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八章 大道抹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到天鬼葛成在耀白色的无尽雷霆中竟然往陈寻那边踏出一步,无数人在这一瞬,提到嗓子眼的心脏都差点被捏爆掉。【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谁都无法想象,天鬼葛成竟然在这一刻,提前摆脱天劫神雷的牵制。

    无数人在这一刻,都被吓得魂飞魄散。

    就算迦黛、赤海、魔龙星墟子、钱塘老妖以及陆原等都是有着涅盘上三境的存在,但无尽的天劫神雷未停,他们是根本没有能力冲入这无尽劫雷中施以援手,而陈寻、方啸寒身在劫雷之中,在全力以赴抵挡无尽雷霆的同时,还要接引大道劫力完成晋入梵天境的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一步的蜕变,此时神魂都封闭起来,应该都根本感受不到外界的异常!

    难道一切又要功败垂成?

    无数人在这一刻,都情不自禁的发出痛苦的呻吟——这一天众人所承受的冲击,已经够了,眼见已经赢是一线生机,谁愿意亲眼看到这线生机再被活生生的打碎掉?

    即便是皇曦宗的弟子,也绝不认为葛成杀死陈寻、方啸寒后,会饶过他们。

    葛成也许顾忌因果业劫,不会亲自对他们这么多人下手,但葛成只要因势利导,借魔族之手将他们全部都屠灭在璜洲,实非难事——只要对葛成的天鬼恶名略有所知,就知道葛成一定会这么干。

    陆原手足冰凉,下意识往迦黛等人看来。

    他完全不知道陈寻与方啸寒的底细,此前唯一的一次接触太有限,自然也不清楚陈寻手里还有没有能助他逃过此劫的底牌——他心想陈寻既然有仙宝灵莲护身,或许还有反制的手段,不会完全坐以待毙。

    毕竟陆原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见到仙阶灵宝,谁知道仙阶灵宝的神通会强到什么地步?

    迦黛、红茶、赤海他们虽然没有被吓得魂飞魂散,但这一刻神色也无比的凝重。

    陈寻应该是进入渡劫的最后一步了,虽然灵海里所幻生的灾风劫火,对陈寻不成多么严重的威胁,但陈寻想强行融合魔帝赤炎的分身魔识绝对易事。

    其他人不知道陈寻为何能引发天劫,迦黛她们心里清楚,也正因为清楚,才更紧张,也知道陈寻渡劫到最后一步,已经没有办法再分出丝毫的心神,继续将无尽劫雷引到葛成身上去。

    ************************

    虽说葛成还无法摆脱天劫神雷的感应,但只要陈寻无法再将更多的劫雷转嫁到他身上,他所承受的天劫神雷,就不会比方啸寒以及其他两樽渡劫巨魔更猛烈、更密集……

    天鬼葛成已经修成无劫无量法身,实力更强。

    他手里的白骨问情矛也是玉衡境屈指可数的准绝品级道宝,他此时又不受灾风劫火的焚炼,也没有更密集的劫雷轰劈过来,虽然还是无法最终摆脱这无尽的天劫神雷,但已经能在劫雷之中行动自由了。

    似乎能感受到歧天山东麓无数围观者内心的崩溃,葛成扭过头来,狰狞的一笑。

    黑莲虽然是仙阶至宝,但陈寻并不能发挥其全部的神通威能,此时更是要全部凭借这件仙阶灵宝来抵御天劫神雷的轰杀,才有余力接引灾风劫火之中以及雷霆散去后所留下的大道劫力,完成最后一步的蜕变……

    天鬼葛成都看到有一樽六臂修罗的虚影巨相在陈寻身后站起来……

    陈寻修炼的果然是修罗魔道,难怪当年能瞒过魔族的眼睛,令魔帝赤炎、黑岩中他的奸计。

    修罗法相在陈寻身后高逾百丈,相比较葛成的天鬼之躯,还是袖珍之极,但随着大道劫的纳入,修罗法相急遽膨胀起来——修罗法相青鳞覆脸,面目狰狞,魔瞳怒睁,天鬼葛成都怀疑修罗法相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也恰是陈寻渡劫到最后一步的标志。

    陈寻最终要将无尽的大道劫力,纳入这樽修罗法相之中,并与灵海之中的修罗元胎融合为一,才能蜕变成真正媲美魔神之躯、亦虚亦实的修罗法身……

    天鬼葛成甚至都不需要直接攻击陈寻,他举起白骨巨矛,缓缓往陈寻身后的那樽六臂修罗法相虚影刺去……

    *************************

    很多人看不明白这一切,但对于预备着将来要渡天劫的诸多涅盘上三境玄修而言,都知道天鬼葛成此举是什么意图。

    天鬼葛成还是担心陈寻留有底牌,或者担心陈寻头顶的那朵黑莲,在抵挡无尽雷霆时还留有一线防御反击的余力,但只要打断陈寻修炼无劫法身最关键的一步蜕变,不仅会引发更高层次的劫雷往陈寻的头顶轰去,而法身崩溃的大道劫力,更是会在陈寻灵海之中直接幻化为能焚尽世间一切的红莲业火。

    红莲业火,不是红莲天焰。

    红莲业火是无法抵御之火,是能将三千大世界焚尽之火。

    一旦引发业火之劫,应劫者即便是金仙道祖,也都要他的肉身、神魂能不能支持到红莲业火烧尽的那一刻。

    这一刻,陆原才真正的绝望了。

    他知道葛成的心机,实比天机子顾培成还要阴沉,怎么可能会不防备陈寻藏有其他的反制手段?

    而此时,葛成手里的白骨巨矛,只要轻轻往前一刺,打断陈寻修炼无劫法身的最后一步蜕变,一切结局都将注定无法再改写了。

    ********************

    似乎能感受到歧天山东麓无数围观者的内心崩溃,葛成再度扭过头来,狰狞而笑,实在很是享受摧毁别人内心最后一丝希望的感觉啊!

    赤霞老鬼明明是个伪君子,为了仙阶灵宝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却又喜欢装正经,跟着他混,真是憋屈死人了。

    只要有了这株灵莲,他就不用再看赤霞的脸色了!

    天鬼葛成却没有注意到,一缕黑烟从他抓握的赤血冥蛇剑中漏出,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从他的指掌,侵入他的灵海,速度快至连满天的劫雷都没有反应过来。

    葛成以天鬼法身之躯显形,灵海之中停着三枚道符似的秘纹灵芒。

    这是葛成十数万年所苦修的大道印记,也是葛成性命之根本所在——在葛成反应过来之前,那缕黑烟在他的灵海深处已经弥漫一片,化作纯黑色的混沌玄天,就直接往三枚大道印记吞噬过去。

    葛成念头转动就将天鬼法身收入灵海,三枚附有本源灵识的大道印记就融入天鬼法身之中,葛成以天鬼法身在灵海中苦苦抵挡住混沌玄天的吞噬。

    “你这孽畜,劫雷竟然没有将你劈死!”

    葛成咆哮怒叫,没想到最后一刻的变故竟然就出在他的指掌之间,功败重成的挫折,令他暴跳如雷、心里长生,但下一瞬又惊惧的叫道,

    “你这孽畜,藏在这柄灵剑里,怎么可能逃过劫雷的感应?”

    此事由不得葛成不惊惧。

    他没有见过混沌魔的真面目,但知道一切器灵都以道宝为身骸。

    赤血冥蛇剑既然都在天劫神雷的轰杀范围之下,赤血冥蛇剑的器灵,怎么可能躲过劫雷的感应?

    这应该是绝无可能发生的事情!

    也正因为葛成认定这绝无可能发生,才根本没有想到要先处理手里的这柄破剑。

    怎么会是这样?

    天鬼葛成修炼十数万年,成为玉衡境俯视芸芸众生的顶尖存在,怎么会想到,竟然还能遇到超乎他想象的事情存在。

    “你想死前做个明白鬼吗?”混沌魔继续摧动混沌玄天往葛天的天鬼法身吞噬过去,他的声音也同时从四面八方渗透过来,看不见他的脸,也能想象他说这话时的诡笑,“做梦,老魔我就要你到死也只能做个糊涂鬼!”

    葛成又惊又怒,怒喝道:“就凭你小小魔头,竟敢妄想吞噬本仙君的法身?”

    “就要试试看啦!”混沌魔的话音依旧带着诡笑的意味,从四面八方渗透过来……

    ********************************

    相距那么远,变故又太快,站在歧天山东麓的诸人,没有谁能看见混沌魔侵入葛成体内,但在天鬼之躯消失的那一刻,迦黛她们悬着心终于是落了下来。

    天劫神雷是自大道本源衍生的大道劫力所化。

    照道理说来,唯有遁入抹除一切大道存在的异度空间,才能切断天劫神雷的感应。

    只是这样的异度空间,存在于这天地之间吗?

    三千大道,鸿蒙、混沌最为特殊。

    鸿蒙衍生诸道,为一切有之本源,而一切破灭、虚无又归于混沌。

    璜洲亿万人魔,一定要说有谁能躲开天劫的感应,那就唯独混沌魔一个。

    混沌魔掌握混沌大道,若是纯粹之混沌都不能抹除其他大道的存在,又因何称之为“混沌”?不然混沌魔的修为还是有限,屏蔽天劫感应的范围很有限,不然的话,也不用费番手脚了。

    混沌魔早就修炼到涅盘第九境圆满,但因担心陈寻分割给他的本初鸿蒙无法压制过于强悍的混沌魔识,这才一直压制住修为不去渡天劫。

    要说渡天劫,混沌魔甚至比方啸寒都要轻松,在看到最终只有方啸寒、两樽巨魔以及陈寻还在无尽劫雷之中坚持,迦黛就猜到混沌魔还潜伏在赤血冥蛇剑中。

    此时看到葛成的天鬼之躯蓦的消失,白骨巨矛,贴着陈寻的眼鼻坠落,迦黛就知道混沌魔找到机会出手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