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四章 兵出赤火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天地昏暗,魔气纵横,丝丝缕缕,从地面、从高空、从四面八方徐徐渗透而来,不管不顾的从口鼻、从毛孔,渗入每一个人肌肤、肺腑、四肢百骸之中,腐蚀血肉,吞噬灵元,诸族玄修不得不随时运转真元,将魔煞魔气逼住,以免为魔气魔所侵。【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壹※看书※.看1_k要a看

    宁东辰、宁子赫、宁凝等率部离开赤火山大本营,万余精锐战力情无声息的行走鬼山魔岭之间,悄无声息,仿佛一支幽灵战阵。

    出了赤火山,离开天地防护大阵的作用范围,魔域就更像末日炼狱,到处都是地火岩浆在喷,火山灰飘浮在苍穹之上,将来自茫茫星域的光亮都遮闭住,融入腐蚀人心的魔煞魔气,仿佛大山一般沉沉压下来,令人感到呼吸艰难。

    大地岩浆有暗红色火焰烁动,魔煞黑云又隐隐透出血色煞光,眼睛还能勉强看到远处的嶙峋魔岭,只是到处光影扭曲,透漏出灾厄及生命枯萎的气息。

    离开赤火山大营天地防护大阵保护之后,以宁东辰、宁子赫、宁凝等四百试炼弟子为,与其他六百精锐剑修乘御紫微战车,处于行进阵列的中心,此外还有万余精锐将卒则分乘十两辆巨大战车,庇护两翼,随时随刻都结成紫薇神将战阵,凝汇出两樽千丈高大的紫薇神将法相,在魔岭之间御空前行;紫薇神将的神威有实质,搅动魔煞黑云如滚滚狼烟,冲天而起,也打破了这荒芜不毛之地的沉寂。

    紫微战阵上的千余精锐子弟,隐隐形成随时可以组建紫薇焚天剑阵的阵型,剑阵将结未结,隐而未,一旦有变,则可马上形成剑阵应变,而不是直接组建剑阵,以便节省宝贵战力。魔域之中没有天地元气可以借用,也没有灵气能炼入体内补充真元法力的消耗,事事时时要依赖丹药,必须要节省着花才行啊。

    陈寻则隐身一侧,虽说他在魔域,道源神识要受到魔煞的压制,但他万里范围内的动静始终在他的掌握之中,隐约间能感觉有一些魔头的魔识从他们上方掠过,有什么东西待要蠢蠢欲动,想将这万余人的试炼队伍吞噬掉。

    魔域之中魔兵魔将数不数胜,在充满魔煞魔气的环境下,拥有人族玄修无法匹敌的优势,几乎所有参与戮魔试炼的诸多弟子,都会选择潜藏隐匿形迹,寻到魔族村寨部族进行偷袭,一击成功就马上远遁,以免落入魔族的生重包围之中。

    然而宁东辰、宁子赫他们真正的敌人,并非正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的魔兵魔将,而是那隐藏在幕后的始魔宗,以及魔族随时派出伏击他们的强横杀手。

    那些实力堪比人族焚天境中后期仙君的强大敌人,一旦放下脸面做那杀手勾当,其威胁之大实难想象,陈寻都未必有把握及时做出反应。

    为防事起仓促反应不及,他们不得不随时汇聚两樽紫薇神将庇护左右,以便在敌人袭杀之际能有所缓冲,紫微战车上精锐剑修还能来得及结成威力更强的紫薇焚天剑阵。

    站在紫薇战车之上,宁子赫忧心忡忡的看向四周山岭间隐约可见的幢幛魔影,那些都是蠢蠢欲动、随时都可能动突袭的魔族兵将,皱眉道:“我们这般做法,动静会不会太大了?况且,纵然这些将卒皆为久经战阵、意志坚韧的精锐,但长期维持紫薇神将战阵,这消耗也是太大了,只怕支撑不了多久。〓■〓一■看书.”

    宁凝俏脸之上全是凝重,也是苦笑:“可我们这样做却也没有办法。毕竟,在危机四伏的魔域之中,不多加小心,随时有丧命危险。要是血战而死,那还死得值得,可要是无声无息就被偷袭而死,那就太冤枉了。”

    宁子赫、宁凝虽然知道他们的父辈与宁东辰等人,都对陈寻尊崇有加,但他们并没有像宁东辰、金世海那般,亲眼见识过陈寻的神通手段,心想陈寻即便有着梵天境仙君的修为,也难在魔域深处保他们这么多人都安然无恙。

    唯有宁东辰满脸都是战意,丝毫都不担忧,慷慨激昂的说道:“那又如何?我辈人族,面对魔劫,唯有浴血奋战一途,血战而死乃是我等宿命。若能在亿万魔族围攻之下身死,便是死了,那也是值得!”

    说着他朗笑一声,全是豪情壮志:“况且,我等难道就不能杀出一条血路、杀出一条活路吗?若连信心都没有,那还来参加什么戮魔试炼?趁早回家等死的好。”

    宁子赫宁凝二人对望一眼,没有说什么,似乎与宁东辰之间存有一丝裂痕。

    黑衣少女还能清晰的看到外界的一切,脸上只是冷笑。

    她被陈寻下了禁制,但能看到陈寻让她看到的景象,一路枯寂无语,此时忍不住评头论足道:

    “你们这点小伎俩,始魔宗诸使,怎么会上你的当?你们人族,总是喜欢自作聪明。”

    陈寻却不理她,面上不动声色,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突然间,此方天地在陈寻的神念感应之中,微微震动了一下,无尽的昏暝虚空深处,有一点虚空骤然打开,有无尽的杀机往下面的魔兵魔将弥漫过去,这一刻,聚集到外围的山岭魔兵魔将顿时沸腾起来,仿佛黑色洪流从崎岖的山岭间杀出,往他们这边席卷过来。

    陈寻带着戏谑的眼神看了眼黑衣少女:“不会上当?那这是什么?”

    “哼!”黑衣少女再哼一声,将臻扭向另一个方向,表示自己的不屑。

    “吼!”数以百万的魔兵魔将在嘶吼,震天动地。

    “有魔族袭击,结阵!”宁子赫举起紫龙战戟,震声大吼,提醒左右的将卒注意,就见战阵汇聚的那两樽紫薇神将,这时候在半空中挥出巨拳,拳锋间涌动的神华似烈焰熊熊烧起,无形的能量从拳锋间冲击而去,仿佛山崩海啸撕天裂地而来,形成广及百余里的冲击面,大地骤然间一陷,轰成一座拳形的巨坑,而在巨坑里还有成千上万的魔兵魔将打得筋断骨折,甚至还上百头魔躯强悍的魔物,真接被碾压成化作一团团肉饼。

    好强的战力。壹看书.书

    五千精锐将卒结阵汇聚的紫微神将,就堪与千古魔头一战,是厉害得乎想象。

    可惜从外围魔岭间杀出的魔兵魔将,数量实在太多太多,紫微神将三五拳打掉的不过是九牛一毛,况且,真正有威胁的魔族强者,还没有出现,现在冲上来的都是些喽罗炮灰,甚至没有魔帅级的魔族精锐。

    看到这一幕,陈寻也知道隐藏在背后的魔族巨头们,不过是用这些炮灰试探他们的底细。

    过去四五十年间,魔族从空间裂隙入侵伏龙山,多番血战,一樽魔帝、两樽千古魔头被人族斩杀阵前,以致亿万魔兵魔将被剿杀干净——只可惜紫薇焚天剑阵只动过一次,还位于十数座紫微神将战阵的重重庇护之中,魔族根本没有办法将紫微焚天剑阵的底细探查清楚,屠魔宗的两位梵天境上师,也不能勒令大宁部将剑阵的真诀交出去,然而在没有将紫微焚天剑阵搞清楚之前,魔族强者怎么敢一拥而上,然而不将紫微焚天剑阵的秘密搞明白,魔族强者以及幕后始魔宗黑衣人,又怎么可能安心入睡?

    眼下大宁部万余人族将卒护卫能结成紫微焚天剑阵的千余剑修,脱离了屠魔宗在赤火山的大本营,进入魔域深处,岂非是它们摸底紫微殿传承底细的最佳时机?

    陈寻相信魔族以及背后的始魔宗会上钩,那眼下这些魔兵魔将侵袭,就只是开胃菜而已。

    宁东辰、宁子赫等人,都静守在紫薇战车之上,还没有摧动紫微战车,往两翼突进的意思,只是脸色凝重静观魔族的袭击。

    即便陈寻在他们身边,但这种直面无数魔兵魔将,脱离后言、侧翼孤立无援,只能孤军奋战的血战,他们还是第一次面对。

    “诛魔!诛魔!诛魔!”

    万余将卒携伏龙山大捷之威,战意澎湃,又有紫微焚天剑阵能够依仗,此时都高呼酣战,将紫薇神将战阵的力量淋漓尽致的挥出来,魔兵魔将甚至无法入侵到战阵外围万丈之内,而万余将谁会结成两座战阵,摧动紫微神将往两翼魔岭进逼,逼迫魔族阵线不断崩退。

    这一进一退之下,人族的战斗成果更是辉煌。

    不仅如此,紫微神将在往两翼推进的同时,还不断有人杀出去,用储物法宝将那些魔兵魔将的残骸收起。

    虽说猎杀魔帅级以上的魔物才计入功绩,但一些小魔将、天妖魔将的骸骨,犹是不错的炼器材料;战斗打扫战场两不误,进行得好整以睱、有条不紊,才是战力强悍的体现。

    ***************************

    而在数百里外,还有一队数十人规模的人族玄修潜伏在一座绝岭的山洞里,正悄无声息的关注着绝岭前的血战。

    这支不足百人的队伍,人数虽然极少,但装备极其精良,每人身上所穿至少都是天阶绝品级的灵甲——在伏龙山大捷之前,大宁部都未必能凑出一百件天阶绝品级的战甲来,他们想不引起陈寻的注意也不行。

    然而除了陈寻之外,神魂修为实际已经有涅盘第五境的宁东辰,都察觉不到他们潜伏在数百里外,显然他们是有藏踪匿形的道器法宝遮掩踪迹。

    为的青年,大约有天人境巅峰的修为境界,丰神俊朗,此时目射寒意刺骨的冷芒,只是冷笑:“都说是伏龙山御魔血战,大宁部族出了多少惊艳绝伦之人,如今看来,不过都是狂妄自大之徒而已!孤军深处,还如此不加掩饰,当真以为他们有逆天之能吗?紫微殿的上古遗宝竟然落在他们手里,真是可惜了!”

    这青年玄修名为诸宸,却非伏龙山诸族之人,乃是距离伏龙山大约两千万里之外、一个名为补天部部族的少族主。

    补天部号称“只手可补天裂”,十数万年前,曾一度组建帝国,要比伏龙山大捷后的大宁诸部还要辉煌十数倍,甚至一度能与早年的屠魔宗分庭抗礼,但跟绝大多数中兴部族一样,一次规模空前的魔劫很快就在他们部族统辖的核心区域爆,猝不及防下,补天部几乎所有的精锐战力都灰飞烟灭,只有残部侥幸逃脱。

    这些残部逃脱之后,仍不忘之前辉煌,数十万年仍然以补天部之名立足,也一直念念不忘恢复旧日的荣光。

    诸宸身为补天部的少族主,自视甚高,自然看不惯宁东辰他们胆大妄为的狂妄之举,冷眼看着数百里的激烈战场,跟身边同行试炼弟子及随扈说道:

    “十数万年,我族在魔劫的打击之下,几乎灰飞烟灭。但自从蒙天境被魔劫入侵以来,惨遭魔劫屠戮的部族不知凡几,却唯有我们补天部受到的打击最大、被影响程度最深,何以故?我看是刚则易折、树大招风尔。所以,他日我若能执掌补天部,定然要一改旧规,韬光养晦,悄然展!”

    诸宸言语间的话意,是要坐看宁子赫这些大宁部的将卒被魔族歼灭。

    他身边一个眉目刚正的青年玄修却是皱起眉头,不满的说道:“我补天部与魔族势不两立,见之必战,这已经是我族的立身根本所在。此时大宁诸部与魔族恶战,我们非但不出阵助战,还在这里袖手旁观,评头论足,似乎有些不地道吧!”

    “愚蠢!”诸宸厉色喝道:“诸风,若非你是我亲弟弟,就凭这句话,我就要治你的罪!我们补天部御魔数十万年不改其志,即便当初族中精锐战力都为魔劫屠戮毫无悔恨,可我们得到了什么?屠魔宗忌惮魔族,其他部族也都暗自保存实力,远的不说,你我父母,当年为何身陨,还不是因为身边友军贪生怕死,支援乏力,这才被魔族杀害。若非如此,你我二人年幼之时,又怎么会过得那般艰苦?我们现在的使命只有一个,就是要让补天部重新崛起,之后再谈驱逐魔族!在这中间,无论是使用什么手段,只要有利于我们的使命,那就应该毫不犹豫的去做!”

    说着,诸宸去脸上露出凶厉之色,却有些狰狞起来,还透漏出一些贪婪之色,咬牙切齿的说道:“袖手旁观算什么?若有必要,便是推他们一把,那也不是不可以!”

    诸风脸色阴沉下来,他们兄弟二人在一起修行这么多年,诸宸此时心里有什么念头,他自然一清二楚,没想到诸宸非但不出手援助,此时还起了贪婪之心,竟然要等大宁诸部弟子与魔族两败俱伤之后,出手争夺大宁部弟子手里的紫微殿上古遗宝……

    诸风没有反驳诸宸的话,但也没有掩饰内心的不满。

    其他人看诸风如此神色,便劝他道:“二公子,族里对少族长的言行,非议者甚多,但族中后起乏人,兼主公身殒前为部族牺牲巨大,才没有人能动摇少族主与二公子的地位。可即便如此,此番戮魔试炼,其他那几名试炼弟子,身边都有数百数千精锐将卒跟随,唯独少族长与二公子身边,就我们这些人追随,你就不要再跟少族主争执了。”

    这些精锐随扈,这些年还继续追随在诸宸的身边,自然是认同他的处世风格,不然早就被其他旁支拉拢走了。

    诸风却不这么想,但他说服不了诸辰及诸多扈从,只是恨恨的跺了跺脚,心中只是愁:巧取豪夺、保存实力、展自身,说得轻巧,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眼下魔劫如火如荼,蒙天境人族都有可将彻底覆灭,他们还想火中取栗,不是自取灭亡吗?

    诸宸看到诸风的脸色,脸色阴沉下来,这时候就见法术凝聚的光幕之上,山谷外的战事突然激烈起来,诸宸声音再度尖锐起来:

    “看来,已经不需要我们出手帮助他们多找些魔族来战了。这一次屠魔宗组织戮魔试炼,特意设立了战绩体系,杀死不同等级的魔族,上交信物,不仅排名前三千名者可入屠魔宗修行,还能兑换很多之前被屠魔宗牢牢掌控住绝不肯放出来的法宝、丹药、功法等。这是我等大好机会,万万不能错过。诸风,你要是敢坏事,莫怪我不念骨肉之情!”

    诸风看向光镜,仅仅只是目光一瞥之际,看到竟然有一头千古魔头的身影出现在光幕中,知道诸宸是打定主意要趁大宁部与魔族两败俱伤时趁火打劫了。

    见诸风无语,诸宸暗中吩咐身后随扈:

    “大家准备好,不管是这头千古魔头的尸身,还是两面紫薇秘阵战旗,或者那千余紫微焚天剑,只要有一样得手,我们就不虚此行!”

    除了诸风还是闷闷不乐之外,其他随行武修也都是兴奋起来。

    只是,在他们兴奋的时候,却感觉到有那么一丝不对劲的感觉一掠而过,却没有人认真去看这是怎么回事。

    兴奋归兴奋,兴奋完了之后,他们借助诸宸所祭用的那件隐身法宝,悄然往山下潜去,看他们手脚娴熟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没少干这种事情……

    眼看陈寻将神念收回,黑衣少女再度冷笑:“呵呵,这就是你们人族!真是卑劣下贱,大敌当前,竟然还满心想着内斗!”

    显然,之前诸宸等人自以为瞒天过海的动静,早就落在陈寻的眼里,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有趁火打劫的心思,心想他们一身精良的装备,大概都是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巧取豪夺来的……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