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七章 天劫难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无尽的金光雷霆暂时还控制在歧天峰之巅,没有蔓延下来,仿佛一座无比巨大的金光之湖悬浮在众人头顶的上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要看书

    而在歧天峰山脚下的钱塘、赤海、星墟子都是胆颤心惊,他们可都没有做到渡天劫的准备,一旦天劫神雷落到他们头上,这一落下来就不会停止,他们想在天劫神雷下保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要是天劫那么容易渡过,天钧、玉衡的梵天境仙人,早就满天飞了——而事实上,天钧人族大兴都过一百万年了,人族繁衍数以万亿,前后也都不到五十人渡过天劫,成就无劫无量之金身。

    玉衡境的梵天境强者,总数不比天钧更多,只是实力比较集中而已。

    除了天劫神雷压顶带来的巨大压力,钱塘心底更是弥漫着一股难言的“悲呛”,他奶奶的,他没想到竟然也有一天,会沦落到拼了老命去救人族。

    他可是大妖君啊,再修炼几千几万年就能成为妖帝的存在啊。

    他不将这些蝼蚁一般的人族小修当成零嘴消遣,就已经额外开恩了,竟然还要冒着被天劫神雷轰杀的凶险,将这些惊惶失措得到快要尿裤子的人族小修抓起来,送入虚元殿中庇护起来。

    百余大魔君没有被陈寻一起拖入劫雷之中,但在这一刻它们早就已经是魂飞魄散,完全不敢想象眼前的一幕,也绝不敢有丝毫的滞留,纷纷撕开虚空往歧天山北麓遁逃。

    赤炎魔帝死活不知,十数准梵天级巨魔都被陈寻拖入劫雷之中,亿万魔兵魔将也是群魔无,都只敢滞留在歧天山北麓看戏,勉强维持六樽黑天魔神没有溃散,但也没有想到趁机围杀东麓的苦奴军与散修。

    “快入大殿!”6原看到一座巨大无比的古殿,随方啸寒、迦黛等人破空而至,就停在歧天峰山脚前的谷地上空,但皇曦宗无数子弟却没有从震惶中回过神来,振声大喝。

    御魔联军在歧天峰山脚溃不成军的上百万玄修将卒,这时候才有人开始回过神来,知道天劫神雷一旦蔓延下来,除非能直接渡过天劫、成就无劫无量法身,不然谁都难逃神魂俱灭的惨淡下场。

    然而能在瞬息借虚空遁走的玄修,毕竟只有极少数,好在这么多人主要都聚集在歧天峰的山脚下,能及时回过神来,冲入门户完全打开的虚元殿里,也只需要眨眼间的工夫。

    虚元殿两千丈方圆,也许塞不下多少体形庞大的巨魔,但人族玄修的肉身相比高如山崖的巨魔是那么的渺小,虚元殿挤进三五百万人都没有问题,关键还是在于时间太有限了。

    能给诸多玄修将卒逃命的时间就只有数息,绝大多数人都不能遁入虚空逃走,唯有逃入虚元殿才有可能活命。

    看着山巅雷瀑似决堤的金色湖水倾泄而下,方啸寒知道陈寻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大道劫力,将身边数千人都卷入虚元殿,便朝迦黛、红茶、赤海、钱塘、星墟子等大喝:“快撤!”

    方啸寒刚将虚元殿推入苍穹之门,一道纯阳金光雷霆就已经劈向他的头顶,他也被拖入天劫之中……

    ***********************

    迦黛、红茶等在岐天山东麓的雪峰之巅撕开虚空钻出,回就见金光雷瀑已经将歧天峰完全覆盖进来,方啸寒的身影以及数十万没有来得及救入虚元殿的玄修将卒,在极瞬之间就都被金光雷瀑吞没……

    雷瀑覆盖之下,歧天山地裂山崩,数以亿万吨的岩石顷刻间化为齑粉,岩浆地火奔决而出,但在半空中又遭遇无尽金光雷霆的轰劈,直接湮灭成虚无。

    万里山川似乎压根就不存在似的,眨眼间就被抹平——璜洲的天痕地势也在这一刻被彻底改变。

    不仅仅是璜洲的九天罡风、天地元力都被卷入劫云之中,无尽星域深处的星云涡游、虚空中狂暴的灵气乱流,都一起被卷入劫云之中,化为无尽的雷霆劈下。

    劫雷覆盖万里,纯阳金光渐转紫韵蒸腾,渐转成浓郁似血的赤色,之前歧天峰的方位,仿佛变成一片血海……

    而在劫雷区域之外,还不时有十数巨壮如蛟的赤血雷柱轰劈而出,有些魔物还滞留在劫雷区域的边缘,连同山岭石峰,被雷柱轰成粉碎。

    陈寻他们在劫雷最为核心的区域,身影被无尽雷霆遮住,只有极淡的余影,而天鬼葛成的法身在劫雷中最为清楚,他此时正举起闪烁莹白玉泽的白骨巨矛,在抵挡无尽雷霆的劈轰。

    天鬼葛成作为已经渡过天劫的梵天境强者,在劫雷之中,也确是以他的综合实力最强,此时的天劫神雷还不足以能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而且他此时还不用承受灾风劫火的焚炼,但他此时的状态最为奇特,因为道源神念的缘故,劫雷更密集的降落在他的身上。

    在天劫神雷停息之前,天鬼葛成休想能够脱身,甚至都无法动弹分毫,只能默默承受劫雷的轰劈。

    此时已经不是陈寻一人引天劫的问题,十数准梵天级巨魔以及方啸寒都陷身劫雷,他们此时都已经修炼到涅盘第九境巅峰,这一刻都被迫强行渡劫。

    ******************************

    很快,就有巨魔承受不住,修炼得堪比珍品道器级肉身法宝的魔躯先被天劫神雷撕开,魔胎就更无处藏形,在天劫神雷的轰劈下,灰飞烟灭。

    天劫比寻常的大劫,更为残酷,一旦渡劫失败,神魂印记都极易会被彻底的摧毁,将彻底从天地之间消失,连入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无。

    因而更多的涅盘境强者,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之前,有时候宁愿不断的转世重修,也不想去轻尝天劫神雷的滋味。

    迦黛她们不怎么担心方啸寒。

    方啸寒前世修炼到梵天境巅峰,最根本的大道印记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摧毁,即便是渡劫失败,只要修炼为魂器的轮回残石能在瞬时不被天劫神雷轰灭,就能借第二元神直接重生,也就浪费这一世的修行而已。

    众人最担心的还是陈寻。

    陈寻道基还是差了一些,未必能像方啸寒那般,在最关键时残魂借轮回残石遁出,而就算陈寻所修的鸿蒙紫气,在天劫神雷的轰劈下也能保持不灭,但肉身、神魂俱散,鸿蒙紫气带着陈寻的本源灵识转入轮回,谁知道他会转世哪方天域去?

    6原从虚元殿中飞出,瞠目结舌的看往歧天峰所在。

    他此时也无暇去思量百万将卒到底有多少人借虚元殿逃出。

    虞菡依偎在6原的怀里,她的神魂受到重创,重塑的肉身与初生的婴儿一般,也是脆弱无比。

    关键之时,那头巨猿魔转身去杀陈寻,最终被拖入劫雷之中,虞菡也最终逃过一劫。

    只是她此时仍无法相信,师兄梅渡仙人在那一刻竟然会出手袭杀助他脱困的陈寻,也没有想到会是神宵宗诸人拼命助他们离开劫雷的覆盖。

    这往后,她与6原该何去何从?

    这场血海魔劫,又何时才能消退?

    而在虚元殿里,上百万玄修将卒东倒西歪的或躺或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数度经历劫后余生,他们内心所受冲击之强烈,常人实在是难以想象——他们自己也难以想象。

    中低级玄修将卒,都还没有将眼前的一切搞明白过来,但法相、天人境玄修,已隐然猜到些什么,上百劫后余生的涅盘境玄修,则是陷入死一样的沉默之中。

    诸多皇曦宗的涅盘境玄修,这时候都能明白过来,在刚才那么短的时间内到底生了什么,却怎么都无法想象,明明有机会逆转败局,而梅渡仙人竟然将他们当成蝼蚁一样抛弃掉了!

    他们心思彷徨,甚至都无心走出虚元殿,去看外面正生的一切。

    这时候也不知道谁打开玄光之幕,将此时歧天峰正生的一切映照到玄光之幕上。

    歧天峰早已不存在了,一樽樽令他们畏惧的准梵天级巨魔,在天劫神雷的轰劈下灰飞烟灭,神魂俱灭前的咆哮嘶吼中那样的绝望跟不甘,也令诸多玄修将卒的心魂同样受到极大的冲击。

    在天劫面前,如此强悍的存在都如此脆弱、如此渺小,他们还妄想那无劫永生的境界吗?

    天劫神雷也不知道轰落多少重,到最后就觉得天地间一片耀白,无尽的雷柱都完全幻化成龙蛇之形,往最后剩下的两头巨魔、方啸寒、陈寻、天鬼葛成身上轰去。

    天鬼葛成自不用说,虽然身上道衣都被轰碎,赤身站在半空,但能支持下来,最不令人意外;很多人都隐隐猜出方啸寒的身份,见他以紫凰神剑抵挡劫雷,也不意外,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有两头巨魔也坚持下来……

    陈寻头顶的那枚黑莲果真不愧是仙阶灵宝,在无尽雷霆的轰劈下,照样是岿然不动。

    大家这时候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即便是天鬼葛成与两头巨魔最终都渡过天劫,有渡过天劫的陈寻与方啸寒联手,也应该不会畏惧什么——而魔族经此沉重的打击,这两头巨魔或许还要先争权夺势一番,也势难对他们形成致命的威胁。

    就在大家都觉得大局已定之时,天鬼葛成突然间往陈寻踏出一步,众人的心脏又在瞬时捏到嗓子眼:

    什么,天鬼葛成在这一刻,竟然摆脱了天劫神雷的牵制!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