,挥剑往前一刺……

    …………

    “你二弟掌握的补天真诀虽然残缺不全,但现有部分已是无上玄奥。只是这补天真诀虽然玄奥莫测,但与浩然天道一样,非要有放弃小我、为他人粉身碎骨之意志,方能大彻大悟。我也非必有十足把握复活你二弟,这部残诀便先传给你,以免补天部断了传承,但补天部以后怎么走,还望你好自为之!”

    识海直接灌入陈寻的神念,诸宸从悲痛中恢复过来,没想到诸风竟然还有复活的机会,他双眼还带着血丝,看向天空之中。

    那里,陈寻和幻朦的大战,正在展开。

    “少族长,我们怎么办?”

    听到身边随扈武修的询问,诸宸回过头来,一指伏龙山诸部战阵那边:“我们去那边。”

    此时,伏龙山诸部将卒已经重新陷入战斗之中。

    之前幻朦发动销骨噬血万魔大阵,血祭千万魔族,但只限于中低级魔物,而魔族精锐则都是完好无损,只是也为大阵威势所摄,不敢稍动。

    经过一番折腾,它们再度蠢蠢欲动,虽然无法插手陈寻和幻朦魔帝之间大战,却将目光投向了伏龙山诸部将卒的战阵。

    陈寻不能祭用焚天宝莲,就将剑阵所凝聚的紫微焚天剑取来自用,更将紫微焚天神将一分为二,其一化紫焰铠甲,剩下一半才化作守护玄龟将大宁诸部将卒笼罩住。

    守护玄龟的力量已经被大幅借用,看上去很好欺负,附近剩下来的魔族精锐自然是挑软柿子捏。

    魔族精锐虽然没有大量的中低级魔兵魔将结成天魔大阵,但蜂拥而上的威势犹不容小窥,而因为力量被陈寻大量借走,守护玄龟也只有防御之能,大宁诸部将卒龟缩在山岭的一角,一直都在被动挨打。

    诸宸只是脸色绝决的朝那里一指,就有随扈不确定的问道:“我们还要对他们下手吗?”

    诸风之前牺牲,就有多人深受感染,没想到还有糊涂蛋,问出这样的混帐话来,都怒目而视——就算没有诸风的牺牲,他们还想在紫微仙君的眼鼻子底子玩什么手脚,不是纯粹活腻味了?

    诸宸没想到手下还有人不明白他的心志,心想只怕别人更是无法轻易原谅他,苦涩一笑,说道:“此是我立心一战,你们要是不想再追随我,便借这闇光玄影纱遁走,应该能保一命!”

    …………

    苍穹之上,陈寻和幻朦已经打成一团。

    陈寻不能祭用焚天宝莲,不能以八臂修罗法身御敌,也是辛苦,此时还是借助紫微神将战阵的力量,强行化变紫微神将法身,手持紫微焚天剑往幻朦魔帝斩去。

    紫微焚天剑在陈寻手里,长达两百丈,已经燃起熊熊魔焰。

    这并非普通火焰,是陈寻将混沌真煞灵火炼入法身之后,才掌握的混沌真火、混沌魔火,是混沌大道法则力量的一种具现。

    可以说除了混沌魔之外,三千世界没有哪个人族玄修,能将混沌大道修炼到陈寻这一程度,因而也没有谁能认出混沌真火。

    不过气息之强大,是幻朦魔帝这种角色怎么都不会忽视的,就见它的身形在虚空之中极速穿梭,一瞬之间,陈寻眼前景物已然渐变,已经不在魔域之中,而遁入另外一座大千天域之中。

    这天域之中,日月流转、星辰闪耀,有人、有妖、有兽,有凡民休养生息,也有玄修苦苦修持,甚至更有隐隐大道法则玄奥,在天域之中若隐若现,引得人不自觉的想要去参悟推演。

    但是,同时,这方天域之中,还有魔族!

    魔劫仍然如火如荼。

    此方天域更在魔劫之中,已经支撑不住,可怕的魔族大军,数量何止亿万,横扫过此方天域,所过之处,一切都被魔化,化作一片魔域。

    形势紧急,必须马上支援!

    陈寻只是一声冷笑:“幻朦小魔,你的幻境虽然无比真切,想要瞒过我,却不可能!”

    说着他挥动紫微焚天剑,熊熊混沌魔火化作无穷火海,落入此方天域之中,将这方天域点燃,虚空都仿佛被烧穿!

    可是,魔火之下,却并没有幻境被破,在陈寻面前出现的,仅仅只是此方天域众生被魔火点燃之后惨嚎挣扎的悲惨场景,还有天地被魔火焚尽的末日场面。

    陈寻甚至感觉到了,那众生临死之前,所发出的无穷诅咒之力,以及因果业障之力,缠绕到了自己身上。若非自己身负天道神龙之力,可以将之抵消,更对因果大道有所领悟,甚至可能此时已经身负重创了。

    这,真的只是一个幻境吗?

    还是说,这是真正的一方天域?

    (本章完)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