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八章 始魔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紫渊真君行宫正中心的那座金殿,乃是他平时祭用的珍品级道器。【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纯阳道器分下中上珍极绝六等,珍品为纯阳道器第四等,封锁虚空的防护禁制相当于天地四阶的防护大阵,又有紫渊真君亲自坐镇,即便是梵天境中期甚至后期的强者,都不要想能不动声色就打破金殿禁制对虚空的封锁,轻易的闯进来。

    紫渊真君大殿里跟麾下玄修弟子不动声色的说要去后面的秘室里静修,起身之际心里就有着与陈寻较量一番的心思,暗想他将虚空都封锁住,此人要怎么悄无声息的进入他秘修的静室之中。

    然而待他在静室里刚刚盘膝坐下,就见一道灵芒凭空的出现,继而以这点灵芒为核心往外弥漫,瞬息间形成一张拱门状的光幕,紧接着就见整个虚空玄壁被切开,形成一丈高矮的真正时空之门来。

    紫渊真君甚至能看到时空之门的对面也是一间简陋的潜修秘室,陈寻微微一笑,颔首笑道:“紫渊真君好久不见啊!”好久真是过了许久未见一般,他与宁东辰举步就跨了进来。

    “苍穹之门!你到底是来自太焕境还是浑灵境,与羿族神廷是什么关系?”

    紫渊真君心里掀起滔天狂澜。

    过去这些年,蒙天境每有魔劫无法抵御都会向太焕境神廷请援,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两万年以前,他当时已入屠魔宗修行。

    而屠魔宗又有古传送阵能通太焕境,紫渊真君对古神遗族羿族的乾坤大道神通,绝对不会陌生。

    他怎么都没想到大宁部收留的这个神秘人,竟然掌握羿族的秘传神通。

    紫渊真君发出一连串的质问,在秘室之中,也不虞他人能听见他们的谈话。

    “谷之华夺羿族神帝之位,羿族少君逃往太焕域外,紫渊真君可知此事?”陈寻问道。

    “那是好些年前的旧事了,”紫渊真君抑住内心的震惊,说道,“原来前辈是羿族少君身边的人。”

    即便涅盘上三境玄修,参悟乾坤大道就能掌握苍穹之门的神通,但紫渊真君见陈寻能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形下,就轻易突破金殿禁制的封锁,进来与他见面,当然能确定陈寻的修为远远超过自己。

    “也算也不算,”陈寻说道,“少君早就在一万余年前就身殒道消了,但其残部一直在玄域星域挣扎生存,却遭受谷之华所遣追兵的围杀,我修行是有一部分传承,传自少君一脉,所以在紫渊真君面前,不敢妄称前辈。”

    紫渊真君没想到陈寻修行岁月竟然比他还要短得多,竟然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成就,不过修行一事,强者为尊、达者为师,紫渊真君错认陈寻为前辈,也没有什么尴尬的。

    只是,紫渊真君绝不想参与羿族内部的权位争斗,而且这事也不是他有资格能参与进去,拦手阻止陈寻继续说下去,一口回绝道:“屠魔宗受神帝恩惠甚重,你若是想借古传送阵去太焕境,我无法助你——我也无法拦你,还请上尊自行离开。”

    陈寻微微一笑,知道紫渊真君误会了,说道:“我要去太焕境,还不需要如此费尽心机,还请真君且看此时的玄辰星域,到底是怎么一番情形?”

    陈寻挥手释出一团玄光,一幕幕画面展示出魔墟群魔乱舞、天钧诸域遭受魔族吞噬、仙君殒落、血海劫云吞食亿万生灵等惨淡之状,也展示出血

    战麒麟角、太元天壁血战,最后画面定格在混沌火海的深处,陈寻与黑衣少女小筠一时被卷入时空乱流中的情形……

    紫渊真君愣怔在那里,没想到陈寻来自的玄辰星域,竟然也正经受着惨绝人寰的血海魔劫,而等他看到最后一幕,更是震惊得要跳起来,失声说道:“始魔宗秘使!玄辰星域竟然也有始魔宗的人出现……”

    陈寻没想到紫渊真君竟然认出这些神秘黑衣人来,甚至还知道他们的身份,神色大振,问道:“始魔宗到底是什么宗门,怎么会暗中助魔族吞噬人族,紫渊真君可知详情?”

    “蒙天境每隔数百年、上千年都会爆发一次大的魔劫,近数十万年以来,屠魔宗先后有二十余梵天境仙君殒落于魔劫之中,我仙尊春华仙君就是其中一位,”紫渊真君似陷入一段痛苦纠结的回忆之中,缓缓跟陈寻说道,“我师尊早就怀疑蒙天境魔劫有可疑之处,曾孤身潜往魔域探察究竟,但是意外殒落魔域。我修为略有所成之后,追求师尊暗中所留的踪迹,深在魔域找到师尊殒落之地,但只找到我师尊身前所穿灵甲的一小块碎片……”

    紫渊真君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残片,但看上去平淡无奇,看上去就是一块碎石而已。

    陈寻心知紫渊真君说这是灵甲碎片,必定有其他外人无法看破的蹊跷,不然也不会轮到紫渊真君去捡回来。

    紫渊真君见陈寻脸上毫无讶然之色,说道:“我师尊修炼一种熔石为甲的神通,泥沙石玉都能聚为灵甲,但灵甲被打碎后看似与残石无异,唯有这块碎石留有我师尊身殒前留下来的一段信息,也唯我修炼师尊所传的神功,能从魔域亿万残石里识辨出来……”

    紫渊真君手握残石,就见那块残石熔化为一小滩炽热的岩浆,渐渐融入紫渊真君所穿的灵甲之中,这时候才见那团岩浆射出一团光芒,凝聚出一段画面,却是一位身穿赤红战甲的女仙——想必是紫渊真君的师尊春华仙君——在魔域深处被三名面甲罩脸的黑衣人围杀的情形。

    赤甲女仙虽然修为极高,但三名黑衣人联手以神魔真语竟能驾驭毁灭大道的法则力量,女仙最后连残魂都无法遁出,被围杀前不甘心问及这三人暗助魔族的动机,其中一名黑衣人忍不住得意洋洋说及他们是始魔宗秘使,就被另二人打断。

    画面在此嘎然而断。

    “虽然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查始魔宗跟这些黑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但除了这些,我也不知道更多……”虽然事隔数千年,但此时的紫渊真君乃然陷入难言的悲戚中难以自拔,语气沉郁的说道。

    宁东辰对陈寻自然是尊崇有加,此前还是不大相信蒙天境就是人族养殖场的推断,但紫渊真君所透漏的关键信息,无疑证明事情的真相距离师尊陈寻的推测更近了一步——他是傻坐在那里,怎么都难以接受蒙天境承受百万年的魔劫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个惊天阴谋。

    陈寻紧蹙眉头,神色凝重的跟紫渊真君说道:“我怀疑蒙天境这几十万年来所遭遭的一切,是屠魔宗实际已经受这些神秘黑衣人或者说始魔宗的控制。”

    陈寻这么说,紫渊真君并没有流露出多么震惊的神色来,显然他心里早就有猜测,只是他从来都不敢在他人面前流露出来而已。

    陈寻继续说道:“我通读大宁部所能搜集到的历史典籍,发

    现数十万年来,入屠魔宗修行的弟子,只要成长为蒙天境抵御魔劫中坚力量的,都会很快身殒道消,部族势力也是如此——这显然也都不是什么偶然。或许紫渊真君此次到伏龙山防范魔劫,也不是什么偶然的安排……”

    紫渊真君点点头,说道:“我与宁昊、宁景天有师传之情,屠魔宗调派援兵,通常会避免这种情况——这本身也是疑点之一——我本在闭关之中,这次却被通知率弟子增援伏龙山,确与常情不合。不过,能入伏龙山抵御魔劫,我却也是死而无撼的!倘若此战紫渊能侥幸不死,必会助陈仙君潜往太涣境,将这背后的一切秘密及阴谋都揭露出来!”

    血海魔劫以及始魔宗所涉及的,已经远远不仅仅是伏龙山附近这十数亿人族,甚至可能涉及所有天域的人族兴衰存废,紫渊真君知道陈寻的真正身份不应该在伏龙山就暴露出来。

    陈寻微微一笑,说道:“紫渊真君你若是听从我的安排,想在伏龙山殒落也难!”

    “一切谨遵仙君吩咐!”紫渊真君当即伏首跪拜在地,以示自此之后,都唯陈寻马首是瞻!

    “我先将改良过的紫微焚天剑阵授给你!”陈寻哈哈一笑,说道,“你与东辰将这一切都推到大宁皇族紫微殿的上古传承上去,想必暂时还是能能遮掩过去的!不过,你们在伏龙山的战绩越显着,处境就越凶险,我就留你们身边当个小小的炼师,要能诱出一两位始魔宗的秘使,也许就能揭开更多的真相了!”

    离火宫开采出来的紫庚精金,在铸成剑胚后,陈寻炼入的是十天混沌焚魔大阵的基本阵势,为了就是将来万剑能与焚天宝莲形成共鸣,但是此时为了加以掩饰,陈寻将第一批炼制的千余灵剑,命名紫微焚天剑。

    紫微焚天剑炼入十天混沌焚魔大阵的基本阵势,这种仙阶大阵的基本阵势,经陈寻稍加修改后,看上去与寻常天阶玄兵的阵法禁制没有多大的区别,但千余灵剑中都有陈寻炼入的道源神念,一旦御剑者以小千剑阵的阵图结阵,炼入千剑的道源神念就会形成共鸣,发出看似剑阵实非剑阵、同时同点斩杀强敌的绝强一击。

    紫微焚天剑辅以陈寻根据大混沌劫剑所创的紫微焚天剑诀,所御剑气剑煞,本身就要比寻常的剑气剑煞,强出十倍、百倍,再经千人共斩一击,所形成的绝对击杀力量,足以令魔帝仙君级的角色灰飞烟灭!

    陈寻原本是要将千余紫微焚天剑交给宁东辰,但以宁东辰为首所结成的千人剑阵就能在瞬息间斩杀魔帝级的魔族强者,也是有些太惊世骇俗,现在由紫渊真君亲自担当剑阵的阵眼,而宁东辰率千余精锐作为紫渊真君的扈从结成阵剑,就没有太大疑点了。

    陈寻从焚天宝莲之中取出千余紫微焚天剑,紫渊真君接过其一,很快就发现这些看似天器玄兵的灵剑奥妙所在。

    紫微真君距离梵天境就差半步之遥,此时早就能分出千道神识与灵剑相连摧动小千剑阵,但千剑共御消耗太大了,紫微真君体内的真元法力都可能会在瞬息间就被榨干,在没有炼成更强大的藏剑塔之前,将千余天人境玄修精锐结入剑阵,实际上是要他们在瞬息间提供磅礴到极点的真元支持……

    而说到真元法力的恢复,千人同时服用丹药,所恢复的真元总量,也绝对远远超过紫渊真君一人。

    (本章完)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