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七章 虚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见紫渊真君注意到自己,陈寻心想以紫渊真君的修为与见识,到伏龙山后应该会事无粗细的将大宁部及诸族的情况都先了解一遍,自然是清楚他的“事迹”,便上前行礼,说道:“宗图托庇于师门,在炼器上小有所擅,但在真君面前,哪里敢以大炼师自居?”

    陈寻倒是谦逊之语,但他说到“在炼器上小有所擅”时,旁边有一名屠魔宗的紫袍玄修忍不住轻蔑的看来,冷冷的一哼,竟令大殿里的空气陡然一寒,就见他眼瞳间流露出的神色,无疑鄙夷陈寻小小的天人境小修,竟敢在他们面前自夸在炼器上小有所擅!

    陈寻此时哪里会与紫袍玄修争强斗气,心里却是暗自琢磨紫渊真君刚才话语里的弘外之音。【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しw0。

    屠魔宗数十万年来,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也尽心尽力的抵御魔族、消弥魔劫,不然也不会前后有二十余梵天境仙君殁于魔劫,但屠魔宗最大的弊端,也是令陈寻最为质疑的地方,就是主要集中于屠魔宗的涅盘境精英玄修与主要集中于部族、中下层精锐武修之间的严重割裂。

    就像眼前的伏龙山,诸族联军的基层将卒主要来自附近的部族,而涅盘中三境、上三境的精英玄修,主要来自于屠魔宗,短时间内因为魔劫强行结合到一起,但实际无法很好的融合。

    要是天道荡魔军或黑衫军,以两名涅盘上三境为首,以三四百名涅盘中下境精英玄修为骨干,率领千万精锐战卒,甚至能结成三到四座天域级玄法战阵,也早就将伏龙山此时这点魔兵魔将清剿一空了,再以天地法阵封锁虚空,根本不会给魔族后续有大规模入侵的机会。

    然而当前的伏龙山恰恰是因为这种割裂,以致局势只能拖延下去,眼睁睁看着越来越密集的时空裂缝出现在伏龙山深处,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进入伏龙山的魔物越来越多,越来越强!

    紫渊真君应该是看到这种弊端,言语间才暗示要宁东辰留在部族修为,而以一旦进入屠魔宗,涅盘下三境的玄修弟子,还有重返部族的机会,有潜力修入涅盘中上境的玄修,基本上都被留在屠魔宗。

    陈寻相信屠魔宗即便是受那些神秘的黑衣人控制,也只是极少数人藏在幕后操|弄蒙天境的御魔局势,而且应该都主要集中于涅盘上三境及梵天境的高层之中。

    事实上,即便是猜到如此,陈寻作为一个外人,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将受黑衣人控制或本身就黑衣人同伙的屠魔宗高层甄别出来。

    倘若紫渊真君是值得信任的,而他本身又对屠魔宗的行事风格有所不满或者说是质疑,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拉拢对象。

    不过,陈寻也不会立即就打草惊蛇,紫渊真君涅盘境都快修炼到圆满了,他无法一点痕迹都不露的去刺探他神魂深处的真正秘密,也就难以判断紫渊真君此时流露的态度,到底是出自真心,还是某种试探。

    想到这里,陈寻打定主意要引起紫渊真君的注意,

    与他保持密切联系,以便搞清楚他的真正心迹是什么,便吐出他炼为魂器的青莲玄阴宝灯,朝那个将不屑神色浮现在脸上的紫袍玄修,揖手说道:

    “宗图在诸真君面前,真是不敢自夸擅长炼器,也就是凭借这盏师门所赐的宝灯驾驭炼器灵焰而已……”

    那紫袍玄修原本是不屑一顾,待看到玄阴宝灯之上的那点紫焰,脸色才稍稍一变,说道:“兜率神火——没想到你粗浅修为,竟然以此宝灯驾驭兜率神火,也难怪口气如此狂傲,确是要比伏龙山的那些所谓大炼师强出那么一截……”

    话虽然这么说,但言语间却没有怎么重视陈寻。

    方啸寒以紫凰神剑驾驭兜率神焰,能布万里焰墙,是能令数十准魔帝级的魔族强者不敢强闯,此时玄阴宝灯所锁住的那点兜率神焰仅拳头大小。

    虽然涅盘中三境的玄修没有直接防御兜率神焰焚炼的神通,但玄阴宝灯里的这点神焰太少了,紫袍玄修拼却损毁一件中下器道器,也能将这点神焰给灭了。

    “这盏宝灯看似不强,但禁制极为精妙,竟能将纯阳真元源源不断的转为兜率神焰,是一件炼器至宝!”紫渊真君的紫眸神瞳里流光一转,就将青莲玄阴宝灯的内部阵法禁制看了透彻,忍不住夸赞道。

    听紫渊真君这么说,紫袍玄修与大殿里其他的屠魔宗弟子才真正的重视起来。

    谁都知道兜率神火是真正的炼器神焰,在炼器上甚至比太阳真火还要好用,但便是屠魔宗那些修为在涅盘上三境甚至梵天境的真正大炼师们,也无法掌握兜率神火。

    无法真正的掌握兜率神火,即便在某种秘境偶尔采集到一缕神火,也会很快的耗尽,无法再生,因此也就没有什么好值得重视的。

    要是陈寻用玄阴宝灯锁住的仅仅是拳头大小的一簇兜率神火,自然没有什么令人惊讶的,但倘若是一簇能源源不断再生的兜率神火呢……

    无法快速再生的兜率神火,在比斗中是没有多大意义上的,但用于炼器,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大宁部这些年来是用陈寻所赠的那盏玄阴宝灯,炼制出一批天器玄兵战甲,但看紫渊真君这样的人物都流露出凝重、震惊的神色,才知道玄阴宝灯要比他们之前想象的,还要珍贵得多。

    陈寻意态犹足的看着诸多黄袍、紫袍玄修露出震惊、羡慕的神色,这才将玄阴宝灯收入体内,与宁东辰、宁景天告辞离去。

    *************************

    陈寻刚回到他建于炼金峡东麓的洞府坐下翻看新收集来的蒙天境典籍,就见空气里一阵无形的波动,紫渊真君在他的洞府里凝聚出一道虚影分身,睁开他那暗藏雷霆的紫眸,朝陈寻看过来,张口说道:

    “玄阴宝灯看似简单,但于炼器却是难得一见的宝器,你误入蒙天境,却有两盏玄阴宝灯随身,想来你在浑灵境

    也不是普普通通的玄修弟子。”

    陈寻见紫渊真君仅仅分出一道神识追过来,而在他的洞府左右还没有杀机潜近,看来紫渊真君是真想搞清楚他故意留下的迷题,而非急于将他除掉,就笑着问道:

    “我在蒙天境不过是一介过客,只求有法能回浑灵境,是不是真普通、假普通,又有什么重要的?”

    “魔灾当前,而诸族联军的肘腋之下,竟藏着你这么一个令我都看不透的人物,你说是重要还是不重要?”紫渊真君虽然仅仅是以一道神识凝聚分身显形,但已经有无尽的杀气压迫过来,想要试探出陈寻真正的实力来。

    然而陈寻如无渊之海,不管多磅礴的杀气侵凌过来,都要吸得一干二净,他身边十丈永远都是一片风和日霁的景象,继续风轻云淡的笑道:“我让紫渊真君看不透,那遮闭蒙天境百万年的迷雾,紫渊真君你就真能看透了?”

    紫渊真君的紫眸一敛,厉芒盯住陈寻,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紫渊真君你此时在金殿之中不要有什么异样,让我一窥你的灵海,我自会告诉你是谁!”陈寻说道。

    “凭你还想窥我神魂?”紫渊真君冷冷一笑,他虽然觉得陈寻神秘莫测,身后藏着很多秘密,却不认为陈寻有能力直接窥探他的灵海,然而他端坐金殿之内,就见一道无形的灵芒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自他的眉心打入……

    紫渊真君强抑住内心的震惊,硬生生的端坐在玉案后一动不动。

    紫渊真君虽然表面没有露出异状,但他内心不甘愿就这样被陈寻戏弄,振动真元法力,想要将那点灵芒绞碎掉。

    “我不是要窥探你内心的秘密,我只是要先验证你是人是魔,才能将一切的真相坦然相告。”陈寻通过神念传音说道。

    黑衣少女神魂深处有一道他都无法破开的封印,要是屠魔宗里藏有黑衣人的同伙或者是直接受黑衣人控制的高层,神魂深处必然也会有这么一道封印,才能将他们谋划上百万年的阴谋掩盖得滴水不漏。

    陈寻此时只想验证紫渊真君神魂有无这道封印。

    紫渊真君神魂深处若有这道封印,他就是拼着暴露出身份,也要将紫渊真君以及聚集伏龙山的魔族大军除去后遁出域外,然后再想办法去太焕境;倘若紫渊真君不是黑衣人的同伙,而紫渊真君同时也对蒙天境及屠魔宗这些年的迷雾形势产生强烈的质疑,那就是他此时最佳的联合对象。

    陈寻以道源神念凝聚的灵芒,紫渊真君虽然能察觉到,却无法封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道灵芒没入他的元胎之中。

    “好,紫渊真君你现在就借口潜修,去谁都无法擅入的秘室,我片刻之后便来见你!”陈寻传念说道。

    紫渊真君心想,他在金殿内的潜修秘室,谁都无法擅入,连虚空都封锁起来,他不知道陈寻要怎么过来见他!

    (本章完)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