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六章 源起宿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众人飞入乱魔岭东南麓的深山石岭之中,四周的景物,都因空间扭曲变得光怪陆离,再往深处飞去,就能看到天地笼罩一片灰雾之中。【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神识延伸进入灰雾之中,就会发现原本是草木葱郁的崇山峻岭,早就被一道道黑色风暴绞成粉碎,使得灰雾所笼罩的区域,变成类似于混沌玄天的空无存在。

    除了徐徐卷动的黑色风暴外,再无一物。

    这些徐徐卷动的黑色风暴,自然也非寻常意义上的风暴,实是由灾风劫火形成的混沌风暴;而灰雾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雾霭,而是一种介入虚与实之间的混沌介质,可以说是星墟侵入玉衡境的一部分。

    飞往灰雾的深处,迦黛就觉四周灰蒙蒙的光线扭曲得越发厉害,随之她对时空的感知都开始变得混乱,就觉心头一阵阵的模糊。

    这是穿越空间裂缝所特有的体验,一般说来也就一瞬之间的事情。

    这时候,一只宽厚、温暖的手握过来,迦黛抬头看去,就见陈寻朝她看过来,清亮的眼瞳,仿佛无尽昏暝中两颗永亘不灭的星辰。

    迦黛的感知陡然间清晰过来,感觉到她仍处在特定的扭曲空间之中,直觉天地被层层拆解开来,天地之势从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清晰般展现在她的眼前……

    迦黛知道陈寻此时正施展大神通,助她暂时停留在空间裂缝之中,以便她更明晰的参悟天地之势。

    从空间裂缝里出来,迦黛见眼前更是一片昏瞑无际的灰雾,虚元殿停留不远的虚空之中,与昏暝灰雾相比,小如蜉虫。

    看到方啸寒、徐峥等人翘首相盼,迦黛心头浮出一抹羞意。

    陈寻张口问道:“我们在空间裂缝里,停留了多久?”

    “三载!”方啸寒说道。

    迦黛微微张开檀唇,陈寻虽然带她滞留在空间裂缝时,但她感觉就过去数炷香的光阴而已,未曾想外界竟然已经过去三年,不过虽然在空间裂缝里才感觉短暂停留了数炷香的光阴,但她对天地之势的参悟却整整提升了一个境界。

    迦黛抬头看陈寻微微颔首,似乎这一切都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心想当年她随意碾杀的小角色,已经成为她都要仰望的存在了。

    陈寻微微蹙紧眉头,跟方啸寒说道:“对比太微宗两位金仙祖师所留的记载,玉衡境连接星墟的诸多空间裂缝,时空扭曲程度在一百万年间应该都增加了两倍……”

    方啸寒也随即紧蹙眉头,说道:“虽然玉衡正经历血海魔劫,但在接近星墟边缘区域的十数小千天域,并没有发生特别明显的天地灾变,或许在百万年前那次大灾变后,星墟的内核,发生了谁都不知道的巨大变化吧。”

    他前世对星墟的探索也谈不上有多深,但也曾试图进入星墟的深处去探索这些未知的秘密。

    这似乎是修行者深入骨髓与神魂深处的本能。

    也是,没有不断的探索与求知,参悟诸道如何不断的提升?

    听陈寻与方啸寒讨论如此玄深的问题,赤海心血来潮的问道:“我们这次不会要深入星墟的内核区域吧?”

    赤海虽然第一次进入星墟,但从边缘区域这无边的昏暝灰蒙,以及徐徐卷动的黑色风暴里,就已经略知星墟深处会有怎样的凶险了。

    从太微宗手里的一些资料来看,梵天宫六世祖师十数万年前,也曾经扮成普通的涅盘境玄修在玉衡境有过短暂的停留,但只有数百年的时间,很快就消声匿迹了,很可能是进入星墟内核区域了。

    要是连梵天宫六世祖师这种金仙境的人物,进入星墟内核区域,都不能全身而退,赤海真觉得他们没有必要,也未必有这个实力,去冒险探究星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是不搞清楚星墟内核到底发生怎样的剧变,黑风灾或许会再次席卷玉衡、瑶光、玄辰三域……”陆原说道。

    血海魔劫要遏止,但黑风暴似乎是悬在三域头顶上的一柄利刃,随时都会再度斩落下来。

    陆原与皇曦宗切割关系,但不意味着他能放下对玉衡境的感情,要是有机会探究星墟内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倒是希望一试的。

    “你们想知道一百万年前的黑风灾,是因何而起,可以去问他!”陈寻指向混沌魔说道。

    众人愕然往混沌魔看去。

    混沌魔尴尬一笑,摊摊手,说道:“前世沦陷魔道,本源灵识都被侵蚀得差不多了,一百万年前到底发生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迦黛、虞菡她们都张大嘴巴,难以想象一百万年前席卷三域、在诸宗典藏都会大书特书警醒后人的黑风灾,竟与混沌魔有关。

    方啸寒倒没有多少意外,自从上次在星墟相遇,混沌魔的修炼速度实际上就远远超过了他,甚至长期刻意压制境界的提升,在天劫神雷中竟然也能从容不迫的吞噬天鬼葛成的神魂法身——这种种迹象都说明混沌魔前世的修为境界,要比他前世深不可测得多。

    陈寻不会将混沌魔的身世大肆公开,但此次进入星墟,需要集思广益,有关大灾灾的事情就不能再瞒过方啸寒他们,避免误导了他们的判断。

    “魔道虽无天劫之忧,也无业劫之说,但本源灵识终有一天被会魔识完全侵蚀,”陈寻眼瞳看向混沌魔,跟众人解释道,“他在吞噬太微宗的两位金仙祖师后,就生出吞噬星墟的妄念,遂致黑风灾席卷三域,而他自己身骸、神魂破灭后,唯有一缕魔识未灭,在星墟深处经过近百万年的岁月变迁,才重新滋生灵识……”

    诸人张大嘴,直接表示无语。

    身骸神魂俱灭,唯剩一缕魔识未灭,竟然能在星墟深处直接重新滋生灵识,这可以说是超越了轮回啊。

    类似的现象,也在陈寻的身上发生过,不过众人之中也就方啸寒、迦黛、金瞳、银瞳以及混沌魔才知道陈寻在虚元殿里,身骸、法身曾被红莲业火彻底焚灭过,最后是凭借融有本源灵识的鸿蒙紫气,在虚元殿中直接超越轮回重塑法身、肉身。

    徐峥、星墟子、赤海、陆原、虞菡、钱塘,则还是震惊的盯住混沌魔,暗自揣测混沌魔前世到底算怎样的存在。

    而近期常在金瞳、银瞳二魔跟前套近乎的赤海,下意识就直接往混沌魔身边贴过来,张牙舞爪的嚷嚷道:“哇操,赤海以后就跟着雷老魔你混啊!”

    徐峥感慨万千的说道:“混沌仙尊重生后,在星墟也算是万古一魔,却在璇玉山附近被我意外捉住,最后又落入宗主的手里,这一切看上去也算是冥冥中自有运数啊……”

    徐峥这话,方啸寒等人听了却是微微一怔,都往陈寻身上看去,情不自禁的想,这一切果真是冥冥中自有运数,还是有更深不可测的存在,在背后操控着一切?

    虽然苏旦为羿族遗裔的命运算尽心机,暗中操控他人命运的事情,留给众人极深的印象,但方啸寒随即排除了这个可能。

    陈寻都掌握元初鸿蒙,掌握鸿蒙大道印记,他的命运要是被他人操控,此人岂非已经掌握了因果?

    这怎么可能?

    方啸寒前世虽然没有遇见道祖级人物的存在,但从诸多太古宗门所流传的典籍里,能确知荒古时诸多道祖级的存在,都没能超越因果,更不要说掌握因果了。

    方啸寒刚要将话题转到正题上,却见陈寻神思飘远,似岔到其他事情上去了,传念问道:

    “怎么了?”

    陈寻抑住心血潮涌,不想有些事情干扰到他人的修行,此时便与方啸寒单独交流,传念说道:

    “混沌魔在贪图吞噬星墟时,本源灵识早已经被混沌魔识侵蚀得厉害,诸多记忆早已支离破碎,因而我们想知道星墟及七域起源等诸多事的根本秘密,还是要进入星墟的内核区域,才有可能搞明白——站在我的角度,这一切是不是都要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听陈寻这话说,方啸寒刚才压下去的念头又重新涌出来,沉吟许久才说道:

    “不错,你以后还想修为更提升一层,我、混沌魔都不能再给你任何的帮助,你必须从更深不可测的末知之中,去证悟你所修的大道。这也必然需要你最终跟梵天宫的六世祖师以及太微宗的两位金仙祖师一样,进入星墟内核区域——只是这一切,并不能视之为宿命的牵引啊……”

    “自从梦尘仙君将太微宗两位金仙祖师的手卷交给我观阅之后,我心底就有到星墟内核一探究竟的念想,这个念头甚至隐隐压制住我要抵御血海魔劫的执念!”陈寻说道,“进入星墟内核,也许会同时发现太古魔神的秘密,但这背后难免太古怪了。方师兄,你也知道我修炼可是鸿蒙大道……”

    方啸寒愣怔在那里。

    鸿蒙大道不仅能超越轮回,同时能逆抗因果。

    也就是说,别人视之理所当然的事情,修炼鸿蒙大道者却能从中窥到宿命牵引的痕迹——陈寻既然能感知到诸多心念的背离,诸多事很可能不是空穴来风。

    方啸寒沉吟片晌,问道:“我们要不要返回玉衡去找梦尘仙君,梵天六世祖在玉衡境消失之前,或许也有看过太微宗两位祖师的手卷?”

    “如果宿命注定要将七域所有金仙境以上的存在都卷进去,从梦尘仙君那里也未必能查出什么来……”陈寻沉吟片晌说道。

    其他人都不知道陈寻与方啸寒神色凝重的在讨论什么。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