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五章 圣血再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章合一,求最佳作者票,不知道兄弟们支不支持我混进前三名……)

    紫龙戟是用蒙元境特有的一种紫庚之金铸制而成,紫庚之金与离火精金相似,在炼制法器时还要更优异些,甚至可以用来作为炼制珍品级以上道器的胚材。【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要┞┣┝看╠╋书.^1、k`a·n^s/h·u、.`c、c`

    只是大宁部族的炼器师水平实在有限,如此极珍金铁所铸的胚材,仅仅才炼入三重阵法禁制,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而且内部的阵法禁制都还谈不上推演完善,竟有错漏,会严重阻碍纯阳真元在戟身及阵法禁制之中的运转,更不要说三重禁制浑成一体,形成玄奥空间能炼入器灵了……

    强者相争,特别是宁东辰这样的近身搏杀武修,只争一瞬先机,要是因为阵法禁制本身的缺点,失去一瞬失机,战败战死的概率就会提高数倍。

    当然,这一切都是以陈寻的目光看待,在陈寻的眼里,紫龙戟哪怕是作为天阶中品的玄兵,都有嫌粗陋,但在宁东辰、周其波等人眼里,紫龙戟却是大宁族唯一的一名大炼器师,耗费两百年心血才炼制而成的神兵利器。

    除了戟锋锋利、戟身坚固有断山之威外,注入纯阳真元,内部的阵法禁制会幻化外一头紫火灵蛟,受持戟者驾驭,宁东辰持之,相当于战力直接倍增。

    如此神兵利器,宁鸿德平时都是珍藏在离火宫中,宁东辰此前也是失之大意,前往围杀青眼魔时,没有带在身边,以致吃了大亏。

    不过,陈寻说紫龙戟真元运转滞碍,宁东辰是承认的,而令宁东辰震惊的,他现紫龙戟这个缺点,是附入神魂气息完全祭炼之后实战时才现,但见陈寻搭手以神识探察片晌,便知紫龙戟的优劣,要说陈寻在炼器之上仅是夸夸其谈,宁东辰是打死都不信的。

    事实上紫龙戟有什么劣势,周其波作为最嫡系的部将也不甚清楚,毕竟作为性命攸关的秘密,绝不会轻易泄漏出他人知道,即便是最信任的嫡系部将也不行。

    但这一刻,周其波看少主宁东辰的神色,便知陈寻所说没错,震惊的心想:这个从异域误入蒙天境的异乡人,果真还是有能耐的。

    然而陈寻说要在前往伏龙山的途中,就能将紫龙戟的这个缺点给改过来,周其波明面上不说,但心底则是嗤之以鼻,心里:顾大炼师耗用二百年的心血,才铸成此戟,也无法将此戟炼制得更完美,岂是三五日就能改观的?

    宁东辰与陈寻相处半年多,知道陈寻胸中所学,远非他们所能及,却信任的将紫龙戟直接交给陈寻。╋要看书.^1、k·a^n、s·h·u^.-c/c

    见少主如此,周其波自然不便置喙,但想大宁部族诸多传承都已经断了无数代,眼前这异乡人要是真来自浑灵境的仙道宗门,胸中所学的炼丹、炼器所学,或许真非离火宫的大炼师所能及的,要不是如此,家主也不会如此礼遇于他。

    ***************************

    次日,陈寻便与宁东辰直接赶到金殿下的广场,与宁子赫、宁凝等人汇合。

    宁鸿德虽然执掌离火宫,宁东辰也是大宁部族年轻一代的核心人物之一,但居行简朴,再加宁东辰的性子孤傲,常喜欢独来独往,这次身边除了周其波数名部将外,也没有其他其他随扈同行,以致很难从他身上看出大宁部是个辖管二三十万里疆域,治下拥有三四千万族人的大部族。

    宁子赫、宁凝等人就不同了。

    金殿广场寒风猎猎,三四千精锐随扈分十数队严阵以待,腾腾杀气随旌旗翻飞,显然都是从各家部将里挑选的精锐战力,各种剽悍的战兽透漏出凶残的气息,与腾腾杀气融为一体,牵动天地间的元力,搅得金殿上空的风云狂卷。

    在金殿广场的中央,停着一辆华丽战车,足有百丈巨大,车身雕刻着太古神魔大战时的一些画面;有两头高大威猛的金狻兽,修为都不下人族天人境玄修,却不知为何,竟是直接以妖兽之躯趴卧在战车之前,颈项肩背间有巨索与战车连在一起。

    虽然大宁部仅有两名涅盘境玄修,但年轻一代子弟出征,竟然两头修为堪比天人境的金狻兽拖拽战车,这排场还真是阔绰得很。

    陈寻从战车透漏的神魂气息,便知这战车与两头金狻兽,都应该是归战武宫或宁景天、宁子赫父子私人所有,心想宁景天或许还未能将这些金狻兽彻底收服,才不得不用其他禁制手段,迫使其为战武宫效力。

    宁子赫、宁凝等十数青年都已登上战车,看到宁东辰他们过来,有人已经大声吆喝过来:“我们就等你们过来,好往伏龙山进军,还以为你们不过来了!”

    宁子赫邀请宁东辰、陈寻登上战车,宁东辰轻摧胯下的青鳞翼马,就见青鳞翼马怒然展开一对青鳞巨翼,就振翅飞上晴空,显然不愿与宁子赫、宁凝同车而行、忍受煎熬……

    陈寻微微一笑,坐在宁东辰专程给他备下的那辆战车里,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要┟┞看┟书┡┣╣┢┡.

    说实话,大宁部族控制伏龙山东麓的土地,所控制的资源,要远比天钧寻常的蛮荒部族强出太多、太多。

    比如说用于铸制紫龙戟的紫庚之金,放到天钧境,通常只有上品级以上纯阳道器,才舍得用这么珍贵的金铁作为胚材肆意挥霍,大宁部的炼师,却大量的用这种极珍材料炼制陈寻都看不上眼的天阶法宝。

    金狻兽作为太古异种,与道虚的三头侍兽帝狻仙兽是同宗同源,属于太古神兽狻猊一族,即便血脉上要稍差一些,宁子赫用金狻兽拉战车,未必也有些太大材小用了。

    这些极珍材料的挥霍浪费以及一些异兽的大材小用,都说明蒙元境诸族普遍陷入无法利用手中优质资源展自身的困境之中;大量的弟子修为停滞在法相境、天人境,无法再往上突破,又在屡屡生的魔劫中被大量的消耗。

    陈寻的视野倒没有在那两头金狻兽身上多停留,而是落在那辆装饰华丽的战车之上。

    这辆战车约有百丈开阔,厢壁雕刻华丽的浮雕,仅从战车外面来看,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仅仅相当于天阶上器法宝,不能炼入器灵,甚至都还不能大小如意变化,但在这些表面之下,陈寻还感觉到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洪荒气息从战车的内部透漏出来。

    仅从这缕气息来看,这辆战车在上古时极可能是件绝品级的纯阳道器,但可能上古魔灾中损毁了,后人在残车的基础上重新炼制,才成了眼前这般模样!

    真是暴殄天珍啊!

    一件上古绝品道器残件,未必就能令陈寻动心,要将恢复一件绝品道器不是易事,但陈寻想着要将这件上古战车拿过来,或许能从中推演出到底是怎样的恶战,竟令这么一件绝品道器毁成这样子。

    蒙天境充满着太多的秘密,透漏太多的古怪,不将这些搞清楚,陈寻即便有机会,也不会急着前往太焕境。

    陈寻坐在宽敞的战车里胡思乱想,手里却也没有停下来。

    他跟宁东辰说过会借途中数日时间重新推演紫龙戟内部的阵法禁制,看能否找到完善之法,没有紧急事情,宁东辰不会随意打扰到他,陈寻他人坐在宽敞的战车里,法身则直接遁入焚天法莲之中,解开黑衣少女的五识封印,却也不禁黑衣少女神识探察战车外的情形外。┣╋要看书┞┡.、1`k·a^n-s`h`u^.

    这些天被陈寻用尽手段折磨,黑衣少女每次解开五识封印,看到陈寻都咬牙切齿,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这次见陈寻竟然让她神识延伸出去,很快搞清楚陈寻随宁东辰他们进山是做什么,嘲弄笑道:

    “想你堂堂能逆抗金仙的仙君级人物,竟与这些蝼蚁玩过家家的游戏,看来你当真是被困在蒙天境,这辈子都无法返回了七域——即使万千年之后你能回七域,七域也必定不再是你所期待的模样了……”

    “你好像很巴不得我离开蒙天境啊?”陈寻微微一笑,问道。

    黑衣少女也知言多必失,接下来便闭口不言。

    陈寻自言自语的说道:“蒙天境藏着那么多的秘境,你说我怎么舍得离开?羿族叛帝谷之华与屠魔宗到底是什么关系,也实在令人好奇啊。你想想看,当年天钧境生血海魔劫,要不是我及时返回重组天道荡魔军,天钧境的魔灾结局会不会就是诸宗残破,熊氏在叛帝谷之华所派的援兵襄助下,成功抵御魔族入侵,最终成为天钧境的级统治宗门吗?这个套路你是不是感觉很熟悉啊?”

    黑衣少女满脸煞气的盯着陈寻,似乎唯有如此,才能掩饰内心的波动。

    “同样的套路既令人熟悉,也令人后怕啊,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在天钧境熊氏弄巧成拙,最终失去立足的根基,不得不撤往玉衡境寻找新的立足之地,而屠魔宗成功成为蒙天境的统治宗门。而照道理来说,屠魔宗既然都已经统治了蒙天境,掌握这座天域绝大多数的修炼资源与修炼人才,应该有能力遏制魔灾才是,但我们眼前所看到的,显然与我们所想象的相差甚远。而我想,你们这些神秘黑衣人,既然在七域出没,暗中助太古魔神复活,蒙天境附近就没有道理看不到你们的身影。这背后诸多的蹊跷,是不是你来给我解释一下啊?”

    “是不是有什么蹊跷、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你有命就自己查去好了,休想从我嘴里套出半点秘密。”黑衣少女压仰住内心的震惊,平静的说道。

    “我也没有想你能告诉我什么,人嘛,寂寞了总要找个人聊聊天,你就不想?”陈寻笑着问道。

    “不想!你快点将我的五识封印起来。”黑衣少女寒脸说道。

    “你这人真是太无聊了,”

    陈寻将紫龙戟伸手抓入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之中,焚天宝莲内的这混沌空间虽然还没有彻底开辟成稳固的洞府空间,但也相差不远了,陈寻摆弄手里的紫龙戟,说道,

    “大宁部族真是太暴殄天珍,紫庚之金竟然用来炼制这些粗陋的天器玄兵,看我将里面的杂质淬除掉……”

    这时候就见陈寻伸手招来一簇混沌真火放到紫龙戟下面炼之,渐渐就见有一缕紫金雾气从紫龙戟中被逼出来。┞要看书┝./1/k·a=n`s·h/u=.

    黑衣少女见陈寻说是要替紫龙戟杂质淬除掉,实际上是将紫庚之金最精华的紫庚金母炼取出来,不耻陈寻为人的嗤笑起来。

    “你也不要这般样子看我,这紫庚金母之气于我炼制顶级灵剑的极珍材料,但残留在这柄紫龙戟里却是累赘,”陈寻嘻然笑道,“只是这光紫庚金母之气,而没有好的剑胚,也难成佳品灵剑,只能借你身上某件东西一用!”

    黑衣少女还没有明白陈寻的意思,就见陈寻伸手过来,抓住她的脚踝就往外扯,竟是要将她的大腿骨直接拆下来当作剑胚。

    黑衣少女这些天经受陈寻种种肉身上的摧残,也没有想到陈寻会当着她的面,将她的大腿骨拆下来炼为剑胚,尖叫怒骂:“陈寻狗贼,你是变态!”

    陈寻冷冷一笑,说道:“你可知魔族每天要吞噬多少人族,今日我不过借你一根腿骨炼作剑胚,你就不能忍受了?我这样就变态了,更变态在后面,你还没有见到呢!”

    陈寻伸手在黑衣少女身上摸了个遍,残酷的笑道,

    “你身上这么多块骨头,倒是能炼一百多柄顶级的灵剑,我在每柄灵剑里,都以紫庚金母之气炼入十天混沌焚魔大阵,到时候以你的身骸骨剑,斩杀万魔,你觉得这感觉是不是很酸爽?”

    “人族奉你为人皇,你却如此残忍,又与恶魔何异?”黑衣少女虽然早就不将肉身当一回事,但是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身会被活生生的被人拆下来炼器,此事对她神魂的冲击,令她再难镇定对待。

    “残忍?你虽然以这副身骸修炼,就当真以为我会将你当作人看待?你可知我的家乡有句名言,叫菩萨心肠、恶魔手段?对你们这些妄图屠灭人族的魔物,我不用残忍手段,难不成还要好吃好喝的供着你?”

    陈寻残忍的冷冷一笑,说道,

    “我不单要将你的骸骨拆下来炼剑,还要将你的血,将你的肉,将你筋皮髓液取出,炼成大量的涅盘丹,给大宁部的子弟服用——若非如此,你以为我为什么单单在宁鸿德、宁东辰父子面前提涅盘丹的丹方?”

    “……”黑衣少女这一刻再也难掩脸上的惊恐,但也知道陈寻绝非是吓唬她,为了人族,陈寻有时候绝对会比恶魔还要残忍……

    “你说说看,你这一身的血肉,辅以其他灵药,能炼出多少枚涅盘丹来?”陈寻慢条丝理的说道,“屠魔宗虽然控制着蒙天境最顶级的灵草,他们怕是怎么都想不到,会有人能另辟蹊径炼制涅盘丹。你说你这一副仙人之躯,我要不好好利用,是不是太暴殄天珍了?”

    “……”黑衣少女脸色苍白,她以前忍受陈寻种种折磨,都没有这一刻觉得陈寻是如此的可怕、恐怖。

    “是先炼剑还是炼丹呢?”陈寻自言自语的问起来,他又从宁鸿德相赠的小型储物戒里取出一些药草,说道,“一枚涅盘丹的辅助灵草已经是凑足了,就差借你一点血肉脉髓当主药了,我看来还是先炼丹好……”

    陈寻将似雾气升腾的紫庚金母凝聚成一柄三寸小剑,举到黑衣少女的脸前,笑道:“你这张脸还要留着多看两天,还是先从你的双腕先取髓血吧,省得一开始就将你搞得太难看,我看着都恶心!”

    陈寻此时炼涅盘丹,已经不用去借什么炼丹炉了,他直接弹指射出一道玄光,将一堆药草碾压成雾汽状的碎末,用玄阳真火将这些灵草的真正精华炼取出来,在身前先炼成一团青色灵气缠绕的膏状物。

    陈寻最后才将黑衣少女的**娇躯捉到身前,以三寸小剑割开她的腕脉,看着透着金色灵蕴的血滴似泉滴下,落入诸多灵草炼成的膏状物中……

    到最后陈寻嫌捉着手累,令九十九头微型焚天魔蛟缠绕成绳索,捆住黑衣少女的雪白脚踝高高吊起来放血……

    黑衣少女的**娇躯,倒挂起来,可以说是诱惑之极,但哪怕是那娇挺的**顶在眼前,而那神秘的倒三角覆着一簇黑色毛,足以令天地间所有的男人都血脉贲张,但在陈寻眼里这黑衣少女都是一头魔物而已。

    对待屠戮人族的魔物,陈寻心里怎么会有半点不忍?

    不管黑衣少女是人是魔,她既然以人身修炼到梵天境后期,那她这一身的宝血,可以说是天地间最珍贵的炼丹灵药,用来炼涅盘丹都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过对陈寻来说,他要是不想直接吞噬黑衣少女的肉身提升修为,那也就尽可能多炼出些涅盘丹来,在蒙天境或许有更大的用处。

    陈寻将黑衣少女蕴藏金色灵蕴气息的宝血,一滴滴的炼入灵膏之中,以玄阳真火煨之,将黑衣少女|宝血中最精华的那一部分炼取出来,炼入灵丹之中,想所成的涅盘丹将是令天下玄修都要疯狂的宝丹。

    十数日过去,丹成之日,就见灵膏里暴露一团金芒,灵膏凝聚成丹丸,然而金芒在混沌空间里不断变幻神魔之相,久久都没有散去!

    “玄元圣血!你体内怎么会有玄元圣血?”

    这一刻,灵丹所透漏的气息,是那样的令陈寻熟悉,是那样的令陈寻震惊。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灵丹所透漏的气息,与玄元圣血是那样的相似。

    当年六臂魔君将一滴玄元圣血炼入他的体内,道虚的分身都没有觉察出有丝毫的异常,因而陈寻之前也一直都没有觉察出黑衣少女体内炼有玄元圣血,也是在他给黑衣少女大量放血,将最精华的那一部分一点点炼入灵膏之中,才清晰无误的感知到玄元圣血的气息!

    他怎么都想不到,黑衣少女的体内竟然也有玄元圣血!

    陈寻心间波澜狂涌,恶狠狠抓住黑衣少女柔弱的颈脖子,想将她的肉身拆开来,将她身体里所藏的一切秘密都挖掘出来。

    经过十数日的放血折磨,黑衣少女已经没有起初那么惊恐,咬牙说道:“你以为就你体内炼有玄元圣血?你将我杀了吧,我死也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你的。”

    陈寻迅冷静下来,不动声色的推算他所知的一切,或许有可能将真相拼凑出来:

    他体内炼有玄元圣血之事,也就他身边最亲近的几人知道,黑衣少女绝不可能从兕师他们那里知道这个秘密,除非她们早知道六臂魔君拥有一滴玄元圣血,然而再从他的修行轨迹上推断出那一滴玄元圣血为他所得。

    这些黑衣人与六臂魔君是什么关系?与修罗残族是什么关系?要知道迦黛事前都不知道那滴玄元圣血的存在!

    虽然巨大的迷团沉在心头,背后的真相应该远没有表面上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但有一点是陈寻此时能够确认的:

    太古魔神复活涉及到的阴谋,事实上在上百万年之前,就已经将太元、修罗等族都卷了进来。

    太元是七域看守太古魔骸的镇守之族,修罗一族挑起两族的灭族之战,陈寻以往还在想这可能仅仅是一种巧合,但现在看来,应该不再是什么巧合了。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