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章 交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宽敞的战车,仿佛一座移动的宫殿,摆着几张青玉长案,陈寻走到一张长案后席地而坐,目光炯炯的盯住宁鸿德这头老狐狸。【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宁鸿德本性不算坏,但是为人市侩,什么事情在他心里都有利益之权衡,所以陈寻不想让他知道太多的秘密。

    这柄紫龙战戟是离火宫大炼师耗费二百年心血铸制炼成,宁鸿德原本是想自己祭用的,但奈何紫龙战戟过于沉重,又有真元运转滞碍的弱点,还不如他手里那柄离火剑用得趁手,才留在武库备用。

    这次也是宁东辰百骸窍脉受创,才从武库取出紫龙战戟。

    宁鸿德对紫龙战戟的优势、劣势,更为熟悉,神识延伸进去,就知道内部的三重阵法禁制,竟是从根本上发生了调整,这如此令他不惊

    陈寻推门进来,就布下禁制,不虞车厢内的谈笑会被外人听见,淡淡笑道:“我师门在浑灵境虽不以炼器闻名,但炼器之学,想必也非是大宁部族望项能及的,而我误入时空裂缝,也不是什么法宝都被虚空乱流摧毁掉。不过,宁尊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非这半年来我与东辰兄相知甚深,相见如故,我也不会出手替东辰兄重炼此戟。我希望宁尊能对外面说,这战戟半年前已经交到我手里了,即便是宁昊、宁景天二尊,也不能泄漏我的秘密,要不然,我也只能袖手而去了”

    能在短短数日之时,就对紫龙战戟内部的阵法禁制进行根本性的调整,这样的炼器绝学,根本不是宁鸿德所能想象的,必是出自仙道宗门的最顶级炼器之学。

    宁鸿德不奢望获得仙阶层次的炼器法门,但只要陈寻能稍稍点拔一下离火宫的炼师们,大宁部族必会受益匪浅,他怎么舍得此时将陈寻惊走,忙起身走到长案前,施礼道:“我今日便立下大誓,不得宗先生许可,擅自泄漏宗先生的秘密,永生无望大道,不得再入轮回”

    陈寻见宁鸿德对他都改了称谓,心想他有权衡就好,哈哈一笑,说道:“宁尊莫要折煞我了,我还要随东辰兄入伏龙山,擒杀那青眼魔头呢”

    “好好,擒杀青眼魔之事,就托付给宗先生了;但凡有什么需要鸿德做的,还请宗先生吩咐。”宁鸿德猜想陈寻的真正修为,有可能要比他原先想象中高得多,可能是误入时空裂缝受到重创,才跌到天人境的层次,但不管怎么说,他言语间不会再有丝毫的怠慢。

    再看陈寻信心十足的样子,而这次入伏龙山又是伏龙山第一强者金世海为主,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不过他想陈寻就算是蛰伏在大宁部养伤,大宁部想从陈寻身上获得大利益,大宁部也要所有付出才行。

    陈寻哈哈一笑,宁东辰虽然是大宁部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但毕竟没有掌权,性子就清冷了一些,真正能掌握到大宁部族大量核心资源的,还是执掌离火宫的宁鸿德。

    宁鸿德愿意配合他行事,那一切就方便许多了。

    “不瞒宁尊,我在师门,所修是庚金剑道,但诸多灵剑误入时空裂缝时,悉被摧毁,故需要在大宁部族重铸大量灵剑,才能有自保之力”陈寻说道。

    “宁先生所修的原来是剑阵啊,不知道宁先生需要多少柄紫庚灵剑”宁鸿德问道。

    “先铸制一千柄剑胚吧”陈寻还没有想着要将什么阵法禁制炼入剑胚之中,不想一下子吓着宁鸿德,便先让他照小千剑阵铸造最基本的剑胚。

    然而就算如此,宁鸿德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汗毛都直立起来。

    大宁部族秘传的大周天紫微剑阵,仅仅是三十六剑齐御,也只有宁景天一人能够掌握,千剑齐御是什么概念

    宁鸿德当下就推测陈寻未受重创之前,少说有涅盘中三境巅峰的修为。

    陈寻微微一笑,说道:“我并无能力齐御千剑,所以还要宁尊帮助铸造一座御剑塔”

    陈寻将新的藏剑塔胚体及剑胚的图样,直接打入宁鸿德的灵海之中。

    宁鸿德看过剑胚图样倒也罢了,必然陈寻托付宁鸿德炼制的,都是大千剑阵最基础的灵剑剑胚,剑身长逾一丈,虽然都是巨剑,但也不那么恐怖,然而剑塔高逾四百丈,却真真吓了宁鸿德一跳。

    如果都用紫庚精金炼制,整座剑塔实要比一座高三五万丈的石峰都要沉重。

    岂不说到底需要多高的修为才能祭炼这么一座的剑塔,仅仅是消耗的紫庚精金,也是大宁部此时储存的百倍。

    陈寻微微一笑,说道:“要做此等之事,将大宁部族所藏的紫庚精金耗尽都远远有所不足,但我观山麓云气,伏龙山东南麓有大型紫庚矿脉深藏,宁尊可调嫡系亲信驻守开采”

    虽然陈寻能直接深入伏龙山,以一人之力将整座矿脉所藏的紫庚精金都采炼出来,但势必要调用磅礴的天地元力,惊动之大,根本不可能瞒住屠魔宗门内坐镇的梵天境强者。

    这事交给宁鸿德组织大宁部数以十万计的凡民或中低级子弟,可能要花费三五十年的光阴去做,但一切都会显得顺理成章。

    宁鸿德这时候也犹豫起来,没想到陈寻要他做的事情,竟要调到如此之巨的人力、物力。

    宁鸿德的犹豫,陈寻也不奇怪,笑道:“如我所料不错,那座矿脉之下还藏有蹊跷,或是上古残存下来的遗迹,只是数十万年来,没人能够发现罢了。”

    宁鸿德心神一动,说道:“我大宁部曾是统治伏龙山附近千万里之地的上古皇族,曾也有梵天境仙君乘龙驾凤,但一切都被魔灾改变了。而照故老相传之言,伏龙山当年就是我大宁皇族的圣地,所以虽然附近常被魔族侵入,我大宁部族始终都没有放弃伏龙山东麓的故土。没想到宗先生还有勘地观气之能”

    “就炼器而言,察看矿脉只是粗浅,观悟天地之势才是根本,”陈寻心想要诱惑宁鸿德尽心替他办事,还要继续下饵,又说道,“宁子赫所乘那辆战车,似在上古战车残骸的基础重新炼制,只是大宁部族的炼器水准太差,有些将那辆上古战车残骸糟踏了。宁尊要是能不动声色的将那辆战车取来,我或能替大宁部族炼制一辆真正的战车来到时候青眼魔这类的魔物,不会再对大宁部族有任何的威胁”

    “好”宁鸿德神色振奋的说道,“我这次就算得罪人,也要将那辆战车,给宗先生取来。”

    那辆战车是宁子赫所有,宁鸿德即使拿出大量的好处去交换,也是夺他人所好,自然是得罪人的一件事。

    不过,宁鸿德他所需要的,是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大宁部族整体实力能提升一两个台阶,才能更好的休生养息,才能更好的在屡屡发生的魔灾魔劫中存活下来。

    大宁部族的根底很强,不然年轻一代也不会踊跃出这么多的天人境、法相境强者,但大宁部族差就差在很多传承都断绝了,卡在瓶颈处,无法再提升宁鸿德相信来自仙道宗门、掌握上等仙法传承的陈寻,只要真心相助大宁部族,是能助大宁部族做到这一步的。

    “好,我这就回洛龙城安排采矿铸炼之事,皆是离火宫统辖,宗先生不要担心此事会泄漏出去”宁鸿德说道。

    陈寻微微一笑,这么大的动静想要瞒过宁昊、宁景天也难,但只要有宁鸿德、宁东辰作为缓冲,而经宁鸿德、宁东辰父子之手,带给大宁部族的利益又足够之大,陈寻相信宁昊、宁景天也能够容忍。

    宁鸿德怎么去与宁昊、宁景天交涉,陈寻也没有心情去偷听。

    第二日宁子赫就脸色难看的将那辆名为天武战车的华丽战车移交出来。

    大宁部的军制,与蛮荒部族相似,主要精锐战力都控制在长老贵族们手里。

    遇到战时,才由各家派遣精英子弟,统领精锐随扈,集结到战武宫麾下,接受宗主与战武宫长老的统一调度。

    宁鸿德执掌离火宫,虽然主要是负责大宁部的后勤,但在战时还是能从附属的中小宗族手里,抽调逾万天元境以上的武修;他这次就率千余精锐随扈,随宗主宁昊进入伏龙山围杀青眼魔。

    宋鸿德返回洛龙城,就将这千余精锐随扈,交给宁东辰统率。

    大宁部族秘传的玄法战阵,层次极低,仅相当于第一、第二重的都天玄衍阵,陈寻不能漏了行藏,就不能直接将都天玄衍战阵或刑天战阵或天道宗的玄天战阵拿出来,就先在大宁玄法战阵基础之上,推演千人规模的玄法战阵,传给宁东辰。

    反正对外就说是宁东辰经历此战,在神魂修为上有极大的突破,自行参悟突破出大宁玄法战阵的瓶颈陈寻还故意在千人玄衍战阵留了一些破绽,留给宁昊、宁景天他们去完善。

    实际仅此一项,就能让大宁部的实力整整提升一个层次。

    宁昊、宁景天他们是如获至宝,入伏龙山围杀青眼魔,却也不那么急了,便想着先演炼千人玄法战阵,待洛龙城有能力派出十队以元丹境武修子弟为主的千人玄法战阵,又有金世海这样的强者助阵,也就不怕青眼魔还能逃出大宁部的天罗地网

    为救金世海这段时间能留在大宁部坐镇,宁昊、宁景天也决意将“宁东辰参悟出来”的千人玄法战阵,传给流阳部。

    每隔二三百年,就要经历一次大魔劫,使得伏龙山附近的诸多部族之间被迫联手御魔。

    而在屠魔宗的压制下,诸族也根本没有争霸之心,只想着能在屡屡发生的魔灾魔劫中更好的存活下来。

    ...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