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五章 准备突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苍穹之下,鏖战正酣。【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昏暗的天地中,魔煞魔息如跗骨之蛆驱之不去,昏瞑的穹庐仿佛随时可能压下来,把万物都碾得粉碎。两樽紫薇神将就傲立这末日炼狱一般的天地之中,如同支撑天地的天柱,身上神华莹莹,照亮了周围万丈之地,将地火和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煞光反衬得越发暗淡,几成这片魔域亘古以来仅有的光明。

    万余精锐将卒,除了结阵凝聚两樽紫薇神将之外,还有两千精锐各部战车为移动营垒,如展翼般次第向外杀出,在遇到强大阻力之前,又如敛翼般快速回收,将军阵搏杀之法运用得灵动自如,也堵住两樽紫微神将漏出来的缝隙,不使一头魔物能够靠近战阵千丈之内,冲击到紫微神将战阵的本阵。

    紫薇神将与结成紫薇神将战阵的万余将卒奋勇杀敌之志,汇聚成滔天杀气战意,几成实质,搅动魔煞黑云,如同惊涛骇浪翻涌、沸腾激荡,引发暗红色的煞雷魔电,似一条条狰狞魔龙在魔云之上游走,偶尔石破惊天的劈下来,便是一座数千高的险峻山岭都被劈成齑粉。

    昏暗不见天日星辰的鏖战中,让人几乎分不清楚究竟战斗了多久,只知道那是在不停的战斗、战斗、战斗。只知道,最初引发恶战的地点,距离赤火山仅十万里,而如今,大宁诸部将卒边战边往魔域深处挺进,又大约深入魔域深处将近万里。

    若在平日,区区万里距离,天人境玄修不需要一炷香就能走个来回。

    而在魔域,乃是魔族的地盘,魔煞魔气充塞天地,遮蔽视线和神识气机,即便是陈寻都已经感应不到赤火山的存在,宁子赫他们此时可谓已成孤军,不要再指望能得赤火山的任何支援。

    “吼!”

    一头大魔君震天怒吼,数百丈高的魔躯,从一座绝岭如奔雷而下,杀向左翼的那樽紫薇神将金身。

    这头魔物,显然是看轻了紫微神将的战力,在神华燃烧的紫薇神将一拳拳轰打来,全身上下血肉骨骼,都被生生打得片片碎落,最后不甘心的轰然倒地,就此+√style_txt;身死。

    无数魔兵魔将,还想趁大魔君缠住紫微神将片晌,从空隙冲击人族战阵的本阵,却没想到大魔君也是如此不堪一敌,这么快就被打倒在地,除了数百魔兵被压成齑粉外,剩下的都作鸟兽散,往后狂退。这时候左翼紫薇神将守住阵脚,两千将卒乘战车杀出,剑光纵横、杀气冲天,在溃逃魔兵魔将之中杀了两个来回撤回来,才任那些士气崩败的魔兵魔将逃回山岭之后。

    魔族个体力量强横,但不能结成天魔大阵的话,在纪律上还是不能跟人族将勇抗衡的,但能结成天魔大阵营的精锐魔兵魔将还没有出动,就说明魔族对他们还是试探!

    站立在紫薇战车之上的宁子赫,收回投往四方观察战局的目光,俊朗的脸上隐隐有些忧色的道:

    “已经一天一夜了。这一天一夜时间,虽说斩杀的魔族已有百万,但外围的魔兵魔将,还在源源不断的赶过来,我们是不是该后稍退?”

    宁凝正在盘膝而坐,调息真元,确保真元、元神都处于最巅峰的状态,以备真正的魔族强者杀出,她不至于太惊慌失措。

    宁凝闻言睁开剪水双瞳,微张檀口,说道:“将士们杀敌一天一夜,又是在孤立无援之时的血战,即使有丹药补充真元消耗,但心神消耗也是极大,况且我们杀敌也已有十数万,魔帅级也有数十,更有魔君数头、大魔君一头,收获堪称丰厚,此时收兵,已能确保十数弟子能入屠魔宗修行。”

    旁边的宁东辰却蹙着眉头,愠色反驳道:“我紫薇焚天剑阵能斩杀魔帝,都还尚未发利市,此时离去,还是太早。魔军之中少说有一头千古魔头潜伏,它不敢现身,也是畏惧我紫微焚天剑阵,但我们此时后撤,战阵气势由盛转蓑,千古魔头或趁势杀出,我等虽然不惧,但也恐怕会造成一些不应有的损失。”

    “不,我不这么想,”

    宁子赫不满宁东辰的独断专行摇摇头:

    “我军奋战至今,战果辉煌,伤亡还极其微弱,但一天一夜鏖战,也已经到了极限——此时后撤稍作修整,有机会再深入魔域围猎魔物,才是稳妥之策。至于紫微焚天剑阵,那是我们手里唯一的杀手锏,岂能轻易动用?”

    说到这里,宁子赫将目光看向身边伏龙山诸部的其他试炼子弟,看似想要争取他们的支持,问道:“你们觉得如何?”

    此次试炼,是以大宁部宁东辰、宁子赫、宁凝为核心,宁东辰渡过雷劫,修成元胎,在伏龙山诸子里声望最高,仅次于金世海,但这不意味着其他试炼子弟的意见就能够无视。

    见宁东辰、宁子赫、宁凝起了分歧,伏龙山诸部的其他试炼子弟彼此交换了神色,就见流阳部金氏的一个青年玄修站出来道:

    “我等皆以几位宁兄意见为圭旨,几位欲战便战,几位欲退便退。大战之时,最要紧不要内部意见分歧,不能齐心协力。以小弟之见,几位宁兄还是早做打算吧。”

    他们不知道宁东辰、宁子赫是故意演戏,给窥视这边的魔族强者看,真以为宁东辰、宁子赫他们心存间隙,竟在这个节骨眼上争执起来,这令他们忧心忡忡,只能尽力劝诫。

    宁子赫认得此人乃是流阳部金氏除金世海之外,年轻一代最为出色的子弟金杲,修为已有天人境巅峰,随时都可能晋级涅盘境。

    同时金杲又极为崇拜出身流阳部的伏龙山第一强者金世海,立志效仿之,想学金世海、宁东辰直接借雷劫冲击元胎,成就涅盘,他甚至早在宁东辰得陈寻帮助度过雷劫成就涅盘之前就已经立下此志。

    听金杲这样说,宁东辰、宁子赫等人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但也暗暗得意,心想既然将金杲等人都瞒过,窥视一旁的魔族强者必然也看不出破绽来。

    宁东辰、宁子赫待要暗中商量事情之时,脑海之中,却直接传来陈寻的声音:“你们不要传念过来,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在脑海里想就可以了。我们之前商议着,是要尽量蒙蔽始魔宗及魔族可能藏在暗中窥探者的耳目,使之误判形势,落入我等陷阱,你们做得还不不错,但是……”

    “请师尊/陈尊训示。”几人在心头暗暗动念道。

    “我等孤军深入魔域深处,风险极大,你们用计迷惑魔族可以,但不能让大家斗志受到影响——金杲等试炼子弟,你们或许可以给他们更明确的暗示,他们要是想在此战有所突破,不能削弱他们胸臆间的战意。”

    “师尊,那可能在一旁窥探的魔物,究竟有何手段?又在何方?我们何不干脆来个釜底抽薪?”宁东辰个性并非那种心机深沉之辈,更喜欢直截了当的正面战斗,如今这种并不正面抗衡的智斗,他并不是很喜欢。当然他也不是说就不懂这些,只是出于天性不喜欢而已。

    “始魔宗和魔族手段向来诡谲,在这魔域又经营了数十万年,究竟有什么手段,便连我也不知。潜伏在附近的,远不止一樽千古魔头,之前还有一道魔识露了痕迹,少说梵天境中期的修为,但之后全无动静,我们要小心为是……”

    “以师尊准金仙境的修为,还没有把握?”宁东辰问道。

    “没错。大道修行,与诸多道术神通相辅相成,始魔宗秘使,梵天境初期就能驾驭大道法则的力量,非寻常人族梵天境仙君能敌,我等也要有备无患了。之前我们在赤火山的天地防护大阵之中还好,始魔宗不想打草惊蛇,隐藏不动,但眼下我等深处魔域之中,它们有太多手段能试探我们,真不可有丝毫松懈。”

    “要说一点都不松懈,还容易好,偏偏还要这般装作引魔上钩,就有些太让人为难了……”

    “哈哈,东辰你就勉为其难吧。况且,你们之前的表现,能将金杲他们都骗过,说明他们也算是本色演出啊。”陈寻笑了起来。

    宁东辰有些尴尬。宁子赫和宁凝也有点尴尬。

    他们经过多年御魔血战,一起浴血奋战,当年因情事而生的那点心结,不说全部开解,也烟消云化,却没想让陈寻说出来取笑。

    “好了好了,我看那樽千古魔头,似乎已按捺不住要杀出来。你们快作好准备,考虑突围了。”

    “突围?”

    宁子赫几个人有些错愕,他们还想假借分岐继续往前突进,吸引真正值得重视的魔帝级角色出现呢,没想到陈寻真让他们这时候往回突围。

    “你们仔细想想,真正一只人族军队深入魔域,面临千万魔军围攻,即便是握有紫微焚天剑阵这样的王牌,也不应该放弃所有的战略主动权,而老老实实陷入魔族大军无穷无尽的围攻之中。你们这样做,太露痕迹了,不可能诱出魔帝级的角色来。”

    宁东辰有些不相信的道:“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破绽啊。”

    陈寻暗叹一声,宁东辰还是过于介直,点拨他道:“没有破绽,就正是最大的破绽啊。别忘了,我部一反常态的主动显露形迹,吸引魔族围攻,若说是为了战绩和戮魔试炼的最终成绩,那还说得过去。但此时已经有了显着的战果,还不想着突围暂作休整,那就与情理不合了。”

    宁子赫微微沉吟,暗暗点头道:“陈尊说得没错,我部的表现,是容易惹人猜疑,但此时照陈尊的吩咐,马上开始突围,一切就可以圆回来了。”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宁东辰雷厉风行的说道。

    “嗯,你们行动吧。”

    陈寻还是将此行当成对宁东辰他们的试炼,因而也不直接参与他们的谋划。

    宁东辰、宁子赫、宁凝等人又暗中交流了片晌,从表面上看来,他们算是极勉强达成了一致,引兵进行突围。

    很快,两樽紫薇神将先从两翼收拢回来,撤为守势。

    宁东辰站在紫薇战车之上,随手凝聚出一副地形图,他伸手指向其中用鲜红色表标的一处地点:“各部魔兵魔将都是直属于相应魔族首领所有,在这个首领没有身死之前,不会接受其他魔族将领的命令。因此,这一次暗中组织围攻我等的魔族巨头,必须有一个大本营作为指挥中枢,来对其他各部魔军发号施令,而一天一夜的鏖战,在经过多番试探,我们可以确定这一次围攻的魔军,其大本营就在这里,我们就从其大本营的侧翼突围!”

    大家听宁东辰这么说,都面面相觑:魔族大本营的预备兵力最为雄厚,他们直接贴着魔族大本营的侧翼突袭,不可能不惊动魔族,一旦被魔族大军缠住又是一番血战、苦战,还不如继续直接往魔域深处挺进呢!

    金杲代替大家说出了心声:“子赫兄,这个方向是否有所不妥?距离敌方大本营,实在太近了啊!”

    他的手指点在地图上代表敌军大本营那一大团黑点上。

    一个黑点,就代表了至少一万精锐魔兵魔将,而在这大本营附近,更是密密麻麻一大片黑点,触目惊心。

    “是啊,我等即使有紫微焚天剑阵依仗,但无穷魔兵魔将似洪流冲击过来,紫微焚天剑阵又能斩杀多少?”

    “没错,这个方向,实在太危险了,而且地形也极为凶险,乃是一道峡谷。两边都是高峻山峰,只有中间这么一条小道可通过。我们不便御空而行,一旦在峡谷之中被魔族大军前后夹击,形势必将更加凶险。”

    其他试炼子弟也都是纷纷提出意见。

    宁东辰哈哈大笑起来:“没错!此地是极凶险,绝非突围的最佳选择,但正是如此,敌方也想不到我们会从这里突围。只要我们动作够快,完全可以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突破这道峡谷……”

    “那其他方向……”

    “不用考虑其他方向!”宁东辰独断道,“其他方向魔军分布是有薄弱处,但地形上有很多陷阱!特别是一些熔浆河流,我御空而渡时,被魔族前后夹住,我们能支持多久,说不定还有魔族大军潜伏在岩浆河流之中……”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