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五章 人族养殖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距离纵横2o15年度最佳作者投票,还有最后四小时,请兄弟们拿起手机,打开纵横的手机app,投上免费的七票,支持一下更俗)

    修行五百年不到,就渡过雷劫,修成元胎,宁东辰不仅在大宁部族内部的声望上升到一个以往远无法想象的新高峰,就是在伏龙山附近数百万里方圆、上百大小部族里,宁东辰的声望也直追金世海。【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要┠看书.《1〔

    伏龙山附近的部族,拢共也有二三百位涅盘境玄修,强者也经过灾风劫火的洗炼,有涅盘第二、第三境的修为,此时以绝对实力而言,少说能挑出一百人能压过宁东辰,但修行一事,除了看修为境界之外,还要看修行的潜力。

    金世海作为伏龙山第一强者,作为宁东辰之前伏龙山区域第一个渡过雷劫之人,也是修行三千年之后,才敢接引纯阳雷霆元力冲击元胎。

    即便是屠魔宗的宗门之内,修炼五百年通过服食涅盘丹就能修成元胎的真传弟子,也是凤毛麟角,何况是无数传承都断绝的蛮荒部族大宁子弟不依赖涅盘丹,直接渡雷劫修成元胎?

    以宁东辰这样的资质,要是进入屠魔宗,极有可能会被屠魔宗哪位仙君看中收到门下,从而成为比真传弟子地位还要高出一大截的仙人嫡传。

    有着这样的潜力跟无限可能性,宁东辰的地位与声望,就已经不是普通涅盘下三境玄修能相提并论的。

    大宁部族内部,也决定在炼金峡直接设立紫微宫,交由宁东辰执掌。

    这也就意味着宁东辰在大宁部族内部,地位已经上升到与其父宁鸿德等四大长老并驾齐驱的层次上来;原炼金峡附近数万里方圆的山岭,都划为宁东辰的领地,以便迁入凡民,用以培养、组建部曲。

    宁东辰渡雷劫之事,是怎么都无法遮掩的,大宁部族索性决定在十年后大开诞席,邀请附近的部族玄修强者,到洛龙城参加宁东辰正式晋升为真君巨头的庆典。

    庆典安排在十年之后,也是宁东辰刚刚修成元胎,晋入涅盘境,需要一段时间闭关巩固境界,不能立即就出来与众人谈经论道。┞┝要看╡书.<>

    ***************************

    宁东辰说是闭关十年,巩固境界,陈寻实际是要他进入混沌空间之中苦修二百年。

    宁东辰唯有修炼到涅盘第三境,真正成为伏龙山第一强者,才有足够的声望与资历,去掌握大宁部族的所有资源,与诸族联合,抵抗极可能会在十数二十年间就大举侵入伏龙山的魔族大军。

    进入混沌空间,看着混沌真煞灵火汇聚成的焰湖,宁东辰目瞠口呆的悬停在半空中,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即使混沌空间里那翻腾的混沌魔气,也不是他此时能沾染半点的。

    “资质虽然不错,但以你的身份、地位,却在这样的小角色身上耗费这么大的精力,说出来真是要笑掉无数仙君魔帝的大牙了;而说到修炼资质,诸天神魔又有谁能及得上你自己?”

    听到如银铃般的戏谑笑语从身后滚滚混沌魔气深处传来,宁东辰吓了一跳,没想到陈寻用法宝开辟的洞府空间里,除了他与陈寻之外,竟然还有第三人的存在,这十多年来他竟然都毫不知情。

    陈寻挥手荡开层层混沌魔气,宁东辰才看到混沌魔气深处被魔蛟聚鞭捆缚的黑衣少女小筠。

    陈寻总算是照顾黑衣少女的颜面,以混沌魔气凝聚成一件黑色似星夜的华美裙衫,遮住她那会令无数男人心动狂跳的**娇躯,即便是如此,她那清艳绝伦的仙姿娇容,犹是令宁东辰看了怔愣半晌后,才意识到失礼,面红耳赤的低下头。

    “东辰,你可愿入我门下修行?”陈寻省去旁枝末节,开门见山的开口问道。

    旁边以为宁东辰以是一己之力渡过雷劫,唯有宁东辰自己心里清楚,以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完成最后一步。

    即使是传说蒙天境未遭遇魔劫之前的上古大能,都没有谁能直接助他冲击元胎。要看书.{1<kans《h<u{.〔c〔c(

    宁东辰虽然每每都极致想象的高估陈寻的修为境界与地位,但陈寻每次都能给他更大的震惊,而听黑衣少女的口气,似乎陈寻的修炼资质,甚至在传说中的诸天神魔之上。

    “东辰愿入师尊门下修行,终身矢志不悔伺奉师尊。”宁东辰在半空中就翻身跪下,行叩拜大礼。

    陈寻饶有兴趣的瞅了黑衣少女一眼,黑衣少女此时对他的警惕力已相当弱了,有时候斗气之语里会下意识地流露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秘密出来。

    黑衣少女小筠拿他与诸天神魔相提并论,陈寻心想她的来历还真是神秘啊!

    不过陈寻暂时还没有时间去细究这些事情,郑重其事的跟宁天辰说道:

    “为师本名陈寻,来自距离蒙天境亿万之遥的玄辰星域,玄辰星域也正遭受魔劫,我在与此女恶战时,一同被卷入时空乱流,才落入蒙天境的。蒙天境近百万年来所遭遇的魔灾,与玄辰星域此时正爆的血海魔劫,两者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而我被时空乱流卷入此域,背后必然也有我暂时还没有悟透的因果牵绊。因为这种种事,我才会在大宁部暂时滞留下来……”

    陈寻絮絮叨叨,将七域魔劫诸事以及他对屠魔宗、神秘黑衣人的一些猜测,说给宁东辰知道,临了说道:

    “我的敌人,此时正千方百计寻找我的行踪,屠魔宗又实在可疑,我日后还会与你一起通过戮魔试炼混入屠魔宗,或许还要潜入太焕境刺探背后的关连。入屠魔宗,会有梵天境强者审视你的灵海,而你此时也难以在焚天境强者面前掩藏你内心的这些秘密,我会额外在你的灵海深处加一道轮回封印,防止他人窥探。这道轮回封印也确保你遭受强敌即使不敌,也还能有一缕残魂遁入虚空,不至于连轮回都入不了……”

    陈寻所说的这些神通手段,宁东辰闻所未闻,更令他震惊的,则是陈寻推测蒙天境这些年的魔劫魔灾,很可能都在蒙天境的控制之下。

    宁东辰自修行就以入屠魔宗修行为己,宁昊、宁景天二位大宁部的灵魂人物,也是入屠魔宗修入涅盘境后,再回部族主持诸多事务,怎么会想到这些年来的魔劫魔灾,竟是受屠魔宗控制的?

    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宁东辰虽然打内心尊崇,但不意味着他就是没有灵魂、没有自己理想的人,也不可能毫无保留的接受陈寻灌输给他的一切,困惑问道:“这于屠魔宗有什么好处?”

    陈寻指向黑衣少女小筠,问宁东辰:“你说她是人是魔?”

    黑衣少女小筠被魔蛟所聚之鞭五花大绑的缚住,宁东辰自然知道她是陈寻的大敌,但以他的修为,压根就看不出黑衣少女的深浅,摇头说道:“东辰看不出来!”

    “她们看似人族之身,却在玄辰星域暗中助太古魔神复活,助亿万魔族屠戮七域凡民及亿万生灵,”陈寻说道,“屠魔宗绝大多数弟子,因为都是从诸族选拔上去,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有立志抵御魔族、卫护人族的心志,但要是屠魔宗的高层被这些神秘的黑衣人控制,或者说屠魔宗自崛起之始,一步步就是受这些神秘黑衣人操控的,如果说蒙天境是这些神秘黑衣人故意为魔族制造的人族血肉养殖场呢?”

    宁东辰心里掀起惊天狂澜,跌坐在半空中,他虽然难以接受这一点,但通观蒙天境自第一次血海魔劫之后上百万年的历史,蒙天境不就是魔族收割血肉的养殖场吗?

    陈寻说道:“除了屠魔宗外,蒙天境诸族每有势力遇到机缘崛起,都要遭遇一次大规模的魔族入侵,虽然近百万年每一次魔族入侵都会被击退,但蒙天境诸族的总人口始终被压制在一个水准线以下,这也太过蹊跷了。”

    “只是每遇魔劫,屠魔宗也都派出大量的精锐玄修,奋不顾身的与魔族血战,近百万年屠魔宗前后都有十数梵天境强者,殒落于御魔之战中啊!”宁东辰犹是难以完全相信陈寻的推测。

    “这些恰是幕后黑衣人布局的高明之处,”陈寻说道,“他们将涅盘境以上的精英玄修,都集中到屠魔宗的宗门之内,而将天人境以下的精锐将卒都留在部族之中,因为这种割裂,使得蒙天境始终无法聚集起能一次重创魔族的强大战力。要非如此,屠魔宗与魔族何以维持将近百万年的平衡,而不被彻底的打破掉……”

    说到这里,陈寻朝黑衣少女看去,问道:“小筠姑娘,你说我推测有道理?”

    黑衣少女小筠脸色微变,情知这些事不是她否认,陈寻就查不出来的,只是寒脸说道:“这些都是你的臆测,甚至连你自己的嫡传弟子都说服不了,又如何去说服别人?”

    “我所料不错,伏龙山很快就会爆一次大的魔灾,这一步步验证下去,那距离最后的真相揭开,还遥远吗?”陈寻说道。

    “你又不能亲自出手,却要拿大宁部四五千万族人的性命,去验证你的臆测,这是你对这位嫡传弟子的厚爱?”黑衣少女娇笑问道。

    宁东辰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不管他信不信陈寻的推测,不管他对陈寻有多推崇,绝不希望看到大宁部陷入惨遭屠灭的凶险之下。

    陈寻见黑衣少女这时候还不忘离间他与宁东辰之间的关系,心里一笑,不过他也不希望宁东辰愚忠于他,笑着跟宁东辰说道,“不要万不得已,我是不会亲自出手,但我这些年在此间炼制这些灵剑,到时候大宁部联合诸族,凑足千名天人境剑修,结成剑阵,魔帝可斩……”

    陈寻伸手一挥,已经炼制成的五百余柄紫庚金剑皆从焰湖中飞出,送到宁东辰跟前说道,“倘若魔族出动魔帝级的强者,屠魔宗也必然会派出大量的援兵,到时候御魔血战早已经展到脱离大宁部控制的地步,也就是说大宁部的凡民子弟会在展到这一步之前就迁移出去。至于你等武修子弟,倘若没有粉身碎骨之决心,何必享受万民之贡奉?”

    “师尊教训极是,”宁东辰诚惶诚恐的认错说道,“只是这些灵剑都是师尊炼制护身用的,怎么能分散出去……”

    “这些灵剑我要派上用场,需要凑足一万柄才够,所以一时间我也不短差这千余灵剑,”陈寻说道,“你且耐心在这里潜修二百年,我用二百年将一千柄紫庚金剑凑齐。”

    “二百年?!”宁东辰又是震惊。

    “我们是在一件仙阶法宝之中,你在此间修炼二百年,外间才过去十年而已,耽搁不了正事。”陈寻说道。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