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七章 风云突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c_t;(还有多少兄弟此时还守在电脑前或拿着手机刷更新?到书评区给俺留个言,让俺看一看,顺祝兄弟们新‘春’快乐、福如东海……)

    兵败如山倒。【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79xs.-

    这一次围攻伏龙山诸部的魔族大军,是以这两樽千古魔头为首,如今两樽魔头一逃一亡,本就被紫薇焚天剑阵震慑的魔兵魔将们,这一刻终于彻底溃散,昏瞑的天地间,都是魔物铺天盖地逃遁的身影。

    两樽紫薇神将便已经当先冲出,挥舞如擎天巨柱般的战戟,追亡逐北。

    虽说也有那神智俱被杀戮意志侵吞的低等魔物仍不要命的往战场扑杀过来,但这等低级魔物数目虽然极巨,但没有高级魔族将卒为骨干,实难对大宁诸部将卒结成的战阵造成威胁,还未靠近战圈,就被紫微神将挥舞的战戟大片的绞杀。

    不用宁东辰、宁子赫提醒,诸将卒虽然知道杀败这路魔族大军,但他们已经深入魔影幢幢的魔域深处,魔族不知凡几,背后必会有魔帝级角的存在窥视这边,实在c∫79,m.不是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

    不想魔族有从容调兵遣将围杀他们的机会,他们就绝不能在一地滞留过久,当下趁着这路魔族大军溃败,大宁诸部将卒乘御战车,更是以十倍于前的速度,往西北翼突进。

    宁东辰、宁子赫等人站立在紫微战车之上,神识不间断的向四面八方延伸、扫视,即便在魔煞黑云的压制下,宁东辰以涅盘中三境的神魂修为,也难探察数百里外的动静,但也聊胜于无。

    宁东辰心里则更是好奇补天部的试炼弟子,竟然到这时候还没有出手趁火打劫,心里想,难道是这些人见我军大胜后被震慑住,放弃了趁火打劫的心思?

    即使如此,宁东辰神识还是暗中锁住那樽落入大地裂缝深处、看似他们没有来得及收走的千古巨魔残骸。

    很快就见大地裂缝里魔煞黑云翻涌,宁东辰的神识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断掉,再也无法感应到那具千古巨魔残骸的存在。

    这情形看似宁东辰的神识无法穿透魔煞黑云,但宁东辰心里清楚,是补天部的那些人暗中动了手脚,不然的话,以他涅盘第五境的神魂修为,这等程度的魔煞黑云还无法将他的神识感应完全屏蔽掉。

    补天部的那些人,显然是以为他的修为仅涅盘初境,即便是如此,这些人也未免太贪梵、胆大了。

    宁东辰虽然没有参与过戮魔试炼,但宁昊、宁景天都是从戮魔试炼中脱颖而出,进入屠魔宗拜入紫渊真君‘门’下修行的,因此宁东辰、宁子赫等也知道戮魔试炼之中,最大的威胁,有可能是来自身边。

    即便是如此,宁东辰还是希望补天部的这些人得到巨魔残骸后,能有所收敛、就此退走——他与陈寻相处数十年,知道陈寻的秉‘性’虽然一心卫护人族,但对人族内部的这些搅屎棍,是不会留半点情面的。

    …………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魔族大军溃败后,看到那樽千古巨魔的残骸被剑阵轰碎,散落一座岩浆涌动的裂谷,而大宁诸部的将卒都等不及收集这些残骸,就往西北翼突围而去,想必是怕有更多的魔族大军‘诱’来,诸宸等人都快要俯仰大笑起来。[超多好看小说]

    魔族溃败,大宁诸部又快速往西北翼突围,他们无需再有什么顾忌,诸宸‘操’纵闇光玄影纱,将众人卷起,化作一阵‘阴’风没入裂谷之中。

    看着众人将裂谷里散落得到处都是的千古魔头残骸收入储物法宝之中,诸宸兴奋的目光中充满贪婪和惋惜之‘色’,说道:

    “可惜了,伏龙山的这些人竟然将这樽千古魔头魔躯打得支离破碎,价值大打折扣,否则的话,我等所得还要暴增十倍以上!”

    补天部众人都是兴奋不已,在深峡地缝之中,也不担心会暴‘露’痕迹,各展手段,或以法宝、或以道法神通,化作一条条锁链、一只只大手,将散落峡谷深壑甚至地火岩浆之中的残骸统统收入囊中。

    看到这一幕,诸风心头稍微放松,心想诸宸如愿抢了这千古魔头的残骸,应能心满意足了!

    一樽千古魔头的完整魔躯,能炼制出数件珍品级道器来,而眼前即便是一地残碎,也能值几件上品道器——要知道那些拥丁数千万的大部族,甚至连中品级道器都没有两件,几件上品道器,哪怕是价值几件上品道器的魔头残骸,也是远远超乎补天部众人的想象了。

    诸风他们深入魔域之前,都只想到能猎杀一两头大魔君级的魔物,就心满意足,这样的功绩也绝对能让他们数人都入屠魔宗修行,他也不会认为诸宸此时还会有什么不满足的。

    然而诸风这个念头刚刚在心头升起,诸宸双眼之中就已经闪过无比疯狂的光芒:“虽然可惜,但也足以证明紫微焚天剑阵价值是何等的巨大,若能落入我手,补天族振兴,指日可待……”

    诸风脸‘色’‘阴’沉下来,张口‘欲’言,终是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

    诸宸瞥了诸风一眼,就驾驭闇光玄影纱裹藏住众人,化作一道魔煞幽光融入狂‘乱’的魔煞元气之中,往大宁诸部的将卒战阵身后追去……

    …………

    魔族大军一溃便是三四千里,才有大魔君级的魔物试图整顿残部,但奈何数以百万计的魔兵魔将已成溃势,此前又故意示弱,此时绝难靠数樽大魔君仓促之间的努力,就整顿出数座能与人族战阵抗衡的天魔大阵来。

    一樽大魔君手持巨戟,站在一座绝岭之巅,不甘的怒吼,纵使大势已溃,它还是与另两樽大魔君往突杀过来的大宁诸部将卒夹击过去reads;。

    此时就见紫薇战车两百丈巨大车身,仿佛一柄寒意四溢的刀锋,万余‘精’锐将卒结阵所乘御的十二辆战车护持两翼,仿佛化作一柄巨大战刃,以势不可挡之势,恶狠狠往那三樽大魔君杀去。

    战车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颤栗,细如蛛网的裂纹如水‘波’一样向四面八方蔓延。

    紫微战车是陈寻这些年为大宁诸部卒,炼制修复的第一件极品道器,挑选大宁诸部‘精’锐玄修三百余人,联手御之,即便还没有将战车的威力都发挥出来,但战车冲撞堪比魔帝级巨魔践踏,岂是三头大魔君能抵挡的?

    旋即,只听一声石破天惊、轰传苍穹的巨响,紫微焚天剑阵未动,仅以紫微战车的神威,就将三头大魔君的数百丈魔躯撞得崩碎破裂。

    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际。

    无数魔物溃逃之势原本稍有遏止,但见三头大魔君顷刻间毙命,仅有的勇气斗志瞬间便彻底烟消云散,涓滴不剩,只留下一个念头:逃!逃得越远越好!

    大宁诸部将卒一路疾行,除了魔域地形险恶、魔煞压制,不如在‘蒙’天境行军便利之外,所过之处竟是一片坦途。

    …………

    紧随在伏龙山诸部将卒身后,诸宸只是象征‘性’的遮掩行迹,全部心神都用在加速追赶上,竟也堪堪有些追赶不上。

    他此时看向大宁诸部将卒战阵的眼神,竟是没有半点的恐惧,反而有一种近乎变态的狂热跟贪婪:我这闇光玄影纱乃是上古异宝,可惜仅有隐匿之效,并无防御攻伐之能,未免不足,倘若配合这攻防两宜的紫微焚天剑阵与那辆能践踏虚空的战车,能正好形成互补,臻至完美,以之杀敌夺宝,都可无往不利,即便是魔帝级的存在也能轻松猎杀。

    诸宸也非全被贪婪吞噬理智,在他看来,伏龙山的人真是让胜利冲昏了头脑,真以为这魔族大军崩溃之势,能助他们杀出重围,却不知道幕后的魔族巨头哪个不是心机深沉,明知道紫微焚天剑阵曾斩杀过魔帝级的存在,这次怎么会没有一点准备?

    前方看似坦途,但必有魔族为大宁诸部将卒设下的陷阱。

    倘若魔族中有魔帝级的角‘色’与大宁诸部将卒两败俱伤,那该有多妙?

    想到这里,诸宸都禁不住兴奋起来,也知道他可能是他此生最大的机会就在眼前,伸手就能触及。

    然而正在他得意之时,诸宸的脑海之中,却有一缕‘阴’冷强横的魔念凭空出现,化作尖锐嘶哑之音,仿佛千刀万丈在他的识海里戳刺:“是吗?”

    “什么人?”

    诸宸大惊,身边众人纷纷侧目之时,已经有一股无法抵抗的强大力量,狠狠从他们的头顶压下!

    瞬间,闇光玄影纱之中,就有浓烈到形成实质的魔威魔煞,向众人身体‘逼’压过来,一时间诸人都是动弹不得。

    魔帝!

    绝对是魔帝,而且是那种极为强悍的、实力相当于焚天境中后期乃至于可能接近焚天境巅峰的强横魔帝,才能让闇光玄影纱变成毫无作用的废物。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都如坠入万丈冰渊,诸宸更是脸‘色’煞白,全身上下,竟再找不出半分热气,不知道他们怎么就会被魔族发现了踪迹。

    “有趣的人族小虫子,有趣的小玩意儿。”

    就听那魔帝的声音在众人脑海之中炸响:“咦?居然还有那种心法的痕迹?且待我看看。”

    众人只感觉一股冰凉魔息,透入四肢百骸,深入识海元神,全身都仿佛被人看了个通透,一切秘密,悉数暴‘露’无遗。

    “还好,尔等暴殄天物,居然将如此可怕心法,全不在意的稍微修炼便即放弃,否则,还真留你们不得了。”

    心法?

    什么心法?

    所有人心头都有这样一个疑问在盘旋。

    却不等他们想明白,那魔帝之声又响起来道:“尔等可想活命?”

    诸宸挣扎了两下,始终挣扎不动,本以为此时就要身死道亡,一时间心丧若死,但听魔帝这般一说,心头又燃起了一线希望:“想活命又如何?人魔不共戴天,我等落入你手,便没想过要能逃脱!”

    “嘿嘿……”魔帝冷笑:“你们这般蝼蚁一样的实力,只要能为本帝办好事,就算饶你们一命又如何?放心,本帝不会强迫你们入魔,事成之后便会放过你们这些蝼蚁又有何妨,也不怕你们能将此事泄‘露’。只不过能否活着逃回‘蒙’天境,那就要看你们本事了!”

    诸宸心头一松,咬牙沉思片刻:“魔头,我等决不会为你办事!不过,既然落入你手,那边是‘肉’在砧板上,只能任你摆布!”

    诸风脸‘色’一变。诸宸如此说法,看上去没有屈服,实际上一句任由摆布,便是已然同意为魔帝办事了。他有心阻止,却为魔帝之力控制,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很好!”魔帝低声道,下一刻,闇光玄影纱之中的魔气魔煞已经化作一个个玄奥莫测、又蕴藏无尽魔煞力量的秘纹,融入众人体内:“尔们要办的事情,就在秘纹之中——你们要是敢阳奉‘阴’违,这些秘纹将叫你们后悔活在这世上,却又无法死去!”

    旋即,魔气魔煞消散一空,那魔帝的声音不再响起。

    闇光玄影纱之中气氛凝重,众人面面相觑,甚至都没有人想着要去察看体内到底被动了什么手脚,魔帝级角‘色’在他们体内动了什么手脚,又岂是他们能看透的?

    “怎么办?”有人迟疑着问道reads;。

    “还能怎么办?我等身负部族未来命运,岂能轻易身死?如此也只能权且隐忍,见机行事。”诸宸咬牙道。

    诸风脸‘色’苍白,这一次还是没有出声说什么,只是神情之中,已多了几分坚毅。

    …………

    “咦?”

    当那魔帝的魔识降临裂谷之时,陈寻从焚天宝莲之中起身站立,微微蹙紧眉头,神‘色’略些凝重起来,摇头说道:“不对!”

    黑衣少‘女’小筠不屑撇撇嘴:“大惊小怪,草木皆兵!”

    陈寻眼中‘精’光一闪,正要说什么,神念往大宁诸部将卒战阵前方掠去,脸‘色’微变:“确实是有些不对劲!”

    就在此时,苍穹之间传来一阵声震万里的狂笑:“人族小虫子,本帝在此等候多时了!”

    霎那间,风云突变!;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