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三章 两域丹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八蟾伏龙金殿高悬于洛龙城的上空,作为宁氏先祖流传下来的珍器道宝,在诸多残酷御魔血战时屡屡受损,内部的阵法禁制受损严重,此时都仅能当成中品道器祭用。【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要看书┝.=1=k`a`n-s-h-u-.-c、c-

    就算如此,八蟾伏龙金殿,依旧是大宁部的镇族之宝。

    金殿是八角造型,殿嵴如神龙蜿蜒,八只殿角皆立一只金铜所铸的灵蟾巨像,只是八蟾已经其三,剩下的五只灵蟾铜像,在月色如水的夜色下,则凝视着已经陷入沉睡的洛龙城。

    陈寻神识延伸过来,看大宁部的镇族之宝虽然损毁严重,却是难得的多器灵道器法宝。

    主器灵是头神魂修炼到天人境的灵蛟元神,差一步就能化龙,似乎在上一次的御魔战事中受到重创,此时正入寂恢复神魂深处所受的重创;另外五樽灵蟾器灵,也都有天人境的神魂修为,神识正笼罩洛龙城,似乎随时防止会有魔族侵入洛龙城。

    洛龙城里天人境玄修不少,但涅盘境玄修却不成比例,仅有两人。

    在如此惨酷的御魔战事背景下,这不是屠魔宗想控制资源、统治蒙天境所能解释的。

    陈寻将一缕神识附入八蟾伏龙金殿,灵蟾器灵根本就没有觉察到陈寻的存在,更不要说此时聚在金殿内议事的大宁部高层了。┞┝┞╋要看书┡╋╬╬┟┞.`1=k=a`

    “鸿德想延揽客卿,以增我族御魔实力,这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那就让他在客卿里侍着,我们好吃好喝伺候着,一两个人,还不能将我们大宁部吃穷了,但此人的根脚不明,直接就让他参与我族的炼丹、炼器诸事,是否有些草率了?”

    一名身穿银衣战甲的魁梧中年人,面如重枣,沉着嗓门否决掉宁鸿德刚才的提意,说道,

    “你们又怎么知道,此人就不是他族派来刺探我族的奸细?炼丹、炼器等秘事,岂能轻易让外人参与?”

    陈寻听宁东辰简单说过大宁部的情况,知道这身穿银衣战甲之人,就是大宁部除宗主宁昊之外,地位在宁鸿德之上的战武宫长老宁景天。

    宁景天与端坐中央玉座之上的宁昊,也是陈寻在洛龙城察觉到唯二拥有涅盘下三境修为的两人。

    大宁部,宗主宁昊之下,四大长老分掌后勤、战备、律法、族祭、传承诸事,宁景天执掌大宁部的武备,可以说是宁昊之下,大宁部最有权势之人。

    “东辰认真察看过此人误入蒙天境的落身处山脉崩断,确有时空裂隙现而复逝的迹象,宗主早些时日也借金殿感应到此事,当时还担心是魔族撕开空间裂隙侵来。╠┡┞┣╋┢┞要看书╣┟┣.-1、k-a/n、s`h`u-.”宁鸿德倒是一改在陈寻面前的谨慎跟老奸巨滑,此时一力主力邀请陈寻参与大宁部最为核心的炼丹、炼器事务中来……

    虽然炼丹、炼器事务本身就受离火宫辖管,但要让来历还没有彻底查明的异乡人参与大宁部最为核心的事务,宁鸿德还需要得到宗主宁昊以及宁景天等长老的同意。

    宁鸿德继续说道:“我观宗图此人,虽然才天人境初境修为,但气度实在不凡,议论炼丹之理,短短数语,都令我有茅塞顿开之理。他甚至都毫不介意将涅盘丹的炼制之法说出,可见他胸中所学非我等所能窥测,必是浑灵境核心仙宗的嫡传弟子,才会有如此广博的见识。我族在炼丹、炼器诸事上,早在十几万年就断了传承,屠魔宗也绝无可能将这些仙法真诀流传出来,这些年仅凭我族之力,想恢复这些传承都极有限。此时我们倘若尽心助宗图此子返回浑灵境,作为交换条件,我们自然可以要求他为我族补全炼丹、炼器的一部分传承……即使宗图此子不会将他宗门最为核心的传承泄漏出来,当然了,我们也不需要这些仙法传承,但哪怕我族从此之后掌握天阶灵丹及天阶法宝的炼制之法,于我族的意义将是何等之大,我相信景天兄也是能够明白的。”

    偷听到这里,静坐在离火宫客卿别院里的陈寻却是微微一笑,没想到宁鸿德不露声色,背后竟然是打这样的主意。┣┠要看书╋╠╋.^1=k-a·n^s`h-u/./c^c-

    宁鸿德虽然想着从他身上谋利益,但背后也没有害他之意,同时大家都是为抵御魔劫出力,陈寻倒觉得宁鸿德、宁东辰父子二人都挺可爱的。

    对,宁鸿德、宁东辰这样的修为,在陈寻眼里,只能拿可爱形容了。

    “此子所说是浑灵域的丹方,却非我蒙天境的丹方,两域灵草多有不同,想必鸿德你也清楚,药性不同、灵性相斥,浑灵域的丹方,绝大多数都不能用于蒙天境。此子所说丹方里的太微元婴草、紫河车等等,我们连听说都没有听过,要从哪里寻来去炼制涅盘丹,又如何去验证这些丹方的真假?”宁景天声音宏亮的说道,他们在金殿之中争执,也不怕声音会传出金殿去,却不知道陈寻的修为境界,远非他们所能窥测。

    “诸草有性,不能相混,丹方确实难以直接拿来用,但药理都是相通的,”宁鸿德说道,“我们需要知道的,也是这些丹药之理,依据药理,去寻药性相近之物,总是有希望研究出蒙天境之丹方……”

    “这个需要多少时间?”宁景天还坚决不退让,说道,“哪怕最简单的一道丹方,我们可能都需要花费数十年去验证,这个过程当中,要是我们看走了眼,后果可不是鸿德你一人承担的事情!”

    “此人可不可信,是否真有炼丹的才能,我们都不忙于下结论,但我想我与宁凝等人,都可以与此子结识一番,即便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长期相处,此人若有马脚,必难掩饰……”这时候站在宁景天身边后的一名青年,走到前面来插话说道。┞╠┞要╠看书╠┝┝╠.^1^k=a=n=s-h/u.

    此人虽然有责怪宁东辰察人不明的意思,但所说也是持重之论。

    宁东辰听了这青年的话,英俊的脸却微微抽搐了一下,想要争辩,但又颓然放弃,似乎认同这青年的试探之说。

    从宁东辰的神态,陈寻也知道此人就是宁景天之子宁子赫。

    宁子赫的修为虽然不比宁东辰更高,但在多次小规模的御魔战事中,都有杰出表现,也得大宁部宗主宁昊之女宁凝的青睐。

    宁东辰苦恋宁凝多年,却不得宁凝正眼相待;他虽然视宁子赫为情敌,但宁子赫却又完全不认为他能在男女情事上威胁到自己,这也的确够宁东辰郁闷的。

    ****************************

    陈寻算是知道大宁部高层的心思,他还是想着一切都顺其自然,等着宁子赫他们过来试探自己,他则正好整日都留在客卿别院里潜修、疗伤,也不去城里晃荡。

    陈寻每夜都以法身遁入焚天宝莲,照例都要对黑衣少女羞辱折磨一翻。

    他不能破开黑衣少女神魂深处的封印,不能直接炼化她的神魂,而他们这一层次的玄修,也根本无畏肉身的折磨,但他要做的,就是要从心理层面,用尽一切手段羞辱、激怒黑衣少女,然后从黑衣少女失去理智的言行中,去推测她背后可能藏着的秘密……

    为此,他甚至将捆绑滴蜡等满清十八禁的手段都用上了。

    除此之外,陈寻在焚天宝莲之中,则是将混沌真煞灵火一点点炼入法身,以恢复修为;宁东辰有时候会到客卿别院来坐一坐,与陈寻切磋修炼之法,陈寻也有意暗中提点他,只是表面上绝不会让宁东辰有所察觉;而宁鸿德也不时让人送来一些灵草。

    宁鸿德说是送这些药草助陈寻及早恢复伤势,陈寻看这些药草未经炼制,药性又尽可能在往他此前所说的那些丹方中靠,而客卿别院里,也有整套的炼丹器具,这说明宁鸿德还是希望看到他能直接展示炼丹的才能与天赋,而不是嘴上空谈药理。

    确实,不同的天域,药草之生长及特性都截然不同,有些药草,七域有而蒙天无,七域的炼丹之方,还真就未必适合蒙天境,但丹方药理都是相通的。

    理论上,只要炼丹师能耐心研究蒙天境与七域不同药草的灵性,择取替代,还是能得到效果相当的丹方来的。

    只有哪怕是最简单的、还胎境低级弟子所用的丹药,想要推陈出新,研究出新的完善丹方,都可能需要几代炼丹师的苦心钻研。

    然而,陈寻虽然说是不擅长炼丹,但他那是相对于梵天境甚至准金仙境的炼丹师而言,他此时要根据伏龙山所产出的药草,拿出一张法相境甚至天人境能用的新丹方来,简单可以说是易如指掌。

    或许有朝一日,大宁部的炼丹师们,知道他们所用的丹方,竟然是准金仙大能拿出来的,大概下巴都要惊吓掉。

    想到这里,陈寻心里也是得意,想着他潜修之余也是无聊,从最基础研究炼丹之术,也能用来打时光。

    当然了,宁鸿德他们根本没有指望陈寻能研究出炼制涅盘丹的全新丹方来,所提供的药草以及炼丹炉等用具都不算高级。

    陈寻完全可以浑不在意这些事,天人境所用的灵丹,他甚至都可以不借助炼丹炉,直接以玄阳真火炼制了,只是有时候高手装低手也是辛苦之事。

    陈寻不能直接用玄阳真火甚至更高级的兜率神焰炼丹,但拿着仅相当于地阶法器的炼丹炉也是痛苦,这种“破炼丹炉”能炼出什么灵丹,岂不是毁了他“天才炼丹师”的名头?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