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四章 激将之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作为上卿,在离火宫客卿别院是倍受尊崇,也是享受最高的礼遇。【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想要完全恢复修为,即使在焚天宝莲中能加快时间流速,也要在洛龙城滞留五十余年才行。陈寻自然也不着急去赢得宁氏的信任,他留在客卿别院里,隔三岔五有宁东辰过来相陪谈经论道,倒也不寂寞。

    宁东辰虽然是性子清冷之人,在洛龙城里都没有什么知交,但也不知怎的,就觉得陈寻亲近,再加上他父亲也有意要他跟陈寻拉近关系,临到最后,他几乎整天跟陈寻耗在一起,尝试种种药草的灵性,以推定新的丹方。

    陈寻自然不会急着拿出新的丹方来,这样他留在离火宫的客卿别院里,不知不觉就渡过半年时间。

    陈寻算着时间,应该能研究出最基础的聚元丹的新丹方了,就想着等宁东辰下次过来给他一个惊喜,却不想宁东辰这一次足足离开半个月,才带着一脸的疲惫,到客卿别院来。

    看他灵海空空荡荡、真元法力耗尽,强悍的天人之躯都受了不轻的伤。

    “东辰兄离开洛龙城,一走十数日,怎么回来就这副模样?”陈寻关切的问道。

    相处大半年,陈寻倒是有些喜欢这个性子介直、带有些抑郁气质的青年了。

    作为他进入蒙元境,结识的第一人,陈寻却不希望宁东辰发生什么意外。

    宁东辰无奈一笑,跟陈寻说道:“黄泥岭有一头魔君级的魔物撕开空间裂缝闯进来,好几座城寨惨遭屠戮,我等随战武宫长老宁景天,前往围杀,恶战数场,损兵折将不少,却还是叫这头魔物逃入伏龙山深处。这次回来,我们要组织更多的精锐战力进入伏龙山深处搜捕这头魔物,或许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过来陪伴宗兄。周叔自幼照顾修行,宗兄在洛龙城要是有什么不便,都可以吩咐周叔去做。”

    宁东辰说罢,他身后那名家将上前给陈寻见礼:“周其波见过宗真君。”

    魔域与蒙天境虽然是不同的天域,但两座天域之间的时空要比想象中紊乱得多,时空扭曲点也比想象中多得多,以致诸族境内经常会有新的时空裂缝出来。

    要是新出现的时空裂缝极为稳定,通常就意味着一场屠族灭城的大魔灾;即便新出现的时空裂缝极不稳定,维持不了几天,也会有一些强悍的魔物借机闯入蒙天境,到处猎食人族。

    此前,陈寻也只是听宁氏父子聊起这些,没想到才过去半年,就有魔君级的魔头闯入大宁部境内。

    大宁部虽然有宁昊、宁景天这样的涅盘境强者,但魔君级魔物机动性极强,肉身又额外强悍,宁氏精锐没有极强的束缚性法宝,动用大军又极易打草惊蛇,想要凭借三五百精锐战力将其困杀,绝非易事。

    战事发生在洛龙城以北数万里之外的黄泥岭,陈寻倒也没有事先觉察到,他一边考虑他要不要暗中出手,又让女侍将宁东辰此前送给他紫袍战甲捧出来,说道:“我不能在战场为宁兄分忧,此甲还是物归原主的好!”

    宁东辰走的是神魔炼体的修炼之法,修入天人境后,肉身变得越发强悍,堪比下品防御道器,也就是说,唯有下品道器以上的灵甲才能给他有效的防护。

    (本章未完,请翻页)只是大宁部族哪有那么多的道器灵甲,而天阶灵甲穿在他的身上,与强敌近身搏杀极易损毁,那还不如不穿,这也是宁东辰习惯**|胸膛出现在战场上的原因。

    只是宁东辰在这次围剿魔物的战事中,肉身受创,已不再像以往那么强悍,他这时候还想要再上战场,这件紫袍战甲还是能给提供一定的有效防护。

    他这次回来,一是养伤,一是寻件战甲再上战场,没想到陈寻会让紫袍战甲再还给他。

    宁东辰嘿然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送出手的东西,收回来也忒不好意思,但我此时却是需要这么一件战甲,才能重返战场,就不与宗兄客气了……”

    宁东辰就算要重返战场,也不急于一时,当下留在客卿别院,让女侍将酒宴摆下来,与陈寻相饮,又让周其波作陪。

    周其波修行将近千年,年纪甚至比宁鸿德还要稍大,却仅有元丹境后期修为,但他能在历次魔劫中活下来,在洛龙城也算是老人了,也深得宁鸿德的信任。

    宁东辰还没有直接统兵领将,平时就周其波带着几名家将在身边伺候饮食起居,宁东辰也不知道这次进入伏龙山要滞留多少,也担心其他心气高的家将未必能将陈寻伺候周全了,就决定将周其波留下来。

    听宁东辰描述,此次经时空裂缝闯入蒙天境的魔君,是头青眼魔,虽然体形谈不上有多巨大,但有控制他人心魂、炼为傀儡的异能,修为越是低下,越容易受控制,以致宁氏难调大军围下这头魔物。

    然而少量的精锐战力,又难以布下天罗地网,这魔头看着仅有堪比涅盘第二境的修为,已经令大宁部折损不少好手。

    陈寻暗中决定出手,以免这头青眼魔给大宁部带来不可弥补的重创,就在陈寻打定主意要送宁东辰离开时,客卿别院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说话声。

    “宁东辰这次受伤回来修养,虽然没有跟我们言语一声,但我们已经知道。我们还有一些要请教于他,你们不要拦着我们。”

    陈寻虽然在客卿别院里足不出户,但对洛龙城情形已经是了若指掌,听来人的声音就知道是宁景天之子宁子赫跑到离火宫来了。

    宁东辰对宁子赫虽无什么仇怨,但因为宁凝的关系,极不容易见到宁子赫,而且以他们的修为,根本就不需要探出头看,就能知道大宁部宗主宁昊之女宁凝,此刻就在宁子赫身边……

    宁东辰故作不知,也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过不久就见宁子赫、宁凝在十数部将随扈的簇拥下,走到客卿别院来。

    这时候宁东辰才勉强其难的请他们入席就坐,介绍他们与陈寻认识。

    宁子赫与陈寻寒暄过,便一本正经的跟宁东辰说道:“听说东辰你受青眼魔重击,不得不退回洛龙城来养伤,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什么,我与宁凝明天会率部将与我父亲汇合。不过我们怕准备不足,就特意决定过来请教你。还希望东辰不要觉得我们太麻烦了,也请将诛杀青眼魔一事,交给我们吧,你就安心留在洛龙城养伤。”

    “谁说我是回洛龙城养伤的?”宁东辰振衣而坐,虽然宁凝从未正眼瞧过他,但他绝不愿在宁凝前弱了志气,脸色愠怒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说道,“我怕宗兄留在洛龙城无人照顾,有损我离火宫待客之道,这边安排好,我明天与你们一起进伏龙山!”

    “看宗兄身上的伤势,也差不多痊愈了,明天可愿与我们一起进伏龙山诛魔?”宁子赫直截了当的问陈寻,炯炯有神的眼睛,似藏雷电的盯住陈寻的脸。

    宁东辰脸抽搐了一下,这时候才明白宁子赫这次实际是奔陈寻而来。

    虽然早在半年前,族议就决定要再试探陈寻的底经,但宁景天、宁子赫父子那边一直没有动作,宁东辰还以为这事过去了,没想到宁子赫这时候突然来这么一出。

    虽然最初决议时,宁东辰也没有反对,但这时候让宁子赫突然袭击,心里还是极不舒服——而他与陈寻交心相知,此时再诓陈寻上战场,于心不忍,就要站起来,将宁子赫他们赶走,不让他们对陈寻行激将之计。

    “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陈寻哈哈笑道,“要是再没有为宁族效力的机会,我也没脸再在这里享受这样的礼遇!”

    见宁东辰恼怒的要直接赶走宁子赫,陈寻笑着按住他的肩膀,说道:“我夜观天相,伏龙山东南有一缕极淡的庚金之气沉浮烟云之中,那处山下或藏有一处能采得精庚之金的矿脉。我这次跌入时空裂缝,灵剑、战甲以及诸多炼丹法宝俱毁,想要一一重新炼制,这次入伏龙山,也能趁机收集些金铁材料才行。而我新推定的丹方,还缺一味药草,伏龙山里或许能够寻得……”

    宁子赫这次过来,主要还是想将陈寻拉上,以便有机会试探他的虚空,但也没有想过要得罪他,客气的笑道:“入伏龙山,宗兄但有什么吩咐,尽请说来,子赫虽然不擅炼丹、炼器,但跑脚打杂的本事还是有的。”

    宁子赫这话说得十分客气,换作谁都无法对他生出怨气。

    陈寻心里却替宁东辰轻叹,宁子赫为人处世老练、能谋善算,在洛龙城青年一代子弟里声望极高,宁昊没有修为有成的子嗣能继任宗主之位,这宗主之位最终多半会落宁子赫的头上,那宁凝的眼神更加不可能会落到宁东辰的身上去了。

    送走宁子赫、宁凝后,宁东辰觉得将陈寻拖入诛魔战事之中,更需要紫袍战甲的防护,便决定再将紫袍战甲留下来。

    陈寻哈哈笑道:“我擅御雷之法,又不冲锋陷阱,与那魔头贴身搏杀,需要这战甲做什么?倒是宁兄肉身受创,一时半会也难痊愈,难以再凭一双铁拳破邪除魔,明天之前还要先挑选一件战兵!”

    “我父亲前往东关坐镇,留下一杆紫龙戟给我,有紫袍战甲与紫龙戟,战力比以前不会弱上多少,只是没想到将宗兄也拖进去。”宁东辰愧疚的说道。

    宁东辰从储物戒取出一杆紫色战戟给陈寻看,寒气四溢的戟刃暴露空气里竟然直接在室内凝聚出冰霜来,是一件不弱的中品天阶玄兵。

    陈寻接过紫龙戟假装细看,实际上他搭手就知道这杆紫龙戟强在哪里,弱点又是什么,跟宁东辰说道:“我在浑灵域,专修炼丹与炼器之学,倒不是自夸,却也有能耐,宁兄若是信我,途中我再替宁兄炼制一下紫龙戟,或能将真元运转滞碍的弱点给去掉……”

    (本章完)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