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九章 只手补天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眼看魔帝幻朦大踏步杀向紫薇焚天神将,正面迎向当头劈下来的紫薇焚天剑,陈寻微微皱起眉头。【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魔帝幻朦一出现之后,之前那诸宸等人竟然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再也无法寻觅,毫无任何踪迹。

    看到魔帝幻朦从诸宸等人狂奔之处出现,陈寻就明白,之前他感觉的那点不对劲,明显便是这魔帝幻朦对诸宸等人做手脚时留下的痕迹。

    可是……

    “怎会如此?那些人哪里去了?”他暗用神念查探,却始终一无所得。

    莫非是魔帝幻朦之力?

    但魔帝幻朦看上去也不过是相当于焚天境中后期实力,要说能瞒过宁东辰等人,还有可能,但是要想瞒过已经有准金仙实力的他,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转念间,陈寻目光扫过黑衣少女小筠,便见她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电光火石之际,陈寻想起了魔族之中一个几乎湮没无闻的种族:“难道说……难道说这魔帝幻朦,便是那胧魔一族?”

    看到黑衣少女小筠惊讶之色一闪而逝,陈寻就知道,自己想的没错。

    这胧魔一族,乃是魔族之中很没有名气的种族,但也颇为奇特。

    因为这种魔族,乃是所有魔族之中,掌握幻魔大道、最擅长玩弄幻术的种族,但相对其他魔族肉身孱弱,在魔君实力之前,幻术效果也颇为鸡肋,几乎是同级别魔族之中最弱小的魔族,很难成长起来。之前陈寻御魔多年,所见魔族何止亿万,也没碰到过胧魔。

    但胧魔一族一旦实力达到魔君之后,便会马上脱胎换骨,实力一跃而为同级别魔族之中最强的那一批。其幻术已染上幻魔大道之力,初步具备以虚化实、混淆真伪之能,尤擅玩弄人心,诡诈秘谲,能让人被操纵之际却是毫无丝毫自觉。

    更可怕的是,胧魔一族可以通过幻术魔染众生。只要通过目光、念头等方式接触其幻术,便有被魔染可能,根本防不胜防。相比其他魔族还要靠魔息魔气魔煞等方式让人入魔,效率何止增加千万倍▲style_txt;?幸好胧魔数量极少,否则人族要抵御魔族,难度更要增加不知道多少倍。

    这魔帝幻朦身为胧魔,更至少拥有焚天境中后期的实力,难怪其手段,便连陈寻,因没有动用全力,也给瞒过。

    想必之前那樽万丈巨魔,多半也不过是幻朦的幻术。难怪如此不堪一击。

    想着陈寻看向战场,见此时魔帝幻朦的巨拳已经和紫薇焚天剑正面接触,顿时脸色微变:“不对!”

    胧魔一族擅长的乃是幻术,肉身孱弱,便是魔帝幻朦能弥补这一弱点,却也不可能有多么强横肉身,怎么会蠢到跟紫薇焚天剑正面硬碰硬?

    “来不及了!”黑衣少女小筠面色大快,哈哈大笑起来。

    就看到,战场之中那正面迎向紫薇焚天剑的巨拳,刚刚和紫薇焚天剑接触,就马上如同梦幻泡影一般,消散得无影无踪,赫然又是一个幻像!

    紫薇焚天剑的剑气无处消弭,横亘过数千里虚空这才逐次消失。数千里之外一座万丈高的巨峰峰头,被这剑气擦过,大约有数百丈高的峰头,一下子就不见了,就连粉末都是完全不见,被这强横可怕的剑气彻底抹消,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这世界上一般。

    可是,剑气再强横,没有打中敌人,也是枉然。

    一剑砍空,那紫薇焚天神将仿佛是用力过猛,竟然脚步一个踉跄,堪堪有些站不稳的样子!

    紫薇战车之中,宁东辰、宁子赫、宁凝、金杲等人,齐齐失声惊呼,对紫薇焚天神将的控制大为减弱,同时更感觉真元法力陡然失控,在百骸窍穴中乱撞,一时间收束不住,情不自禁喷出一口鲜血来!

    但宁子赫却没来得及顾得上身体所受内伤,骇然失色道:“怎么可能?为何这一剑竟然砍空了?那魔帝呢?那魔帝怎么不见了?”

    如此鬼神莫测的手段,不能动摇心性耿直的宁东辰心神,却让心机深沉、饶富谋略的宁子赫心神失守。但是,正因为他谋略不凡,虽然修为并非最强,战斗的指挥之人却正是他。若是他心神失守,整个人族战阵的战斗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这也正是胧魔的可怕。越是有心机的人,越容易被其影响,逐渐失去自我,于无形无迹之中,最终入魔!

    但在这一刻,宁子赫身上却涌过一道暖流,顿时从失态中恢复过来,稳住了心神,脸色重新恢复正常,喝道:“大家马上稳定伤势,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重新恢复对紫薇焚天神将的全部控制,绝不能给敌人可乘之机。”

    悄然出手驱逐宁子赫身上的入魔痕迹,陈寻目光阴冷的看向黑衣少女小筠:“好一个胧魔!但你要以为我选中的人就那么容易被打败,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黑衣少女小筠不以为然的一笑,显然并不相信陈寻的话。

    紫薇战车之上,宁子赫等人正在努力恢复对紫薇焚天神将的控制,包括各位剑修、诸部将卒,都是拼命的把各种疗伤、回气丹药拼命的往嘴里塞,务必要争取时间,在敌人的下一波攻击到来之前,恢复对紫薇焚天神将的控制。

    可就在这个时候,苍穹之中,已经响起魔帝幻朦的狂笑:“人族小虫子,你们的末日到了!”

    下一刻,所有人都若有所感,目光投向西北方向某处,一种大难临头、毁灭将至的可怕预感,狠狠打入心头。

    哪怕是那些魔族兵将,也都是浑身瑟瑟发抖,全身汗毛倒竖,僵硬无法动弹。不管是否还有神智存在,都全无例外的,双眼中透射出无穷无尽的恐惧。

    而哪怕是魔帝幻朦的出现,也没有让这些魔族如此惧怕。

    陈寻更是全身真元法力鼓荡,毛发悚然,百忙中变作紫薇仙君面容,一步就向焚天宝莲之外踏出,已经不打算再冷眼旁观,而是要直接出手!

    可就在此刻,竟仿佛有某种莫名的伟岸力量,强行将时光停滞下来。陈寻一步踏出的动作,包括黑衣少女小筠的冷笑声,都仿佛陷入了某种无形沼泽之中,虽然并没有彻底停下,却被变慢了千百倍!

    …………

    就在魔帝幻朦的狂笑响起之时,千里之外伏龙山诸部前进的方向,那个被预定突围的狭小地峡之中,一座宏大的祭坛之上,黑色魔光和无边魔煞,正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控制,以人的念头都来不及转过的速度,霎那间变作密密麻麻、充满晦涩玄奥气息的无数魔符,然后化作一道魔符洪流,霎那间扩散往数千里、万里之外。

    天空之中的魔云魔煞,转眼间无声无息衍化,被魔符吞噬,霎那间消散一空。

    一直被重重魔云遮蔽的魔域天空,第一次变得清爽干净,瞬息间只见晴空万里,魔域的土地,千万年来第一次接受诸天星辰光芒的直接照耀。

    可天地间并没有变得亮起来。相反,不过顷刻间,魔域原本就昏瞑的天穹,一下子更加暗淡下来,那是因为无边无尽的魔符化作一道天河、随后更变作无边海洋,将整个天穹,全部笼罩了起来。

    魔域方圆数十万里之地,都在隐隐震动,某种不祥的灾厄毁灭气息,悄然潜伏,随时可能爆发。

    十数万里外的赤火山中,所有人一时间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仰首望天,明明天空仍然昏瞑不见光芒,却仍然有一种无形的威胁,让他们把目光投向那个地峡的方向。

    紫渊真君更是皱起眉头:难道说,那藏在屠魔宗身后的始魔宗诸使,已经发动了吗?

    而赤火山中三座黑色石拱门状的传送通道,更是在颤抖不停,“簌簌”的细微黑色岩石细粒,从石拱门之上春蚕食桑叶一般、又如细雨淅淅沥沥,不断的向地上滑落。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心中都在响起这样一个念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仿佛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让他们无法说出口一般。

    然后下一刻,仿佛一声玄雷炸响,所有人只感觉心头豁然开朗,之前的一切感觉,就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般,一时间人人面面相觑。

    而那个地峡之中,魔符海洋终于扩张到了极致,从开始扩张到现在,不过百分之一息的瞬时,而就在扩展到极致那一刻,所有魔符陡然爆开!

    看上去没有任何破坏性的力量,可是魔符爆开之后,却化作了一个巨大到方圆超过十万里,高悬魔域天穹上空万里之上的庞大漏斗,在空中徐徐盘旋,漏斗的尖细尾部,就正好对准了那座祭坛。

    祭坛通体上下,轰然剧震,仿佛有至少相当于绝品纯阳道器的法宝之力陡然爆开,却被漏斗的盘旋之力完全控制起来,转而化作可怕到无法想象的吸噬之力。

    转瞬间,吸噬之力扩展到了千里、万里、十数万里之外,所过之处,一应魔君以下的魔物、魔族统统瞬间沙化、粉尘化,并最终湮灭,而这些魔物、魔族的血肉精华,便都被提取出来,统统被这吸噬之力传送到了黑色祭坛中心。

    又仅仅只过了百分之一息的瞬时,吸噬之力已经扩展了十五六万里方圆,所有魔君以下的魔物魔族都被杀死,血肉精华全部熔炼一体,化作一条血色长河,汹涌扑向紫薇焚天神将!

    此时时间分明被某种无形力量凝固,一切的速度,都全不放慢了千百倍。可这条血色长河扑向紫薇焚天神将的速度,却全然不受影响!

    唯有众人的意识并没有受到影响,还是飞快运转。

    “不好!”

    “大事不妙!”

    宁东辰宁子赫等人大骇,拼命的转运真元法力,想要让紫薇焚天神将马上恢复,此时却仍然已经来不及了。

    陈寻在焚天宝莲之中怒吼一声,全身真元法力瞬间高度运转,“轰”的一声仿佛打破了某种无形的禁锢,终于就此脱身而出……

    …………

    血色长河席卷,毁灭气息降临,万物都在颤抖,诸宸等人所在的闇光玄影纱之中,亦不例外。

    诸宸心中已经如同死灰,他做梦都想不到,魔帝对自己等人做的手脚,不过是借用自己等人的身体,施展一个魔阵,化出魔帝的幻象。

    其真正的手段,还在那血色长河之上。

    这气息一降临,诸宸已经知道,毁灭势将无法阻挡的到来了。

    不幸中的万幸,之前紫薇焚天神将挥空的一剑,多少有些泄露过来,竟然将那把他们强行连接在一起的魔纹统统打碎,他们现在已经不再被魔纹魔阵强行连接,虽然那魔纹之力在体内仍然没有去除,却已经有了挣扎之力,不像之前全然动弹不得。

    可现在又有什么用呢?

    面对那毁灭,谁都无法幸免。更不用说时间已经被凝固,大家都动作变慢了千百倍,就算想要挣扎,也来不及了,诸宸连挣扎的念头都生不起了。

    可是,他却还看到,诸风用充满惋惜、不忍甚至痛苦的眼神,看向紫薇焚天神将,分明不愿这紫薇焚天神将就这样毁灭。

    哪怕明知道时日无多,他心中仍然对这吃里扒外的二弟充满愤恨:二弟,都这个时候了,你的心还在伏龙山诸部那边吗?

    可就在这个时候,诸宸便听到,明明所有人都无法发声的、行动速度减慢千百倍的情况下,诸风居然站起身来,速度竟然没有被稍减,轻声道:“原来,我补天部根本大|法补天真诀,便是如此的啊。”

    “怎么回事?”诸宸连头还没有来得及转过,就看到诸风全身上下,燃烧着熊熊神华,那力量的威势,竟然达到了某种诸宸完全无法想象的程度——绝非诸风自身能达到,甚至燃烧神魂,也绝达不到的程度!

    只见诸风起身之后,轻叹一声,便向那已经仅距离紫薇焚天神将不过十里的血色长河迈出一步。

    仅仅一步,他就已经到了血色长河面前,挡住了紫薇焚天神将。

    他的身形不过八尺,紫薇焚天神将身高近千丈,分明相差悬殊,可是,看上去,那紫薇焚天神将竟然仿佛被他完全保护住了一般!

    这怎么可能?

    天空之中,正传来魔帝幻朦的狂笑声:“本帝血祭千万魔族而成销骨噬血万魔大阵,虽然才动用百分之一的力量,又岂是你这样的人族小虫子能抵挡的……”

    可话没说完,便见诸风往前踏出,每走一步,他的身体就仿佛变大一份,到了最后,已经充塞整个苍穹。而他的动作明明看上去那样悠然从容,可从他第一步踏出到最后停下来,血色长河却仅仅前进了不过三里!

    就见诸风仰天长啸,作歌道,劲风呼啸,他傲立苍穹的身影,似若已深深锲入诸千天域,与大道同存,亘古而不灭:

    “天地不仁兮万物灭,

    邪魔猖狂兮人道缺,

    生民涂炭兮悲欲绝,

    男儿到此兮心如铁,

    擎只手兮补天裂!”

    霎那间,整个人已经化做一道白光,就那样轻柔的照射到血色长河之上。

    可是,那血祭千万魔族形成的血色长河,却被这白光轻轻一招,就统统烟消云散,不过瞬间,就已经不复存在!但白光,却也同样消散。

    只有诸宸诸人心中,响起了诸风最后的话语:“大兄,你错了。补天心法,才是我族最强之力啊!希望你日后能以人族为重,不要枉负小弟今日牺牲……”

    血色长河和白光同时消散那一瞬间,一种莫名的悲怆,陡然涌上魔域所有人族心头。所有人无论修为如何,无论是否投靠了魔族,只要拥有人族血脉,都情不自禁悲从中来,泪水悄然涌出眼眶……

    陈寻即将踏出的步伐顿时为之一滞,惊呼:“这是……这是浩然天道?不对,只是像……”

    黑衣少女小筠也在同一时间惊呼:“补天心法?补天大道!”

    魔帝幻朦的声音更在天穹之中愤怒震响:“补天心法!又是补天心法!你们都得死!你们统统都得死!”

    下一刻,魔帝幻朦的身体,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怕到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扭曲了整个虚空,那力量,竟然已经超出了焚天境的程度,隐隐达到了准金仙境!

    紫薇焚天神将的身躯,竟然在这魔躯出现的瞬间,就隐隐有了崩溃之势!

    销骨噬血万魔大阵的力量另有用处,不能过度消耗,魔帝幻朦只能亲自出手碾灭这些人族蝼蚁!

    陈寻轻叹一声,也终于踏出焚天宝莲……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