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九章 蒙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最佳作者票,手机登录,每人每天有五张免费票)

    眼前的熊猛兽固然威猛异常,但在陈寻眼里,这头猛兽或许是受到什么限制,不能化形施展神通,即便肉身修为堪比天人境中期,也还远不足以对他造成什么威胁。【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要┝看书1.┝

    想要绞杀这样一头猛兽,对于焚天境的陈寻来说,纵然法身受创,也是轻松之极,只是他孤身一人来到这片陌生的天域,一切情况未明,暂时还是要低调行事,不能轻易暴露身份和修为。

    此时的陈寻衣衫褴褛,装作一副惊恐的样子,慌不择跌地在密林中闪躲,他依仗灵活的身形营造出九死一生的感觉,每一次都会惊险地躲过熊猛兽的狂扑。

    他身后的密林在一次次遭受巨兽碾压之后,都会形成强烈的冲击,而陈寻总是躲闪在十数丈之外,即使有时被冲击波浪掀翻在地,看似十分的狼狈,也都能有惊无险的避开。

    像钉子似的钉在熊猛兽背上的那个蛮族青年,一身神魔炼体的修为,十分的勇猛,没有其他特别的神通,仅仅是铁锤一般的拳头,就有着无穷无尽的神力,直是狠狠地砸向熊巨兽的头颅。

    巨兽的头颅虽然坚硬精铁,但也最后也被打得铁颅开裂、脑浆迸出,只是生命力强悍得惊人,受如此重创,也是怒吼一声,伏倒在地,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没有立时死去。要┟┞看┝┞书1.┟

    青年气血轩昂地从熊猛兽背上跳了下来,站在猛兽的前面,举起硕大的铁拳,无尽的天地精华灵气源源不断地汇聚在他的体内,转而化作一股彪蛮之力涌向手臂,一只铁拳犹如煅烧的铁块,形成炽烈的金色拳芒,百丈距离奔泄而出,终于是将猛兽彻底击杀。

    旁边的陈寻似乎惊魂未定,满脸的震惊看向少年:“好厉害!”

    陈寻一眼就能看出识蛮族青年已有天人境后期巅峰的修为,只要渡过雷劫,或服用涅盘丹,将元神、纯阳金丹以及诸多法相神通融炼为一,化为元胎,就能一举晋入涅盘境。

    “哈哈,你是哪个部族的?为什么会在这伏龙山深处?”青年看陈寻也是年纪轻轻,衣衫褴褛,却也有不弱的修为,警惕的问道。

    陈寻早就想好了说辞,他收敛神魂气息,修为看上去就在天人境初期的样子,“我乃浑灵域破天宗弟子宗图,误入此地,在此苦寻脱离之法。”

    “……”蛮族青年一脸的不信,伏龙山地阔数十万里,这里猛兽巨兽数不胜数,比眼前的熊猛兽要厉害的兽类比比皆是,就算这家伙是天人境修为,一个人也很难在这里生存下去的。

    刚才这熊猛兽不过才天人境中期的肉身,就已经将他吓得如此狼狈,要说他一个人在这伏龙山上栖息生存,说什么他也不会信的。要┢┞看┡┞书.ww.┢想到这里,青年杀气凛然的逼视陈寻,沉声威胁喝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不然这熊兽就是你的下场。”

    说完,青年握紧拳头,拳锋间金色光芒吞夺,炯炯有神的眼眸似藏雷电,紧紧盯住陈寻,似陈寻稍有异动,他就会暴烈杀出。

    青年这些年在族中苦修,少经历练,却也不是蠢货。

    “这位兄弟,我断无理由欺瞒你,”陈寻稍作收拾狼狈的姿态,作出天人境强者应有的沉静气度来,沉声说道,“我宗图乃浑灵域玄修,只因我师妹看中一头赤火天狐,想收为侍兽,我便入大漠猎之,未曾想被这头狡猾的畜牲诱入一处空间裂隙,意外落入这里。法宝、丹药皆失,我看附近多有凶猛异兽,就没敢随意乱走,还想着待恢复伤势后再作其他打算,没想到这时候会遇见你……”

    青年警惕之意自然难以化解,但听到陈寻是为讨好师妹,才身陷险境,却有同病相怜之感,脸色缓和下来,他努力地思索着族中长辈们提到过的诸多天域,却没有听说过浑灵域,疑惑的问道:“浑灵域?”

    “对,浑灵域,那里才是我的家乡。”陈寻深吸一口气,好像陷入了沉思一般,“那里有我的同伴,有我的师妹,只是那处空间裂隙,在我被那头恶兽诱后,也不用那恶兽用什么秘法,在天地元力的冲击,竟然消失了,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回去。要看╟╟┟┝书.ww.┡敢问这位兄弟,此地是何方天域?”

    说完这些话,陈寻的内心波澜起伏,心情十分复杂,他想起了异域的迦黛,此刻他也不知道迦黛及黑衫军有没有脱离险境,但想到就算他们还身陷险境,他此时也鞭长莫及,心情既担忧又惆怅。

    陈寻眼睛里流露的情感是真切的,蛮族青年在洞察他人情感的异能,没有急于回答陈寻的问题,说道:“前些天,此处附近的虚空,却有异常的湍动,将伏龙山深处搞得面目全非,山脉崩断,我族在十数万里外都有天崩地裂之感,大量凶兽避出山岭,害我族不少村寨都受了兽灾。我还想是出了什么异常,没想到是你搞出来的动静。以你的修为,没有道器法宝护身,误入空间裂缝,没有被虚空乱流撕裂,还真是幸运得很啊!”

    青年言下之意,是信了陈寻的说辞,但他相信陈寻的说辞,不就意味着他就信任陈寻这个来自异域的陌生人,只是略带惆怅的说道:

    “宗兄为师妹猎取灵兽,身陷险境,却也是有情有义之人……”

    陈寻的深浅,又岂是这青年能看透的?反而是这蛮族青年神魂深处的种种波动,皆在他的掌握之中,指着地上的熊兽巨兽,问道:“你猎取这头猛兽,莫是要赢取得某位女孩子的芳心吗?”

    被陈寻说中心思,青年坚毅削瘦的脸,微微扭曲了一下,才语气坚定的说道:“是啊,我就是要证明,我比宁子赫要强,更有资格配得上她!”

    听青年突然变得幼稚的语气,陈寻心里只是一笑,便与青年说起苦恋他人的心酸,这青年修为不能算弱,也许在部族里地位颇高,少有历练,席地而坐,从储物戒里掏出灵酒、兽肉来,或许是同病相怜,倒对陈寻生出惺惺相惜、相知恨晚的感觉来,也痛快淋漓的将他这些年苦恋他人却不得不压抑在心底的心酸,倾泄给陈寻知道。╟┟╟要看┝书┢

    陈寻哪有心情听这青年倾叙衷肠,只想知道他此时的处境。

    从青年言语间探知,此方天域,是为蒙天境,与七域一样,都是地广亿万里之遥的下境大千天域,灵气之充裕,不在天钧、玉衡之下。

    蛮族青年是伏龙山东麓大宁部的子弟,名叫宁东辰,其父为大宁部族长老级人物,虽然修为颇高,但流露蛮族武勇的剽悍气息。

    陈寻在循循诱导下,知道宁东辰这些年暗恋大宁族宗主之女,只是此女追求者甚众,宁东辰并非最出众的那个,这些年不入佳人法眼,因此十分的郁苦。

    这头熊巨兽,曾化变人形,肆意袭杀大宁部的村寨,宁东辰得知消息后,怀疑是侵入附近地域的魔族先锋精锐,同时也是有意在心仪之人面前彰显实力,这才孤身进入伏龙山追杀这头异兽三天三夜,他以强横的神魔炼体修为,先是一双铁拳重创猛兽的元丹,将它打回原形,之后的追逐,才进入这片密林,撞见衣衬褴褛、被时空乱流带入蒙天境的陈寻。

    当然了,斩杀异兽,并不算多么了不得的功绩,他更希望能够进入屠魔宗修行,将来能成为部族里青年一代杰出的领军人物,到时候或许能赢得心上人的芳心。

    而在蒙天境,修为想更进一层,进入屠魔宗修行,也是唯一的途径。

    熊兽巨兽仅仅是普通的妖兽,一身修为不易,但已授就诛,没有什么好说的,但宁东辰嘴里听到偶有魔族入侵蒙天境,陈寻心里所掀起的惊天波澜,难用言语形容。

    三千大千世界,除了七域距离较近外,其他大千世界距离都是极远,陈寻随口编造他出身浑灵境,根本不怕蒙天境有人能拆穿他的谎言,但蒙天境竟然也时常遭受过魔族的侵袭,这如何叫他不震惊?

    蒙天境遭受过魔族的入侵,在陈寻看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七域魔墟与蒙天境有时空裂缝相通,小股魔族能够渗透进来,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蒙天境附近,有其他部的魔族存在。

    至于这部魔族,与太古魔神黑梵,是否有关系,这还要寻找更高层次的人物打听,但绝不容忽视。

    要知道太古魔神黑梵的魔躯,传说被斩成七段,分别封印于七处不同的天域,谁知道蒙天境附近出现的魔族,是否与太古魔神黑梵有关?

    见陈寻突然岔开心神,宁东辰还以为他为身陷异域之事烦恼,安慰他说道:“宁兄,游历他域,未必就是坏事。我有时候都恨不得有朝一日,能彻底离开蒙天境,就无需为那些事苦恼了,但想要离开蒙天境,进入茫茫星域,怎么也得有涅盘境修为,才有自保之力,这还得要先入屠魔宗修行才成……”

    “没事的,以宁兄之修为,进入屠魔宗,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陈寻说道。

    宁东辰苦涩一笑,心里叹想,屠魔宗要是那么好入,那就好了!

    只是他视陈寻为异乡人,也不愿说太多,站起身来,说道:“这样吧,宗兄你随我先回到大宁部修行,暂时不要想太多的事情,或许日后有重返故土的机会……”

    就算有涅盘境修为,横渡茫茫星域,也是极凶险的事,宁东辰不以为陈寻还有回去的机会,言下之意是要招揽陈寻加入大宁部族。

    宁东辰此语正中陈寻的心意,但他也没有特别欣喜,心想这里虽然是下境大千世界,但蛮荒部族都比较保守,未必会轻易就接受一个来历不明的异乡人。

    当然,陈寻想要了解蒙天境,寻找离开蒙天境、重返七域的机会,还需要从长计议才行,而蒙天境附近出现的魔族,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要搞清楚,才能放心离开。

    “……多谢宁兄收留,”陈寻也不故作推诿,宁东辰也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陈寻即便不可能直接加入大宁部,但随宁东辰回去,必然也会有落脚的地方。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