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五章 天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斩破幽暝牢笼,赤炎魔躯一分为七;第一道灭世劫雷劈出,将赤炎七樽分身之一轰灭,以及陈寻祭出轮回残石封印携有赤炎本源灵识的大道印记,都是生十分之一瞬之间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仅有极少数人看清楚这一切,其中就有6原、虞菡。【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看到

    6原不知道陈寻是怎么斩破幽暝牢笼——在玉衡境也不知道有多少年都没有哪个梵天境强者能够掌握幽暝牢笼这个神通——他也不知道陈寻斩灭这樽分身是否最为关键,但他看到魔帝赤炎的神樽分身湮灭后,有一缕淡淡的明灭幽光,应是魔帝赤炎不知修炼多少年而得的大道印记、神魂印记。

    只要陈寻将这道神魂印记封印或炼灭,魔帝赤炎至少也会再次受到重创,对魔族的士气也必然会造成巨大的冲击,那他们这些被十数准梵天级巨魔与百余大魔君杀得毫无招挡之力的御魔联军,必定会赢得最为关键的转机。

    岐天峰下,御魔联军还有两百万之多,实力不会算弱,但在玄磁通天大阵被破、天机子顾培成被杀诸事一切都生得太突然,两百万精锐玄修将卒才会被十数准梵天级巨魔踩踏进来,杀得溃不成军。

    只要陈寻能够重创赤炎,他们就能赢得一线转机。

    对,他们还有师兄梅渡仙人葛成一直都潜伏在歧天峰地脉之下,刚才未动,必然是被魔帝赤炎压制住了。

    只要陈寻能够重创赤炎,必然会直接冲击魔族的士气,而岐天峰下十数准梵天级巨魔,难以在极瞬之间形成联手之势,这时候师兄梅渡仙人葛成从歧天峰地底杀出,与陈寻联手,不是没有各个击破的机会。

    想到这里,6原浑身都亢奋起来,热血涌动,体内所余不多的真元法力也都在极瞬间摧动到极致,就等着师兄葛成从岐天峰地底杀出的一瞬,他也将摧动紫菡灵剑对眼前身前的这头天狐展开最凌厉的反击。

    然而6原怎么都没有想到,万千枯骨聚成的白骨巨掌,撕开虚空,携着撕天灭地之威,竟然直接就往陈寻后背印去。

    虞菡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怎么都无法想象,御魔联军即将迎来反败为胜的转机,师兄葛成竟然出手袭杀陈寻?

    都到这时候了,难道说击杀师门大敌,比抵御血海魔劫,比拯救皇曦宗及附近宗门、宗族的两百万玄修将卒更重要?

    6原、虞菡怎么都不愿相信眼前这一幕!

    然而眼前的一切,看着白骨巨拳还携带着滔天杀念往陈寻卷去,又由不得6原、虞菡不得不相信眼前的残酷事实。

    除了师兄葛成,谁能将枯骨问情掌修炼到这一境界,谁在此时从歧天峰地底杀出威胁得了陈寻的性命?

    要是陈寻遇袭身亡,师兄葛成仗着梵天境的修为,脱身容易,但歧天峰下两百万玄修将卒怎么办?

    要说牺牲、舍弃数十万散修,6原还能隐忍,但这两百万玄修将卒,绝大多数人都是来自皇曦宗及附属宗派、宗族,是跟他们血脉相连的子弟,有机会挽救之时,怎么能将他们丢弃在璜洲,任魔族吞噬,连轮回都不能入?

    对师门从来都无怨无悔的6原,这时候心里也掀起难以压抑的恨意,含愤怒喝道:“葛成师兄,此时再自相残杀,天理难容!”他再也不顾青狐巨魔张口吐出一道煞光往他胸前印来,摧动紫菡灵剑就往白骨巨掌斩去,希望能削减此掌对陈寻的重创……

    虞菡也怎么都没有想到,最后竟是这样自相残杀的局面。

    看着白骨巨掌虚抓如五支白骨巨矛往陈寻后背刺去,这一瞬她心如灯灭,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支撑她修行万年的道心在这一瞬分崩离析——

    即有一头巨猿魔挥动一杆如巨峰的炼狱魔杵轰来,她胸臆间却连一点抵抗意志都荡然无存,裙衫、身骸就如风化千万年的玉石,在魔杵侵来的恐怖威压下,就已经挤压得纷纷崩裂……

    **********************

    白骨巨掌在虚空凝聚成形、五指如白骨巨矛往陈寻后背刺去的同时,一道黑影裂地而出,却是一樽高逾三四千丈的青面恶鬼抓住一支透漏出玉石莹光的白骨巨矛站在歧天峰之巅。

    这樽恶鬼是梅渡仙人葛成修炼渡过天劫的法身,与他的白骨问情矛已经在玉衡境有十数万年都没有问世了,以致玉衡境此时几乎都没有谁还能想起他以往的“天鬼”恶名。

    天鬼举矛将6原斩来的紫菡灵剑击落,心神魂意皆凝聚白骨巨掌之中,往陈寻的后背印去,白骨巨掌与陈寻之间的短暂空间已经崩碎,下一瞬白骨巨掌虚抓的五指,就会直接将陈寻的身骸当成一枚甜蜜的浆果抓爆掉……

    而此时魔帝赤炎还有六樽分身未灭,皆携余势往陈寻围杀过来。

    其中又以那樽夺得魔龙身舍的真实肉身威胁最大,毕竟有着梵天境初期的肉身修为,即便是梅渡仙人葛成都没有自信敢正面承受一击。

    即便天鬼葛成此时所摧动的白骨巨掌,对陈寻的威胁不会在魔龙肉身之下,但混沌魔与赤血冥蛇剑身剑合一,也只能择其一封挡。

    方啸寒、迦黛此时都鞭长莫及,即便幽暝牢笼已破,魔族猝然间无法再次锁住虚空,但方啸寒祭出他执持的虚元殿架设苍穹之门,也需要一瞬短时!

    一瞬,实在是太漫长了。

    赤血冥蛇剑幻变成千丈血蟒,往左翼方位扑出之势不改,血海一样的吞天巨口猛然张开,一道玄黑能吞噬所有光辉灵芒的剑煞,从幽深如血渊的蟒口劈空斩出,狠狠的斩向魔帝赤炎的魔龙肉身。

    撕天裂地的一击,动静要远比陈寻轰出灭世劫雷更加惊天动地,万丈方圆的空间寸寸崩碎不说,天鬼葛成脚下岐天峰顶部的三四千丈山头,都被硬生生的震成粉碎。

    这种余势冲击,对天鬼葛成这样的人物,却毫无威胁,也毫无干扰。

    他冷眼看着凶厉如荒古巨妖的血蟒在拼尽全力斩断魔龙分身后寸寸崩裂,重新变成被打回原形的赤血冥蛇剑,从半空坠落……

    极品道器、涅盘上三境的器灵,再看陈寻头顶的那枚仙宝灵莲,葛成心里冷冽而笑,只要白骨巨掌将陈寻的身骸神魂拍碎,下一瞬,这一切都将沦为他的囊中之物。

    得志猖狂的小角色,凭什么据有这样的仙家灵宝?

    这一瞬,陈寻对身后的白骨巨掌不管不顾,不管怎样,都要先将魔帝赤炎的神魂印记封入轮回残石,不能再让魔帝赤炎再有夺舍重生的机会。

    在白骨巨掌虚抓的五指骨矛将要刺穿陈寻身骸的瞬时,无尽紫色莲瓣似缤纷天泉喷涌而出,硬生生的将白骨巨掌撑住,不能再前进一寸。

    好强的防御神通!

    天鬼葛成却也不惊,陈寻这竖子敢杀入歧天峰乱局、迎战魔帝赤炎,除了仙宝灵莲、血蟒巨剑,岂没有其他一点依仗?

    陈寻挡住他的白骨问情掌,又怎么同时去抵挡魔帝赤炎的五樽分身扑杀?

    即便陈寻与血蟒巨剑已经斩灭魔帝赤炎两樽最为关键的分身,这两樽分身斩灭,只是阻止魔帝赤炎再度复活的关键,另五樽分身犹带有魔帝赤炎的七成攻击威力。

    而魔帝赤炎若是在这五樽分身上留有残念,也应知道夺回被陈寻封印的本源灵识与大道印记,才是它再次重生的关键——

    这五樽分身的实体攻击力虽然弱,但必会不惜一切代价冲击陈寻的灵海,将陈寻的神魂撕成粉碎。

    陈寻所修的防御神通再强,怎么能挡住他与魔帝赤炎的联手一击?

    看着魔帝赤炎的五樽分身毫无阻碍的扑入陈寻的肉身,看到陈寻的脸在瞬时狰狞扭曲起来,天鬼葛成忍不住要哈哈大笑起来,举起白骨问情矛就将在歧天峰上空打开的苍穹之门打碎掉。

    魔帝赤炎的五樽分身,皆是魔帝赤炎的魔胎所化,是介入虚实之间的虚灵体,自然不是那么好抵挡的。

    而诸多杀到歧天峰的准梵天级巨魔,这时候必也知道想要救魔帝赤炎,杀死陈寻才是关键,它们此时都放过其他玄修将卒,全力折身往陈寻攻来。

    天鬼葛成伸手将失去反抗之力的赤血冥蛇剑收过来,再度伸出白骨巨掌,就要将陈寻头顶的那朵仙宝灵莲摘下……

    这一刻,天地元力激荡不休的苍穹,在骤然间崩裂,璜洲的九天罡风在顷刻都化作雷云涌而来,极瞬之间遮覆万里,雷云中金光烁动,亿万电蛇雷蛟盘踞游动……

    纯阳金光雷!

    天劫!

    天鬼葛成吓得魂飞魄散,他渡过天劫,自然知道眼前骤现的异相代表着什么!

    他打死都没有想到,陈寻会在这一刻引天劫,而且七十二重天劫神雷,第一重竟然就直接是纯阳金光雷……

    天鬼葛成挥矛击碎虚空,待要闪身遁入,却见陈寻蓦的睁开眼睛,嘿然而笑,通过神念传音说道:

    “葛成兄,何必急着离开,再来尝一尝这天劫神雷的滋味如何?”

    随着陈寻诡异的笑,无数金芒灵辉从他的肉身狂涌而出,瞬时间又往天鬼葛成体内聚去。

    天鬼葛成不识道源神念,就觉得涌入他灵海的无尽金芒灵辉,带有最纯正的大道气息。

    换作他时,天鬼葛成要能得到如此磅礴的道源神念,做梦嘴都会笑歪掉,但随着无尽的道源神念涌入,天鬼葛成就觉心头血如海潮狂涌。

    在这一瞬他已傻成狗,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引的天劫神雷,感应竟然会落在他身上……

    ...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