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二章 待如上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c_t;(纵横手机客户端的用户,每天有七张免费票能投纵横年度最佳作者,不要忘了投我)

    通过与宁氏父子的对话,陈寻再次觉得这蒙天境里藏着太多的秘密,一个宗门就控制了整座下境天域,周边又存在一个未知的魔域,面对魔族的屡屡入侵,蒙天境所有的部族和宗门的实力都被削弱点,唯独屠魔宗一家独大,这太诡异了。【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陈寻心想他必须要赢得宁氏父子对他的信任,最好能在大宁部停留更长的时间,以便进一步探寻蒙天境的秘密,以及屠魔宗与叛帝谷之华之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目前看来,屠魔宗与太焕境的神帝谷之华交集甚深,陈寻心想,他的身份在蒙天境就得掩饰好,不能暴露了。

    宁氏父子亲自送陈寻到离火宫东邻的客卿别院住下,除了精致奢华的起居用品外,还特意挑选出二十训练有素的侍童、侍女供陈寻差使。

    陈寻也都暂时都接收下来,但这些侍童、侍女都留在前宅,禁止他们进入中庭,不然的话,他难以安心修复受损的法身。

    另外,焚天宝莲里还封印着那个黑衣少女,这女人在法身破碎、神魂彻底封闭的情况下都能自我修复,他需要时间查看有无异常才能放心。

    宁氏父子给陈寻安排的住处,前后有几进院子,炼有符法禁制,将浓郁的天地灵气汇聚起来,仿佛浅青色的雨云悬停在院子的上空。

    陈寻在阵法禁制上的造诣,蒙天境都有未必能有一人与他匹敌,寻常的防护法阵自然难入他的法眼,但客卿别院的符法禁制,在陈寻眼里未必也太简陋了。

    即便是宁氏父子所住的离火宫,防护法阵也没有达到天地法阵的层次。

    看来与魔族持续数十万年的对峙,蒙元境玄修界,除了屠魔宗外,诸族都远未能恢复元气啊。

    远处伏龙山的岭脊残雪还未消融,但这院子里已是鸟语花香,曲塘假山边的绿柳芝桐成荫,谈不上富贵奢侈,却也幽静典雅,住在这里,倒也清静。

    夜色降临,大宁部更是依赖自幼驯养的黑翼雪鹰兽,在洛龙城的上空盘旋警戒,这些雪鹰凌厉的厉眼以及敏锐的五识,往往比法相境巅峰的强者,更能发现危险的逼近。

    整个洛龙城都陷入沉睡之后,陈寻延伸神识遍布城内大小角落,城里还算静谧,有人在谈论他随宁东辰进城之事,也有人想着找机会试探他的底,但城里完全没有能够威胁到他的存在。

    陈寻除了梵天宝莲,身无长物,幸亏早一步将赤血冥蛇剑等物都丢给混沌魔,要是再有大量的丹药、法宝因为疏乎,被时空乱流摧毁,他都有哭的心思——虽说没有现在防护法阵,但陈寻随手设下一些禁制,就非洛龙城的玄修能够强闯。[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陈寻此时法身受创严重,几乎需要重新修炼,但就算如此,他依靠同样受创严重的焚天宝莲,即使被梵天境初境的人物盯上会很狼狈,但逃命也完全不成问题的。

    做完这一切,他盘膝坐在玉床之上,张口将焚天宝莲吐出来。

    陈寻没有将黑衣少女放出来,而是使法身遁入宝莲之中,就见焚天宝莲形成混沌空间之中,黑色的焰湖在疯狂的怒啸。

    这些是陈寻半道打劫来的混沌真煞灵火,为抵御时空乱流的绞杀,消耗不少,但剩下的混沌真煞灵火,炼入破损的法身,也足够让他恢复法身修为,甚至还能更进一层。

    在混沌真煞灵火形成的焰湖之上,黑衣少女被陈寻封住五识,正悬浮在混沌空间的中间。九十九条焚天魔蛟正狰狞的盯着在没有知觉的黑衣少女,似乎就等陈寻点头,它们就会一哄而上,将看上去香美之极的黑衣少女啃噬一尽。

    这些焚天魔蛟实际很小,遁出焚天宝莲都不足一尺长短,实力也很弱,但在混沌空间里,包裹着黑焰腾腾的混沌魔气,能够随意出没黑色焰湖,享受混沌真煞灵火的滋润,成长极快,一个个张牙舞爪,仿佛狰狞的魔龙。

    陈寻倒是期待能有一天,看到九十九头混沌魔龙杀出焚天宝莲的情形。

    封闭五识只是小术,陈寻先查看之前用道源神念在黑衣少女灵海设下的神魂禁制有无异常,还是那样的坚固如铁,似神之牢笼压制住黑衣少女体内的奇异力量,不让她有机会自我修复。

    陈寻这时候才解开对黑衣少女的五识封印。

    看到陈寻以八臂修罗法身立在跟前,黑衣女子精致的面容瞬间暴怒,咬牙切齿道,“陈寻狗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哼,我此时杀你,如同碾灭蝼蚁,你如何让我生不如死?”陈寻冷冷地盯住黑衣少女有如毒蝎的眼瞳,虽然极美,却没有人类的感情,“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不惜屠灭七域人族,也要暗中助太古魔神黑梵复活?”

    说着话,陈寻再次凝聚道源神念,想要直接侵入少女的神魂深处,但少女神魂深处的封印似一潭死水,任他道源神念侵入都没有半点的反应,如此看来,这多半是金仙境大能所设的封印,非他此时能强行破解。

    陈寻不甘心又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好放弃。

    黑衣女子内甲早就破碎不堪,近乎**地悬在陈寻的面前,她能感觉到陈寻正试图冲击她的神魂秘印,娇美的面容不怒自威,纵然身不能动,却依然透着一股寒冷的杀机:“黑梵大神就要复活,难道是你们这些蝼蚁能阻止的?”

    看到黑衣女子现在已经成了俘虏,却依然这么嚣张,陈寻冷冷一笑,眼瞳里散出凛冽的寒意,伸手一招,九十九头焚天魔蛟立即缠绕成一根巨鞭,落到他的掌心里,往黑衣少女狠狠的抽去:

    “我现在让你尝尝被蝼蚁反噬的滋味reads;!”

    “这样的折磨,于我何用?”黑衣少女冷冷而笑,梵天境玄修都可以舍弃肉身,她准金仙境的修为来说,怎么会畏惧肉身上的折磨?而陈寻无法破开封印,就无法炼化她的神魂,总有一天父亲会将她救走。

    “我心里爽就行啊!”陈寻冷冷一笑,随手又在少女的娇躯抽出十几道血痕,看着不够美,最后抽出一朵似神焰怒燃的花形图案,残酷而绝情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冷冷笑道:“你跟我在一起的时间长着呢,我每天都可以想着法儿玩弄你,你千万不要太早开口说出你们背后的秘密!”

    梵天境玄修,肉身所能承受的痛楚,非常人所能想象,所以纯粹的肉身折磨,对黑衣少女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但听了陈寻的话,以及陈寻那副享受的模样,却让黑衣少女的脸都扭曲起来,美眸里射出滔天怒火,都快要将陈寻烧熔掉。

    陈寻无情再次将黑衣少女的五识封闭起来,即使他无法撬开黑衣少女的口,将她封印在这里,相信早晚有一天都会派上用场。

    黑衣人背后如果有着神秘的组织,相信黑衣少女的地位不会太低。

    陈寻将黑衣女子丢回混沌魔气的深处,这时候依旧留在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里修复法身。

    他修炼的八臂修罗法身,被卷入时空乱流,终究是维持没有崩碎,但也如焚天宝莲那般,距离崩碎就差一步之遥——如此,陈寻也足以自傲了。

    要知道黑衣少女已经是梵天境巅峰、淮金仙境的修为,又有玉质小印这样的仙阶法宝傍身,纵然如此,她被卷入时空乱流,法身依然彻彻底底破碎,修为也都暂时到涅盘境以下,想要恢复,就需要从元胎重新修炼起。

    陈寻凝聚道源神念,从焰湖摄取拳头大小的一点混沌真煞灵火,一点一点炼入法身之中。这个过程十分的缓慢,就像器皿一样,打碎容易,完整的修复着实困难,好在在焚天宝莲的混沌空间里,时间流速犹要比外界快出近二十倍。

    从入寂中醒来,此时窗外夜色散去,旭日初升。

    陈寻算着时间,要想彻底恢复修为,在焚天宝莲中需要苦修六百到一千年,相对于蒙天境的时间来说,也需要三五十年之久。

    他将法身留在焚天宝莲之中,又将梵天宝莲收入灵海之中,代替元神法相,撤去禁制,走入前院之中。

    立在当院,陈寻仿佛巨鲸吞水一般,肆无忌惮地吞吸天地间充盈的灵气。

    或许涅盘境以上的玄修数量很少,以洛龙城附近的天地灵气特别的充裕,大宁部也没有多余的法阵将伏龙山里的灵脉都封印起来,任由这些灵气散溢到空气之中,任天人玄修吞吸。

    以如此充裕的灵气,陈寻心想要不是魔族一次又一次的入侵,蒙天境人族应该能很快就恢复元气的,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人烟稀少的模样reads;。

    陈寻控制在天人境初期的境界,旁若无人的吸取灵气,灵气滚滚似洪流汪洋一般,涌入院中,往他的体内聚去,化为真元法力,储存于灵海深处。

    这些灵气对于修复法身来说,可谓是杯水车薪,不过有比总比没有强。暗地里进入焚天宝莲疗伤更快,但明面上也不能闲着,陈寻也是需要尽快多的恢复修为,才更有把握揭开蒙天境幕后的秘密。

    “哈哈,宗兄一早就勤功修炼了啊!”宁东辰面带笑容走进了别院。

    陈寻笑道:“多承蒙宁兄照顾,昨晚我却是美美睡了一觉,倒没有急着修行……”

    “宗兄有这个心境就好!”宁东辰在陈寻面前站定,数名随侍紧随其后走进来,手中都端着一个红漆檀木托盘,虽用锦布遮住,但陈寻一眼望之,也知道是比昨日珍贵得多的赠礼。

    宁东辰吩咐随侍将其他东西都送到堂室去,单留下一人端着托盘,揭开锦布,露出一副品相不凡的灵甲,说道:“我见宗兄衣服有些破损,一早特地到火云坊寻得这一件紫云战袍,这样才能配得上宗兄的不凡气度嘛!”

    紫云战袍仅仅是天阶上品灵甲,自然难入陈寻的法眼,但在资源溃乏的大宁部,宁氏父子出手就是天阶上品法宝,真可谓是出手阔绰啊!

    就连宁东辰他自己都没有天阶灵甲护体。

    “多谢宁兄挂念,这,这让我如何是好!”陈寻面露馈领之意,心想以宁鸿德的精明,必是昨天夜里找人验证过他所献的丹方,这才大清早就将宁东辰赶来百般讨好。

    两人寒酸一阵子,宁东辰便提出告辞,说道:“今日宗主召集诸部商讨族祭大典事宜,我和父亲都要参加,就不能相陪宗兄了。你要是在离火宫闷了,可以到城里走走,这是我们离火宫的上卿令牌,相信城里无人会为难宗兄!”

    陈寻接过宁东辰递过来的寒水铁牌,本身就是一件地阶法宝,更重要是代表大宁部离火宫最高一级的客卿身份。

    宁东辰没有直接说要延招陈寻为客卿,陈寻也没有直接说要留下来,但两人这一递一接,就算是将这事给定下来了。

    陈寻相信,他的到来不会瞒过大宁部宗主及其他三位长老的眼睛,虽说宁氏父子已经决意要留下他,但他真要想融入大宁部,以后借大宁部的身份行事,还是要看大宁部宗主与其他三位长老的意见……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